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萌妻在上:总裁,别着急

萌妻在上:总裁,别着急

作者:鸭鸭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2 15:12:12

作者鸭鸭的小说《萌妻在上:总裁,别着急》主要讲的是:油腻男的脸立刻闪现在了她的脑海里,如一桶冰水从头泼到脚,背后的汗毛根根竖起。她颤颤抖抖的摸遍了全身,也没找到手机。完了完了……那个男的肯定是骗子……他是骗子!她被骗了!乔思甜套上拖鞋就往外冲,脚底一滑又摔了一跤。脸在地板上狠狠的摩擦了又摩擦。蹭了一脸的红酒。趴在地上,她越想越委屈,她怎么就这么倒霉?眼泪止不住的飙了出来。哭了好一阵子,她才抽噎着坐起来,一身的红酒渍,显得特别狼狈。
展开全部

萌妻在上:总裁,别着急第16章试读

油腻男被揍的七晕八素,这时,终于看清了面前的人。

一瞧见陆星逸,就知道这事儿坏了。

谁不知道陆星逸这个混世魔王有多恐怖?

陆氏集团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集团,陆星逸,更是一出生就站到了终点。

全家族最娇惯的小少爷,人家想当明星,立马最顶尖的团队为他量身打造各种必火方案。

想演戏,立刻就有国内最专业的编剧量身订造剧本。

没到一年就爆火了。

有这么强大雄厚的背景,谁敢惹?

油腻男的脸不自然的抽搐了两下,他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就不该贪图那点钱,“陆少,都是误会,都是误会啊。”

乔思甜已经烂醉如泥,扶都扶不起来。

夜司禛干脆来个公主抱,将人搂在自己怀里。

她身上溅了脏污,他也不嫌弃。

唯独看着他被扯破的衣领时,眼里闪过狠厉的光。

“什么误会啊,现在我大哥很不高兴,你怎么办吧。”

陆星逸一边说,还不忘偷偷地打量夜司禛怀里的这个小娇娇,有鼻子有眼的,模样倒是生的不错。

油腻男心口一颤。

大哥?

这不是那个保镖夜司禛吗?

莫非,他其实也是个人物?

能让陆星逸喊一声大哥的,油腻男更不敢怠慢,“夜哥,真的是一场误会,我不知道这是您的人,都是我眼瞎,有眼不识泰山。”

“你的账,我之后再算。”

夜司禛寒着一张脸,抱着乔思甜疾步而出。

速度快的陆星逸得小跑才能跟上。

“小禛禛,怎么回事,这丫头片子是谁?”

“闭嘴。”

“哦。”

室外停车场的风忽然刮得很大,夜司禛的风衣被吹起了一个好看的角度,就像是黑夜里纷飞的夜蝶。

将人小心翼翼的放到后座,他温柔的视线,像是能融化一切。

陆星逸都不敢继续往前了,只敢偷偷地躲在不远处看。

看他细心的替她擦干净唇角的污秽,看他解下自己的衣服替她盖上。

最后,还轻轻地拨弄了她乱糟糟的发丝。

“滚过来。”

“哦。”陆星逸乖乖的小跑过去,站在离夜司禛一米的距离之外,不远不近。

“你开车。”

“哦。”陆星逸乖乖的坐到了驾驶室,乖乖的系上安全带。

夜司禛弯腰,钻进了后座,将乔思甜的脑袋,枕在自己的腿上,握着她冰凉的手。

酒气充满了狭小的车厢。

陆星逸憋了一肚子的问题,愣是没敢问。

“去哪儿?”

“星夜。”

“呃……哦。”

星夜不是市里最著名的主题酒店么?

带着一个醉得一塌糊涂的人去那儿,干啥?

陆星逸什么都不敢问,乖乖的把车开到酒店,就麻溜的闪人了。

星夜酒店。

夜司禛轻轻地将乔思甜放到了床上,看她难受得烧的满脸通红,伸手乱抓自己已经脏的不成样子的衣服。

他的眼神又暗了暗。

“苏照,帮我找个女人来,越快越好。”

“老大,你终于要开荤了?”大半夜的,苏照那点瞌睡瞬间就没了。

“废话不要太多。”

“好好好,保证身娇腰柔易推倒。”

苏照立马拖出一大堆名单,删删选选了半天后终于决定了胸大腰细的一款。

看到主题酒店的地址,他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老大,很会玩哦。

苏照默默地竖起了大拇指。

纪清捏着苏照给她的小纸条,来到了星夜酒店大厅。

站在电梯口好一会儿,终于下定了决心。

电梯在十层停下,1023号房间。

她深呼吸了两下,再敲了敲门。

里面的人迅速打开了门,拉扯的幅度很大,都带起了阵风。

先前准备好的一大堆话,在见到夜司禛本人时,她忽然变成了哑巴,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她以为对方应该会是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却没想到,这人竟然这般帅。

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脸色微微泛红。

“进来。”

夜司禛的目光都未曾在她身上停留,就走进去了。

纪清连忙跟上去,走近才闻到房间里一股酒气。

还好,她会喝酒,可以陪他一起喝。

再往里面,床上赫然躺着一个人!

还是女的!

纪清的脸霎时红了,“先生,我不提供这种服务的。”

一件衣服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替她换上。”

说完,他就一人躲进了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禁笑了出来。

夜司禛,你居然也有一天能胆小到都不敢替她换衣服。

……

纪清说,“先生,我弄好了。”

夜司禛跨了出来,黑眸微凉。

“你出去。”

直到听到门被带上的声音,夜司禛才将目光移向床上躺着的女孩儿。

到底是谁给她的胆子,居然敢单独一人跑那种地方?

夜司禛随手抽出了酒柜里的红酒,拔出软木塞,肆意将红酒倒的到处都是。

一瓶,两瓶……

直到酒柜里的红酒被清空。

房间里充斥着浓郁的酒味。

他才关上房门,去了隔壁。

上午十点,乔思甜猛地坐了起来。

“嘶……”她敲了敲疼得不行的脑袋,“不行,头好疼。”

掀开被子,脚踩在了滑腻的地板上,一个踉跄,她来了个华丽的劈叉。

剧烈的疼痛感将她的灵魂拉回,她才发现现在的状况。

房间,很是陌生。

地上,一堆酒瓶。

衣服,已被换掉。

她……

乔思甜到处摸了摸,好像没少啥……吧?

忍着剧痛慢慢地扶着床头柜慢慢站了起来,眯起眼睛打量了一圈周围,瞬间心凉了半截。

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油腻男的脸立刻闪现在了她的脑海里,如一桶冰水从头泼到脚,背后的汗毛根根竖起。

她颤颤抖抖的摸遍了全身,也没找到手机。

完了完了……

那个男的肯定是骗子……

他是骗子!

她被骗了!

乔思甜套上拖鞋就往外冲,脚底一滑又摔了一跤。

脸在地板上狠狠的摩擦了又摩擦。

蹭了一脸的红酒。

趴在地上,她越想越委屈,她怎么就这么倒霉?

眼泪止不住的飙了出来。

哭了好一阵子,她才抽噎着坐起来,一身的红酒渍,显得特别狼狈。

想到夜司禛,又难过的哭出了声。

萌妻在上:总裁,别着急第17章试读

乔思甜抹了把眼泪,心里难受得不行,走进卫生间,颓废的坐到马桶上,一个人抑郁。

抬头,看到镜中如此狼狈的自己,眼泪又憋不住了往下掉。

昨天的衣服包包,都在水池里,她连忙翻出了手机,翻到了叔的号码。

想都没想就拨通了。

等自己反应过来,她迅速的按下了挂断键。

不行,不可以跟叔说。

对,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就这样慢慢地自我消化就行了。

乔思甜强作镇定,打算梳洗一番出门,手机却在这时候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是个陌生的来电。

她直接按了挂断。

没一会儿,又打进来了。

乔思甜不耐烦的接通了,“喂,你谁啊?”

“乔思甜,辅导员说找你……”苏暖诗的话还没说完,乔思甜面无表情的按了挂断键,顺便拉黑,动作一气呵成。

她刚洗干净脸上的红酒渍,手机又响了。

脸上满是水的她没看清来电显示,就直接按了挂断。

就在门外的夜司禛看着手机,有些不可思议。

这丫头什么时候回拒绝他的来电了?

难道……!

夜司禛心中暗道一声不好。

单脚踹开了房门。

乔思甜被那剧烈的响声给吓了一跳,怎么回事,地震了?

她拿着毛巾小心翼翼的将卫生间的门开了一条缝,偷偷地看出去。

是一个男人的背影。

一定是昨天晚上的人,看这背影就觉得猥琐无比。

乔思甜缩回去找了个趁手的武器,出其不备的冲了出去,挥舞着手里的沐浴露往对方的脑袋上招呼。

直至冲到面前,对方一转过来,看清楚来人的脸,乔思甜整个动作硬生生的卡到了半路上。

手迟迟没落下去。

“……叔?”

为什么出现在她面前的不是猥琐男,而是最不可能出现在她面前的人?

“呵呵,好巧啊,叔,在这儿都能偶遇?”

乔思甜干干的笑了笑,将沐浴露藏到了身后。

夜司禛满脸担忧,“你没事?”

“我……我没事啊。”由于夜司禛出现的太及时,以至于她的小脑袋都没想过来为什么叔会在这儿,光想着该怎么解释才能让叔相信她的清白。

“没事怎么不接我电话。”他差点以为是不是自己玩的太过火了,把人小姑娘吓得自尽了。

“哦……我没听见……”

乔思甜低着头,手指不停的揪着自己的衣摆,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夜司禛直接指出了她的错误,“你明明是拒接。”

“……那可能是我没看清……”

乔思甜整个人跟个鹌鹑似的缩在那儿,胆小的都不敢抬头看他了。

“乔思甜,”夜司禛猛地将她按到了墙角,圈住了她,目光深邃而认真,“你有事瞒着我。”

“我……我……”乔思甜都快哭出来了,“我不敢说,我怕我说了,你就再也不想理我了……”

全世界都没有人会心疼她,只有叔会义无反顾的站在她的身边。

她知道自己这样很自私,可是,她真的没办法。

乔思甜心里难过的要死,眼泪给开了闸的瀑布似的,哗哗的往外流,忍不住伸手环住了夜司禛紧实的腰身,将脑袋小心翼翼的靠在他的胸膛。

“叔,借我三分钟,三分钟就好。”

夜司禛的胸膛,被泪打湿了。

他的手撑在墙壁上,忍了又忍,才忍住没回抱住她。

她哭的那么伤心,那么让人心疼。

而他,好像就是那个始作俑者。

乔思甜哭的稀里哗啦,像是要把这辈子所有受过的委屈都哭出来似的。

三分过了几秒,她就吸着鼻子连忙松开了这个让人贪恋的怀抱。

“叔,我没事了。”

乔思甜还故作坚强的笑了笑。

身上的柔软陡然松开,心中一阵失落。

他知道乔思甜只是把她当成一个长辈,一个大哥哥,只是想寻找一点慰藉。

他的心思却那么肮脏。

夜司禛都有些唾弃自己了。

“不过叔,为什么你会在这儿?”

脑子转过来的乔思甜终于察觉到了奇怪的地方,她昨天晚上被那个油腻男给骗了,被灌醉了扔到这里在常理之中。

但是叔为什么也会出现在这儿?

夜司禛知道自己如果说实话,会导致很严重的后果。

所以,他适当的用一个善意的谎言,来掩盖自己。

“你都不记得了?”

“嗯。”乔思甜认真的点点头,顺便还渴望的看着他。

夜司禛清了清嗓子,沉声道:“我在酒吧救了你,把你弄到酒店你就撒酒疯,把房间里的红酒全砸了,还唱歌跳舞……”

“行了行了,别说了,叔,我都知道了,叔,真的很感谢你又一次救了我,我也没什么能回报你的,要不以身相许吧?”乔思甜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可是我还那么小,叔你肯定不会喜欢我这一款,想来想去,也只能给你当牛做马了……”

夜司禛很想说,以身相许可以。

但,身为一个年近三十的男人,在没得到确切的答案之前,不容许他说出口。

最后,只随手揉了揉她乱糟糟的头发。

乔思甜想到昨夜自己竟是被叔救了,一扫之前的阴霾,心情变得美美哒。

还好,自己脑补的事情都没发生,一切都还在掌握之中。

“叔,为什么你会这么神啊?”

简直像是她的守护神一样。

她遇到危险,他永远都会在合适的时间出现。

“那……那个油腻男呢?”

如果是叔的话,他一定会死的很惨吧。

想想还有点小开心呢。

“被我揍了一顿,送派出所了。”

“嘿嘿,叔,还是你厉害。”乔思甜嘿嘿的笑着,却没料叔下一句话,就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还没问你,你不是跟我说在宿舍睡觉了么,这就是你说的睡觉?”

“哈……哈哈。”乔思甜猛地咽了下口水,头一次发现,叔的气势居然这么强大。

感觉自己都快喘不过气了。

她迅速转移了话题,“啊,今天的太阳真好,叔,我要出去散步了。”

乔思甜脚已经跨了出去,夜司禛直接把她拽了回来,“你给我回来,好好解释清楚。”

“呃……我好像失忆了。”

正当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时,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苏照举着一大捧鲜花兴冲冲的跑了进来,满脸喜色的望着夜司禛,“老大,恭喜你成功破……”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夜司禛一个扫堂腿给摔了个狗吃屎。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滨海呀点评:

《萌妻在上:总裁,别着急》这本小说的内容很感人,这是什么样的爱呀!太沉重啦,我真的替他们难过,虐心。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