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国师大人:朕想娶你为夫

国师大人:朕想娶你为夫

作者:九昀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08 13:00:51

在《国师大人:朕想娶你为夫》里面是一波三折,九昀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皇上,这可是国师送给您的,若是让国师知道您把这些鱼给炖了,势必.......”小杜子欲言又止,灰溜溜的眼睛时不时的偷瞄曼文。 曼文蹙眉,眉清目秀的脸上略有一丝不悦:“朕是皇上,难不成因为这几条破鱼,国师要把朕给炖了不成?” 以国师的性子,没准还真能把你给炖了。 小杜子心里犯嘀咕,万不敢当着曼文的面说,固然曼文这个皇帝无权,但终是一国君主,他身为奴才,得罪不得。
展开全部

诱惑国师

  吧嗒~

  随着石头落下,水面溅起一阵水花。

  曼文站在鱼池边,手里捧着一把石头,时不时的扔进水里,去砸探出水面的鱼儿,嘴里自言自语的嘟囔着:“没用的东西,中看不中用,还不如捞出来炖了,虽小,却也能果腹。”

  “皇上,这可是国师送给您的,若是让国师知道您把这些鱼给炖了,势必.......”小杜子欲言又止,灰溜溜的眼睛时不时的偷瞄曼文。

  曼文蹙眉,眉清目秀的脸上略有一丝不悦:“朕是皇上,难不成因为这几条破鱼,国师要把朕给炖了不成?”

  以国师的性子,没准还真能把你给炖了。

  小杜子心里犯嘀咕,万不敢当着曼文的面说,固然曼文这个皇帝无权,但终是一国君主,他身为奴才,得罪不得。

  “皇上,天凉了,您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曼文盯着小杜子看了好一会,气的丢掉了石头,拂袖离去,就像是正在赌气的孩子。

  她知道,在这偌大的皇宫没人能够看得起她,只是他们敢怒不敢言罢了,没想到她这个一国之君,竟活的如此窝囊。

  忽然曼文止步,转过身子,小杜子没料想曼文会忽然停住,一直低头走路的他毫无保留的与曼文撞在了一起。

  小杜子一惊,忙得跪倒在地:“皇上饶命,奴才.......”

  曼文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起来吧,朕懒得怪罪你。”

  说着她朝原路返回,小杜子擦了擦额间的虚汗,起身追赶曼文。

  “你不要跟着朕了,朕想一个人静一静,整日像跟屁虫一样,你不嫌烦朕还嫌烦呢!”

  “国......国师大人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奴才寸步不离的保护皇上。”见曼文伸腿来揣自己,小杜子忙得躲闪了过去:“皇上莫要动怒,国师大人也是为了皇上您的安全着想。”

  曼文嗤笑,为了她的安全着想?监视她才是真吧,三年了,她的皇权已被掏空,如今她不过是一个没权没势的傀儡皇帝罢了,他们还要怎样?难道要把她给逼死,他们才肯善罢甘休吗?

  她这个皇帝当的可真是可悲啊!

  “你若在跟着朕,朕定先要了你的脑袋,你做鬼再来跟着朕吧。”

  望着曼文离去的背影,小杜子想要去追,却不敢,焦急的在原地打转,不知如何是好。

  曼文也不知道该去哪,偌大的皇宫连她的容身之处都没有,这里,到处都是国师与太傅的眼线。

  若她稍有举动,就会被拉下皇位,去陪死去的父皇母后。

  她漫无目的走着,在承乾殿前停了下来。

  望着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她心中一阵酸涩。

  三年了,她不曾踏足这里。

  四国大战后,新吾皇与膝下皇子战死沙场,新吾皇后因受不了打击一病不起,抑郁而终。

  因为一场大战,所有的亲人离她而去,留下她一人孤苦伶仃的活着。

  曼文缓慢的推开了大门走了进去,这里亦如三年前那般,一点变化都没有。

  曼文盯着墙上挂着的墨画发呆,指尖拂过,零碎的记忆涌现脑海。

  眼底晕上一层淡淡的薄雾。

  这是新吾皇在出征前为新吾皇后所做的一幅画,却没等画完,新吾皇便战死沙场。

  回想新吾何等风光,却败在了她的手里。

  父皇,若你在天之灵看到现在的新吾,一定会怪我吧!

  是儿臣无能,毁了你的百年基业,不过你放心,只要儿臣活着一日,定会竭尽全力夺回大权,复兴新吾。

  “夜深了,皇上不在寝宫休息,原来在这里黯然伤神。”

  听着那熟悉的声音,曼文身子一僵,她胡乱的擦了擦眼泪,缓慢的转过了身子:“这么晚了国师不在府中休息,怎么跑到皇宫来了?”

  国师勾了勾唇,上前两步,在距离曼文一步之遥时停了下来。

  他的个子很高,曼文看他的时候总是要昂着脑袋。

  “臣听闻皇上昨日出宫了?”

  曼文猛地抬头,对上国师那双眼睛时忙得收回了视线。

  那双眼睛太过明亮,仿若能够看穿她,透过心底的秘密。

  “朕听闻清澜院来了一位美人,忍不住好奇便偷偷跑出宫去,那美人长得尤为俊美,朕着实没有白跑一趟。”想着那位美人,曼文恨不得现在就跑出宫去与其叙旧。

  见曼文一脸花痴的样子,国师缓慢的收回了视线:“皇上还是不要出宫为好,若是被有心之人知道,难免不会伤了皇上。”

  曼文心中冷笑,想杀她之人不就在眼前,如今四下无人,他装作一副为她好的样子是给谁看?

  “国师说的是,新吾大势已去,不少人包藏祸心想要杀了朕谋篡皇位,朕的确应该小心。”

  “不过……”曼文眼底闪过一抹精光,心生调怂之意:“新吾有国师坐镇朕很放心,朕相信国师定会保朕无事。”

  曼文抬着脚尖,伸出手指勾起国师的下颚,漏出本色:“国师不但英明神武,长得还很美,国师的这幅皮囊,朕很喜欢。”

  “若国师愿意,朕可册封国师为皇夫,国师觉得如何?”

  国师的脸黑的不能再黑,他力气很大的推开了曼文:“皇上自重。”

  曼文揉了揉撞在椅子上的手臂,埋怨的嘟囔着:“朕爱慕国师已久,国师就算不愿意也不至于反映这般强烈,真是伤透了朕的心。”

  国师恨不得捏死面前故作委屈的曼文,身为七尺男儿,整日沉迷后宫不管政务也就罢了,如今竟不学无术,调戏男子,行断袖之举。

  经过今日一事后,国师相信了外界传言,曼文果真男女通吃。

  新吾落在了她的手里,迟早要被毁。

  “国师你不要走,这么晚了留朕一人,朕害怕。”

  曼文拽着国师手臂,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看着他。

  眉心皱成了川字型,阴冷的目光扫过曼文搭在他手臂上的手。

  曼文忙的抽回了手,国师的目光太过可怕,曼文知道她彻底的激怒了国师,若在纠缠下去,她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新纳男宠

  景福宫里面传来一阵欢脱的笑声,谢玄不解的看着开怀大笑的曼文,自从他们相识到现在,谢玄很少见曼文像今日这般开心。

  “皇上,可是发生了什么喜事?”

  曼文注意到行为举止有些过度,轻咳了两声:“虽不算什么大喜事之事,却也大快人心。”

  曼文四处的看了看,凑近谢玄的耳畔小声的说着:

  “昨晚朕调戏了国师,你是不知国师那张臭脸有多好笑,这三年来朕没少被他欺压,如今可算找回来了。”

  “朕就是要恶心他,让他知道,朕也不是那么好得罪的。”

  想着这三年所受到的侮辱,曼文恨得牙痒痒。

  谢玄怎会不知曼文心中委屈,这三年来曼文每当有什么心事都会找他倾诉,久而久之他也成为了她最好的倾听者。

  他知道曼文所做的荒唐举止都是为了掩人耳目,来保护自己,他理解她的苦:“皇上,如今局势紧迫,您万不可得罪国师,您可知道,国师发怒后果如何?皇上怎能逞一时之快,您这样会害了自己。”

  曼文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她也是被压制了太久,才会想着反击,昨日她一心想着捉弄国师出口气,又怎会想那么远。

  谢玄无奈的摇了摇脑袋:“皇上也不用发愁,毕竟你现在对他还有用,国师暂且不会伤你。”

  曼文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她身为君主,竟然会怕臣子到如此程度,真是可笑。

  “皇上,日不要再去招惹国师了。”

  “知道了。”曼文起身,心情沉重的离开。

  谢玄张了张嘴,想要叫住曼文,终究还是忍住了,身为旁观者,他帮不了什么。

  “皇上,太保求见。”

  曼文刚出景福宫,便撞见了匆匆而来的小杜子。

  “朕知道了。”

  曼文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朝着御书房走去。

  “皇上,要不要奴才给您去叫龙撵?”小杜子试探性的问着,这些日子曼文的心情极差,他整日担惊受怕的伺候,生怕哪句话说错了,就小命不保。

  曼文忽然停住,抬头望着半空高高悬挂的太阳,阳光很刺眼,晃得她有些睁不开眼。

  她神使鬼差的伸出了右手,春季的风从指尖划过,曼文心生感慨。

  春天到了,万物复苏,连待风都跟着温柔了起来。

  可她,何时再能复苏?

  见曼文愣神,小杜子出声唤道:“皇上,太保已经等候多时。”

  曼文收起了情绪,大步赶往御书房。

  老者神色慌张的在大殿踱步,见门外走来的曼文,快步出去迎接。

  “老臣给皇上请安。”

  “起来吧。”曼文径直的走到椅子上坐了下去,目光一一扫过服侍的宫女太监:“你们都下去吧。”

  偌大的书房仅剩曼文与太保两人,空旷而又安静。

  曼文撑着下颚,盯着太保有些愣神。

  如今这朝堂上,肯衷心与她的也就只有太保了,只可惜太保心有余力不足,手中权势被太傅与国师拿捏的死死的。

  “老臣近日得到消息,太傅私下招兵买马,欲有谋反之意,皇上应早做打算。”

  “太傅求见。”

  殿外的声音打断了曼文的话,她神色紧张的看着太保,若太傅发现太保在,必会对其不利。

  “快躲起来。”

  很快太保便找好藏身之处,熟络的躲进了屏风后。

  案板上,并没有堆积如山的奏折,而是摆满了各式各样名贵的酒。

  曼文一派慵懒的依靠在椅子上,右手提着酒壶,左手拿着酒杯,时不时的朝嘴边凑去。

  明亮的双眸晕上一层醉意,她手指着迎面而来的老者,忽然笑了起来。

  曼文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醉醺醺的来到了老者的跟前。

  老者板着一张脸,不屑的撇了一眼曼文:“老臣听闻皇上昨日出宫还去了清澜院,并调戏了一位新来的美人,不知此事可是真?”

  曼文一面饮酒,一面呵呵的笑着:“那位美人深得朕心,朕很喜欢,只是可惜,他在宫外朕在宫内,若想在见他一面实属不易。”

  “皇上当真喜欢那位美人?”老者笑的如同一只狡猾的狐狸,颇有种诡计得逞的喜悦。

  “当然,那美人生的很是漂亮,朕见了欢喜不得。”

  曼文拽着老者的衣袖,委屈巴巴的看着他:“太傅,朕知道你一向最疼爱朕了,不如你帮朕把那位美人带进宫来送给朕如何?”

  见老者不答,曼文跺了跺脚,语气更是娇滴:“太傅,你最好了,就帮朕这一次好不好嘛?”

  “但皇上要答应朕一个条件。”

  见太傅松口,曼文登时喜上眉梢:“太傅请说,无论什么条件朕都答应你。”

  “皇上只需答应老臣好好对待那位美人即可,莫要伤了美人的心。”

  “这是自然,朕定会好好对待美人。”曼文有些迫不及待:“太傅,朕何时才能见到朕的美人?”

  “老臣已派人把美人送入皇上的寝宫,皇上随时都可以见到。”

  太傅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屏风:“老臣就不打扰皇上了,老臣告退。”

  曼文愣在原地,随着太傅的背影远去,嘴角的笑容逐渐的收敛了起来。

  “皇上,太傅此番献美,怕是另有阴谋。”太保从屏风后走了出来,曼文苦笑,她又怎会看不出太傅献美是另有图谋,但她又怎能样,反驳吗?

  她反驳的后果她不敢想象:“无论怎样,这个男宠朕都要纳入后宫。”

  “可是皇上......”

  “好了不要在说了,你先下去吧! ”曼文神情疲惫,曾多少次她希望自己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过着普通的生活,虽然贫穷劳累了些,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每日提心吊胆,提防别人。

  太保摇了摇头:“皇上,太傅其心可诛,我们不能在等了。”

  “不等?”曼文自嘲自讽的笑着:“不等我们又能怎么样?难道要杀了太傅?是你还是朕有这个能力?”

  “我们虽无法与太傅抗衡,但有一个人可以,只要我们将他拉拢过来,扳倒太傅易如反掌。”

小说《国师大人:朕想娶你为夫》 第1章 诱惑国师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昆锐小哥哥点评:

九昀写得很入人心,一天看完都哭了很多次,真的还想再看一遍。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