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闪婚厚爱:甜蜜再恋手册

闪婚厚爱:甜蜜再恋手册

作者:西瓜冰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2-05 15:47:14

小说闪婚厚爱:甜蜜再恋手册,是由作者西瓜冰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算了……”文初重重坐回凳子上,一种疲惫涌上心头,她揉了揉眉心。“我签字。”粗略的扫一眼文件,一字一顿的写上名字。文初心里的好奇也被勾起来了,身为北川一手遮天的人物,傅景寒的秘密会是什么?陈助理收好文件,这才对着文初将事情始末娓娓道来。“傅总有旧疾,事情源于他童年一次意外……之后,他总会时不时晕倒,如果晕倒时身边有人的话,他就会牢牢抓住那个人不放开。”
展开全部

秘密-西瓜冰

最终,傅景寒被送往傅氏集团的私人医院。

文初想走,奈何自己的手被他紧紧攥着,无法挣脱开,只好跟着一同前去。

“文小姐,请你在向我说明一下当时的情景。”

助理带着强烈审问的眼神,让她头皮发麻,只好硬着头皮道:“陈助理,这个问题你已经问了我十遍了,我也回答你十遍了。”

“你每次的回答都一样,我怀疑你在撒谎。”

如此询问,她的好脾气也要磨没了,文初急了:“情况就是他突然晕倒,我就不该手欠给你打电话,就应该让他躺在那里!”

陈助理推了推眼镜,正欲说话,忽然被旁边的医生叫住。

“跟她无关,是傅总的老毛病又犯了。”

“听见了吧,是傅景寒自己的问题,跟我没有关系。”文初举着被傅景寒紧紧握住的手腕,气鼓鼓对陈助理道:“快想办法把我们分开,我要离开。”

陈助理久久没有说话。

文初觉得不对劲,细细观察,这才发现素来冷静的陈助理脸色苍白,冷汗湿满额头。她心头一跳,蓦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出了什么事。”

“你不能离开。理由是傅总最大的秘密,我没有办法告诉你。”陈助理冷冰冰拿出一份保密协议,“如果你想知道,请你签字。”

“这是什么理由!”

“呵,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就可以将我关在这里不让我走?”文初气得跳起来,“左一个保密协议,右一个保密协议,他傅景寒是什么大人物?”

她狠狠瞪着身侧傅景寒的那张脸,昏迷中的男人褪去了几分冰冷,面容倒显得温顺起来,可文初越看越觉得碍眼,恨不得立刻把他砸醒,让他放自己回去。

她闹腾半天,陈助理依然沉默着,举着保密协议动作不变。

“算了……”

文初重重坐回凳子上,一种疲惫涌上心头,她揉了揉眉心。

“我签字。”

粗略的扫一眼文件,一字一顿的写上名字。文初心里的好奇也被勾起来了,身为北川一手遮天的人物,傅景寒的秘密会是什么?

陈助理收好文件,这才对着文初将事情始末娓娓道来。

“傅总有旧疾,事情源于他童年一次意外……之后,他总会时不时晕倒,如果晕倒时身边有人的话,他就会牢牢抓住那个人不放开。”

“这算什么理由?”文初目瞪口呆,可陈助理的样子,又不像是开玩笑。

“所以,文小姐,在傅总醒来之前你不能离开。”

“如果我强行,把他的手掰开呢?”

“傅总身体会受刺激陷入假死状态,我不会允许危害傅总生命的事发生。”

陈助理盯着她一脸严肃,补充道:“我会请人二十四小时跟在你身边,如果你有需要就跟她提。”

“这是变相的监视!我也需要吃喝拉撒,你就让我在傅景寒面前……恩?”

“说得对,为了傅总着想,我会给你们中间隔开。”

陈助理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他说到做到,很快就叫来一帮人,在傅景寒和她之间砌了一道墙,只在两人交握的手部留了一个洞,让她有一点的活动空间。

之前在傅景寒家给她送饭的女人被派过来,文初这才知道,这女人曾是国际杀手榜上首屈一指的特工,也不知怎么被傅景寒招揽过来了,目前她负责文初的饮食起居,顺便监视她。

“文小姐,这是今天的报纸和杂志。”

文初接过随意一瞥,顿时整个人僵在原地。

封面赫然是她被记者围堵时,衣不蔽体的狼狈照片。

“昔日盛家准少夫人对神秘大佬投怀送抱……”

她颤抖着念出标题,整个人脸色惨白如纸。

“对不起,文小姐,是我没有审核好内容。”照顾她的女人一脸歉意,赶紧要把报刊收走。

“不,别动……”

文初怔怔盯着报刊,翻开第一页,就是对盛夫人的采访,不过盛夫人说的话不多,通篇出现次数最高的人名倒让她无比的熟悉——夏如芷!

“我也没想到文初会是这样的人……盛喻很爱文初,但是文初还是在他最需要陪伴的时候抛弃了他。……对的,盛喻已经醒了,盛阿姨打算等他好一些就让我们结婚。”

轰一声,晴天霹雳,她的脑子里空白一片。

文初惊呆在原地。

盛喻醒了,而他,却要和夏如芷结婚!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变成这样呢。文初觉得自己心乱如麻,怎么也无法冷静。思来想去,她猛地起身。

不行,得去找盛喻和夏如芷问个清楚。

“文小姐,你要干什么?”

看守的女人见她起身,立刻一脸警惕,亦步亦趋跟过来。

文初一激灵从浑浑噩噩中回过神,瞬间想起自己的处境——她还被傅景寒牵绊住,不能离开这里。

想到陈助理的话,她最终咬了咬牙,强挤出一个笑道:“我突然想喝楼下的那个粥。”

“好的,我这就下去买。”

看守并未起疑,依言开门出去,毕竟这几天文初就是这么吩咐她的。

文初老老实实坐在原地,等她一走,立刻动手去掰傅景寒的胳膊。

“你快松开啊!”

也不知昏迷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他的手像一只铁钳,牢牢把文初的细腕抓在手里,连缝隙都没有。

文初挪动半天,累到满头大汗,也没有撼动丝毫。

望着傅景寒沉沉睡去的容颜,她抿紧嘴唇,内心陷入痛苦而矛盾的挣扎中。

“对不起,我现在必须离开,得罪了。”

心一横,文初举起水壶,沸腾的热水对着傅景寒的手尽数倒了下去!

整只手腕都被烫红,密密麻麻起满水泡,就连文初自己的手都没有幸免。可是,残余的神经反应也是只让傅景寒的手稍微动了动,露出一点缝隙。

文初愣住了,心里很快泛上一股莫名的酸水。

究竟,傅景寒经历过什么,让昏迷中的他即使被热水烫成这样也不撒手?

没有时间了!

她咬着牙,凭借着那丝缝隙,把手腕用力抽出来。她没注意到,随着动作,傅景寒的手好似失去了所有的支撑,无力滑落下去。

“终于拿出来了。”

惹祸-西瓜冰

还没来得及高兴,身后便传来刺耳的警报声。

文初转过头,瞳孔猛地一缩,笑容僵在嘴角,一颗心也狠狠坠入谷底。

检测仪上代表傅景寒心跳的那根线,已经变成了一条直线。

犹豫三秒,文初倏然收回视线,不顾一切的的离开。

盛喻医院的大门外,门口站满了黑衣保镖,严丝合缝守住了医院的各个出入口,她心头一紧,明白这是盛夫人为了防她而设置的。

可这样就能阻止她进去吗?

目光转动,身侧停了一辆医院的急救车,当机立断,她立刻从后面跳上车,藏在车厢里,一路混过了门口的保镖。

“什么人?”突然急救车的后门被打开,一个黑衣保镖发现了她。

糟糕!

文初暗道不好,在那人有所反应之前,立刻冲出车外,撒开腿往医院跑去。

“一号目标已经出现,正在往医院里跑去,请求支援。”身后的保镖边跑边掏出对讲机。闻言,文初跑的更快了,如果所有保镖都来围堵她,那今日她是绝不可能闯进医院的,唯一可行的,就是在他们抓到她之前,抢先一步进入医院大楼!

“抓住她!”

身后的人越来越多,而文初也抢先一步跑进大楼。一楼大厅的电梯门缓缓关闭,眼看着电梯门就要关上。

“喂,等一下啊。”文初喊出声,眼中流露出一抹急切。

一双手在她期待的目光下,从电梯里伸出来,电梯门碰到这双手又缓缓退回去,给她争取到了时间。

“谢谢你啊!”

等电梯门重新关上,文初才松了一口气,回过头道谢,忽然整个人一愣。

他穿着白大褂,戴着大大的口罩和帽子,脸被牢牢遮盖住,看不到一点。可是她却莫名觉得这个人很熟悉,不由得看痴了。

“六层到了。”

冰冷的提示音响起,文初赶紧收回视线,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竟然盯着一个陌生人看了半天。

她快步走到盛喻的病房门口,犹豫着要不要敲门。

背后忽然响起一道略带笑意声音。

“原来,你被这么多人阻拦还要上来,是为了看我呀。”

文初整个人僵住,当她缓缓回过头,顿时泪如雨下。

“盛喻!”

跟她一同在电梯的男人,摘下了口罩和帽子,双手插进口袋,正笑眼盈盈看着她,脸上那如沐春风的温柔让文初忍不住哭出声。

“阿喻,你终于醒了!”

文初扑上去,紧紧抱住盛喻,眼泪不住地往外流,欣喜之下的她完全没有注意到,盛喻身体僵硬着,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抱住她。

“这位小姐,我们认识吗?”

疑惑的声音轻轻在头顶响起,却如同晴天霹雳一样,文初傻在原地!

“你……你说什么。”

她呆呆地从盛喻怀中抬起头,这才发现,那张熟悉脸,此刻却是一副全然陌生的表情,就好像再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不祥的预感笼罩在心头,文初一下挣脱出盛喻的怀抱,小心翼翼问:“你怎么了?”

“对不起,我失去了记忆,不记得所有的。不过……好像看起来你和我很熟。”

他露出一个温暖的笑,想要宽慰她,却狠狠扎进文初的心里。

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盛喻会失去了记忆。

“你连我也不记得,却还记得夏如芷,还要和她订婚。”

文初踉跄几步,流露出一抹苦笑,她的心在此刻碎成了千万片,顺着血液蔓延到四肢百骸,扎得体无完肤!

“你是说如芷?”

盛喻又笑了,“她是我的未婚妻,原本我们也要订婚的。后来我发生了意外,也是她一直照顾我的,我觉得欠她的一定要还回去。”

文初浑身一震,不可置信得望着他。

“这……这是夏如芷对你的说的?”

盛喻的未婚妻从来都是她,怎么会是夏如芷呢。

“不。”盛喻摇了摇头,“是我母亲告诉的,她说如芷是个好姑娘,让我不要辜负她。”

文初双腿一软,无力地跌坐在地上,只觉得眼前发黑。

盛夫人是真的恨她。不仅把意外归结到了她身上,还不告诉盛喻真相。明明不是她的错,却让自己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甚至连自己的存在都被抹杀掉。

好残忍。

眼泪无声滑落眼角,悲伤盛满眼眶。

“不,那不是真的,我要告诉你真相!”

“盛喻,其实,我才是你的未婚妻。”

盛喻一言不发,定定的看着她,这让文初莫名慌了神。

“你……你是不是觉得我是骗子,我没有骗你!我有证据。”

她急急忙忙从颈间掏出一条金属链子,上面串着鱼尾的吊坠,“这个你也有,我们是一对的。”

盛喻闻言挑眉,依言从颈间扯出一条链子。

“可是我这条上是一个戒指,是我和如芷的订婚戒指。”

当头棒喝,文初举着链子呆在原地,忽然觉得自己很滑稽。她证明什么呢?心思缜密如盛夫人,是绝对不会不考虑到这些。

恐怕,她过去数十年在盛家生活过的痕迹都已经消失无影无踪。

自己在这儿解释没有一分一毫的意义。

文初缓缓起身,惨白着脸,对盛喻凄惨一笑,“对不起,是我搞错了,认错了人。”

她抬起腿,沉重地往前走,从未觉得一条路是这么艰难且漫长。

她没有办法向一个失忆的人证明自己的存在,也没有合格的身份让盛喻相信自己,只能离开!而这一去,便是永远的和盛喻说再见了。

眼泪住不住的落下,砸在地上,溅起一个个水花。

“等等……”

盛喻叫住她。

“我相信你。”

文初的脚步一下顿住,瞪圆双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我觉得你说的可能是对的,在你扑过来抱我的时候,我有一种想把你抱在怀里的冲动。而对着如芷却没有……”

“那你想起来了!”

面对着文初期待满满的双眼,盛喻摇头,“对不起,大概只是一种……身体残存的意识。”

她失望下来,不过很快,失望又化成希望,眼底闪动着光,“阿喻,我可以让你重新记起来我的。”

“抱歉,这位小姐。”

文初听见他轻声说:

“我已经和如芷订婚了,我不能对不起她。”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纳利吖点评:

《闪婚厚爱:甜蜜再恋手册》这本小说想象大胆,构思别具一格。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引人入胜。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