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千万筹码:专宠天使甜心

千万筹码:专宠天使甜心

作者:爱吃橙子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2-20 18:11:29

千万筹码:专宠天使甜心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求求你放过我!”她哭喊着成为了他的女人,他却不知怜惜,被仇恨蒙蔽双眼,一次次伤害她到体无完肤。本是柔弱的孩子,却顶着第一美人的名号,将自己当做筹码卖给了他。在父母的抛弃和他的囚禁下,依然不舍本心的善良坚强。她深深吸引了他……
展开全部

情人不过是玩物-爱吃橙子

那天以后,路远辰几乎每晚都回“绿苑”住,宋恬昕偶尔起的早,还会拉她去跑步。这样的相处,让少女的心不由控制的深陷其中。可每每听到他对宋氏的动作布置,都会提醒自己,自己不过是个情人,是他用来报复宋绍明的工具,两人不过是相互利用的合作关系,这一切总有一天都会失去。

但,希望,不要结束的太快……

“少爷回来了。”

路远辰点点头,将手中的甜品递给迎出来的慧姨。

慧姨是三叔路晋西安排来的,听说当年在路家老宅,照顾过父亲。所以,路远辰总是对她比旁人尊重些,也亲近些。

“她呢?”

环顾一圈客厅,没有看到自己想看到的那个小人。想到她最近总是不自觉地等到自己回来,才一起上楼去睡。路远辰棱角分明的脸上,线条不由柔和了些。

“恬昕小姐……”慧姨为难的看向客厅里立着的时钟,恬昕小姐还没有回来……

“已经睡了么?”想到已经很晚,她或许睡了,路远辰声音轻了些,向楼梯走去,“那就把这个放着,明天再给她吃吧。”

“少爷,”慧姨拿着甜品,顿了顿说道,“恬昕小姐,还没有回来。”

路远辰的眸子深了些,看了眼滴滴答答走着的时钟,拿起电话。

一个,两个,三个……

无人接通的电话,耗尽他所有的耐心。手指缓缓下移,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老大,这么大的一笔单子,你居然留下我和阿让在这和他们喝,自己先跑了!这帮老家伙喝到现在才倒,可真是难对付……”

“你在哪?”

“唔,酒店门口。”

“宋恬昕,十分钟后,我要知道她在哪。”

程子彬还没来得及答复,就听到电话那面挂断的声音。顿时泪流满面,嘤嘤,人家为你在这儿喝的天昏地暗,这么晚你居然还让人家帮你去找小情人,没天理啊~

心里小小念叨着,可神智却恢复清醒,开始行动起来。

路上街灯明亮,路远辰的车开的飞快,不停张望。

“老大,她在“绯色”酒吧。她……喂?喂?老大?”

程子彬可怜巴巴看着再次被挂掉的电话,泄愤似的抓了抓头发,冲着旁边开车的人喊道,“看什么看!?去“绯色”!”

司机平稳开车的手一颤,立马掉头向“绯色”飞奔去。

“绯色”灯影晃动,宋恬昕在茫茫人群中第一眼就看到正在酒吧舞池里跳舞的顾奕。顾奕正以一个酒吧驻场的男人为圆心,妩媚的扭动着。红色短发,十二厘米的高跟,和酒吧里的辣妹无二。

“奕奕!”

宋恬昕一下跳上舞池,把顾奕拉了下来。顾奕已经喝的烂醉,迷茫的看着宋恬昕,“哈哈,恬昕你来了。”

半扯半抱按着顾奕到位子上坐下,给沈皓泽拨了电话。虽然沈皓泽没有明说,但看顾奕这幅样子,就知道两人一定是出事了。

沈皓泽接了电话,匆匆赶到酒吧,许久才找到窝在位子上的两人。

“皓泽,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恬昕。不过……这一次,我和奕奕可能真的要分手了。”

可酒吧的声音太吵,宋恬昕没有听清。苦涩的笑笑,沈皓泽没说其他,将靠在宋恬昕身上的顾奕抱起,起身正准备离开。音乐突然停下,酒吧一片明亮。宋恬昕扭头看去,和路远辰四目相对。

路远辰沉稳在一行人的前面向宋恬昕走来,目光沉的让宋恬昕小腿微颤。

“远辰……啊……”

宋恬昕心虚低头想张嘴解释什么,却迎来路远辰狠狠地一巴掌。

“恬昕!”沈皓泽眼睁睁看宋恬昕被扇的斜歪在桌上,顺势扑倒的酒瓶碎渣将她半个身子划出几道血印。心不由一缩,想不到他对她竟是如此。

“我的女人不劳沈少挂心。”

宋恬昕只觉得嘴里都是血,半面脸麻木的好像已经不属于自己。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却被路远辰一把拉住,向酒吧外拖去。

刚刚赶到的程子彬看到这等情景,吃了一惊。连忙让开一条通道,看着宋恬昕踉跄跟在路远辰身后离开了酒吧。

沈皓泽刚想去追,身后响起了程子彬的声音,“沈少,如果你不想让她被打的更惨,就不要掺和这件事了。”

手指僵住,慢慢低下头看着怀中熟睡的顾奕,沈皓泽终究是没有迈开步子追上去,“程少,有机会帮她解释一句,她只是担心朋友才跑出来,不是因为我。”

宋恬昕的身体止不住颤抖着,玻璃划破的身体上把衣服染红。整个人痛的无法呼吸。如果,能痛死,也许是好的吧。

一路飞车,宋恬昕被拎回“绿苑”已经失血过多有些晕眩了。感觉身体里的血一点一点向外涌着,好像整个生命也在流逝。

“啊!恬昕,这是怎么了?”

慧姨匆匆迎上来,看见被路远辰拉着后面满身伤痕的宋恬昕,吃了一惊。

“慧姨,回去休息。”路远辰淡淡吩咐让慧姨不敢违背,头也不回拖着宋恬昕向楼上走去。

磕磕绊绊上了楼,路远辰将宋恬昕拉进卧室才放手,失去支撑的宋恬昕弱弱的坐到了地上。

“别让我看到你拿这张脸再去勾搭哪个男人,我的耐心可没那么好。”

“我明白自己的身份。”宋恬昕低低说道。

“身份?别因为我让你做我的情人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对我来讲情人不过是个玩物。”

坐在地上的人睫毛颤抖着,眼泪大颗落下,不敢置信的看着路远辰,睁大眼睛。一瞬间心生疼,盖过身体上的疼痛。双手紧紧压住胸口,大口呼吸着。

好像还不解气,路远辰踱步过去,一把扯开了宋恬昕的衣服,将她拉回床上压了下去,狠狠啃噬着她的肩头。宋恬昕却如同死去一般,一动不动。大大的眼睛里写满绝望。

第二天宋恬昕便发起烧来。

慧姨进进出出卧室送着凉毛巾、退烧药,路远辰一脸沉默时不时看着床上烧的滚烫的人,气氛沉的吓人。

“少爷,她根本喂不进药。”

路远辰的脸阴沉踱步到床前,强硬捏开宋恬昕紧咬的牙关。将慧姨手中的药一勺一勺强行喂到她嘴里,抬起她的头,不让她吐出。

呛得宋恬昕一阵咳,朦胧中睁开眼,看着路远辰柔柔一笑,紧接着又开始落泪,“路远辰……我不怪你不爱我……可是求求你不要伤害我……”

糊涂的呓语让路远辰心里一缩,趁她迷离中,诱导着问,“你爱谁?”

可许久都没有得到回音,宋恬昕已经再次昏睡过去。

好像做了一个恶梦,疲惫的要命。身上的伤口已经上药包好,可当时的疼痛依然让宋恬昕难以忘记,这就是违背他的结果吧。就像他说的,情人也不过是他手中的玩物。

路远辰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程子彬刚来过,顺便带来了沈皓泽让他带的话。自己难道真的是错怪了她?

对于她,自己总是有太多的失控,想到她的晚归是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怒火就直往脑子里冲。宋恬昕,你怎么就不能当一个乖点的情人?

抬目看过去,才知道床上的人已经醒了。睁着眼直直看着天花板,面无表情。路远辰起身,将床头的药拿起喂给她喝,可她依旧如昏睡时一般紧咬着牙关。

“不要再挑战我的耐心,乖一点,我才不会打你。”

宋恬昕睫毛微颤,想着他几次对自己动手的模样,心里充满了畏惧。只怕自己有一天被打死在这个屋子里,也不会有人知道,更不会有人难过吧。

松了牙关,小口抿着他喂来的药。他总是这般喜怒无常,时而让自己觉得温暖,时而又冷酷的好像恶魔。

宋恬昕在床上躺了整整两天,路远辰看她醒来便去了公司,再没有回来过,同时也再次吩咐,将宋恬昕圈禁在“绿苑”里,不许出门。

听到这个吩咐,宋恬昕淡淡的笑了笑,自己现在这样,就算他同意,只怕自己也出不去吧。只可惜手机也一并被收走了,联系不到奕奕和皓泽,不知道他们两人怎么样了。

“恬昕小姐,多吃一点吧。不吃你身体怎么受得了啊。”

“慧姨,谢谢你,可我真的吃不下。”

“哎。”慧姨一声叹息,看着靠在床上面色如纸的人,“恬昕,你也别怪少爷,他从小发生那样的事情,总是觉得暴力是能解决一切问题的。其实,他也是怕失去你……”

“慧姨,别再说了,我想休息。”

床上的人将头抵在枕头中,假装睡去,慧姨起身摇了摇头,端着只动了几小口的晚饭离开。而床上的人一动不动,只是枕头上的一片水痕暴露了她的情绪。

欠我的,你宋家还不起-爱吃橙子

“她还是不肯吃饭么?”

“是的,少爷。”

“我去看看。”

“少爷……”慧姨欲言又止,“人与人之间是要沟通的。”

路远辰沉默片刻,“嗯”了一声,举步向卧室走去。

这些天,就算没有回来他也天天电话来询问,慧姨每次的电话中都在说宋恬昕吃的越来越少,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回来看看她。

阳台大大的落地窗旁站着的人影,已经瘦得厉害,好像一阵风来就能把她吹走。她好像对白色很钟爱,长长的睡裙摆在风中摇曳,头发松松的在脑后挽了个髻。

宋恬昕看着远方的风景,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美好而自由,轻轻举起了双臂,脸上挂着宁静的笑。如果,跳下去,是不是就自由了。就让灵魂随风飘荡吧……去哪里都好……

“你要是跳下去,我会让人立刻将你的尸体抛到海里。明天全世界都能看到宋雅萱和我的婚讯了。”

“呵,那个时候,我就在另外一个世界里了,也许还会祝福你们呢。”

“那张含茹你也不在乎了么?对了,还有顾奕,沈皓泽,如果你死了,我会让他们一个一个去那个世界陪你的。”

“路远辰!”听到路远辰的威胁,宋恬昕怒视回头,“求求你,放过我,放过他们吧。就算是宋家欠你什么,这些日子的折磨,监禁难道还不够还么?”

“还?你宋家拿什么还?”路远辰再次被宋恬昕激怒,伸手一把捏住了宋恬昕纤细的脖子,“你来说说,我父亲耗尽半生建立起来的南创公司,还有,我父母亲的两条性命,你宋家还的起么?!”

当年,如果不是宋绍明将公司的机密泄露给别人。父亲就不会心脏病突发而死,南创公司就不会倒。母亲也不会去宋家求他收手,却被他肆意欺凌,带着对父亲的歉意,冲向车道。

那天的太阳那么大,自己却还是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冻成了冰,一点一点刺在心里。还那么小的自己,看着父母亲离自己而去。母亲被血染红的裙子,散乱的长发,成了自己童年定格的最后回忆。

多少个噩梦相伴的午夜,哭喊着醒来。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和父母黑白色的照片,将拳攥出了血。谋划多年,终于让宋绍明败在了自己手里。这些年来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都一定要在宋绍明身上一点一点的讨回!

捏着喉咙的手不断用力,宋恬昕动弹不得,唯一能思考的脑子被路远辰的质问惊得一麻,怪不得他如此对自己,原来这就是真相。“可那与我何干?路远辰,那是宋家欠你的,不是我宋恬昕!”

宋恬昕的脸涨的通红,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轻轻闭上眼,诡异流露出一个安逸的笑容,“路远辰…如果有来生…希望我再也不要遇到你……”

泪水打在刚劲的手上,让路远辰觉得很烫,也唤醒了他的理性。松了手,宋恬昕的身子一软,倒在他的怀中,“宋恬昕,我不会让你死,我要让你陪我在这地狱中,生生世世。”

说着,吻去她脸上的泪珠,慢慢啃咬着她脖颈上的青印,想要与她真的生生世世相融在一起一般,不停地占有着她的身体。

宋恬昕像一只濒临死亡的鱼,大口喘着气,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恬昕,你醒了么?”

敲门声响起,把宋恬昕吵醒。刚匆匆遮掩好自己的身子,门便开了。慧姨走进来,将一款新的手机放在了床头柜上,“少爷让我把手机交给你,以后如果你要出门,他会派人会寸步不离跟着你。”

这算什么?打一巴掌给个甜枣么?

宋恬昕没说其他,面无表情接过手机,看慧姨识趣的出去,立马给顾奕拨了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稍后再拨。”

电话里传来甜美的女声,宋恬昕微微皱眉,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迫切的拨给沈皓泽。

响了很久,沈皓泽才接起电话。

“皓泽,奕奕呢?我怎么给她打不通电话?”

“……”电话里久久没有回音,半晌,沈皓泽的声音才响起,却比以往低沉了百倍,“恬昕,奕奕走了……”

“什么?!皓泽,你现在在哪里?”

“机场……”

“等我。”

宋恬昕飞快下床收拾了一下自己,出门才想起忘记通知路远辰,正好看到来取资料的程子彬,顾不得其他,一把拉住他往门外跑。

“我说小姐,你拉着我干嘛?”

“程子彬,我真的很着急,帮帮我,我朋友出了很严重的事情,我要马上去机场。”

少女的脸上写满焦急,一张一合的唇吐出的“程子彬”三个字,让程子彬鬼使神差,点点头,启动车向机场驶去。

“皓泽,奕奕呢?”

宋恬昕拉着埋头坐在机场边路牙上的沈皓泽问着,沈皓泽抬起头,双眼红红的,看着天空,“恬昕,奕奕走了。去了英国。”

“怎么会这样?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她发现了我对你的感情……”

“什,什么?”

“我本想一直埋藏这个秘密的,对不起,恬昕……”

“皓泽,你在说什么啊?”宋恬昕的声音有些颤抖,双手抓住面前的男人,“那是奕奕呀,你们在一起那么久了,她有多爱你,你不是不知道,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对身为她好朋友的自己有感情?

宋恬昕顿时泣不成声,顾奕是自己十九年来唯一的朋友,可如今却飘然远去。

“对不起……”

沈皓泽断断续续只重复着这样一句,对于这份感情,自己早就压进心里。从没想过要伤害谁,想到那个红发飞扬的女孩,心如揉碎般难受。

程子彬停好车出来,看到的就是这般景象,大名鼎鼎的红三代沈皓泽呆呆立在那里,而面前的宋恬昕抓着他的双臂歇斯底里的哭着。

“皓泽,”宋恬昕哑声道,“你走吧。无论如何我不会对不起奕奕,我们以后就不要再联系了。”

沈皓泽喉头上下动动,绝望的闭上眼,道了声“保重”,转身离去。

这样的结局或许早应该想到,如今自己失去了那个咋咋呼呼跟着自己大呼小叫的奕奕,也失去了年少时砰然心动想要誓死保护的女孩。罢了,是自己活该。

看他远去的背影,回忆起这几年,三个人一同走过的日子,宋恬昕苦涩的闭上眼,任眼泪不停流淌着。

“老大?”

“在哪?”

“额,机场,我去拿资料,莫名其妙被宋恬昕这个女人拽来的,有些急事。”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才有声音传来,“她,还好么?”

“还好吧……”回答的声音有些迟疑,路远辰在电话那头不知怎么,心烦意乱起来,隐约听到电话那头抽泣的声音。

“带她来路氏。”

“……”

程子彬郁闷的抓着头发,给宋恬昕递上了一张纸巾,“给你,擦擦吧,老大让我带你去路氏。”

正准备接过纸巾的手一顿,询问的看着程子彬。

“放心,我什么都没有说,”程子彬撇撇嘴,假装顺口说道,“要怎么解释你自己先想好。”

车缓缓开动,宋恬昕面朝窗外看着外头来来往往的人,轻轻道了句,“谢谢你。”

程子彬突然有些烦躁,一脚踩住刹车,引来宋恬昕的目光,“你快点把脸擦干净,女人可真麻烦,哭哭啼啼让人心烦。”

宋恬昕本就难过,被程子彬一说,眼泪流的更急,“我,我不想哭,可是控制不住。”

“好吧好吧,你哭,把肩膀借给你靠一下,不然老大见到你又发火。”说着,往副驾驶位置移了移。

宋恬昕泪眼朦胧看着面前的程子彬,轻轻靠了过去。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的不是苍白无力的安慰,而只是一个肩膀。

“喂,宋恬昕,你哭会儿差不多就行了啊,最讨厌女人哭了。”程子彬看着昨天刚送来的新款衬衫沾满了宋恬昕的眼泪鼻涕,厌恶的推推宋恬昕的头,难得没有大发脾气。

哭了一会儿,心里的难过得到缓解,宋恬昕止住眼泪,低头玩着手里的纸巾,“谢谢你,程子彬。”

“真不理解你们这些女人,不就是出个国么?有什么好哭的?”

“奕奕,她是我最好的朋友。认识的人里,也只有她不在意我的家庭,真心为我……可是,我却不经意把她伤害了,让她一个人伤心远去……”

“如果她真拿你当朋友,不会真的怪你的,以后她回来好好和她解释就好。”

“她还会回来么?”宋恬昕一脸期待的望向程子彬,焦急问道。

“拜托,大姐,出国又不是去火星。她家人不还都在么?总要回来。”

“对!她一定还会回来的!到时候我就可以当面和她道歉了!”宋恬昕露出一个微笑,好像已经看到顾奕已经归来的时刻。

程子彬无奈摇了摇头,发动车子向路氏奔去。

小说《千万筹码:专宠天使甜心》 第7章 情人不过是玩物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怀思酱大魔王点评:

独爱爱吃橙子文笔紧凑,文章框架结构严谨,内容曲折真情实感拨人心弦,强烈推荐,一定要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