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神医小农妃

神医小农妃

作者:海草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11 11:55:18

独家穿越重生小说《神医小农妃》由海草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看他那副当了表子还要给自己立牌坊的无耻模样,苏梦暖忍不住作呕。此时小龙和小虎已经把王氏从山坡下扶了上来,还顺便拉了偏架。那李翠花的样子已经是狼狈不堪,脖子上还有几道带血的抓痕。王氏除了头发乱了些,身上粘了一些泥土和草屑之外,其他都还好。“王氏,你这个疯婆子,居然敢打我,看我不让我娘打死你的。”李翠花气急败坏地吼道。“啦啦啦,打不过就回家找娘,没羞。”小虎朝李翠花做了个鬼脸,还用手指头在自己的脸上划了几下。
展开全部

神医小农妃:一对野鸳鸯

王氏受刺/激突然变得呆滞,这可吓坏了小龙和小虎。

“你们先去捡柴火吧,让我跟娘单独待一会儿。这次娘是因为我才会犯病的,我试试能不能让她清醒过来。”

苏梦暖打发走了两个小的,便将眼神浑浊的王氏给带进百草园。直接将人送去CT室,检查了一番之后,就见CT图像出现大片阴影。

又做了几个检查之后,苏梦暖可以确定王氏得的就是脑血栓。

对于现在的苏梦暖来说,身边缺药,根本没办法帮王氏手术。

现在她最需要的就是麻醉剂和止血消炎药,只是这都需要她用那丹炉来炼制才行,可把对炼丹术一窍不通的苏梦暖给愁坏了。

就在她愁眉不展的时候,突然听见外头传来一阵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她前世虽然活了三十来年都没经历过男女之事,但对那种让人听了就会起鸡皮疙瘩的声音,她还是知道一些的。

外面有人,苏梦暖担心自己的马车会被发现,便带着王氏先出去了。现在她还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先想办法找一些草药来帮王氏控制病情。

王氏还傻愣愣的,不过她却拉着苏梦暖的手,眼神无助迷茫。她这次犯病异常安静,跟之前在老宅的时候截然不同。

顺着声音寻去,就看见距离她藏马车的地方不远处的山坡下,有两个交织在一起的躯体。这俩货明显就是占了人家野鸡的窝,真是太不要脸了。

苏梦暖一阵恶寒,为了不让林子里鸟兽伤了眼睛,她直接从地上捡两块土疙瘩,顺着山坡丢了下去。

正在腾云驾雾的两人,突然听到异常的响动,顿时吓得失去了兴致。

男子一脸警惕地低吼道:“谁?”

“别吓唬我,哪儿有人啊?这里咱们都不止来了一次了,死鬼,再来~今天不把姑奶奶伺候舒坦了,以后就不跟你出来了。”女子娇/媚的声音传来。

苏梦暖觉得在大太阳底下,自己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实在是太肉麻了~不过这声音咋听着都有些熟悉呢,莫非前身认识他们?

这一慌神不要紧,脚下一滑,便又有几块小石子不小心被她给踢了下去。下头正要继续的两人顿时就不淡定了,毕竟干这种事情,被抓住的话两个人都是要被沉塘的。

苏梦暖拉着王氏赶紧往马车那边跑去,这时候两个小家伙也捡好了柴火,还背着猪草回来了。

“姐,娘怎么样了?”小龙担心地问。

“娘没事儿,你们赶紧回家吧。”

本来苏梦暖是打算带着王氏躲进百草园的,但既然被两个小家伙看见了,她就不方便那么做了。

就这么一耽搁,便被那两个野鸳鸯给看见了。

“哟,我当是谁呢,这不是周长寿家那傻婆娘跟人生的小野种吗?”

女子欲求不满,说话自然是夹抢带棒。心说若是被这野丫头抓住自己的把柄,这可怎么是好?毕竟之前村里人都知道,这苏梦暖是喜欢李秀才的。

苏梦暖那边正要发作,就察觉到王氏突然挣脱了自己的手,而后“嗷”一嗓子,就朝着那女子冲了过去。

“李翠花,你敢欺负我闺女,看我不打死你。”

王氏突然发疯,吓得小龙和小虎脸色都白了。而那李翠花似乎还不知道王氏疯癫的事情,在她的印象里,王氏只不过是个逆来顺受的傻/子而已。

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被王氏撞了个满怀。两个女人在地上不断翻滚着,竟然就顺着小山坡滚了下去……那里碰巧就是方才两人干好事的地方。

李子轩是山外村的人,而且还是名秀才,长得也算是人模狗样儿的。就是没想到,他居然会在这里跟人行苟且之事。

如今被苏梦暖抓了正着,他却也不害怕。毕竟山内村的人都是贱民,处在三不管的地界,都是没有户籍的。而他则是山外村的人,虽然村子也很穷,但好歹他是梁朝的子民,而且有功名在身。

方才还跟人家翻云覆雨呢,现在他也不去管那李翠花,而是盯着苏梦暖道:“阿暖妹妹。你也是知道的,你们山内村离着罪人村那么近,这大山里头保不齐会有个野兽什么的,没什么事情,你们还是早些回去的好。”

说到最后,他自己都编不下去了!不过一想到之前苏梦暖对自己还有非分之想,李子轩便觉得没必要跟她解释那么多,反正她是倾慕自己的,应该不会说出去。

看他那副当了表子还要给自己立牌坊的无耻模样,苏梦暖忍不住作呕。

此时小龙和小虎已经把王氏从山坡下扶了上来,还顺便拉了偏架。那李翠花的样子已经是狼狈不堪,脖子上还有几道带血的抓痕。

王氏除了头发乱了些,身上粘了一些泥土和草屑之外,其他都还好。

“王氏,你这个疯婆子,居然敢打我,看我不让我娘打死你的。”李翠花气急败坏地吼道。

“啦啦啦,打不过就回家找娘,没羞。”小虎朝李翠花做了个鬼脸,还用手指头在自己的脸上划了几下。

见两个孩子跟着起哄,那李翠花更是被气得半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扭屁/股就离开了。看她走路的样子,苏梦暖断定,这货的腰受伤了。

此时王氏打了一架,神志也清醒了不少。在得知自己打人了之后,顿时有些惊慌失措。

李子轩拱了拱手,朝着李翠花相反的方向而去。

“姐,那是李秀才呀,之前你不是最喜欢他的吗?”小虎歪着头,好奇地问道。

“是啊姐,平时你见到那李秀才,都会过去关心他几句的,怎么这次……”

苏梦暖的额头垂下无数条黑线,心说前身之前是有多重口味呀?居然会喜欢这么个登徒子,只是自己脑袋里头关于那货的记忆似乎并不多。

“你们两个小鬼头,待会儿姐给你们煮粥吃,吃完了你们就带娘先回去。记得哦,以后每天都上山来找我一次,我给娘采些草药,你们带回去让娘吃。”

神医小农妃:​要休王氏

煮了一些白米粥,一家四口美美地吃了顿饭之后,苏梦暖这才与王氏分别。

只是现在苏梦暖的心情有些沉重,因为王氏的病情不能再拖了。

她的百草园里面虽然有许多珍稀药材,但王氏的病,现在需要的只是一些普通的草药,因此百草园里那些好东西几乎用不上。

再有就是如今自己还活着的事情,被李子轩和李翠花给发现了,若是被那对狗男女给宣扬出去的话,怕是会惹来麻烦。

不过又一想,自己手里也有他们的把柄,所以他们应该不会主动来招惹自己才对。

周家老宅的外头,李翠花的娘周氏,此时正堵在周家大门口大声叫骂呢。

“老李婆子你给我死出来,好端端的买了个疯子回家,瞧把我闺女给打的。这脸若是毁了容,耽误我闺女嫁去镇上当阔太太,看我不烧了你们家的房子。”

“臭不要脸的老东西,弄回来个傻/子也不知道好好管教,放出去乱打人。赶紧给我闺女赔医药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李氏本来见王氏母子今天带回来的东西少,正鼓气儿呢,结果就听见了外头周氏的叫骂声。这要说起来,周氏跟周家还算有亲戚关系,平时也是井水不犯河水的。

“娘,咱家那个傻/子今天又出去惹祸了,老这么着也不是个事儿啊。”周长笑气鼓/鼓地说道。

姜氏闻言,也赶紧跟着附和:“是啊娘,这老三媳妇自从没了那个小野种,现在一丁点儿活都干不好。这还不算,现在还知道出去惹祸了,要是任由她这么下去,怕是咱家往后都没有安生日子了。”

现在正好是秋收的时候,周老爷子一大早就带着家里的儿孙们下地去了,所以现在就只有李氏她们几个女人在家。

被个悍妇堵住门骂,若是家里头有男人在,李氏早就狗仗人势地冲出去了。只是现在家里头就有老/二媳妇,再就是自己的宝贝闺女,还有个疯子,她这边不占优势啊。

三房那边她是指望不上的,周长笑更是不能出去,毕竟李氏也打着跟周氏同样的心思,打算把闺女嫁出大山的。

怎奈那周氏得理不饶人,现在已经有人三三两两从地里头回来了。周家外头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都快把道给堵上了。

碰巧周老爷子他们也从地里回来,就看见自家院子被村民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不知道家里头出了啥事儿。

“哟,我说堂弟呀,啧啧,幸亏你们这是回来了,不然你家的门我都进不去。”

周老爷子脸色变了变,这才赔笑道:“这都到了门口了,咋不进屋呢?老婆子,有你这么办事儿的吗?还不赶紧开门,让他婶子和翠花进来。”

“各位乡亲/们,对不住了,这是咱自己家的家事。大家忙一天都挺累的,都回去歇着吧啊。”周长喜笑着拱手,将看热闹的人给驱散。

进了屋之后,周氏就跟到了自家一样,直接片腿坐在了炕头上。

“我说你们家也太过分了,咋能放任那疯子出去乱打人呢?你看看把我闺女这脸给打的,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有脖子上……”

这也就是不能给人看,否则看那周氏的架势,都要去掀李翠花的衣裳了。

周老爷子的脸色很难看,用眼睛暗暗瞪了一眼木讷的三儿子。

“老三,都是你干的好事儿,自己房里头的婆娘都不会管教。”

听自己爹这么说,周长寿顿时就面红耳赤。他太难了,他也不想啊。心说如果不是你们把阿暖给卖了,也不会刺/激我婆娘疯掉不是,现在反倒怪我咯?

没有人理解他的苦楚,李氏也指着周长寿的鼻子骂:“你这个不孝子,今儿当着你周家婶子和妹子的面儿,老娘就要你一句话。你屋里头那疯婆娘,你是休还是不休?”

“是啊三哥,反正你现在都有两个儿子了,要那婆娘也没啥用,不如休了的好。娘自然会给你做主的,以后遇见合适的,再给你说一房好的就是。”周长笑也跟着劝。

小虎在窗户根儿底下偷听,当听到她们让爹休了自己娘的时候,他直接就撒开小腿跑回了西厢。

“哥,不好了,爷奶要让爹休了咱娘呢,这可怎么办啊?”

小龙闻言,直接就呆住了。王氏则没什么表情,脸上仍旧淡淡的。

俩孩子一人拉着王氏一只手,拼命地摇晃着。

“娘,我们不要离开你。”

“就是啊娘,如果爹真的休了你,那咱们母子就一起走。”小龙郑重说道。

“嗯,娘,大哥,如果爹不要娘了,那咱们也不要他。他平时就知道孝顺爷奶,成天出去给他们那些人当牛做马的,根本不管咱们母子死活。咱们离开他,去找大姐,有白米粥喝~”

王氏的眼里已经浸满了泪水,搂住两个孩子,眼泪扑簌簌地往下落。

“好孩子,娘知道你们心疼我,可眼下就是这么个世道,娘不能连累你们。你们还是跟着你们爹过吧,娘~”

她说不下去了,喉咙里头就像噎着个海胆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破败的木门被人从外头一脚踢开。

“爹,娘,你们让三弟自己处理吧。”

说话的是周长禄,浑身都散发着一种吊儿郎当的痞子气息。

周长寿的眼神也有些呆滞,竟然跟犯病时候的王氏有些相似。

看到这样的亲爹,可把俩孩子给吓坏了。

“爹,你这是咋地了?别吓唬我们啊,我们和娘可都指望着您给我们撑腰呢。”

小龙上前一步用自己单薄的小身板挡在王氏身面,生怕王氏会被那帮没人性的家伙给送走似的。

周长寿看着眼前那骨瘦如柴,长得跟自己颇为相似的大儿子,眼泪忍不住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

紧接着他突然猛的一转身,直接给李氏跪了下来。

“娘,儿子求您了,看在我和您两个孙子的面上,您老就发发慈悲吧。我保证,以后一定看住他,不让她出去闯祸。”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诗筠呀点评:

《神医小农妃》这篇小说作者对人物的刻画非常的细腻生动。好多情节多感同身受。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