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总裁的复仇妻

总裁的复仇妻

作者:浪漫烟花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1-15 11:42:01

作者浪漫烟花的小说《总裁的复仇妻》主要讲的是:“女人,”他笑了下,捏着她的下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敢在他面前明着抵赖,睁眼说瞎话的,她还真的是第一人。陈知夏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可是这时候再退缩,明显也是不可能的了,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我当然知道,怎么样?”不要以为她现在无依无靠就好欺负了,她也是有脾气的人,而且还不小。从来都只有她欺压别人的份儿,哪里像今天?被人制得死死的,想着,她动了动被压着的身子,这个男人不知道自己很沉吗?
展开全部

总裁的复仇妻第10章试读

“那你现在认识了?”他低头逼近她,带着一丝玩味儿。

陈知夏不着痕迹地拉开了些距离,可是,却并没有逃过他的视线,他突然有了种想恶作剧的念头。

“你……你干什么?”陈知夏紧紧地靠在沙发上,可是依旧避免不了某人的靠近,鼻尖那股属于他身上的味道,好像什么时候在哪儿闻过……

张靖轩看着面前脸颊发红的小女人,睁着一双水灵的眼睛,双唇紧抿,看起来有些紧张呢!

紧张,这似乎在她身上第一次看见吧,至少他是。

“你说干什么?或者说,你想我干什么?”说着,他贴近她,能够清晰地闻到那股奶香味,眸子微眯了下,他突然发觉,眼前的女子似乎真的挺不错的。

尤其是……那张微微蠕动的红唇。

陈知夏没跟男人这么接近过,尤其还是这种情况下,凭添了几分暧昧的气息,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

“你……唔――”

双唇被堵上,她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放大数倍的男人,想动弹,才发现自己的下巴不知何时已经被他固定在手中,根本动弹不得。

甚至,在她刚有动作的时候,男人便抓住了她的手,顺势将她压倒在沙发上。

“唔唔――”

她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刚好给了他趁虚而入的机会。

舌头撬开她的牙关,瞬间便席卷了她所有的感知。

她挣扎着,却换来来人更猛烈的侵略,甚至是……

张靖轩压着身下的女人,闻着她身上的清香,原本只是想尝尝味道,顺便逗弄下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女人,可却没想到,一尝却无法自拔。

她的味道很好。

身体也很柔软。

胸前……

他腾出手来,从她的衣服下摆伸进去,游移在她细嫩的肌肤上,慢慢地往上探去。

他的大手像是带着一阵阵电流似的,酥麻了她整个人,原本就被吻的七荤八素的她,在那只手覆上她胸前的饱满时,更是一个激灵。

那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让她害怕却又享受着!

“嗯……”

忍不住轻吟出声,在感觉到小腹间那里正抵着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时,她猛然惊觉。

此刻,她的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好丢人!

她居然在沙发上……

双手搭在他的肩上用力推开的同时头也扭了过去,避开他的攻势。

“张靖轩――”她咬唇不看他,“你给我下去――”她说着,已经带了恼火的语气。

正处于情动的他突然被停了下来,任谁都会觉得恼怒,只是,当他看到双颊绯红,闭着眼睛咬唇不看他的女人时,他原本的怒火立刻就消了一大半。

手指抚上她红肿的唇瓣,那是自己留下的成果。

“你不是喜欢男人伺候吗?还是说,我伺候地不好,嗯?”说着,他故意顶了下她的小腹处。

陈知夏脸颊更红了,他居然……他居然……敢用那个……顶她?

这个衣冠禽兽,人面兽心的家伙,亏得他长得一副人模人样的,没想到居然这么猥琐。

“你混蛋……”她睁开眼瞪着他,“你明明知道我……”还欺负她。

从小就被众星捧月,惯大的她,哪里受过这种屈辱?

顿时,眼里便畜满了泪花。

张靖轩眸子一紧,看着她眼里的泪花有那么一刻恍神,不过他可没忘记,这女人不是小白兔,他也不是什么圣人。

“明明知道你什么?”他玩味地看着她,低头,唇靠近她绯红的脸颊,“不是你说的,床上功夫不错的吗?怎么,我现在要试试不行?”

陈知夏咬牙,她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能不能回放?

可能吗?

“我……我……”她气结,居然找不到词儿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了?你什么时候听见了?证据呢?”她瞪着他。

这世上有种方法叫做抵赖!事实证明,这个方法很好用。

张靖轩被女人的话怔在那里,这女人说什么?如果他没听错的话,她这是抵赖吗?而且还如此光明正大地在他面前?

“女人,”他笑了下,捏着她的下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敢在他面前明着抵赖,睁眼说瞎话的,她还真的是第一人。

陈知夏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可是这时候再退缩,明显也是不可能的了,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我当然知道,怎么样?”

不要以为她现在无依无靠就好欺负了,她也是有脾气的人,而且还不小。

从来都只有她欺压别人的份儿,哪里像今天?被人制得死死的,想着,她动了动被压着的身子,这个男人不知道自己很沉吗?

她都快喘不过来气了。

“知道你还敢叫嚣?原来沈大小姐的品性这么差,说过的话也能赖掉,而且还如此的嚣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是谁跟他说过,陈知夏是个人见人爱的女人?哦对了,是沈荣,难怪了,也就只有他会夸自己的女儿了吧!

“我就赖了怎么着?是你先逼我的,指责别人之前,首先得看看自己,看看你对我做了什么,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陈知夏――”他瞪着她。

“干嘛?我耳朵没聋!”

她不甘示弱地回瞪着他。

张靖轩皱眉,此时的她就像一只浑身长满刺的刺猬,容不得别人伤害她或是接近她一分一毫。

“你真是一只小野猫。”他性感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无奈地笑了笑,但却并没有起身的打算,就那么看着她,看的她又开始发毛了。

好吧,她承认,被这么一个浑身都充满着异性侵略性的男人近距离地控制着,她的心有了那么一些的悸动。

那是对于她这种高傲的女人,被另一个男人压制的臣服感。

停,臣服?她怎么可以臣服在这种男人的淫威之下?

“你,你,你到底想怎样?”她越说越低下了声音,不敢直视着他。

原本淡下去的脸颊再次绯红了起来,张靖轩看着身下的女人的变化,眯了眯眸子,还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总裁的复仇妻第11章试读

起身,他整了整衣服,低头看着沙发上连忙爬起来的女人,“不想怎么样,暂时,没想过上你。”

陈知夏惊呆,是她听错了吗?他刚刚说什么?

“哼!衣冠禽兽说的就是你这种人!懂吗?”

“哦?”他挑了挑眉,“这么说,我要是准备上你了,那就不是衣冠禽兽了?”

看着他认真的样子,说出的话却是……陈知夏真的想扑上去掐死他,问他,什么叫‘上’

深吸一口气,她告诉自己,不要与禽兽计较,不然有辱她的风雅,“苏先生,请问,我可以走了吗?”

她端坐着,目不斜视。

“走?”他挑了挑眉,“走去哪儿?在没把东西交出来之前,我并没有打算放你离开。”

真直接!

直接地让她想去撞墙。

“苏先生,如果你想养我,我也不介意,但是,我现在没换洗的衣服,你懂得。”她翘着腿,既然他想囚禁她,那就囚禁好了,她还怕想不出逃出去的办法吗?

笑话,她老爹当时都没关住她,就凭他?想都别想。

张靖轩瞥了她一眼,她还穿着昨晚他见到的那身运动服,玲珑有致的身躯,在这套运动服下展露无疑,一双腿笔直修长,就这么坐着,都是一道不可忽视的风景。

“晚点会有人给你送来!”说着,他大步离开没有一丝留恋。

女人对他来说,不过是个消遣的东西,有没有都一样,偶尔需要了,挑个合适的解决下就好。

看到他消失在视线中,知夏才放松了一直紧绷着的身子,跟这种人打交道,就是累!

下午两点多,真的有人给她送来了一大堆衣服,而且都是她身上的牌子,更可怕的是,从内到外,她能不能说,那内衣真的好准……

不穿白不穿,她是不会给他省钱的,挑了套自己看着顺眼,穿着又舒服的衣服进了浴室,她没忘记,昨晚没洗澡呢!

晚上,直到十点,张靖轩都没有回来,当然,知夏也没有跑路,因为,这个时候并不是逃跑的最好时机。

他们,必定会看的很紧。

这几天,她该吃吃,该喝喝,服从地让张靖轩有点诧异,据他的了解,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个安分的主儿才对,这会儿怎么这么乖了?

真想让他养她吗?这种话说出来他都不信,因为他很明白她想要做什么。

夜,静谧无声,张靖轩回到别墅原本想直接去休息的,可听了下面人的汇报,还是决定去看一下那个女人。

昏黄的灯光将床上的熟睡的女人照得比平时温柔多了,没有了凌厉的气息,更没有满身的利刺。娇憨的面容似乎带着一丝笑容,也许她的梦里很快乐吧!

“还真是安心呢!”关上门,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的嘴角也浮起了一抹微笑。

他不知道,在他离开后,床上原本熟睡的人倏地睁开了眼。

她怎么可能一点警觉性都没有?

今晚,就是她最好的机会。

书房内,张靖轩处理完剩下的公事后,又安排了下别墅的情况这才起身回房休息。

夜深,一道灵巧的身影悄无声息地来到楼下,别墅有一道长长的走道,两旁各有一个花坛和喷泉,前几天守在那里的人今天已经撤离了,很明显是听了那个禽兽的吩咐。

只是,她会傻的走正门吗?

穿着她的运动服爬墙神马的,那是完全无压力,稍稍后退,一个借力就翻上了墙头,她为了好翻墙,把照明灯都下了,这样才不会被看见嘛!

十分钟后,她顺利逃出这栋别墅的范围,那么问题也随之来了。

这个时候,她该去哪儿?或者说,该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

手机没有,连个最起码的联系东西都没有,她要怎么回去?

沈南松,你居然都没找到我,这哥哥做的太失败了。

同一时刻,正在定位手机位置信息的沈南松确定了一个地方。

他不过是有事忙了几天没回这里而已,等到他回来时,就听说她不见了,衣服什么的也没带走,很明显,不是离开了。

手机也是关机,根本找不到任何联系的东西,出现这种情况,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拿起钥匙,他驱车离去,直奔郊外那处的别墅区。

而陈知夏此时正缩着身子,一步步地走着,像个游魂一样,荡在别墅区里,有保安看到她,见着她一身价值不菲的穿着,倒也没在意。

出了别墅区,她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在荒芜的道路上,连路灯都少的可怜。

“这个破地方,鬼都不愿意待。”她气愤地嘟囔了下,反正至少她是不愿意待的。

这个时候,她多想有那么一辆车经过,然后,可以载她一程,不求送回家,只求到城里。

迎面老远,就看到灯光,然后越来越近,直到在她面前停下,她伸手挡了下灯光,太刺眼了,她根本看不清她的前方,但是并没有放弃她的警觉。

她听到开门的声音,还有脚步声,刚准备移动身形,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夏夏――”

陈知夏一顿,是沈南松?

果然,走过来的人不是他是谁?

“你怎么来了?”她惊讶,难道是路过?这也太巧了吧!

“我问你,怎么回事?这几天为什么会消失。”

看着沈南松严肃的面容,她张了张嘴,还是决定说实话,“我被张靖轩带到这里来的……”

“他?”他的眸子沉了沉,“他有没有……伤害你?”

嘎?

伤害?陈知夏回过神来,了解到他口中所说的伤害是指什么,便立马说着,“没有,真的没有,只是他让我交出一个东西,我不交而已……”

呼――

沈南松松了一口气,她没事就好,对于她说的那个东西,他没有挖人家隐私的喜好,所以也就忽略了。

“走,上车吧!”她说着,牵起她冰凉的手。

陈知夏一愣,他真的是来找自己的吗?“你是,专程来找我的吗?”

男人一愣,紧了下牵着她的手,“嗯……”不然,还有谁能让他这么费神?

要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似乎她又回到了那个她被宠着的日子。有那么一刻恍惚。

她没有问他是怎么找到她的位置的,因为这个时代太复杂也太简单。

只要你有心查,那么就没有秘密。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半双大叔点评:

《总裁的复仇妻》是由浪漫烟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