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宠妻不腻:顾少,超给力

宠妻不腻:顾少,超给力

作者:甜橙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2 10:40:20

作者甜橙给大家带来了《宠妻不腻:顾少,超给力》的主要情节:他起身,灯光映照下的身影将沐槐夏笼罩,而那语气里的厌恶憎厌,几乎要让沐槐夏难以保持微笑。她坐在米白色的沙发上,眼睁睁地看顾庭轩宠溺地在冉瑛额头印上一吻,他小心翼翼将冉瑛揽在怀里的动作刺痛了沐槐夏的眼。她再没有勇气留下,看他们如胶似漆地柔情蜜意,只是拿起手包,隔空对着冉瑛打了一声招呼,拿起婚纱转身离去。相比来时,沐槐夏走的时候,一步步都太过苦楚艰辛。
展开全部

含糊其辞-甜橙

不知什么原因,冉瑛在讲到这事的时候有些含糊其辞。

沐槐夏在听到这事的时候,为冉瑛整理头纱的手蓦然一颤。

“被你救了?”,她没有再动作,只是透过那面巨大的镜子,仔细盯着冉瑛的神情举止。

“我发现了他,因为之前在部队当过医生所以,就帮着照顾了他三天两夜。”

说到这,冉瑛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岑岑地决定不再说下去。

“是吗那还真巧。”

一改之前的态度,沐槐夏眼神变得充满寒气,她径自走到桌边将另一套婚纱拿起,放在了冉瑛眼前。

“这套好看,试试吧。”

虽然现在冉瑛身上穿的这件是整个店内最贵的那一套,可是相比起来,沐槐夏为她挑的这套,明显更适合她。

“不介意的话,冉小姐能将手机号码给我吗?我觉得这套婚纱很好看,不知道婚礼当日穿出来是什么效果,到时候婚礼完了,我想问问冉小姐。”

这话说的周到,因为想到自己即将和顾庭轩迎来婚礼,冉瑛也高兴起来,大大方方将号码存进了沐槐夏手机。

“好,欢迎你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一定。”

沐槐夏面无表情地转头看向远处也在看着自己的顾庭轩,四目相对,是数不清的寒凉。

此刻的她并不惧怕顾庭轩投射过来的眼光,她坐下,刻意与顾庭轩拉开距离,从外人看来,这并没什么不妥。

“如果你敢耍手段,我不会放过你。”

终究,顾庭轩先行开口,他看向沐槐夏,眼里警告的意味深长。

“哦?顾总裁是不是怕我将我们上过床的事告诉她?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那样的女人?”

深吸了一口气,沐槐夏心里闷闷的,只是言语却不肯退让分毫。

“嗬,你敢动她试试。”

他的话不怒自威,渗透一股子逼人的气势,可光是这样,俨然就对沐槐夏造成了严重的打击。

“顾总还真是爱说笑。我们不过一夜放纵而已,你怕什么。”

沐槐夏学着他的口气,一样的语气淡漠,话里的讥讽也完整地归还于他。

只是转瞬间,顾庭轩的神色温柔起来,沐槐夏晃神了一秒,而后只是无奈地转头。

那样的目光,绝不可能是在看她,她到底还在妄想什么。

这件婚纱的确比顾庭轩挑的那件适合冉瑛,上身后完美地凸显了冉瑛身姿修长的优点,顾庭轩走上前,末了只留下一句无情的话。

“最好如此,否则我让你后悔都来不及。”

他起身,灯光映照下的身影将沐槐夏笼罩,而那语气里的厌恶憎厌,几乎要让沐槐夏难以保持微笑。

她坐在米白色的沙发上,眼睁睁地看顾庭轩宠溺地在冉瑛额头印上一吻,他小心翼翼将冉瑛揽在怀里的动作刺痛了沐槐夏的眼。

她再没有勇气留下,看他们如胶似漆地柔情蜜意,只是拿起手包,隔空对着冉瑛打了一声招呼,拿起婚纱转身离去。

相比来时,沐槐夏走的时候,一步步都太过苦楚艰辛。

公寓里,已经回家的顾庭轩和冉瑛在书房的沙发上坐着。

冉瑛在看完手上的漫画书后,起身又去书架拿了下册,只是再回沙发时,却见着顾庭轩心事重重。

“庭轩,你在想什么?”

她窝进顾庭轩的怀里,乖巧的像是无骨的小猫。见她入了自己怀里,顾庭轩在她额头轻柔印上一吻,,却不说话。

见他这样,冉瑛微不可查地有些紧张,她眼神闪烁看向顾庭轩,“庭轩,你说爷爷会不会不喜欢我?人家都说结婚要门当户对,我觉得今天那位沐小姐看起来就和你很般配。”

冉瑛紧张地看向顾庭轩,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今天看沐槐夏和顾庭轩坐在一起时,心里一阵泛酸。或许,这是恋爱女人的通病,缺乏安全感。

“胡说!”

顾庭轩在听到沐槐夏的名字时,明显有片刻不耐烦,严肃地否定了她的想法后,随即又温情地看向她,“光凭你救了我这一点,爷爷就不可能会反对,况且,奶奶还那么喜欢你。”

冉瑛听罢,心口一阵发虚。

“那如果救我的人不是你,你爷爷就不同意?”

冉瑛抬手环住顾庭轩的脖颈,在他怀里撒娇,企图驱散自己心底的阴翳。

“会!”

本以为他会安慰自己,熟料,却是得到这样的结果。冉瑛的心,一下子从云端跌入了地狱。

见她脸色有些苍白,顾庭轩笑得更深,他捏了捏冉瑛圆润的鼻头,信誓旦旦。

“可是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娶你。”

顾庭轩满是笑意的脸在冉瑛眼前晃荡,待到明白了那句话后,冉瑛的脸陡然红了起来。

她想起自己之前因为身份的自卑而总是和他闹别扭,现在想来,只觉得自己愚不可及。这样好的男人,做什么不把握住呢。

“嗯,早点睡吧,明天我们还要去选摄影师呢。”

察觉到抵住自己腿间的硬实,冉瑛有些惊慌,她将手里的漫画书一扔,随即逃也似的跑进了房门。

看着那个落荒而逃的身影,顾庭轩有些好笑,已经交往这么多年,她却还是一直保守地要求把第一次留在新婚夜。

“瑛。”

突然,顾庭轩喊住了她。

冉瑛回头看他,两人似是有心灵感应,还没等顾庭轩开口,冉瑛就已经明白过来。

“我会记得打结婚报告的,知道啦!”

“嗯,晚安。”

最终,顾庭轩只是嘴角含笑,看着她进门。

“沐小姐,你好。”

中心区西餐厅内,沐槐夏坐在靠窗的位置,当她看见冉瑛走进门时,起身与她招手。

两人客气地握手,气氛有一瞬间的冷凝。

昨夜里,冉瑛在回房没多久,正在考虑是不是应该把实情告诉顾庭轩的时候,沐槐夏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沐槐夏以自己朋友要结婚,自己想参考一下冉瑛的伴娘服为理由,将她约来了这里。

可是现在,看情形,似乎并不简单。

“伴娘服的话,还是合新娘的口味比较好些,我想沐小姐应该问自己的朋友会更好。”

回别墅-甜橙

相比于昨天的活络,今天的冉瑛看上去有些生怯,她在面对沐槐夏时,总是会有打从心底来的自卑。

譬如此刻,沐槐夏身上穿的那件高奢刺绣女西服,若是不依靠顾庭轩,冉瑛工作不吃不喝一年,怕是也买不起。

而一想到自己要是和顾庭轩结婚后,他身边圈子里都是这样的女人,冉瑛就更不舒服了。

“其实,我今天只是找个借口把你约出来而已。”

沐槐夏很坦白地告诉了冉瑛自己之前的理由不过是一个托词,有些事在电话里说许是太过唐突冒犯,不如当面来的好。

今日的沐槐夏相比往日,整个人柔和了不少,虽然一袭西服因为办公还没来得及换,可是她如黑藻般顺滑乌黑的秀发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盘起,只是松松散散地披在身后。

发梢的微卷融化了她些许的戾气,也为她增添了几分女子的温婉气质。

“沐小姐找我什么事?”

冉瑛在听见她丝毫不加掩饰的开场白后,心内咯噔一下,她也早已经过了象牙塔内纯白无知的年纪,这个时间段约她出来,怕是和顾庭轩有关。

“你好,这里麻烦要两份西洋梨葡萄干蓝莓水果蛋糕,等等,冉小姐喜欢甜点吗?”

“嗯,就这个吧。”

“好,那就来两份,麻烦了。”

侍者安静离去,片刻后,沐槐夏终于开口。

只是短短的一句话,却是在冉瑛的心内引起了轩然大波。

华光初上,高架上车流如柱,顾庭轩驱车回了公寓,却见着冉瑛屈膝坐在落地窗旁地毯上呆滞地望天。

顾庭轩还来不及反应,冉瑛就已经委屈地扑进了他的怀里。本想斥责她这么冷的天怎么就那么坐在地上,可当看见她神色不对劲之后,顾庭轩只是轻抚过她后背,柔声询问。

“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不高兴的事了?”

冉瑛只是一个劲的摇头。

想起今早她出门时犹豫地换了几套衣服,再联想她现在的行为状态,一个名字刹那就混进了顾庭轩的脑海。

“沐槐夏找你了?”

见她沉默,顾庭轩周身气势凌人,肌肉也瞬时绷紧,他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凶狠。

“她和你说了什么?”

顾庭轩的眼死死地盯着冉瑛,生怕错过她眼里一丝一毫的神情。

只是冉瑛却怎么也不肯开口,一双美眸里泛起云雾含泪欲泣,可是泪却久久不肯落下。

顾庭轩见她一直咬着自己下唇,心疼地要她张口。

只是下一刻,顾庭轩被猛的推开,落锁声响起,冉瑛将自己关在门内,压抑的痛哭声从门内传来。

顾庭轩高大挺拔的身躯在灯光下映出一个巨大的黑色阴影,他手臂上青筋暴起,眉梢的戾气越发浓厚。

他不知道沐槐夏说的究竟是不是那件事,可除了那一晚的事情,他也想不出别的什么事,能够让平日坚强的冉瑛哭成这幅模样。

看来,那个女人真的是活腻了。

坚毅的脸在晦暗不明的灯光照耀下更是显示出妖冶的可怖,滔天的怒意在顾庭轩的胸前沸腾燃烧。

沐槐夏精疲力尽地回到家中,饭桌上的气氛其乐融融,只是她一进门却都噤了声。

她没有在意郝思琴排斥她的目光 只是径自往楼上自己的房间走,多少年了,她再没有再家里这张黄花梨木的饭桌上吃过饭。

“夏夏,我让薛姨给你备了海鲜粥,来喝点吧。”

郝思琴的声音响起是沐槐夏出乎意料的,明明刚才还一脸排斥她的样子,现在又装出一副贤惠的样子,这不是存心恶心人嘛。

“不必,你们继续。”

屋内海鲜的腥味让沐槐夏有些干呕的冲动,她压抑住孕吐感,急着上楼。

“夏夏,这粥可是我熬了一个下午的,你吃点吧。”

郝思琴端着粥走近,海鲜的腥腻味越来越重,许是孕期孕妇的情绪本就不稳定,今天又因为冉瑛的事劳心的很,所以现在沐槐夏烦得很。

“以后别叫我夏夏。”

她甩下这句话,转身就要上楼,沐邦彦却又不合时宜地喊住她。

“你对你妈这是什么态度。”

一句话成功点燃了沐槐夏一再压制的火气,她站在楼梯中间,转头居高临下地看向这些所谓的家人。

“我妈?你是不是忘了,我妈已经过世很多年了,还有你,别再喊我夏夏,你不配!我只会觉得恶心。”

再不愿多说,沐槐夏轰然将门关上,徒留面色尴尬的郝思琴母女和沐邦彦面面相觑。

翌日,等到沐槐夏出门时,众人的殷勤劲儿和昨天比起来截然相反,这次,他们选择彻底忽视她。

沐槐夏嘴角一挑,冷笑一声,扬长而去。

公司内,沐槐夏在接过助理林奈递过来的日程安排,正要准备开始新一天的工作之际,内线的电话就急急地响起。

小助理还没来得及说话,董事的办公室门就砰的一声被踹开。

锃亮的皮鞋踩在大理石的地板上,响起嗒嗒的声音,莫名有些震慑人心。

“林奈,你先去忙吧,在顾总没有出门之前,所有的行程都暂时往下压。”

林奈看向沐槐夏的表情,那张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惊慌失措,相反,这样的淡然自若看起来更像是早已经预料到今天的场面一样。

她怯懦地出门,在将门带上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瞥了一眼那个周身寒气逼人的男人,情势看起来不妙。

“你和冉瑛说了什么?”

没有丝毫的掩饰,顾庭轩就这样直白发问,沐槐夏停下笔抬头看他,她早预料到会如此,也没什么惊讶。

“顾总一直是这么没有礼貌的吗?来别人公司,连预约都不会。”

沐槐夏语气里全是讥讽,只是看了他一眼,她又开始处理桌上的文件,见手上的水性笔没了芯,她微蹙眉换了支笔,似乎全然没把顾庭轩放在眼里。

可现在处于暴怒状态下的顾庭轩完全没有心思和她玩什么文字游戏,他上前两步,骨节分明的大掌将沐槐夏眼前的文件一挥。

已经签好字的几份文件哗啦啦在空中纷飞,最后散落了一地。

小说《宠妻不腻:顾少,超给力》 第5章 含糊其辞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嘉佑公子点评:

《宠妻不腻:顾少,超给力》这书不错真的非常不错激情,热血我这30岁的人了看的还热血沸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