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不为替身:勾栏皇妃请下堂

不为替身:勾栏皇妃请下堂

作者:姝颜茹婳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1 11:37:15

《不为替身:勾栏皇妃请下堂》的主要情节是:身边大婢蝶风跟着主子也是知道一些内情的,“娘娘怎么不拦着陛下?”“拦得住人也拦不住心。”皇后声音颇为苍凉凄婉,忍着眼泪环顾了一下承乾宫,“罢了,就随他们去吧。”最终还是带着人回了自己的凤鸾宫。可她也只是说得轻松,这一夜宇乾在外面一夜未归,她就在自己宫中枯坐了一夜。凌恒看到宇乾风风火火闯进来很平淡,连眼皮都懒懒得抬一下。“陛下是来送阿涵的吗?”轻抚着韶涵已经焦灼的脸庞,“陛下亲手杀人的滋味如何呢?”
展开全部

1-:起舞弄清影

今日是大胤朝新君登基的日子,宫外的春风阁却比皇宫还要热闹,不到午时,外面便已人头攒动里三层外三层的被围了个水泄不通了。

里面最精致的一处绣阁,韶涵着一身大红的流萤醉花裙坐在梳妆台前让丫鬟为自己梳妆。

小念面上满是为难和不赞同,随手拿了只金累丝红宝石步摇比了比。

韶涵在镜里看着觉得有些不好,亲自挑了三翅莺羽珠钗递给她,“大红必得配这素白之色才能让人眼前一亮。”

小念无奈的给她插上,即使在这不甚清晰的铜镜当中,她家姑娘也是艳冠天下倾国倾城的美人。

“姑娘当真要把自己嫁出去吗?”

韶涵轻抚脸颊,然后妖艳一笑,“难不成就许他三宫六院,我还不能给自己找个归宿了?”

她眼底深处是无尽的哀戚心伤,原本她也是好人家的姑娘呀,为着他流落风尘数年,辗转各个大臣富商之间,为他探听了多少消息,笼络了多少人才。

“呵呵~”自嘲一笑,如今他登基,却是已经忘了之前立她为后的诺言,还嫌弃她是一个风尘女子,嫌弃她脏。

剜心的话一句比一句恶毒,可是他明明知道的,这些年她一直为他守着清白呢。

慢慢触碰了一下左脸,“嘶~”一声轻抽,那是钻心般的疼痛啊。

用了独特的玉颜膏,她脸上已经看不出任何痕迹,可是昨夜他挥手落下一巴掌时的那种痛感依旧强烈。

一行清泪落下,“小念,是他把我推开,说我脏,不要我了的。”笑容变得有些癫狂,“那么我又为何不能让他后悔呢?”

小念没有说话,只是心疼的为韶涵整理头发。

她心里清楚,自家姑娘这么做只是为了激皇帝,让他出宫来。

可她更加清楚,皇上昨日说了那样的话,又亲手打了她家姑娘,到现在都没有派个人过来,是真的不在乎她们姑娘了。

不忍心告诉韶涵,宫里的皇帝陛下一直以来都只是在利用他。

夜很快落下来,皇宫和春风阁两处地方却同时放了千束烟花将京城照得亮如白昼。

韶涵已经收拾好了自己,无论是妆容还是表情都那么无懈可击。

施施然起身,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眨了眨眼睛问伺候的人,“怎么样,我美吗?”

美!美到她们这些女子看了都动心。

很满意她们呆呆的样子,韶涵“咯咯”笑了起来,莲步轻移一步三摇的出去。

宫里正大宴群臣的宇乾心里有种莫名慌乱的感觉,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严重。

这时捏着酒杯的手微微颤抖,指节都已经泛白了。

“陛下心里也是挂念着外面的吧?”

凌恒身为丞相,又是宇乾的好友,端着酒杯就施施然上来了。

眼若鹰眸似可以看破一切,嘴角邪魅的弧度带了嘲讽。

“陛下若也放心不下,不如出去看看。”

宇乾一甩袖子,“胡闹!今日乃是朕的登基之日,怎可缺席到外面玩乐。”

这是他第一次对凌恒黑脸,大声说话。

凌恒倒是不在意,饮尽了杯中酒,“那好,陛下不去微臣就先告退了,只是事后陛下不要后悔就好。”

说完还真背着手就走了。

宇乾在后面铁青着脸,双手握拳像是隐忍自己的怒气,“阿恒,那不过是个妓子!”

凌恒头都没回,“妓子又如何,陛下弃她如敝履,臣却视她若珍宝。”背对着所有人摆了摆手,“他日本相大婚再请诸位到府相聚。”

很快狂放不羁的消失在了众人眼里。

在场诸人知道些内情的分分低头缩小存在感,不知道的有心八卦,但是看皇帝陛下的脸色就识相闭嘴了。

随后宇乾便是明显的坐立难安,很快就假说自己头疼,留下皇后主持大局便回了内宫。

此时春风阁里,韶涵坐在一架秋千之上,从天外而来落于平日里姑娘们用来献舞的高台之上。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亭亭而立,看呆了众人。

只是闲闲理了理自己的衣袖,便是蛊惑人间的妖精模样。

小念在下面站出来高声,“今日韶涵姑娘选婿,谁出的聘礼最多,便可以立即迎娶姑娘回家。”

韶涵在上面便起了架势,“今日之后春风阁闭楼,承蒙诸位关照良久,韶涵便最后为诸位献舞一曲罢。”

起舞弄清影,宛如天上人。

人群瞬间就沸腾了,一个肥头大耳土财主样的人挤到最前面,“韶涵姑娘这等绝色今夜我必定抱回家。”

另一个纨绔公子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费什么话,直接出价就是。”

大手一挥就开出了十万两白银的价钱,傲视众人。

场子一下子燃起来,这些男人争先恐后出价,不过半柱香时间,便到了百万的价格。

大臣当中有欺新皇登基的,大典还没结束就早早的出得宫来,此刻也是他们最积极。

韶涵一边舞动,那双眸子却时常瞟向门口,对他们丝毫不屑,望穿秋水只为等那个人。

看见凌恒踏月而来,嘴角弧度略微放大了一些,笑容也更加真心。

只是等凌恒站到最中间,都没有看到宇乾,双眼又灰暗了下去。

凌恒望着她眼内灿若星辰,回身面对众人,“本相出一百万两黄金求娶韶涵姑娘,诸位请回吧。”

“诸位请回!”

他身后跟着的官兵就直接将春风阁围了起来。

韶涵动作没有停下,红衣似火更添了一种凌厉的美感。

“阿涵,我来娶你回家了。”

韶涵仿似没有听到,依旧我行我素。

那些人也没有立即退出去,

当年韶涵就是一舞倾了天下,今日能再见到这种场景,实是死而无憾了。

凌恒在下面寻了处座位,含笑看着上面翩若惊鸿之人,想着就让她再最后放肆一回吧,以后成为凌夫人,便只能跳给他一个人看了。

良久,韶涵才幽幽开口,“阿恒,今日相负便只有来世再偿了,你若愿意,帮我问一声他心里可曾真的有过我罢。”慢慢的,慢慢的,她便转到了花台的最边缘,“不管虚情假意,请让我泉下安息。”

“阿涵!”

韶涵说完便向后仰去,带着微笑,如蝶般坠落。

凌恒撕心裂肺喊叫,发了疯似的向她那边跑去,可以看到她的唇语,“除了他我谁也不嫁。”

2-:玉殒香消

只是还没等到凌恒奔到她那边,韶涵身边就起了熊熊大火,一时之间,春风阁中更加慌乱,人仰马翻的。

所有人都往外面跑,只有凌恒一边往韶涵那边去一边叫人召京兆尹府的人救火。

手下拉都拉不住。

有街邻的帮忙,火势很快被控制下来,只是等凌恒灰扑扑的将韶涵抱出,曾经的第一美人脸都被毁了半边。

人早就全无声息。

凌恒也不要手下帮忙,绝望的,抱着人一步步往自己家里走,只是吩咐亲信提前回去布置喜堂、灵堂。

今夜,凌相府喜事丧事一起办。

而小念早就捧着一块玉佩等在相府门前了。

“姑娘说当时不知这是凌相祖传之物,贸然收下实为失礼,如今还给凌相。”只看了一眼韶涵便不忍心的别过脸去,“还请相爷节哀。”

就说她为何要将自己支走,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突然想起韶涵早上的一句话,“姑娘说洗尽铅华之后她便不脏了。”原是要用火来将自己烧为灰烬,“可惜姑娘痴心错付,如今入了相府必定再无烦忧。”

福福身子,“奴婢告辞。”

韶涵早就给足了她银两,将她们一干姐妹都安排好了。

转身,眼眶中的泪水终于忍不住落下,一代名伶就此化作一抷黄土,实在可叹。

凌恒始终面无表情,将韶涵放入棺木之后,再小心将玉佩给她戴上。

此时脸上才有了一丝笑意,“阿涵,你拿了我的玉佩,就永生永世都别再想逃开了。”

将红绸塞入韶涵手中,自己执另一端,便这样与她拜了堂。

也并不许人将棺木盖上,那样静静的看着韶涵,仿佛要用尽自己的一生。

宫里的宇乾,心里慌乱更甚,在寝宫之中坐立难安,只能靠不停走动排解心中的悸动。

皇后进来看到这样的场面,心疼万分。

“陛下不如就接韶涵姑娘入宫吧,臣妾愿让出自己的后位,只要陛下能开怀便好。”

宇乾回头,这才注意到皇后来了,刚才她竟都没有听到开门的声音。

“呼~”他长舒一口气,强迫自己放松下来,强行挤出笑容,握住皇后的手,“诗茵哪里话,你之前是朕的王妃,今后便会一直是朕的皇后,无人可以替代。韶涵一个妓子又怎能进宫呢,岂不是秽乱了宫闱,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了。”

皇后低头掩下了自己眼里的杀机,今日若是宇乾顺势应下,她不会让韶涵见到明天的太阳。

只是即使这样,她心里的杀意也没有褪去,直觉告诉她,韶涵不能留,不然终有一天会威胁到她的。

再抬起头,又变回了焦急担心的模样。

“只是陛下这般忧心,不如出宫瞧瞧。”

“忧心,对,朕是忧心……”宇乾努力的找着借口,就是不想承认自己在挂心韶涵。

又走了几步,停下来看皇后,“朕是忧心南疆战事,诗茵想到哪里去了。”

“陛下不好了……”小尹子公公去外面打探消息回来,看到宇乾寝殿门没有关就直接闯了进来,发现皇后也在立刻噤声。

也顾不上请安请罪这些虚礼,直接走到宇乾身边与他耳语。

“什么?”听他说完,宇乾呆了呆,待反应过来把腿就走,慢慢的慢慢的竟跑了起来,帝王威仪都不顾了。

皇后在后面眯着眼睛,可以肯定这事儿和韶涵脱不了干系。

身边大婢蝶风跟着主子也是知道一些内情的,“娘娘怎么不拦着陛下?”

“拦得住人也拦不住心。”皇后声音颇为苍凉凄婉,忍着眼泪环顾了一下承乾宫,“罢了,就随他们去吧。”

最终还是带着人回了自己的凤鸾宫。

可她也只是说得轻松,这一夜宇乾在外面一夜未归,她就在自己宫中枯坐了一夜。

凌恒看到宇乾风风火火闯进来很平淡,连眼皮都懒懒得抬一下。

“陛下是来送阿涵的吗?”轻抚着韶涵已经焦灼的脸庞,“陛下亲手杀人的滋味如何呢?”

问完微微叹息,又自顾自喃喃,“也对,帝王一怒伏尸百万,陛下自是不会在意一个女子的死活的。”

宇乾没有理他,瞧着这讽刺的红色笑开,“你知她不愿意嫁你,这又是何必呢?”

“可她现在已经反抗不了了不是。”凌恒轻笑一声,满目深情,“臣倒是还希望她能起来与我闹一闹呢?”

宇乾这才鼓起勇气走到棺木旁边,虽然里面佳人已经容颜尽毁,但是他认得她的身形,还有她手上那支已经拿不下了的琅环碧玉手镯。

有些不敢相信昨日还与他争吵,要他娶她入宫的人现在毫无声息。

颤抖着手伸到她的衣襟处,将喜袍微微撩开,入目的只有一块蝴蝶胎记,这大红的眼色最终灼伤了他的眼睛。

“陛下确认了吗?”凌恒冷笑,“陛下放心,以后不会再有哪个女子叫你为难了。”

“那就好!”

宇乾唰一下收回手背到身后,装出如释重负的样子,那微微抽搐的脸颊却将他的真是情绪暴露。

韶涵所求凌恒没有一样是不答应的,拦住抬步想走的宇乾。

“阿涵临终之前托我问您一句,您心中可曾真的有过她?”

“没有!”宇乾冷眼瞧他掷地有声,“朕岂会对一颗棋子动心。”

“棋子用完可弃,微臣终于知道陛下是如何看微臣的了。”凌恒拱手弯腰,“臣恭送陛下。”

说完便侧身给宇乾让出了路。

宇乾回头看看棺木,再瞧凌恒,张嘴想说什么,最后也只余一声冷哼。

负手离去。

到门口了还能听到凌恒喃喃,“陛下如此绝情也好,或许这样阿涵在下面就能心甘情愿做凌夫人了。”

宇乾听在耳里脚步一顿,但只一瞬就更加快步离开。

没有回宫,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小尹子在后面远远跟着,帮打发走了街上巡逻的侍卫。

这一夜凌相府灯火通明,凌恒守着棺中的韶涵到天明,大胤的皇帝陛下在春风阁断壁残垣前站了一夜。

破晓时分自问自答,“朕心里真的有她吗?”

“当然不,她不过是一个随手可弃的棋子罢了。”

摇摇头便回去上朝了。

凤鸾宫中皇后也是到此时才听闻韶涵玉殒香消的消息,连道了几声好。

“如此还省了本宫动手。”

一个死人而已,宫中佳丽三千,相信皇帝很快会将她抛诸脑后。

时年,大胤凌相为亡妻守丧,黜朝三月,皇帝多次下令召其回朝,置若罔闻,直到南疆大乱,朝中无一人可抵挡,皇帝十二道圣旨下,文武双全的凌相才出了自家祖坟。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半双大叔点评:

《不为替身:勾栏皇妃请下堂》这个故事情节一环扣一环,非常的扣人心弦,也让人看了为之动容,有时候会不自觉的把自己带进去,这本书我一直关注着它的更新从而能够第一时间看到。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