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凰惊天:驭兽狂妃

凰惊天:驭兽狂妃

作者:倾月公子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04 16:04:47

在《凰惊天:驭兽狂妃》里面是一波三折,倾月公子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此话一落,瞬间引起众人惊呼。“天啊,我没听错吗?三级圣石啊,不管多少钱,我都要了!”一个满身肥膘的男子一听,双眼立马放光,拍着桌子立马吆喝道。“切,就属你金胖子有钱?在场哪个是缺钱的主?这么好的东西想要就要拿点实力出来,我王大顺今儿就算垫上家底,这玩意我都要定了。”尖嘴猴腮的男子,一身珠光宝气很是不屑地撇了那胖子一眼。“哎呀,你们别争了,这东西是谁的,各凭本事。”一长相斯文的男子看着两人脸红脖子粗有继续争吵的迹象,赶紧息事宁人对着台上风情万种的白清笑道:“白姑娘快请穆先生出来吧。”
展开全部

凰惊天:驭兽狂妃第17章试读

结了账,无视众人不屑的摸样,把所有灵石全部收进储物镯,顶着早已财迷乐晕的小泽踏出了赌宝场。

“发了……发了……我们发啦……哈哈哈……”小泽趴在冷倾月肩膀上,乐得几乎要掉了下来。

冷倾月有些头疼,拽着小泽毛茸茸的尾巴,一个飞甩直接甩进了魔宠空间,真看不出来,这玩意居然是个财迷。

出了赌宝场,冷倾月直接去了帝都最大的拍卖会,今日她挑的这些灵石,若在拍卖会上出售,想必价钱会比赌宝场内高出一倍。

远远地,墨玉的牌匾上龙飞凤腾刻着几个大字——京都第一拍卖场。

不说这高粱画栋的屋宇,就说这块牌匾财大气粗形容,已不为过。

“干嘛的,这里不是你这种人进去的,滚!”

冷倾月正踏进拍卖场,横里出一根手臂挡住了路,随即一身宽体胖满脸横肉的男子恶笑道:“这里废物与狗不得入内。”

冷笑一声,冷倾月手掌一挥,原石立马出现在掌心,颠了颠手直接朝着那看门狗飞去,让这狗东西知道他在跟谁说话。

“哇塞,宝贝呀!”

只可惜那原石还未揍破那看门狗,一道蓝色身影飘过,大手一捞,半空中呈圆弧抛物线的原石瞬间安全落入那半道杀来的人手中。

“乖乖,二级木系灵石啊,纯度这么高,难得一见的宝贝啊!”只见一位大约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拿着刚才冷倾月丢出去的原石,不住地打量。

冷倾月皱眉:“你谁啊!”

刚才还嚣张的看门小厮立刻骂道:“喂,你这个废材,你怎么说话的?这是我们龙晟拍卖场中第一鉴定师,穆先生!穆天朗先生!”

冷倾月冷冷看了那伙计一眼:“什么第一鉴定师,什么朗什么狗的,不认识!”

穆天朗两眼发光,不住地捏着手里的原石,话说已经很少能看到纯度如此高的圣石了,让他怎么能不激动?

“穆师傅,您……您怎么来了?”看门小厮见到拍卖场的第一鉴定师,那里还有刚刚的嚣张,谄媚地恨不得伸出舌头打转。

“这块原石可是小姐所有?”穆天朗双手抱拳恭敬与冷倾月行了一礼,声音不觉有些兴奋。

“是又如何?”看着面前笑容犹如阳光般和洵的男子,冷倾月少了些许敌意。

“太好了,不知小姐可是要进来拍卖?”穆天朗热情邀请。,

“原本有这打算,只不过……”冷眼看着早已变色的小厮,冷笑不做声。

“什么?”

“听说京都第一拍卖场有个规矩,废物与狗不得入内?”她讽意十足,不等穆天朗有所反应转身就走。

“狗奴才,滚!”穆天朗一愣,当反应过来怒斥了一边的小厮,赶紧追了上去,一脸抱歉道:“下面人不懂事,姑娘恕罪。今日正好有场拍卖会,若姑娘不介意,这枚原石在下想做今日压轴产品,不知可否愿意?”

“压轴?”有些讶异,冷倾月不由打量起面前的男子,二十来岁的年纪便已成为鉴定师已经不容易,而他随便一句话就可让一物件成为压轴产品,可见此人在拍卖场来头不小。

“是啊,姑娘这边请。”见冷倾月有丝松动,穆天朗立马做了邀请姿势,生怕这来之不易的灵石就这么泡汤了。

此物一出,今日这价钱想必会达到今天龙晟卖场的一个新的高点。穆天朗一边想一边热情地把冷倾月迎了进去。

“压轴?”有些讶异,冷倾月不由打量起面前的男子,二十来岁的年纪便已成为鉴定师已为不易,而他随便一句话就可让一物件成为压轴产品,可见此人在拍卖场来头不小。

“是啊,姑娘这边请。”见冷倾月有丝松动,穆天朗立马做了邀请姿势,生怕这来之不易的灵石就这么泡汤了。

想必此物一出,今日这价钱想必回达到一个新的高点。

水晶制作的天花板,站在大厅抬头仰望,楼上每一层尽收眼底,就单凭每层纯水晶打造的天花板,华丽程度就已不可言语。

跟随穆天朗进入大厅,两个盘着优雅发髻,身穿浅紫色轻纱的女子款款而来,见到冷倾月身边的男子,脸上的笑容有些愣怔,反应过来后,微微福身笑道:“客人您好,不知有何可为您服务。”

“卖石头。”简短而明了,没有一句废话。

“这……”没见过这样的客人,两个女子不由看向冷倾月身边的穆天朗、

“前面领路,去顶楼拍卖场。”看出侍女为难,穆天朗浅笑开口。

“是。”侍女福身前面领路,有些好奇地看着身后面无表情的女子。

她不是冷家出名的废物四小姐吗?怎么会是她们帝都第一鉴定师穆先生带进来的?看穆先生摸样,对她不但客气还有些恭谨。

穿过豪华的大厅,侍女带着两人走进一间房间。冷倾月一开始还在奇怪,大厅二楼整个楼面呈无缝隙方形,也就是说从一楼上二楼根本没有楼梯可上,她还在奇怪这些人怎么上去的,原来机关在这里。

大厅右侧,有一排屋子,上面刻着三个字——传送屋。

进了传送屋,以整块黑曜石为地面,上面刻着五芒图腾,呈五角形状,赫然是传送图腾。

不愧是帝都第一拍卖场,先不说黑曜石的珍贵程度,就着五芒星图腾,也非一朝一夕能刻画出来,果真财大气粗,无与伦比。

只见紫衣侍女拿出一枚紫色水晶长牌在图腾中央一扫,五芒图腾立马发出淡淡的光晕,景象立马扭曲起来,等面前景象恢复时,早已换了另外一副光景。

这是一个百坪的独立休息厅,厅顶四周镶嵌着无数细小晶石,若仔细看去,赫然是细小钻石所镶嵌,配合屋内夜明珠的光晕,显得格外亮眼。

仅这休息厅的一个吊顶,与刚刚大厅内所见的程度,已不知豪华到了几倍。再加上地上铺垫的兽皮毛所做成的地毯,这豪华程度,无与伦比。

凰惊天:驭兽狂妃第18章试读

“冷小姐,您稍休息一下,这块圣石需我呈上,只要此物一出,想必会掀起一阵热潮。”穆天朗热切地看着封玥,似乎怕她被人抢了一般。

“好。”点点头,冷倾月一脚踩在雪白的帝兽毛毯上,舒服地坐在沙发上。

穆天朗点点头,在封玥对面的墙壁上轻轻一拍,只见原本实木的墙壁立马变成了水晶般的透明墙壁,顶楼的拍卖情况净收眼底。

穆天朗淡然一笑,把圣石放在侍女奉上的盒子,带着侍女出了休息厅。

舒服坐在兽皮座椅上,透过水晶玻璃看向会场,大厅内虽比不上休息厅内舒服,但与刚刚一楼所见之装饰,却也豪华无比。

会场中央有高出有一呈圆柱展台,台上放着所拍卖的物品,一边巧笑倩莹白衣女子站在展台前介绍着所拍卖的物品,所有底价皆五百金币以上起价,竞拍者想要拍得该物品最少都要在原低价上翻上一翻。

拍卖会已快进入尾声,冷倾月的石头算是半路杀进来的,白清姑娘看着呈上的石头,对着在场众人迷人笑道:“今日各位到此,算是值得了。下面由京都第一鉴定师携其拍卖物品为大家呈上由市物价的三级圣石。”

此话一落,瞬间引起众人惊呼。

“天啊,我没听错吗?三级圣石啊,不管多少钱,我都要了!”一个满身肥膘的男子一听,双眼立马放光,拍着桌子立马吆喝道。

“切,就属你金胖子有钱?在场哪个是缺钱的主?这么好的东西想要就要拿点实力出来,我王大顺今儿就算垫上家底,这玩意我都要定了。”尖嘴猴腮的男子,一身珠光宝气很是不屑地撇了那胖子一眼。

“哎呀,你们别争了,这东西是谁的,各凭本事。”一长相斯文的男子看着两人脸红脖子粗有继续争吵的迹象,赶紧息事宁人对着台上风情万种的白清笑道:“白姑娘快请穆先生出来吧。”

“就是就是,最近老娘出门总缺点安全感正想寻个高阶灵石提高下装备,快快请穆先生出来。”

一语激起万层浪,这些在帝都不是极富就是极贵之人,此时为了一块三极圣石就嚷嚷成市井之徒,冷倾月看了不禁有些好笑,不过一个三级的圣石就闹成这样,她能说在储物镯里她能说多得是吗?!

白清满意地看着台下激动不已的众人,轻笑了一声,妖娆万分转身离开看着站在台下的穆天朗轻然一笑道:“公子这次可算把气氛炒到了顶端了。”

悠然一笑,穆天朗对白清点了点头,踏上了白玉相接的楼梯,站在拍卖台前,折扇潇洒一展,指了指面前台上的三级圣石道:“各位,今日穆某有幸偶然从一朋友手上得到这枚圣石,经我鉴定,此乃木性三级圣石,对于水土木三性装备,能提高至少三个阶层,起步价三千金币。”

说完,穆天朗向后退了一步,场内所有的灯光皆聚集在圣石之上。

“我出四千金币。”

“八千……”

“一万二……”

“两万……”

起步价刚出,下面众人沸腾了。不要钱似得加个瞬间飙到了三万金币高价。

“三万金币吗?”看着价格定在这里,穆天朗也不着急,淡淡道:“若是三万金币,穆某就五万参一脚算了。此圣石虽为三级,但纯度极高,若穆某没走眼的话,这等灵力极高最起码能抵得上普通的五级圣石。”

此话一出,全场瞬间寂静,而后是止不住的狂狼奔腾不息。

“我出六万,奶奶的,今儿要是错过了,不知哪天还有这么好的宝贝出世呢。我老张头要了。”一年纪花白的老头一听这话,拍着桌子站了起来,老脸涨地通红恶狠狠地说到,仿佛这钱从他老命抠出来一样。

“七万……”

“八万……”

“拼了,老子出十万!”

十万一出,全场喊价的声音瞬间断了,下面的人除了那个喊价的人,无人不凶恶地看着那人,恨不得咬下一口肉来。但人家有钱,十万金币不是一小数目,就这钱几乎能够半个京都普通人家三十年的开销了。

啪啪啪,寂静的拍卖大厅内响起鼓掌声,穆天朗嘴角含笑看着那竞拍得者笑道:“恭喜骆先生竞拍得此石。”

“哈哈,好说好说。”姓骆的男子哈哈大笑,站起身对着在场人抱拳笑道:“各位,抱歉,抱歉啊……”

言辞眉眼间止不住的得意,让人恨地牙痒痒。

与姓骆男子交接后,穆天朗拿着一张白晶卡片进了冷倾月的包厢内,抱拳笑道:“不辜负小姐之意,今日拍卖所得金币扣除拍卖场的手续费皆存于此卡当中,每家银楼皆可取出。”

“好,多谢。”点点头,冷倾月拿卡收入储物镯内。

“那个……”看着面前女子无喜无怒的表情,穆天朗有些犹豫地开口。

“何事,尽管说。”

“不知姑娘此石从何得来,这样的圣石所处之地皆在极恶极险之地,在下已经很多年没见到如此纯粹的圣石,还望姑娘指引。”

“随便捡的。”

“什么?!”低呼出声,不可思议地看着冷倾月。

“嗯。”

“姑娘可还有这样的石头。”心情急迫,穆天朗有些失态。

“很值钱吗?”

“若姑娘还有这样的石头,三日后拍卖场此楼还有一场拍卖会,若姑娘不嫌弃可拿到此处尽行拍卖,我们定会为姑娘拍得一个好价钱。”说着,穆天朗几乎可以想象经过今日消息传出,那日会是什么的盛况。

“好,那三日后再见。”冷倾月想都未想就答应了,那些破石头在她眼里当真不算什么。

与穆天朗达成协议,冷倾月荷包鼓鼓地离开了帝都拍卖场取了些金票直接回了将军府。

……

府中。

厚厚的一沓金票旁边放着满满的盒子和纸包,纸包之上小泽翘着二郎腿哼着不成调的曲子,手里握着一个比他大出几倍的苹果,欢快地咬着。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高昂呀点评:

爱而不得是凄美,失而复得是完美。得而不爱是壮美,切记珍惜眼前人。珍爱上天给予的一切。感恩!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