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魂穿异界:郡主不可以

魂穿异界:郡主不可以

作者:原夏优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0-12-30 13:05:45

原夏优给大家带来的《魂穿异界:郡主不可以》讲述了:见楚弯弯又愣神,太后点了她的脑袋:“昨天都晕倒了,今儿个还回去么?” 楚弯弯想,一来到异世好像大部分时间都在皇宫了,郡主府还有一大摊子事没有处理,不能再在宫里呆着。“让小小进来吧,我立刻回去了,过两天再来看太后,好不好?” “哀家就知道你这丫头惦记着府里的那个什么沈东锦。” “额……”她刚刚有这意思?又误会了? “他是不是还是不肯从了?对哀家说,哀家给你做主,他一个小小的侍郎的儿子,伺候堂堂郡主还委屈了他么?”太后义愤填膺。
展开全部

魂穿异界:郡主不可以第6章试读

“郡主,太后给您准备了房间,奴婢带您去洗漱一番再回房可好?”两个宫女搀扶着楚弯弯往汤池走去。

“虽然说刚喝了酒不能泡澡,但是今天实在累了,就先去洗一下睡吧。”楚弯弯点点头,很快便来到了汤池。

“哇……好大的浴池啊。”现代的楚弯弯是个宅女,一直都是独来独往地住在几十平的出租屋,没想到在这里都没有一个浴池大,浴池两边各有一个金雕的龙头,嘴里哗哗地吐着水,汤池里的水清澈无比,还散发出淡淡的硫磺味,“这水是温泉水?”

“回郡主,在咱们皇宫后山有温泉,便修建了这个浴池,将温泉水从山上引下来。”

“妙啊。”楚弯弯看着几个宫女在里面洒上花瓣,于是挥挥手,“行了,你们都下去吧。”

等着宫女都出去了,楚弯弯兴奋地扯着自己的衣服,想着等下哗啦一下跳进去,好好泡个澡,结果这个繁琐的衣服不但穿上去很麻烦,没有小小的帮助都脱不下来,尤其是腰带的系法简直越扯越紧,正在楚弯弯专心致志地和腰带作斗争的时候,一双纤手从身后伸过来,抚上楚弯弯的腰带。

一声娇媚的男声就贴在楚弯弯的耳边:“郡主……还是让奴家来吧。”

楚弯弯整个人吓的一僵,不禁发出一声尖叫:“啊!”

身后的男人被楚弯弯这一声尖叫吓了一跳,赶紧绕到楚弯弯面前,跪伏在地上浑身颤抖:“郡主,是奴让郡主收到惊吓了,还请责罚。”

楚弯弯缓了一口气,定了神看向地上跪着的少年,长发松散地铺散下来,身上只穿着一件素白单衣,现在整个人单薄地跪在地上颤抖,头也不敢抬起来。

唉,楚弯弯叹了口气,用小脚趾思考了一下也能猜出这是怎么回事,头疼地拍了拍额头:“你……你先起来吧。”

地上的少年害怕地微微抬头看楚弯弯的脸色,本就有些醉了的楚弯弯被汤池的水汽熏染的脸上粉红粉红的,如瀑布般的黑发映衬着较小的脸庞,脸上带着愁绪,却并没有戾气和怒意,于是才敢缓缓站了起来。

“是太后让你来的?”头疼,这个太后亲娘还真的连床帏之事都如此“体贴入微”啊,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被宠过头了也不好呀。

一旁的少年局促不安,生怕楚弯弯不要他:“是奴的长相入不了郡主的眼吗?”

楚弯弯也是一阵无语,她根本就没看他的脸:“不是长相的问题……是……本郡主今天乏了,不用人伺候,你退下吧。”难怪那些宫女退下去的果断,原来在这里备着伺候她洗澡的人啊。

本以为他会离开了,没想到他竟然一下扑过来跪在楚弯弯脚边,拉着楚弯弯的裙角嘤嘤哭了起来:“郡主如果不要奴,奴只有一死了。”

楚弯弯板起脸,看着梨花带雨的少年:“本郡主是放你一条生路,真当郡主府是什么好去处?”

见楚弯弯误解他是攀龙附凤之辈,少年立刻摇头:“不是这样的,奴家里穷,还有个弟弟生了重病,是自愿入宫的,太后说如果奴能伺候郡主顺心,就会给弟弟治病,若是不能,连奴也不能活命啊!”

楚弯弯一听,产生了些怜悯之情,看着这个可怜巴巴的少年,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竟然为了家人牺牲至此:“你叫什么名字?”

“奴名叫纯儿。”

“纯儿,以后我会给你钱让你去医治弟弟,你可以放心,至于你,也不用伺候我。”楚弯弯伸手想拉他起来。

“郡主……”纯儿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少女,他入宫之前听说那位刁蛮残暴的郡主愚蠢至极,长相粗鄙,喜欢虐打下人,对待男宠更是有一套独特的折磨方式,令人苦不堪言,他是抱着必死之心来的。

可眼前的少女,眼神清澈,莹白的小脸上总是带着浅笑,尤其是此刻,向他伸来的手像带着圣光,明明是个仁慈善良的郡主,不由自主地将手伸过去,由楚弯弯将他拉了起来。

“郡主,太后说您太过于专宠沈公子,而那个公子又是个不开窍的……所以想让郡主身边有个听话的人伺候。”

“你可以跟着我回郡主府,但是我不要你的伺候,听明白了?”楚弯弯想了想,如果不带他回去,还是会有下一个,太后是非要来关心她的床侧不可的,而沈东锦自己是非要放回朝堂不可的,这个纯儿倒是可以用来当个由头。

“多谢郡主!”纯儿开心地又准备跪下行礼。

“行了行了,以后见我不用跪,也不用自称奴,你也是人,尤其是男儿膝下有黄金。”

纯儿震惊地看着楚弯弯,从来没有人把他当人看,自从他进宫,因为男生女相遭受了多少欺凌,后来偶然被太后看到,太后让他伺候残暴的郡主,他本不愿意,可是弟弟的病已经不能再拖下去,只能答应,现在他万分庆幸被选中,郡主的真实性格,只有他知道,他此时已经默默许下誓言,一生一世都要报答郡主的恩情。

楚弯弯看着纯儿出去之后,松了口气,澡也没心思泡了,匆匆洗一下便由宫女带着到后面房间去休息,廊腰缦回,青翠美叶,雨后初霁,紫藤满架,凤鸾花纹的屏风内,红烛摇曳。

随行的宫人提宫灯前行,烛火随宫服摇曳,似梦似醒,纱帘幕随风卷起,炉檀香在风中飘散离合,余烟萦绕于雕梁画柱。

“郡主请休息。”小小也关上门出去了。

在这异世的第一天,乱哄哄的,月亮渐渐升起,楚弯弯也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第二天足足睡到快晌午才起来,小小等的都焦急,这是在宫中,还要请安的。

就在小小望眼欲穿的时候,楚弯弯打着哈欠醒来了,小小立刻上前帮着她穿衣洗漱:“郡主,咱们这是在宫里呢,是要给太后请安的,还有,今儿个皇上回来了。”

“这不是刚到你们这里时差没有倒过来嘛。”

“时差?”小小疑惑地歪着脑袋。

“算了算了,说了你也不懂,那快点收拾一下去请安吧,再晚该吃午饭了。”楚弯弯犹如一只木偶娃娃随意地由着小小收拾。

匆匆赶去太后寝殿,抬头看见殿上的匾额“长怀殿”,长怀谁?她老爹?楚弯弯八卦心又起。

“弯弯给太后请安。”楚弯弯姗姗来迟,没想到太后不但不生气,反而一脸欣慰地笑着看楚弯弯。

“昨晚睡的可好?”

楚弯弯一想,太后一定是以为她和纯儿昨天晚上干嘛了所以起来这么晚,赶紧解释:“睡的挺好的,宫里的床又大又软,这不,睡过头了嘛。”

太后一副你别解释了我都懂的表情,纯儿今天一早过来说郡主要带他入府了,这还不够说明问题嘛。

“那就在宫里多住几天,陪陪哀家。”

魂穿异界:郡主不可以第7章试读

初春的夜空雾蒙蒙的,连月也朦胧上一层冷意,楚弯弯怎么也睡不着了,双手托着腮看向窗外,窗子开着,一轮弯月就挂在窗外,清冷如斯,她好像触摸到它的寒冷,人都是在孤单是时候才有诗意,可是像楚弯弯这样没有文采的,大概也就想到“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样的三岁小孩都会背的诗,但是思乡的情怀却不会因为文采的多少而改变分毫,这到底是怎样的世界,你说要是原来那个世界,上下五千年也找不到这样一个朝代,可若不是,为何今夜月似故乡月。

窗外缓缓吹来的夜风扬起她额前的碎发,而她眸中那沉重忧愁,清风吹不散,明月照不透。

就在她缅怀的时候,随着晚风,幽幽琴声,似有似无飘渺而来,像是夹杂着更浓烈的孤寂,在这寂静的夜里响起,却并不觉得突兀,反而溶于夜色。

这么晚了,不知道是谁在弹琴。难道是哪个冷宫的妃子?

左右也是睡不着,索性就出去看一下。

昨儿春寒初透,楚弯弯披着素色披风,打开门走了出去,循着琴声走,院子里是一大片的紫藤花架,穿过花架,渐渐近了,月下,一抹素色的影子坐在石桌前。

白衣男子对着月亮弹奏古琴,月光打在他的身上,仿佛即刻便升仙离去,一双纤纤玉手随意地拨弄着琴弦。

  琴声悠扬而飘渺,仿佛离冬日的圣洁飞雪,只有咫尺。

  竟是一个谪仙般男子!

  这个角度楚弯弯只看到侧脸,长发半挽起,两边的发丝飘扬遮住了脸,单薄飘逸,琴声像是雨线上不小心拆散的月光,凌凌如雪花的寒,他满身清肃之气。无论悲怆还是哀伤,哪怕偶尔欢愉一阕也透着苍凉。

疼。

  楚弯弯突然感觉心脏就像被剑击中的感觉,疼的五脏六腑都蜷缩起来,疼到心跳的声音,一下一下的都那么清晰。

  他似乎藏着什么心事,琴声何以如此悲凉,轻柔却能穿透人心。

  看着弹琴男子的发丝随风飞舞,夜幕作纱,楚弯弯额头都沁出冷汗,手指紧紧握着心口的衣襟。

  好像这样的景象似曾相识……楚弯弯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白雪皑皑的景象,她坐在银白色的雪地里,周围是白色,但也有触目的红,刺的眼睛好疼,朦胧中,一双手勾勒出的诱人轮廓,然后她把小小的手交过去……

  记忆中,三千紫藤花落,血月残阳中,尸横遍野,他的声音淡漠而又透着怜惜:

  “弯弯,跟哥哥走吧。”

跟哥哥走吧……

哥哥……

  是原来弯弯郡主的记忆因为这琴声开始松动,虽然只有一个画面,但是她却感到内心强烈的悸动,记忆里伸手拉她的应该就是眼前的男子了。

  楚弯弯捂着心口,抵制不了自己想接近那个白衣男子的冲动,这是原来郡主的意思么?心里好悲伤的感觉,为什么?

  “你……是谁?”楚弯弯满头大汗,拼命抵制内心的伤痛,她扶着旁边的树,颤抖着问出口。

  琴声戛然而止,风雪将断弦声声湮没……

  弹琴的男子缓缓转过来,白皙的下巴,下巴轮廓柔和,在月光下莹莹发出润泽的光,发丝飞舞,若隐若现。

  楚弯弯强撑着自己,努力地想要要看到弹琴男子长什么样。

  他一点一点转过来,楚弯弯眼神有些飘忽,但还是咬着嘴唇坚持不倒下去。

  就在男子转过来的时候……忽然视线一模糊,“咚!”一声,终于楚弯弯坚持不住倒在地上昏过去。

  她仿佛听到原来郡主的声音从潜意识深处传来,不要看到容貌……不要……会陷下去的……就像她。

这是她最后的坚持。

昏睡过去的楚弯弯再次感到光明,眼皮挣了挣。

  周身是淡淡的檀香,凝神静谧,她歪过头去,看到床边太后正手撑着头闭着眼睡着,这样疲态的太后没有了昨日的高高在上,就像是一个为孩子操劳累了的母亲。

  楚弯弯感到有一丝暖流流在心间,上一世,她是个没人要的孤儿,自己一个人独自生活,不知道有个母亲般的人关心自己是什么感觉。

  阳光通过窗坞透进来,在太后的身上镀上一层安详宁静的光环。

  她似乎做了什么不开心的梦,眉头锁着,然后突然惊醒,下意识地看向楚弯弯那里,口中一声惊叫。

  “弯弯!”

  楚弯弯笑了,调皮地说:“我在呢。”

  “丫头,你醒了,昨天怎么忽然晕倒了?”太后赶紧过来,抚着她的头关怀道。

  “晕倒?”楚弯弯慢半拍才想起来,昨天晚上,月下弹琴的男子,她突然莫名其妙的心痛。

  “还是城儿把你带回来的,你个小顽皮,可把哀家急坏了。”太后拿起杯子让楚弯弯喝点水,一边顺着她的背,“慢点喝。”

  楚弯弯一边喝水一边思考,那么说,昨天遇到的男子,让她心疼的人就是皇上了?为什么?原来的郡主要告诫她不要看到皇上的容貌?

  见楚弯弯又愣神,太后点了她的脑袋:“昨天都晕倒了,今儿个还回去么?”

  楚弯弯想,一来到异世好像大部分时间都在皇宫了,郡主府还有一大摊子事没有处理,不能再在宫里呆着。

“让小小进来吧,我立刻回去了,过两天再来看太后,好不好?”

  “哀家就知道你这丫头惦记着府里的那个什么沈东锦。”

  “额……”她刚刚有这意思?又误会了?

  “他是不是还是不肯从了?对哀家说,哀家给你做主,他一个小小的侍郎的儿子,伺候堂堂郡主还委屈了他么?”太后义愤填膺。

  楚弯弯赶紧将头摇的像拨浪鼓:“不用不用……”真的不用啊,太后真的太客气了。

  “看中了谁尽管对哀家说,难得我们弯弯喜欢,让哀家的弯弯开心算是他的福分,就是皇上也不能管着。”太后握着楚弯弯的手。

  这也太……太后真是比她还刁蛮,再这样下去,她这个刁蛮郡主的头衔让给太后好了,这本书也干脆叫《太后不可以》好了。

   “太后,我走了……”楚弯弯赶紧闪出去,再呆下去,不知道又有多少良家公子会惨遭摧残。

  还是郡主府比较好,自由,自己的小窝感觉就是温暖,等到她找到了小雪,就把她也接过来享福,多开心。

 这次回来还带了一个纯儿,小小又忍不住叽叽喳喳的:“郡主,太后真是很宠您呢,只是怕沈公子要多想了。”

  “额……”一说到这个,楚弯弯忍不住笑了一下,那个沈东锦那么讨厌自己,吃醋是不可能吃醋的,巴不得她赶紧地移情别恋,更何况自己对他也没感情,于是吩咐小小,“晚膳去邀请沈公子过来。”

  “是,郡主。”小小有些担忧,怕沈东锦不肯来。

下了马车,楚弯弯低头正准备跨下去,一双手立刻来扶住她,她以为是小小,自然而然地借力下了马车,结果下去一抬头,纯儿那张秀丽的小脸就在她眼前。

“怎么是你?”

“郡主,这都是纯儿应该做的。”纯儿似乎很开心,看着楚弯弯的眼眸里笑意盈盈。

头疼的感觉又来了……

“小小,给他安排个院子,本郡主饿了,先回府用膳吧。”楚弯弯自己赶紧跑进府

“是,郡主。”小小看着楚弯弯飞快地走进去,心想郡主看来是真的饿的不轻。

先去房间换上一身便服,然后由小小带去大厅用膳,没想到楚弯弯是最后一个到的,纯儿一早就端正立在一旁等候着,更令人惊讶的是沈东锦也到了。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合瑞baby点评:

养了这么久,终于有时间开宰了,不错,是我的菜,五星好评,作者原夏优大大加油↖(^ω^)↗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