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暖男神探冷萌妻

暖男神探冷萌妻

作者:岳九州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03 18:19:36

暖男神探冷萌妻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她在黑暗中前行,有人犹如阳光走进她的生活,有人却像影子默默守护她。爱与亲情,正义与邪恶,矛盾不断交织……
展开全部

人皮与骨(4)-岳九州

小荣这一说法更加证实了陈雪心里的疑虑,有没有可能这一男一女就是老板和那所谓的第三者?可是现在证据不足,她要加快脚步去拜访那个一第三者,但愿是自己多虑了。

按照管事的指点她来到了那个第三者的家,可是敲了好一会儿门没来个人开,在隔壁的邻居探出一个头来,好奇的看着陈雪。

“你好,请问你知道这家的主人离开多久了吗?”

陈雪无奈之下只能跑去求助邻居,邻居直勾勾的盯着她看,见她也不是什么坏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哦,这个啊,她已经离开好几天没见人影了!”

邻居的努力回想,对于这个邻居的印象并不是很好,几次看到她带着不同的男人回家。

“那你知道她最后一次出现是在什么时候吗?”

“不清楚,可能六七天了吧!”

“好,谢谢。”

见邻居的实在想不起来了,陈雪也不再逼她。离开有六七天了,那跟小荣提供的死亡时间比较相符,想到这她心里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把之前在厂里提取到的那点儿粘着粪便的泥土带回去做实验。

走之前顺势去了工厂后面的郊区抛一包泥土去做对比,看看是不是同一种。交代完事情后她就以东西落下了的借口去再次拜访工厂,还是觉得那个柜子有问题。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儿,她自己偷偷溜进去之前去的那个房间,员工在认真的工作,一时半会是没时间搭理她的,这也算是一个好机会。

她鬼鬼祟祟的躲进去,之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根钢铁,想试图撬开锁,之前在队里多少也有学过,好在这只是普通的锁,容易撬的开,这倒是省了不少功夫。

在她成功打开柜子的时候,吊灯突然闪烁了一下,再亮起来时就只剩下呆愣的陈雪了。她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那白皙的几根骨头整洁的摆放着,在骨头的最上面还有两张人皮面具,被活生生剥下来的脸。

黑揪揪的眼睛惊恐的张开着,仿佛死前也不瞑目,这样的场景着实吓人。多少案子陈雪都经历过,可是像这种又是被剥了人皮又是骨头的,她还真没见过,所以心里难免会震惊,更多的是气愤。

什么样的仇恨可以做到这种地步,人死了还要被剥下人皮不得安息,手段残忍至极!

她呆愣了几秒,之后拿出手段把骨和人脸皮装进自己原先就准备好的麻袋里。好在东西不多,这样走出去不会被发现,她现在得赶紧的把骨头带回去,现在可以确定的是之前的两具尸体和那些人皮衣都是出自一人所为。她这个人生来就不信巧合,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巧的事情,正好就那些人皮衣是出自这家工厂,还有这些人骨白骨,一次巧合还说的过去,两次说是巧合她就不信了。

“嘿,警官东西找到了吗?”

一出门就有管事的在接应,她忙是压下心里的不安,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拍拍抗在背上的那一小麻袋。

“找到了,麻烦你们了。”

她嘴角扯出一抹牵强的笑容,在管事的注视下离开了工厂,急匆匆的就赶回了组里。

“你这些都是在哪找到的?”

小荣看着那张人脸心里顿时难受,人脸像是割下来有一段时间了,连鲜血都流干了,拿在手上冰冷冰冷的,没有一点温度,唯独让她发麻的是那黑揪揪的双眼死死盯着你,那感觉就像吃定你死也不放的样子,看着毛骨悚然。

“我在工厂的柜子里找到的。”

“那还真是多事地啊。”

小荣开玩笑的说了一声,之后重新戴上口罩,认真的专注着那张脸皮,四目相望,只能看到那张白皙的脸上是恐惧。她在眼珠子旁边发现了一个类似指纹的东西,小荣和陈雪都是带着手套的,这个指纹就不可能是她们两个的,难道是凶手的?

想想也不瘦没有可能的,她把指纹提取出来,看这张人脸像是死者生前活生生就被割下来的,脸皮的边缘很不规矩,手法生疏,倒是不像老手。也可能是过于紧张?才会在脸皮的一端留下几道很浅很浅的刀割痕迹。

看她这么专注陈雪也不打扰,直接走出了法医室,她现在握的证据还不够,不能证明一定就是工厂的谁谁干的。

泥土的对比出来的,确实是同一种,而她提取到的那一种,应该就是在路过郊区的时候被碰到什么动物的粪便而原主人不知道。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那双男人鞋,可是,要上哪去找?如果说是工厂里的人干的,那里那么多人,一一排查起来很麻烦,再者也不会轻易承认。第二天正好借着项浩去工厂做第二次的笔录,她也跟了去。但愿这次会有所收获。

老板娘的说法还是跟之前一样,只是说自己的皮衣材料是跟别人进货的,就再也没有其他话了。

她要是这样说的话我们也没办法,趁着项浩问话的时间她偷偷观察着办公室,这办公室还真不是一般的整洁,文档和文案摆放的整整齐齐,一看就能看出老板娘是个很爱干净的人。

突然她看到一个落地柜,是放鞋子的柜子,鬼使神差下她悄悄的打开,里面摆放着几双高跟鞋跟两双男人的鞋。

她注意到鞋底沾有磨砂泥土,不由的多看了几眼,之后指了指鞋子问老板娘。老板娘一顿,当看到那双鞋子的时候显然愣了一下,抠弄着自己的手指,尴尬的挠挠头。

“那是我老公的鞋子。”

老板娘抿着嘴,明显心里有鬼,要是没鬼的话怎么会突然那么紧张心虚?

陈雪瞅了她一眼,之后自顾自的拿出鞋子,果不其然,鞋子底下有泥土。

“我老公前段时间丢在这儿的,我忘了洗了,很脏,警官你别见怪!”看到陈雪拿着鞋子时她急忙开口解释着。

老板娘这个人很爱干净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而且如果按她说的那样,她之前说过自己的老公在外地谈生意有半个月了吧?可是这鞋底的泥土软硬程度可不会撒谎

人皮与骨(5)-岳九州

她按住脚底,那些泥土明显不干燥,有些湿/湿的感觉,要真像她说的,是前段时间的,那泥土应该早就干了才是,可是鞋上面沾着的泥土显然不是干的,倒像是前几天穿出去弄到的。

“是吗?”

陈雪将信将疑,之后把鞋子放回原位,老板娘这才像泄气了一样,明显松了一口气。

“你那些皮衣一般是找谁定制的材料?”

“记不得了,都是一两个月进一次货,而且这些货也不是我在进,我也只负责查看数量和看看材料的质量。”

老板娘眼神飘移,思考了一下之后才回答,语气中充满了试探,生怕自己回答错了一样,项皓的一个眼神让她更加的不自在了,最后干脆低下头不去直视他。

“好,我知道了。我们需要提一下你的指纹。”

项皓抿着嘴,诡异的看了眼老板娘,她被看的心里发麻。

“为什么?难道你们怀疑我是凶手?”

她气愤,平白无故遭人怀疑,怎么可能不生气?只是她不知道一句话,身正不怕影子斜,既然觉得自己是被冤枉的,又何必害怕被提取指纹?是想隐瞒什么事情?

“你误会了,这只是流程,我们不会冤枉好人,自然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的。”

被他这么一说,她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情绪过激了,这才乖乖的留下了指纹给他们带回去。

“就这样放过她?”出了工厂后陈雪才忍不住开口,她知道现在还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老板娘就是凶手,种种推理都是朝着老板娘去的,老板娘也有足够的杀人动机。

她可不相信为人子母会不在意自己丈夫在外面的所作所为,他摇摇头,当然就不会这样放过她,但要抓人也好十成的把握和足够的证据,要是到时候抓错了人,那麻烦的就是他们了。

“抓,当然要抓,只是要等,等小荣把她的指纹和小荣提取到的指纹做对比在说。你就先在这里看着她,有什么事情及时禀报。”

项皓折回了局里,留下陈雪一个人,她也没有地方去,索性就去了郊区的那个房子里看看能不能在找到什么线索。郊区离这里工厂不远,有风吹草动就会知道的。

天色渐渐晚了,这里没有路灯,所以天一黑整个地方就是黑漆漆一片,郊区更是如此。冷风萧瑟,吹的人心里直哆嗦,陈雪闭着眼靠在门口,警惕的竖起耳朵,任何风吹草动都不愿意放过,她整个人杵在那儿,加上黑漆漆的一片,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那里站着个什么那儿。

过了几分钟差不多,她就听到有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一下近一下远的响起,声音明明很近,却又一种错觉好像很远。她睁开眼睛,四下漆黑看不见,只能放低脚步顺着声源缓缓的往前走。

“吧嗒吧嗒——”

在她走了有十几米远的时候,声音突然不再响了,听到的只有风声,没了声源她就分不清东南西北,如果在这个时候打亮手电筒势必会打草惊蛇。

在她以后没了动静之后就听到了一阵“窸窣”声,还有一股坚/硬/的东西掉在地上发出的微弱的响声。她很快就判断出来声音是在垃圾桶那里。

黑灯瞎火的,她只能凭着自己的记忆悄悄走到垃圾桶前,抓住了人就摁倒在地,显然那个人还没反应过来,被她扣得手臂疼只管叫。她听声音熟悉,于是空出一只手来摸索口袋里的手电筒,这么一照才知道是管事的。

在垃圾桶旁边就是一堆流着红色液/体的骨头,那场景促目惊心。

“警察同志,你在这儿做什么?”

管事的怯怯的开口,手被弄疼了也不敢支会一声,他是没想到既然有人潜伏爱这里,早知道刚才就先用手电筒照照看有没有人。

“抓贼呢,说,你拿着一堆骨头在这里做什么?”

她嘲讽了一声,那堆骨头堆成一团,显然不是人的骨头,不过具体是什么还得检查完之后才能知晓。

“我,我就,这是狗骨头啊警察同志,你可别误会。”

他支支吾吾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话,陈雪将信将疑的。

“白天不能丢非得晚上等夜深人静的时候丢?”

“我这不是,宰了一只畜生吗?要是让厂里的人知道就不好了,说我吃独食。”

这话虽然可疑,但也并非是假的,陈雪松开了她,之后蹲在地上看着那堆“狗骨头”,显然是刚宰不久的。不是说吃独食吗?怎么看着不像?骨头上面还有肉,就是几块比较奇怪,她剥开带血的骨头,就看到了几块及其干净,类似人骨的骨头。

她皱起眉头,拿起一块嗅了嗅,还真不是狗骨头,这才知道被骗了,刚一转身呢就迎面而来一个垃圾桶套上。垃圾桶里的所有垃圾都倒在她身上,管事的撒腿就跑,呛鼻的味道即刻传来,她可没有时间生气,将套在自己身上的垃圾桶扔掉,之后扬起袖子就追了上去。

要是让她逮着人,这件事情不会那么容易就算了!路上没什么人,只有来来回回的几辆车,管事的见身后的人穷追不舍,索性拦下一辆的士。

“快,去哪里都好,赶紧离开这儿!”

司机见他很急的样子,也没来得及多问什么,直接踩了油门走了。陈雪也钻进了一辆车内,起初车主见到她脏兮兮的,身上还一股臭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街边乞丐呢!不,乞丐都没她臭!

“你干什么呢,快点下去!”

他嫌弃的看着后座的人,只想把她赶下车去,陈雪没时间跟他多解释,拿起自己的证件给他看。

“警察办案,追上前面那辆车。”

司机见到证件后就怂了,二话不说封起自己的嘴,踩上油门专心的追前面的那辆的士。

“那个警察同志,我刚才不是故意的,你别放在心上。”

司机透过镜子看着后座的人,一想到自己刚才失敬的话瞬间就想打自己嘴巴。陈雪没有搭理他,自然也不会把话放在心上,谁让自己看起来那么脏,被人误认为是乞丐也在所难免。

兜了几圈后管事的那辆车就在一间酒店里停了下来,他匆匆的跑进了酒店里。陈雪的车随后就追了上来,急忙忙下车想进酒店就被拦住,直到她出示证件后才放她进去。

只是里面的人很多,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和嗨皮声震的她头疼,找了一圈没找到人,这时看到一抹人影很快的逃跑,她顺着人影追上去。

他先是跑到了二楼的房间里伏击,等到她人追上来后就一把从后面偷袭,两人扭打成一团。在陈雪走后不久,工厂悄悄跑出来一个人影,她拎着行李箱鬼鬼祟祟,见没有人后顿时松了一口气。

小荣那边也得到了结果,老板娘的指纹跟骨头上提取到的一致,陈雪拿回来的那一点点泥土得到证实正是郊区外面的泥土。

得到答案后项皓就给陈雪打电话,可是偏偏在这个紧要关头她没接,只好带着几个弟兄赶去工厂,到了工厂的时候那里空无一人,垃圾桶上有一堆骨头和倒翻的垃圾桶,想必是陈雪察觉到了什么事情吧?

他低咒一声,让人封/锁了所有出行的火车列车,事情败露老板娘势必会找机会偷偷跑路,但愿现在还来得及,而他自己则是想办法联系陈雪,也不知道那丫头上哪去了,人怎么样了!

他回到车内的时间周慬就查到了陈雪的手机定位,一直停在酒店里没有动过,想必人就在那里了吧!

“快点,去酒店!”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正业呀点评:

《暖男神探冷萌妻》这本小说强烈推荐,难得的一本好书。情节新颖,人物个性鲜明,内心世界刻画细腻。作者岳九州文笔深厚。虽然急着想着""更新的快点"",但也理解作者写出好文章的不易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