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医女惹火:嫁个猎户顿顿肉

医女惹火:嫁个猎户顿顿肉

作者:知寒与微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23 11:30:39

《医女惹火:嫁个猎户顿顿肉》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沐庆施脸色很不好,外面那么多人都在看着,当真是让他觉得丢脸极了!可是就算这样,他还是舍不得将银两赔给沐惜月。“判官大人,她不过是一个女儿家,留有银两在身上,实在是不安全,况且这银两要是被图谋不轨的人……”“有我在,不会有人打她的主意!”一直沉默的景墨突然从一旁走了出来,轻飘飘的一句话,瞬间就堵住了沐庆施的嘴,他走出去,站在沐惜月身边,与她一同冷眼瞧着对面的人。
展开全部

医女惹火:嫁个猎户顿顿肉:不过是一点利息罢了

沐惜月站在公堂上,神色严肃,看都没有看一眼,站在自己身边对判官行礼的两人,就仿佛与他们一点都不认识。

“李娘子!”判官手中的定板发出一声脆响,惹得李氏颤抖了一下,很快上前,“民妇在!”

“你私吞沐庆施发妻的遗物,甚至还对家中的大女儿经常辱骂,可有此事?”

李氏悄悄的瞪了一眼沐惜月,内心恨不能将她千刀万剐,但也小心翼翼的回答判官的问题。

“判官大人,尉氏已经是嫁入沐家的人,所以她所有的钱财都是要充公的,且根本没有告诉任何人,要将这钱留与沐惜月,这又何来民妇私吞一说呢?”

“哦?沐惜月,你又作何解释?”

沐惜月神色凛然,直面判官。

“李氏所言,不过是因为她已经将银两花掉,地契签了自己的名字,不愿还给民女罢了,判官大人若是不信,只需问过昔日与我娘交好的妇人,便知我所说是真是假!”

“沐惜月,那是我沐家的钱财,怎么处理,还轮不到你来管!”

沐庆施有些心急,他根本就不想交出这笔钱,虽然知道尉氏曾经确实说过,要将自己的嫁妆留于沐惜月,但是现在人已经死了,死无对证,只要他咬死了不松口,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无法断案!

沐惜月勾唇一笑,斜睨了沐庆施一眼。

“沐家的钱财要怎么办,本来就与我无关,我也不稀罕去管,我娘的地契已经被你们划入沐家名下,那不如这样吧,你将他们折现成银两给我,我也是不介意的。”

“呸!”李氏咄咄逼人,样子宛若一个泼妇。

“想要银两?做梦吧!你连一个铜板都不可能拿到,谁能证明,你娘说她的嫁妆要留给你呢?我看是你在这里胡扯罢了!”

外面围观了不少来凑热闹的人,衙府的捕头声势浩大的去沐家带人,可不就是有好戏嘛?

沐惜月一脸的无所谓,她巴不得来的人更多,让更多人知道这沐庆施和李氏,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啪!”又是一声脆响,声势夺人的李氏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在公堂之上,方才那样,已经是说错话了,于是赶紧耷拉下脑袋,隐在沐庆施身后。

沐庆施脸色很不好,外面那么多人都在看着,当真是让他觉得丢脸极了!

可是就算这样,他还是舍不得将银两赔给沐惜月。

“判官大人,她不过是一个女儿家,留有银两在身上,实在是不安全,况且这银两要是被图谋不轨的人……”

“有我在,不会有人打她的主意!”

一直沉默的景墨突然从一旁走了出来,轻飘飘的一句话,瞬间就堵住了沐庆施的嘴,他走出去,站在沐惜月身边,与她一同冷眼瞧着对面的人。

沐庆施面色如土,是啊,他怎么就忘了,这个不孝女还有一个大将军在身边护着,昨天的一切还历历在目,回去之后,不知道有几个人都被打的下不来床,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最恐怖的存在!

沐惜月抬头望了望比自己高了许多的男子,从她的角度看过去,景墨的脸棱角分明,就连睫毛都是那么的好看,他只是在这里站着,就已经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被这样的男人护着,让她心底安逸了不少。

“景将军,不知您觉得,这个案子应该怎么判呢?”景墨之前一直没有说话,现在突然站出来,摆明了就是再表自己的态度,判官不是那么蠢的人。

县长有过交代,这个人的身份神秘莫测,不要轻易得罪。

景墨一个眼神扫过,原本偷偷瞧他的李氏急忙收了目光,有些心虚,他独有的清冷嗓音传进每个人的耳中。

“惜月已经说了,那些嫁妆是伯母留给她的,这李氏和沐庆施两人,口供不一,不能相信。”

“不如——用刑,让他们说出实话?”这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带着战场上那一丝肃杀的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让沐庆施和李氏受刑?这样的奇耻大辱,他们怎么可能愿意?

“为什么要对我们用严刑逼供,我们又没有做错什么!”

李氏是最怕疼的,也只有她会时刻忘了自己的身份,忘了这是在哪里!

“放肆!”判官有些愠怒,一声怒吼,让李氏安静了不少。

:“本官判案,不容许你来指指点点,你口中没有一句真话,对你用刑,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判官大人,这件事,是我们的家事,用刑恐怕不太合适吧?”

如果真的用了刑,不就等于他和李氏是有罪之人吗?以后在村里,他们该怎么抬的起头?沐庆施不是那么愚蠢的人。

“那我娘留给我的那些嫁妆……”

“是!没错!你娘说过,要留出一些银两给你!”沐庆施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些话,他的内心是万般的不情愿,但是为了免受皮肉之苦,他也只有承认。

沐惜月舒心一笑,见他看着自己的目光中都带了恨意,略略的撇开了眼,毫不在意。

“既然如此,今日判官大人在此,连我娘留下来的银两,以及那些被你们私吞,应该折现给我的银两,总共应该是五十两!父亲打算什么时候给我?”

五十两?!

“沐惜月,那么一点地契,你想要五十两?你在……”李氏听到这个数目,又一次按耐不住自己,大声嚷嚷了起来。

话还没说完,就被沐庆施一个瞪眼给憋了回去,外面围观的人议论声不小,无不都是李氏和沐庆施苛待大女儿,还独吞尉氏的钱财,总之都不是什么好话。

沐庆施阴沉着一张脸,当着判官的面,他不得不道。

“该送还给你,自然就会送过去,何必这么催促?”

他这是还想缓一缓啊?沐惜月心底一阵冷笑,反正已经在这么多人面前答应了,她不信沐庆施还是反悔跑了不成。

“今日判官大人在这里,有这么多人作证,希望父亲可以说到做到,我等着。”

沐惜月笑的很是明媚,五十两银子很快就要到手了,怎么能不高兴呢?

“判官大人,既然案子已经判完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余下的,就要麻烦你来处理了。”

沐惜月已经没有什么要说的了,现在,她就只有回去等着银子送上门了!

有景墨在,判官不敢说什么,甚至亲自将两人送到了衙府外,面对门外不少人的指指点点,都说沐惜月不给自己的父亲留情面,少女只是淡淡一笑。

说她不留情面?今日不过是一点利息罢了,沐庆施他们做的事情,她沐惜月还没掰扯完呢!她迟早会一点一点的要回来!

医女惹火:嫁个猎户顿顿肉:无药可救的怪病

“今日真是多谢你了。”

回去的路上,相对无言,如果今日不是景墨站出来,只怕那判官,不会这么轻易的就罚沐庆施还她银两,说到底,这些都是景墨的功劳。

一双大手附上她的头顶,沐惜月一抬头,正掉进一双深沉的眸子,这个人在面对她时,总是要比旁人温柔许多。

“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况且本就是他们的错,那些东西本就是属于你的。”

“谢谢你。”是啊,她只是在拿回属于原身的东西,这一切,本来就是原身的,只是现在由她来代为拿回罢了!

居住的地方由于靠近山里,所以并不需要从村子里穿过,两人并肩而行从小路回去时,身后却传来一道愤愤的声音:“沐惜月!”

同时转头,便看到沐庆施和李氏正气势汹汹的走来。

景墨的眸光暗了些,轻轻的跨步,将沐惜月护在自己的身后,少女过于瘦弱,被他这么一档,倒是看不到一点身影。

“哼,现在知道害怕了?”李氏从鼻尖冷哼一声,碍于景墨的身手,她不敢太猖狂,只有动动嘴上功夫。

直觉告诉沐惜月,这两人来不是什么好事,从景墨的身后探出头,少女的凤眼微眯,薄唇轻启:“怎么?你们还有什么事吗?”

她清楚的看到,沐庆施的脸色不太好,五十两银子很快就要白白送人,想必不管是谁,都不会太乐意,可是下一秒,他的话,却让沐惜月瞬间变了脸色。

“沐惜月,你娘的尸体,可还葬在沐家的祖坟里,五十两银子如果你敢拿,我一定会将你娘的尸体从祖坟里挖出来,一并当做嫁妆给你送来!”

沐庆施果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就连这种事情都能说的出来!

沐惜月虽是现代人,但是随便挖了别人的尸体,这种事情,她是想都不敢想:“你……”

“如果你还想要那五十两银子,那么大可以试试,我敢不敢!”为了守住银子,沐庆施当真是一点下线都不要了!

重启祖坟,那可不光是挖了尉氏的尸体,那是扰了整个沐家祖宗的安宁。

自认活了两世之久,见过不少奇葩之人的沐惜月,突然发现,自己曾经遇到的那些人,和这些沐家人比起来,根本什么都不算!

他们可以为了目的而不择手段!

心底突然涌出无限的悲怆,那不是沐惜月自己的情感,她根本无法控制,委屈一直涌上大脑,化成眼泪落在脸颊上,那是来自原身的情绪……

“惜月!”感受到身后的不对劲,景墨回头,便看到少女已经摇摇欲坠,身体逐渐向后倒去,他一个大手将她搂在了怀里,不论怎么呼喊,少女都没有反应。

见沐惜月晕了过去,李氏突然感觉到一阵舒畅,心中暗暗诅咒,最好让这个小贱人就这样去了!和她那个短命的娘一样死了,永远不要再醒来!

沐惜月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一睁眼,看到的便是熟悉的屋子,简陋的桌子上,正坐着一个熬红了眼的男子,见她醒来,匆忙迎了上去,满脸的关切。

“你觉得怎么样?可有哪里不舒服?需要我帮你叫个郎中嘛?”

沐惜月的心底十分的压抑,她能感受到那不是自己的情绪,原身是在责怪她吗?怪她没有考虑好后果就贸然出手……

“我没事,不过是一时急火攻心而已!”她是真的没事,但现在只要一想到沐庆施和李氏的那副嘴脸,她就觉得无比的反胃。

景墨知道她还在想先前的事情:“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帮你。”

方才她突然晕倒,景墨也是慌了神,甚至毫不留情面的教训了沐庆施他们一顿,村里的郎中今日不在,所以他只有一直守在这里,以免她醒来会有什么不适。

沐惜月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但是可以看出没有什么大碍。

景墨的关心和担忧都被她看在了眼里,已经很少有人这样对她了,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景墨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一直对她这么好的人。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想,很快,就能看到他们要付出的代价了。”

沐庆施的事,并没有给沐惜月带来什么影响,反倒是让她看清了,景墨是真的对她好。

靠着自己从山上摘回来的草药,卖到镇上的药堂里,她也算是有了一点收入。

官府的事情过去没几天,沐惜月从镇上刚刚卖了草药回来,在通往村子的必经路口时,看到几个应该是刚刚农作回来的农妇,正聚在一起谈话,言语间不断的提到了沐家,惹得她不由得慢了步子,朝着她们靠近了许多。

“沐家最近是怎么了?怎么什么事情都让他们摊上了?”

粗布衣裳加上常年劳作,沐惜月一时无法从容貌上判断出那几个人的年龄,只能听到一个略微粗犷的声音在言说着。

另外几个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皆是一脸茫然:“孙媳妇,这话什么意思啊?沐家又出事了?”

问话的人,沐惜月略微有些印象,是村长家的大儿媳,姓李,此刻由她带头,剩下的几人都是撑着手中的农具,好奇的看着孙媳妇。

那孙媳妇让人朝她聚了聚,这才开口道。

“沐家那个李娘子,也不知道怎么了,脸上突然冒出了很多的疙瘩,那疙瘩又大又丑就不说了,还不停的流脓,据说特别臭,她平日里不是最爱打扮吗?听说已经好几天不出门了!”

“只不过是一些痘痘罢了,为何不去找郎中?”其他人还以为是什么事,原来不过是长痘了而已,眼下都觉得有些扫兴。

沐惜月的步子特别慢,但也差不多靠近那群人了,刚刚行至身前,就听到孙媳妇咯咯直笑。

“你们不知道,沐庆施已经请了好几个郎中来给李娘子治病了,但是一点用都没有,听说那些郎中都没有见过这种情况。”

“那不就是说,李娘子患的是无药可救的怪病?”

“可不是吗,这件事我也听说了,据沐家的人说,沐庆施已经连着好几天不去李娘子的房了,甚至连看都不想看,就连那些他们雇的下人,现在都不敢去伺候李娘子,特别可怕!”

小说《医女惹火:嫁个猎户顿顿肉》 第14章 不过是一点利息罢了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骊雪少女点评:

《医女惹火:嫁个猎户顿顿肉》这本书真的不错,真的很感人,情节起伏不定,牵动着我的心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