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玄幻奇幻 猎魔师

猎魔师

作者:沐柏泽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2-13 15:41:21

作者沐柏泽的小说《猎魔师》主要讲的是:修罗听到这里,才恍然大悟,原来在眼前那个黑羽战士……他叫九幽黑鸦王……和人类的孩子……难道他就是自己的父亲?“你怎么能牵连到我的孩子,白鸦,你这个混蛋!”黑羽战士震怒了,他握长矛的手几乎都在颤抖。“哼,你也觉得心痛了吧?你也知道失去孩子的滋味了吧,这就叫报应,你害了火狐王,你也得不到好报!”白羽战士恶狠狠的说。“可是,我的孩子他是个人!他不是妖,你这么做,你就是在犯天条!荼毒生灵!你罪大恶极!”黑羽战士发疯似的喊了起来。
展开全部

白鸦,火狐-沐柏泽

夜晚的熏香,在一片绿云掩映之中,极尽媚惑与妖娆的伸展着它独特的味道,在霓虹欢笑声中,天空的黑却更增添了这暹罗风情中的妖冶多姿。

修罗再次走到酒吧外的庭院前,只觉得满鼻嗅到的都是独特的香,而嘴巴里不由得回味出洛夭美酒的味道,虽然是第二次来到这里,那种感觉却十分的亲切和熟悉,修罗从未有过这样一种熟识的感觉,叫他被这美丽的建筑所深深吸引。

走进门,才发现原来今天的侍者们都换掉了那天白色的装束,而换上了布满彩色花朵图案的衣服,这酒吧中的侍者都是18、9岁的少男,每一个都显得十分精致清秀,干净的皮肤,半裸的肩膀,红紫堆纱的上衣,缀满紫色流苏的蓝色纱笼裙,赤足走在酒吧的木地板上,有的脚踝上还带着银色铃铛,走起路来,那铃铛丁玲作响,甚是悦耳。

今天的熏香人来的不多,但是也已经人头攒动,里面的音乐或是由葫芦丝或笙竹吹奏出来的,悠扬婉转的旋律加上轻快的节奏,使得整个酒吧里的人都显得很亢奋。

修罗进来的时候,已经有一个年轻的侍者迎了上来,他抬头看看,见来的人并不是彤一,而是另一个头发乌黑,浓眉大眼,动作略带生涩的少男,那少男到了面前,看了修罗一眼,水沁的大眼睛闪烁着灵动之光,他见到修罗微微一笑,然后就问修罗是不是一个人。

修罗点头,那少男侍者就把修罗一直朝里面带,最后终于在那小舞台的前面一个被红晕灯光照射下的座位上坐下。

那侍者带着修罗坐下后,人也不问他喝些什么,便径自朝着另一边的吧台走过去,修罗这才注意到,原来就在舞台左侧深处的地方竟有一面绚烂五彩的大吧台。吧台很长也很宽,由青黄色琉璃制成,琉璃五彩的光又润又朦胧,吧台上面的柜子中放置着各种酒,那些五颜六色的酒与琉璃的光彩相辉映,看上去煞是迷人。

修罗摇了摇头,上次只顾饮酒,居然错过了这么独特的一件装饰品,虽然说是吧台,却如同一件巨大的艺术品,奕奕生辉。

修罗的所有目光都被那美丽的吧台所吸引,却见那刚才的侍者已经端着一个金属的酒樽和一盘各色水果一摇三晃的走了过来。

“这是?”修罗还在诧异自己没点,怎么送上酒来,却听那侍者笑笑说:“这是送给客人你的,尝尝吧。”

“这还是洛夭酒吗?”修罗忙的问。

那侍者噗的一笑说:“看来客人对我们的酒印象很深了,洛夭是装在玻璃樽里的,这金属樽中盛的不是洛夭,是我们酒吧珍藏的酒,叫慑婆,这酒可比洛夭好喝多了,客人不妨试试看。”

“只要是好酒,都可以。”修罗说着,看着那金属酒樽,才发现这盛酒的容易果然与众不同,四方的酒樽呈暗金色,冰冷的外臂上尽是精美的镂空雕花,极尽奢华,雕花中还有红绿宝石镶嵌,颇似波斯风格的器物,虽然修罗对于这些艺术品并不在行,但是他对美的感知还是很强。

“美器之内,一定是好酒了。”修罗赞了一句。

那侍者只是笑,也不说话,取过一只同样的质地底座的玻璃杯来,就将樽中慑婆酒倒了出来,这酒的颜色竟然是金如琥珀光泽,一股蜂蜜般的浓香直钻进鼻子。

“好香!”修罗看着那酒低声说。

“客人可能没遇见用蜂蜜酿的酒吧?”侍者微笑着看着修罗问。

“蜂蜜也能酿酒?”修罗果真是第一次听说,眼中已经发出光来,侍者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你喝了就知道。”

修罗也等不及,拿过酒杯就在嘴边一沾,果然,一种夺人心魄的异香之钻入鼻,修罗忙的喝了一口,那酒竟颇为甘甜,甘甜中又带有一种火烈的感觉,修罗大喜,一口就将杯中的酒全都下了肚。

“我从来没喝过这么特别的酒,如果洛夭的感觉是热烈,那么这酒的感觉就是迷惑,好酒好酒。”修罗连声称赞,他喝完酒,侍者又替他斟满,修罗这才问;“这酒一定很昂贵吧?你们为什么拿它来招待我?”

侍者笑着看修罗,说:“因为你是特别的客人,这酒是花钱也买不到的,我们只用他来招呼尊贵的客人。”

“尊贵的客人?我?”修罗弄的有点摸不着头脑,而这个时候,却见侍者悄悄用手朝他左前方指了一下。修罗顺着他的手指向前方看,却见就在他前方的舞台上,一阵灵动的鼓声响起,有一个舞者已经盛装站在舞台上,他蒙着红色的面纱,穿着金色的软甲样的服装,已经在台上准备表演了。

音乐在鼓声中想起,那舞者挺拔身姿,在悠扬的乐曲中缓缓的起舞,他的双臂双腿很长也很柔软,他的舞姿时而婀娜,时而刚硬,随着乐曲声的起伏在不断的变化着,舞者十分用情而投入,在乐曲与灯光交映的舞台上忘我的旋转,跳跃,他蒙面的红纱在舞动中就好像流动的云霞般。

台上的舞者用情的跳着,使得台下的观众都为之感动,每一个如同矫鹿般的跳跃,如同白鸟般的伸展都换来台下轰动的掌声与欢呼声。

修罗也被舞者的舞蹈吸引住,几乎忘记捧起手中的酒杯,就这样,在一曲音乐中,舞者结束了他完美的表演,在最后一个节奏停止的刹那,他蒙面的红纱忽然飘起,缓缓飞着,飘着,竟朝着修罗飞了过去,修罗一伸手,将红纱抓了个正着,惊喜之下,朝台上看过去,却见那舞者正含笑看着他,那个人居然是彤一!

修罗没想到那个侍者彤一居然还可以跳出如此美妙的舞蹈来,使人如痴如醉,他见彤一冲他微笑,便也露出了他那带着犬齿的微笑以示意,彤一并没有驻足在舞台上,只看了修罗一眼,便匆匆下台去了,留个修罗一个金色的背影。

修罗低下头,看着手中那块红色的面纱,竟独自笑了笑,然后拿起桌子上的酒杯,猛的喝了一口,慑婆美酒的味道很奇怪,似乎可以跟随着他的感情变化味道,此刻喝下去,在口腔中似乎增添了许多神奇的感觉。

“怎么,一个人喝?”一个清脆文雅的声音在修罗身边响起。

修罗猛的抬头,竟看见彤一已经站在自己面前,他换掉刚才那金色的衣服,取而代之是一件青色的纱衣,纱衣下摆很长,直到他的膝盖处,灯光下,彤一那火色的短发张扬着,他白皙的皮肤一尘不染,看起来竟如此令人觉得楚楚动人。

“你叫彤一?”修罗看着他,笑了笑,示意他坐下。

彤一点了点头,欠身在修罗身边坐下。修罗忙的拿起另一个杯子,将慑婆酒倒上,然后问:“怎么,今天不用上班么?”

彤一一笑,说:“今天我跳舞,就不用招呼客人了。”

“恩,舞跳的不错,没想到你还是多才多艺。呵呵。”修罗说着举起杯子,“来,敬你一杯。”

彤一一笑,将酒杯端起来,两个人碰了一下,就饮完了杯中酒。

“这酒是你们这地方是不轻易给人喝的?”修罗看着彤一,却见这个玉样的少男如此温婉别致,一下减少了许多陌生感,加上连着两次夜里的怪梦,都把他和这个人紧紧的联系在一起。

“慑婆酒,是给尊贵的客人喝的。”彤一笑了笑回答。

“那怎么才算是尊贵的客人呢?”修罗对此很好奇。

“就是和我们一样的。”彤一低声应了一句。

“和你们一样的人?”修罗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彤一那双长长的眼睛迷离的看了看修罗,似乎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修罗的望着彤一的目光,豁然发现他那双眼睛青黛色,似乎藏着水又藏着雾,水雾之间似乎有种困惑有种光,叫修罗一下子陷入不能自拔。一刹那间,修罗想起了他们俩之间的那个梦,脸一下就红了起来,而此刻,彤一似乎知道修罗想到了什么,也不好意思的赶紧将桌子上那块红纱拿起来,然后匆匆说:“你先喝着,我去一下就回来。”

还没等修罗答复,彤一已经匆忙起身,快步的消失在人群中。

这个时候修罗只觉得内心之中忽然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那感觉有快乐、有失落、有疑惑、也有兴奋,总之几种感觉交织在一起,是修罗从来没遇见过的。

随着他心情的变化,慑婆酒的酒力竟一下撞了上来,说来很怪,那酒一上来就不是那种缓缓的力道,而是混杂着浓重的眩晕感,叫他不知不觉就意识模糊了起来。

修罗从来是不怕酒的,但是这两次都相继被熏香的酒弄的发懵,修罗忙的冲侍者招了招手,示意结帐,突然,一刹那之间,他觉得整间酒吧变成了一座黑暗的空间,在各个角落伸张着浓重的雾气,那雾色紫灰弥漫在整间黑暗中,使这个空间平添了无数的邪祟与阴暗。而那紫灰色的雾气,正是浓重的妖气!

修罗一怔,忙的叫自己清醒,可是眼前重新又呈现出那光彩耀动的酒吧,歌舞,欢呼,嘈杂的人声,绚烂的灯光,一切还和刚才一样,妖气却根本没有一点踪迹。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却正好是午夜快12点钟,酒吧里人还依然很多,很多热情的游客正在狂欢的兴头上,这里这么多的人,怎么会有妖在呢,修罗想一定是自己最近在想探听巨灵樽的线索,想的太多,加上酒出现了幻觉。

他笑着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有些醉,原来酒意微酣的感觉是这么开心,舒服,修罗笑着,决心把桌子上的酒喝完再离开,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身体就再也不听自己的使唤,脑海中一片空白,人朝着桌子上趴了下去。

那是一片无尽的黑暗的世界。

远处有一座黑色的山脉,绵延万里,于山脉背后,是一片混沌,红色的光与黑色的天如同混色一样的纠缠在一起,忽明忽暗。

脚下是一片苍茫的黑色大地,不过大地都在浓重的黑云中深深掩埋,举目看去,竟没有方向,也没有路。环顾着四周,四周也在环顾着自己。

修罗大惊,不知道自己陷入了一个什么样的空间中,举步却觉得双脚无力,绵软的身体如同漂浮在这个空间中,不由自己的选择前进的方向。

猛然,头顶黑色的苍穹滚动着无声的霹雳,有红光在上面翻动着,霍的一下,一道火柱从上面直冲了下来,好像一头愤怒的豹,在瞬间撕裂黑色的苍穹,瞬间在自己身边擦过。

紧接着,无数道火柱就在不远处好像流星雨一般穿梭而至,它们落在脚下的黑云上,就燃烧起一个巨大的火球,随即消散,一种炙热钻空而来,似乎要把修罗的皮肤都烤焦一样。

修罗浑浑噩噩的,就任由身体毫无方向感的飘动,渐渐的,他忽然看见,在他视线所及的地方,无数黑影也都和他一样浑浑噩噩的出现了。并且都朝着那远处黑色山脉的方向前进,而他们的数量是巨大的,成千上万乃至更多。

这是哪里?修罗惊愕,自己明明刚才不是深陷在这样的地方,难道这是自己的梦,可是修罗此刻却根本想不起己刚刚在什么地方,脑海之中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记忆。

蓦地,一声撕裂的叫声从远处传来,声音尖利刺耳,修罗没等到抬头,就看见一道巨大的黑影从自己的头顶呼的掠过,夹杂着风声,定睛看去,却见一只长着巨大双翼的黑色巨鸟就在黑色的天与地之间,就在那些飞落的火柱与燃烧的火球之间穿行,速度飞快。前方火光冲天,那黑色的巨鸟就在眼前落下,它有双猩红色的眼,血红色的喙和同颜色的脚爪,那鸟巨大的翅膀扇动着,体积大的几乎超过了波音飞机。最令修罗注意到的是黑色巨鸟脖子上垂下翻卷起来的黑色翎毛,乌亮乌亮的,甚是美丽。

而就在那巨鸟扇动着翅膀的刹那,他竟已经从火海中站立了起来,变成了一个披着黑羽的战士,手中握着一柄黑色的长矛。那战士体格雄伟,冷峻而妖冶,他双眼血红,皮肤苍白,双手双足是两对利爪,那人看上去竟和修罗的样子有几分神似。

“黑鸦王!”有一个声音在空灵中出现了。

紧接着另一个巨大的黑影也快速掠过,那也是一只巨鸟,不过那鸟的颜色竟是浑身雪白,眼睛,喙与脚爪都是铁青色的,在羽毛中也或许可以看出泛泛的青色。白鸟落地的刹那,也变成一个披着白羽的战士,他双手握着两柄长剑,寒光闪烁,十分锋利。

“白鸦,你还是追来了。”黑羽战士冷冷的从嘴唇中逼出一句话。

“黑鸦王!你逃到这里来也是没有用的,今天我们一定要分个高低!”白羽战士咄咄逼人。

“嘿嘿……”黑羽战士干笑了两声:“我看你是不是搞错了,这里是九幽地府,可不是南极雪山,你想在我的地盘撒野吗?”

“少罗嗦,是男人的话就和我打!”白羽战士憎恨的双眼青芒四射,似乎要射出青色的火焰来。

“我不会和你打的,白鸦,和你打我会坏了修行,我要得道,可不象你愿意一辈子做妖精!”黑羽战士倒是不慌不忙。

“卑鄙无耻的东西,你也配得道,你为了自己的目的,甘心出卖自己兄弟,还要杀害他的后人,你这个猪狗不如的败类!”白羽战士挥动双剑,几乎要冲过来。

“你胡说!妖就是妖,犯了天规就要受到惩罚!他们是咎由自取,怪不得我!”黑羽战士反驳道。

“咎由自取?我呸!要不是你设下圈套,朱火灵狐怎么会犯下天规,你不要在这里大言不惭,今天我既然来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没的选择。”白羽战士几乎是破口大骂。

“嘿嘿,笑话,我凭什么要陷害火狐,他修道数千年,难道会被我骗?人是他杀的,后果就应该由他承担!”黑羽战士一脸狞笑的说。

“是吗,好,就算他杀了人,可是他的孩子呢,你为什么连孩子都不肯放过?!”白羽战士逼问。

“孩子?那孩子也是妖,如果现在不斩草除根,将来也一定会除了祸害人,我这么做是替天行道!”黑羽战士争辩说。

“你放屁!你为了得到冰火玉狐丹,为了你自己,就出卖了自己的朋友,你以为你现在是个什么东西,你他妈的还是个彻头彻尾的臭妖精!休想修成人道!”白羽战士向前逼近一步。

“随便你说什么,白鸦,我都不会和你打,你死了这条心吧,在九幽地府,你也不是我的对手。”黑羽战士摇头轻蔑的说。

“好,黑鸦王,这可是你逼我的,我告诉你,你就算吃了冰火玉狐丹修成了人也没有用,我告诉你,现在龙虎天师已经赶往你家,去你家里收拾你和那人类娘们生的孽种了!到时候你就等着给你儿子收尸吧!”白羽战士忽然狂笑了起来,虽然是笑着,但是声音中充满了仇恨。

“你……你说什么?!”黑羽战士听到这里,一下愣住,脸上的神情一下变的非常紧张。

修罗听到这里,才恍然大悟,原来在眼前那个黑羽战士……他叫九幽黑鸦王……和人类的孩子……难道他就是自己的父亲?

“你怎么能牵连到我的孩子,白鸦,你这个混蛋!”黑羽战士震怒了,他握长矛的手几乎都在颤抖。

“哼,你也觉得心痛了吧?你也知道失去孩子的滋味了吧,这就叫报应,你害了火狐王,你也得不到好报!”白羽战士恶狠狠的说。

“可是,我的孩子他是个人!他不是妖,你这么做,你就是在犯天条!荼毒生灵!你罪大恶极!”黑羽战士发疯似的喊了起来。

“人?哼,他也算个人,他连妖都不如,是个半妖的孽种!而要说到犯天条,你和人交和,你他妈的才是犯了最大的天条!这时候,那个孽种估计已经被龙虎天师收进诛妖炉,连个尸骨都不会给你留下!”白羽战士喝着。

“你……不要逼我!”黑羽战士说到这里,双眼已经射出火舌,满脸狰狞的样子非常可怕。

“想救你的孽种?好吧,那就先过了我这一关,要不杀了我,要不你就别想离开!你就在这里为你的小孽种诵经祝祷吧!”白鸦说着,双手叉开长剑,已经做了和黑羽战士拼个死活的架势。

“啊!”黑羽战士真的被激怒了,他猛的将身体化做一团黑色火光,冲向了黑羽战士,而与此同时,白羽战士也将身体化作一道青冷的光,迎击了上去。

惨叫声,喊杀声,折断的羽毛,飞溅的血液一时在黑暗的混沌中混成一片,同时也浑浊了修罗的双眼,震撼着他的心灵。

修罗此刻想大喊父亲的名字,可是他张开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情急之下,他猛的翻身,一竟一怔,从桌子上摔了下来,仰面倒在地上。

修罗忙的揉着眼睛,却见头顶灯光闪烁,自己却仍然在熏香吧中,眼前有无数人头在注视着自己,他的视线从模糊变的清晰,发现每一个注视着他的目光都露出无限惊恐的表情。

修罗忙乱的从地上跌跌撞撞的爬起来,这时人们都四散逃窜,似乎看见鬼一样,酒吧里乱做一团,修罗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的脑海中却时刻浮现着刚才的情景,那究竟是怎么回事,那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修罗忙乱的,在喊叫声中朝着门口跑去。

这时候,门口的大玻璃门上映出了他的样子,修罗一见,自己也吓了一跳,原来此刻的他獠牙尽露,满脸愤怒的扭曲,双眼血红,就连耳朵也变成尖尖的怪样子。

惊叫声,人们的恐惧声,酒吧里桌椅横飞,杯盘坠地的声音连同音乐声混乱极了,人们用各种语言喊着:“妖怪!”、“魔鬼!”、“吸血鬼!”等等等等。

修罗知道自己必须马上离开,可是他的脑海中已经混乱的不行,他一头撞开酒吧的玻璃门,将那玻璃门撞的粉碎,而就在此刻,迎面忽然一个人影电般闪到。

那个人身披白衣,头发也是雪白的,那双青色的眼睛闪烁着剑一般凶狠的目光。那目光如此熟悉,修罗忽然想起来这个人在哪里见过,可就在他明白过来的时候,就觉得一道凉气直穿透自己的胸膛!

修罗绝望的看着那个人,瞳孔已经缩小,一下倒在那男人的身上,此刻耳边已传来那个男人残毒的声音:“孽种,你完了!”

妖祭-沐柏泽

“你把他怎么样了?”一个急促的声音传来,彤一慌张的从人群中跑了出来,却看见修罗正直挺挺的躺在地上,他身上并没有伤,但却脸如金纸,嘴唇禁闭。

白发男人站在修罗身后,用一张极其冷酷的脸回答:“他喝多了,叫人把他抬出去。”

“不行!”彤一厉声阻止着。

“你要做什么?”那白发男人显得有些震怒。

“过来几个人,把他抬进去。”彤一吩咐着,这时几个侍者已经过来,他们抬起修罗就朝酒吧里面走。

这时候,周围惊魂未定的人们还在观望并议论着,有的人说建议报警,有的人说赶紧离开,一时乱做一团,这好似后,白发男人三步并两步的跑到彤一身边,低声质问:“你到底要做什么,你是不是疯了?”

“住口,白鸦,我要做什么我自己知道,不用你多嘴!”彤一脸色沉的象水,根本连看都不看身边的白鸦。

“我早就觉得你不对劲了,可是你别忘了,他可是杀你父亲凶手的儿子!”白鸦几乎快把眼睛瞪出来了。

“对,他是,可是陷害我爸爸的是他爸爸,不是他!”彤一头也没回,径直朝里面走,这时候两个人已经走到了酒吧里面,白鸦猛的上前,挡在彤一面前。

“你做什么?”彤一抬头,瞪着白鸦,那双青黛如墨的眼睛冷冷的。

“彤一,你不要忘了,当初是谁把你救出来的,又是谁去替你父亲报仇,落下这道伤疤!”白鸦快要跳起来似的,他撕扯开自己的上衣,露出他胸前一道两尺长的伤疤,那道疤很深,而且周围还有火烧过似的痕迹,显然当年受过很重的伤。

“对,我知道是你!你从神砂子手中把我救出来,你去找黑鸦王替我父亲报仇,你对我的恩我都记得,可是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还是不能把仇恨忘记呢?”彤一愤恨的说。

“忘记?我永远也忘记不了!”白鸦怒吼着。

“那你就抱着你的仇恨去坟墓吧。”彤一也不搭理白鸦,而是直冲着修罗被抬走的方向走了过去。

白鸦气的暴跳如雷,在彤一身后大声叫喊着,声音十分恐怖。

彤一吩咐人将修罗抬到自己的房间,并把他平放在一旁的红色沙发上,这时候,刚才曾经接待过修罗的侍者也在旁边,见彤一进来,看到他无限伤感的眼神,忙的轻轻走过来,安慰说:“彤一师兄,别难过了,白师兄他就是这个脾气。”

“好了,阿浅,我没事,别为我担心。”彤一强忍着笑了一下,然后将目光放在修罗身上,他的身体正面并没有任何伤痕,但是彤一知道,他受了很重的伤。

“白师兄一定是用他的雪轮刀穿透了他的胸膛,看上去他……他可能……”阿浅满脸难色,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帮我把他上衣解开,好吗?”彤一观察着修罗的脸色说。

“恩。”阿浅倒是很利落,他走到修罗的另一边,和彤一一起将修罗的上衣解开脱了下来,露出修罗已经成淡金颜色的全身。

彤一看了眼阿浅,说:“阿浅,你叫他们在门口守着,除了我命令谁也不要放进来。”

“好。”阿浅点了点头,然后对抬修罗进来的几个侍者说:“小桃,墨高,阿矛你们三个去守门,听见彤一师兄的话了吧,没他的命令,不要放任何人进来。”

“是,彤一师兄。”几个侍者闻言立刻守在门口并关上了房门。

“彤一师兄,你要为他疗伤吗?他的伤很重的,我怕你恐怕……”阿浅看着彤一。

彤一看了眼阿浅,用力咬了下嘴唇,执拗的说:“就算尽我所能,也要救他!”说完,他在修罗面前站好,双手交叉于胸前,暗自运功一样,却见他一头火红的头发似乎被强大的气流向上吹起,一股红色的光在彤一全身升腾。彤一左手横在胸前,双眼一瞪,他的双眼竟然变成金红色,似乎有火焰于中燃烧。彤一喝了一声:“开!”掌到之处,一团火光卷起,修罗那淡金色的身体被火光一照,竟现出一个很深的伤疤来,暗红色的血正汩汩从伤口中留出。

彤一看了一眼,也不出声,右手横劈,凝元气于掌中,就朝着修罗的伤口上放平置,此时,却见从修罗伤口中一股幽幽的白气如水雾般从伤口处升了起来。

阿浅在一边看着,只是瞪着眼,一会看看修罗,一会看看彤一,也不敢说话。

彤一的手就放在修罗的伤口上,任凭那白气越来越浓重被他右手的火光所化,只一会功夫,彤一的额头已经露出豆大的汗珠来,他全身那团红光在不住的摇摆。

修罗的伤口中白气越来越多,眼看着彤一身体连晃几下,阿浅在一边,忙的走过来,站在彤一后面,双手朝着彤一的背上一贴,将自己体内的一股幽蓝色的气注入彤一的身体,随着两个人都各自恩了一声,向后倒退了几步。

此刻修罗低声呻吟了一下,伤口的血已经不见。

而彤一此刻却是脸色苍白,连嘴唇都发白,他连晃了两下身体,阿浅忙的将他扶住,关切的问:“师兄,你没事吧?”

彤一摇了摇头,用手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说:“没事,我还是不能驾驭体内冰火玉狐丹的力量,不能使他痊愈过来。”

“师兄,白鸦师兄修了九百年,他的道行比你我都高,虽然你体内有冰火玉狐丹在,可是你才修了一百年,你还不能完全……我看咱们还是算了吧。”阿浅不忍看见彤一如此,便劝慰他说。

“我只是不想欠任何人的。”彤一喘了口气说,脸色渐渐回复。

“彤一师兄,你……”阿浅话到嘴边又犹豫了下,彤一看着他,问:“阿浅,你想说什么?”

“师兄,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你那么聪明,冷静,师父那么疼你,可是你这次……”阿浅看着彤一低声问。

“喜欢是什么感觉,我不知道,阿浅,我从一眼见到这个家伙,就想起了我自己,我觉得他比我还惨,我起码还见过我爹的样子,可他……所以,就竟然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后来就觉得特别亲切,而且你看他,对自己陷入这个套子里还并不知情,我觉得……”彤一说到这里,又说不下去了。

阿浅看着彤一,又问:“可是,师兄,他是你仇人的儿子。虽然你父亲不是被黑鸦王亲手杀死的,可毕竟黑鸦王设计陷害了,并且要抢夺冰火玉狐丹,对于这样的妖,你不恨吗?”

“我恨,阿浅,我在没见到他之前一直在恨,可是见到他以后,我却不知道怎么了,恨不出来,给他喝了洛夭酒,慑婆酒,锁住他的妖力,显出他的原形,可……”彤一只觉得脑海中一片混乱。

“师兄,我觉得你现在很矛盾,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对吗?”阿浅心疼的看着彤一。

彤一点了点头,很委屈的坐在一边。

“师兄,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反正我是你带起来的,你怎么做我都支持你。”阿浅忽然眨巴着眼睛说,“而且这个家伙,看上去似乎没那么坏。”

“阿浅……”彤一听阿浅这么说,用手抓住阿浅,感动的说:“谢谢你。”

“可是,师兄啊,咱们俩的力量加起来还不够救他的,他被白师兄伤的太重了,咱们都不是神,怎么救他?”阿浅眼巴巴的看着彤一问。

这一问,还真把彤一问住了,彤一皱着眉想了想,然后忽然说,“有个办法……能救他!”

说到这儿,彤一忽然盯着阿浅,阿浅也看着彤一,两人就那么对视着,阿浅忽然摇头:“师兄,那不行,那肯定不行!”显然他已经知道彤一要做什么了。

“可是阿浅,没有别的办法了,虽然他现在还死不了,可如果再过几个小时,他随时会死,只有妖祭……”彤一说。

“师兄,这样太冒险了,你用自己的修行妖祭他的性命,别说你自己损失几十年年修为是小,弄不好会连命都搭上的,师兄,这绝对不行!”阿浅立场鲜明。

“阿浅,可你刚刚说了,无论我做什么你都支持我,不是吗?”彤一脸板了起来。

“可……哎,我干吗要那么说啊我!”阿浅一下也没了话。

“阿浅,我不会伤到我自己的,我只想拜托你一件事。”彤一看着阿浅说。

“说吧,师兄,我阿浅最讲义气了,我知道你帮他妖祭,连命都不要了,也是讲义气!你要我做什么?”阿浅一拍胸脯,反而把腰板挺直了。

“如果我对他进行妖祭之后有什么意外,你一定要帮我把他送走,千万不要叫他再落入白鸦的手里,好吗?拜托了!”彤一望着阿浅,象在交待一件重要的大事一样认真又无助。

“行!师兄,我答应你,豁出这条命不要了,也帮你把他送走!”阿浅毫不犹豫的答应着。

彤一感动的看着阿浅,然后转过身,面对修罗,毅然决然的将双手合十于胸前,闭上眼睛,这时却之间他周身再次燃烧出那红色的光芒,随即,彤一张开嘴,伴随着一团璀璨玄幻的光,一颗有龙眼大小的丹丸从他口中缓缓飘出。

那丹丸红白颜色交替辉映着,在那玄光中熠熠生辉,圆润通透,可比珠玉一样无瑕。

而在那一刹,彤一身影不在,已化作一只红色的狐。

修罗如同经历了一场噩梦,当他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部落里,巴叶就坐在不远处,修罗只觉得口渴,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一时发出声响,巴叶听见,忙的转身,他见修罗醒了,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说:“客人,你醒过来了!太好了,我去叫人!”

修罗还来不及对巴叶说要杯水,那巴叶就已经冲了出去,几声大喊之后,只见大龙连同部落里的很多人都关切的走进了竹楼,看见修罗醒了,大家都很高兴。

“给我杯水……”修罗说了句。

这时,已经有两个姑娘快步去取水。修罗喝了一整杯水,顿时觉得喉咙不再那么火烧火燎的,不由的问道:“我怎么了?”

“你怎么了?我的客人,你可把我们吓坏了,你已经昏过去整整两天两夜了,我们发现你的时候,你就躺在河边,昏死了过去,可是身上又没有伤,我们赶紧把你送回来,这两天找了很多大夫,可是叫我们担心的要死。”大龙在一边叙述着。

“两天两夜?我……是谁把我送回来的?”修罗问。

“是啊,我们也不知道是谁把你送回来的,发现你的时候,就已经在那里了,客人,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线索,被什么东西伤到了?”大龙问。

“没有,我没有什么,我都不记得了。”修罗摇着头,他说不记得的时候,却将曾经发生的事情完全回忆了起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支字没提。

“你刚醒过来,脑子一定还蒙,来,大家叫他休息休息,休息一下再来看他。”大龙倒很懂事的叫大家散去,生怕影响到修罗的恢复,毕竟他们知道,在地藏没有回来之前,修罗是他们寻找到青加长老和巨灵樽的唯一希望。

大家都依言散去,只剩下修罗一个人在房间里。

修罗一个人静静的,将回忆起来的一切都串在一起,他渐渐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候,他忽然觉得胸口处有什么异物在,他忙的伸手去摸,却听见哗楞一声,一件东西正好被他手捉住,修罗忙的摊开掌心一看,竟是一串金色的铃铛。

修罗的手一握到铃铛上面,脑海中一下就回忆起来那个夜晚,在他眼前舞蹈的彤一,这串铃铛不就是彤一脚上的那串脚铃吗?

对,一定是彤一把自己送回来的!可是修罗又清楚的记得,在酒吧中看见的幻象,还有他当时冲出酒吧的情景,以及那个在门口给了自己一下的男人!就在修罗被那男人插了什么在胸膛,向后倒地的刹那,他看见彤一正朝着自己方向夺步而来!

顿时,修罗似乎什么都明白了,心中油然生出一个念头,去找彤一,他一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想到这,修罗忙的从床上翻身起来,发现自己已经恢复了状态,他带上修罗刀以及他降魔士的全副武装,自己朝着外面纵身而去。

这次光临熏香,修罗已经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当他按照熟悉的路来到熏香的时候,这个酒吧还没有开始营业。

白天阳光火辣的刺眼,庭院关闭着,只有那些绿树在阳光下低垂着枝叶。修罗先在四外看了看,却不见酒吧中有任何妖气散出,他定了定神,从背着的口袋里摸出一个罗盘来。那罗盘是用青铜打造,古朴而华美,这是修罗作为降魔士必备的工具——子午青罗盘。

叫子午青罗盘,是因为罗盘上没有别的标刻,只有子午两点,而其实这个罗盘的黑色指针并不是指时刻,而是指示妖阴之气的方位。妖孽,受天地之灵气,感日月之精华,而其中受月华而修炼的成为最多,传说每到中秋月圆,群妖们都要膜拜圆月的光辉以增长道行。

而月是太阴星,阴气最重,故而以子午青罗盘便可查到出乎寻常的妖气。

虽然是在正午时分,但青罗盘的指针还是动了,黑色指针在子的位置上摇摆不定,修罗知道,这里一定有妖孽的存在。

想到这儿,他加了十分的小心,纵身跃进庭院,在绿树阴影的隐蔽下,谨慎的靠近了熏香吧门前,他记得两天前夜里他冲出这里的时候,曾经将大玻璃门撞碎,可如今再看,那玻璃门已经完好如初。

修罗四下看了看没有其它动静,于是他从书包中又取出一个绿色绣花锦囊,那锦囊鼓鼓的,似乎装满了东西,修罗从锦囊中摸出一把蜡黄色的石块,在熏香吧的外围开始撒到地上,直到撒满了一个圈。

之后,修罗才大方的站在门口,用力拍门,因为酒吧在庭院的里面,与外面的街道相隔甚远,位置十分隐蔽。修罗拍了几下门,门内并没有任何回应。

修罗索性伸出他的大手,握住门把手,只一用力,咔吧一声,门把手应声松动。修罗只一推,便将门打开,自己闪身已经进入到了熏香吧内。

白天的熏香吧一片阴暗,没有灯光,显然不是营业时间,不过那里面的布置,修罗却似乎很熟悉,他沿着熟悉的路,一纵一窜,身手颇为敏捷迅速,如电又如光,几个起落已经落到那舞台的正中,而就在这个时候,修罗手中的青罗盘不住的震动,低头一看,那黑色的指针左右摇摆,十分剧烈。

修罗的一双血眼已经变红,如此一来,在黑暗中的景象,无论是人是鬼,是妖是邪,他都看的清楚些。

不过他在舞台上等了一会,却并未有异常出现,低头再看罗盘,却见罗盘指着一个方向,修罗就朝着这个方向纵身过来,转眼已经走到酒吧的深处,而这个地方却又似曾相识。

沿着路,修罗朝里面走,走了没多远,空间豁然开朗,竟到了一个大空间所在,而就在这个大空间正中,一个圆形水池就在那里,水池的水显得很静,好像一面镜子一般。

修罗一下想起,原来这个地方自己曾经在梦中来过两次,不过梦中这里烛光闪烁,水池面上有彩色的花瓣和满屋的奇香,可此刻这些都在一片阴暗之中。

修罗正想着,忽然,一阵冷风从自己左边穿来,修罗忙的一闪,人已经落在五步之外,一个影子忽的一闪又不见。

修罗的青罗盘又开始剧烈的震动。

就在这个时候,修罗耳中听见一阵细琐的声音,此刻,弥散的妖气开始在这个空间时隐时现的出没,修罗喝了一声,以左手捏一个烈火印,猛的凝神挥出,却见他手中一道火光,直射向房梁。而就在这个时候,却听见一个阴沉的声音说:“孽种,找你不着,你自己却寻来了!”

那声音绕梁回响,却无法辨别是从什么方向发出来的。修罗正在寻找,就觉得他的肩膀有人轻轻一拍,修罗也不怠慢,他回手就要抽刀,看时,却见正是那天招待自己的侍者少男满脸惊恐的站在他后面,看他穿青挂素,并没有显出妖孽的样子。那个人正是阿浅。

“你?”修罗刚要张口,阿浅一把就堵住他的嘴,然后低声说:“你回来干什么,你不要命了!快离开这里!”

“我为什么要离开!”修罗一把将阿浅的手从他嘴上拿开,然后问:“你怎么在这里,这里很危险,你先走!”

“哎呀,你这个白痴!”阿浅也不由分说,拉起修罗的手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说:“我辛辛苦苦把你送出去,你又无缘无故跑回来,真被你打败了!快走!”

“你送我回去的?不是彤一?那彤一在哪儿?”修罗低声问着。

“他……你管不了他了,你先管你自己吧,你赶快离开这里,我会好好照顾他的,你快……”阿浅拉着修罗已经走到一扇落地窗前,阿浅一下推开窗子,一道光束射了进来。“快,从这走,上大街,有多远走多远,不要再回来了!”阿浅指着外面说。

“我不能走!”修罗却执拗的站在那里不动了。

“你……为什么不走?难道还要我轰你走不成?快,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尊贵的客人了你!”阿浅急的直蹦。

“小弟弟,我是来捉妖的,这里有妖,你不知道!”修罗说。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知道,我就想叫你快走,要不就来不及了!”阿浅一看修罗不肯动地方,他索性又抓起修罗的手,向窗子外面跳,可是他一踏出窗子,忽然脚下一道黄烟猛的射出,阿浅一声闷哼,人已经仰面栽倒。

“你怎么了?”修罗见阿浅摔倒,忙的过去搀扶他。

可此刻阿浅脸色竟变的铁青,他颤颤声音说:“这里……硫黄……”

修罗低头一看,见阿浅正踩在刚才自己投下的黄色石块上,原来这些石块是从天龙池火山口取的硫磺石,专为镇妖之用的。

“原来你也是……”修罗这才明白,他忙的一把抱起阿浅,此刻,却感觉背后一股凌厉的风声吹到,修罗回头,却看见一片黑影夹杂着强劲的吸力如同一个漩涡,将自己和阿浅一同吸进其中,又卷回酒吧之中,重重摔到地上。

只听见那阴沉的声音狞笑说:“想跑,阿浅,他已经设下镇妖圈,你为了救他就不怕丢了你自己的命!你这个混蛋!”

修罗听出来这个声音,正是那天在伤害自己的白鸦的声音。修罗一个纵身,就伏在地上,将阿浅轻轻放在自己脚边,然后朗声说:“白鸦,你不要鬼鬼祟祟,有种你给我出来!”

一句话话音刚落,却见熏香吧内妖气四散,妖影盘旋,似乎有数十道妖气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耳边已经穿来阿浅微弱的声音:“半妖……你何苦……?他修了九百年……你不是……不是送死么?”

修罗低头看了看阿浅,却见阿浅一脸关切的样子,修罗说:“你别怕,那一点硫磺杀不死你,我来对付这只老妖!”

阿浅无奈的苦笑,“你死了……怎么对得起彤一师兄……”

小说《猎魔师》 第11章 白鸦,火狐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涵雁丶小可爱点评:

作者沐柏泽写的《猎魔师》很细腻,剧情有特色,最重要的是的人物刻画特别到位,没有崩人设,看得出看作者是有自己的想法滴,美中不足就是更新太慢,真的很吊人胃口啊,期待后面的剧情(❀ฺ•㉨•❀ฺ)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