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破军战魂传说

破军战魂传说

作者:枫叶知秋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10 16:59:31

《破军战魂传说》小说情节波澜壮阔,枫叶知秋主要说的是:面对蜂拥而来的突厥军,破军紧了紧手中的刀盾。他轻轻的出了一口气,没有丝毫的紧张。在他的身后是他部下的四个士兵。破军眯者双眼,狭长的双目中满是冰寒的杀气。在敌军与天朝士兵相距百步时,天朝的弓箭手连环射出了十几阵箭雨,一群群的骑兵被射落马下。但是,遭到打击的突厥兵却更加疯狂的扑了上来。破军左手持盾缓缓的举起至胸前,右手的雁翎刀高举过头,刀锋上寒光耀眼。终于,两军相接,首先对上敌军的便是最前方的盾兵。
展开全部

无尽的战斗-枫叶知秋

面对蜂拥而来的突厥军,破军紧了紧手中的刀盾。他轻轻的出了一口气,没有丝毫的紧张。在他的身后是他部下的四个士兵。破军眯者双眼,狭长的双目中满是冰寒的杀气。在敌军与天朝士兵相距百步时,天朝的弓箭手连环射出了十几阵箭雨,一群群的骑兵被射落马下。但是,遭到打击的突厥兵却更加疯狂的扑了上来。破军左手持盾缓缓的举起至胸前,右手的雁翎刀高举过头,刀锋上寒光耀眼。终于,两军相接,首先对上敌军的便是最前方的盾兵。

突厥骑兵撞上盾兵就象急流撞上岩石激起了一阵阵血浪。一个个战士倒下,但更多的盾手迎了上去。后排的长枪手将锋利的长枪刺进了敌人的胸口。破军身子低俯,左手的盾牌迎着斩来的斩马刀,在刀盾相接时,破军左手的盾牌画出一道浑圆的弧线卸下了八成的力道;同时,右手的战刀已斩断了马蹄,他身后的部下立即将落马的敌人斩杀。数万的大军终于混战在一起。破军和部下紧紧的聚在一起,在战场上每一个战友都可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五人组成了一个小小的战斗小组,配合极为默契。五人中破军为箭头,他身后左右分别为两个壮汉名叫秦山和程季,最后是莫无空和文长风。战斗不过仅仅半个时辰,破军已经受创十七处,虽然大部分都被他让过要害,但那伤口处的疼痛也不时的撕咬着破军的神经。

破军用盾格住刺来的长枪,右手飞快的沿着长枪划下,第一下削断敌人五指,刀便刺进了他的胸膛。飞溅的热血喷得破军满头,破军仿若未觉般顺势斩下了另一个敌人的半个脑袋,同时让过敌人刺向胸口的一刀任由长刀在肩膀上划出一道伤口。忽然,破军感到身子一轻,他冷傲的脸上泛起一丝的喜意:“轻身决终于达到了第三层减轻身体重量%的境界了。”趁此时机,破军闪电般出刀七次,砍下了七个敌人的脑袋。一阵阵鼓声响起,两个军队开始缓缓后退,破军等人也随着军队退回了玉门关。

回到大营,破军上好伤药,吃过饭菜便回到营帐开始打坐练气。在战争中要想活命就要比别人强。这里虽然是一个虚拟世界,但一旦死亡所有的一切就化做飞灰。此时的现实世界已经是三十世纪了,现实所有的一切都由智能机器掌管。所有人都生活在这个人类的世界《战魂》之中。每年现时中都有千万新人口出生,然后在智能电脑的抚养下成长,到十八岁时学到各自感兴趣的东西和一些在《战魂》中所必要的知识后就进入虚拟世界。破军进入虚拟世界时和许多人一样成为了一个普通的士兵。但唯一比同的是,其他人都向往着成为一个武功高强的江湖大侠,在军营中呆了一年学到一些战斗常识后便走,而破军却喜欢那火热的战斗留在了军营之中。

在这个虚拟世界中,所有的一切都和现实一样,等级也只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而实力要靠每个人的刻苦修炼。在军中呆了近两年,除了第一年的学习时间,破军用了大半年时间才被提升为一个小小的伍长。刚入虚拟世界时他的属性为:力量速度敏捷六识根骨智力悟性福缘幸运天生资质:力大无比速度绝伦六识超凡。现在他的属性为:破军等级军衔天朝征西军玉门关守卫军前锋营第一战斗小队伍长力量速度敏捷六识根骨智力悟性福缘幸运天生资质:力大无比、速度绝伦、六识超凡。

大部分的人不愿在军中是因为军队太单调,每天除了战斗还是战斗,而且军中的武功也全都是基本武功,丝毫没有江湖上来的精彩。现在破军所学的武功为:基本内功,第三层提高真气运行速度%提高内外伤恢复速度%提升少量内力传说乃是黄帝为战胜蚩尤而创。基本拳脚:第一层提升拳脚攻击力量%传说是黄帝为增强士兵体质所创。基本轻身术第三层减轻身体重量%传说乃黄帝为提高军队速度所创。基本刀法第三层提高刀法速度%提高刀法攻击力%传说乃蚩尤军基本刀法,蚩尤战败后为黄帝所得传于部下。基本箭术第一层提高箭速%提高杀伤力%传说乃洪荒是后羿所学箭术基本。基本枪法第一层提高枪速%提高枪法杀伤力%传说乃黄帝所创传与部下。

日一早,破军就从打坐中醒来。经过一夜的调息和金疮药的疗效,他身上的伤已经好了近八成。破军穿上轻甲带着大刀到校场开始练习刀术。这些基本武功虽然比江湖上的那些基础武学和一些初级武功厉害些许,但却很难精进。因为基本武功只能靠一点点的苦修才能升级,而江湖上的武功都可以在门派的NPc处直接消点升级。而且,现在江湖基本上已经淘汰了初级以下的武功,所有人都在练习门派中的进阶武功,近阶武功已经比军中的基本武功厉害许多,这也是军中的现实人很少的原因之一。

练了半个时辰,破军擦了擦满头大汗来到军功部对昨日的军功进行统计。破军来到军功统计NPc前行了个军礼后道:“天朝征西军玉门关守卫军前锋营第一战斗小队伍长破军前来统计军功。”NPc翻开一个本本道:“破军昨日一战杀敌三十七人,其中什长三人伍长二人小兵三十二人,共得军功七十二点,目前军功为一千零十三点,特晋升为天朝征西军玉门关守卫军前锋营第一战斗小队什长,部下增加五人,获得战利品缅铁刀一把,黄金百两,铁甲一副。”

破军领了战甲和缅铁刀便回到了自己的营帐。在他帐前正遇到了前来报道的九个部下。这九人中新来的五人竟有一个是现实人。破军放下刀甲后刀:“命令,所有人现在和我一起去校场训练半个时辰。”破军在这个小队中也酸得上是一个人物了,不仅因为他的武力很强蚝油就是他的部下在他的调教配合的极为默契,在战场上杀敌众多而伤亡却很少。破军的部下九人除了以前的秦山、程季、莫无空、文长风还有新来的五人分别是冷林、纪尘、王军、郭林和毛大用。其中纪尘便是现实人。破军将九人三三结合自己居中策应组成了一个新的阵行。将战阵演练了半个时辰后,破军下令让众人休息。由于昨日一战,突厥战死近万人,今后的数日无战斗。玉门关的将士也获得了一个难得的休息时间。

吃过午饭,破军又开始练习武艺,现在他只是一个轻步兵,所以箭术和枪法一时也练不很好,那一层的箭术和枪法也是在战场上无刀时抢夺敌人的弓箭和长枪而练成的。破军将雁翎刀换下,拿上了更好的缅铁刀开始练习基本刀法。这缅铁刀光滑如雪,一经使来犹如白光一片。这基本刀法为战阵武学,招式简单狠辣,一招一式全冲着敌人的要害而去。破军练得性起,长啸一声一把刀舞得仿如漫天飞雪,近丈方圆里竟然刀光闪烁、杀气弥漫、骇人心神。过了半晌,破军才从那股兴奋劲中醒来。闭目回想片刻,破军打开属性表才发现近半年未增长的基本刀法终于升级了。基本刀法:第四层提高刀法速度%提高刀法杀伤力%悟得基本刀法第一招血洒八荒攻击范围周身一丈方圆,可以瞬间出刀八次。

“什长好武艺!”一声喝彩声传来,纪尘站在一旁满眼羡慕的道。破军淡然一笑:“怎么不好好休息?再过几天就要上战场了。”纪尘赧然一笑道:“我才来这个新的地方,一时间还不能适应。什长你的武功好厉害!”破军道:“现在不是在战场上,我比你先进这里一年,几叫我一声大哥吧。”“是,大哥!”纪尘高兴的道。破军道:“你除了练过基本刀法,还学了些什么?”纪尘道:“所有武功我都学了:基本内功、基本刀法、基本拳脚、基本轻身术、基本剑法、基本枪法、基本箭术、基本暗器”“停!”破军大喊道:“你学那么多赶什么?你上哪有那么多精力来将这些全部练好?”纪尘傻眼了,喏喏的说不出话来。破军道:“你打算在军里混还是打算到江湖上去练练?”纪尘道:“我喜欢在军里打仗!”破军道:“那你就练习内功、轻身术、刀法、箭术和枪法,其他的你再选一两个也行。”纪尘忙点头应是。

此后数日,破军日夜操练部下练习战阵,并指点新兵在战场上的所要注意的一些求生知识和闪避方法。“呜——”苍凉的号角声响彻天地。破军到喝道:“上甲提刀,速到校场布阵,一刻后随我上阵杀敌!”说着便已穿戴好一切提着缅铁刀来到了校场。此时,前锋军的五万人马已经整兵待命。其中有一万轻步兵,五千长枪手,一万五千轻骑兵,七千弓箭手和三千偏将亲兵,五万将士已然列着整齐的战阵向着关外缓缓而去。

破军面对着数万突厥兵,心里没有丝毫的波动,一年来的近百场战争让他的心志无比坚毅。他身后的纪尘却害怕的浑身颤抖。箭雨过后,双方的大军随即缠到了一起。破军用布条将刀柄紧紧得缠在手上,雪白的长刀撒下一道闪光冲着眼前的敌人扫去,狂猛的劲道直接斩断了两个敌人的脖子,而破军也中了一刀。那滚热的鲜血冲天而起,扑头盖脸的浇了破军和纪尘满头。这时,一个突厥兵执枪冲了过来,破军扫了一眼呆楞的纪尘,一刀敲飞了长枪顺手一刀斩下了他的头颅。破军回头狠狠的一巴掌甩在了纪尘的脸上骂道:“混蛋,这里是战场,你要是害怕的话就给我滚,的手下不要一个孬种!”纪尘双目泛红吼道:“我明白了!什长!”说着长刀狂劈下去!

战阵无情-枫叶知秋

俗话说:人一上万,无边不岸。近十万的人战斗在一起是极为混乱壮观的。这次战斗是对破军的一个极大的考验,十个人中有五个是新上战场的菜鸟,而且,新的战阵还不是太纯熟,人手也无法像往常一样配合默契。十个人的战阵在战场上艰难的运转,斩杀一个个敌人。在这一个时辰的战斗中,破军等人个个浑身浴血伤痕累累。破军吐出一口鲜血,仍掉左手破碎的盾牌,脚下一挑拾起一根长枪继续战斗。破军天生力大无比耐力也是极强,但在战斗残酷的战场上也坚持了仅一个多时辰就体力枯竭。战斗到现在,除了破军以前的四名老部下其他人几乎都累得连挥刀的力气都没有了。就在此时,毛大用惨叫一声被敌人砍倒在地。破军大怒道:“混蛋!敢杀我兄弟!血洒八荒!”缅铁刀如光轮般展开笼罩方圆近丈,周围的八个敌人同时口喷鲜血而亡。破军的脑子静了下来想道:“我还是无法完全控制情绪!下次一定要注意!”破军气喘如牛,体力和内力几乎都已耗竭。

破军对身后的纪尘道:“我气力耗尽,需要一刻钟的时间来恢复一下,你来接替我的位置,为我争取时间!”说着将缅铁刀递给纪尘,二人迅速更换位置。纪尘站在最前方才感觉到破军的不易,每次他都最先和敌人接触,而且,前方所有的敌人都对着他攻击。幸好他已经在破军处学到了不少经验,控制着任由敌人在自己非要害处浅浅的划上一些伤口然后一刀刀将敌人斩杀。破军进入阵法中心后开始用长枪支援四周的部下。凭借先天的六识超凡,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手中的长枪如同毒蛇一般迅疾的刺出收回,点杀一个个敌人。为了尽可能的减少部下的损失,破军的长枪速度越来越快,他的整个心神仿佛与长枪合而为一。在这种情况下,破军的枪法修为如同直线般飞升,仅片刻便突破第一层,进入了层:提高枪速%提高枪法杀伤力%。而且,他还领悟到基本枪法第一招:灵蛇吐信瞬间提高出枪速度%提高要害击中几率%攻击范围方圆一丈八可瞬间出枪三次。

破军调匀呼吸,让微薄的真气行走于经脉,缓缓地回复体力,同时冷酷的将长枪刺进了一个又一个敌人的眉心、咽喉、心脏。猩红的鲜血一层又一层地覆盖了原本明亮的长枪。破军调息片刻,回复了不少力气,将纪尘拉到身后。又连杀几人之后,破军遇到了一个严重威胁他生命的敌人。一个全身覆盖着黑色鱼鳞甲的突厥兵如破军般三枪同出刺向破军的面门、咽喉和胸口。破军全力出刀想斩断长枪,但对方一碰即收,同时有刺出数枪,破军也不甘示弱,侧身闪过长枪也狂劈一刀。二人连过数招竟不分上下。破军知道这样纠缠下去对自己极为不利。而就在二人相持的片刻,纪尘等人又受创颇深。破军盯着长枪的路数,身子一侧任由长枪刺进了肩窝,同时也用足力气一刀使出血洒八荒。八刀不分先后的向对方劈去,头三刀将敌人逼的撒手丢枪,第四刀破敌甲,第五刀将对方斩杀,后三刀又顺势杀了周围三人。破军拔出长枪,系统提示道:破军斩杀突厥都尉一人,缴获长枪九黎。

破军点了下伤口周围的穴道将血暂时止住,然后又奋勇杀敌。破军左手九黎右手缅铁刀在战阵中左右开弓,杀敌快捷无比。半个时辰后退兵的号角响起,破军忙带着浑身浴血伤痕累累的部下退回了军营。回到帐内,众人洗漱一番后,破军严令部下们打坐调息。这是破军发现的一个规律,战后,所有人体内的真气用尽,在这是修炼内力不但有奇效还对身体和意志力进行锤炼。破军一遍又一遍的运转内力,温润的真气在经脉里流转,缓缓地修补着破裂的伤口和经脉,并且有一丝丝的真气渗入血肉之中,增强肉体的抵抗力。破军感觉到已经有大半年未有动静的基本内功竟有突破的迹象。

大战后数天,破军等人又轻松下来了。又有一名新兵补充到破军的帐下。破军这几日除了操练部下就是修炼内力。经过这几日的苦修,破军的基本内功终于突破了第三层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第四层高度。以前所有修炼基本内功的人,不是中途战死就是改修更加高深的门派武功,所以没有人将基本武功练得突破三层。也正因为如此,所有人都认为基本内功和江湖上的基础内功一样只有三层。而破军从进入战魂就从两者之间的名称差异猜测二者有所不同,而在前不久他将基本

刀法练到第四层更是证实了这个猜测。内力的突破给了破军极大的惊喜:基本内功第四层提升内力运行速度%提升内外伤恢复速度%提升内力提升先天属性力量速度六识破军觉得内力比之以往多了几乎一倍,而给他最大惊喜的是基本内功竟提升了先天属性。

战魂世界里,先天属性几乎是无法提升的,除了有传说中的灵药,或者是绝学级武功可以提升。可是,自战魂开同三百年来,江湖武学只达到高级阶段,而灵药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上一场战斗不仅让破军的枪法升了一级,还给了他不少的好东西。首先是点军功:杀都尉一人得杀什长五人得杀伍长三人得杀士兵人得;还有就是战利品长枪九黎和两黄金。照这样下去,破军只需大半年就可以升为都尉,统帅士兵,成为一个颇有势力的战斗小队了。

苦练了将近五天,破军带着部下到关内去放松一下。战后的几日时间可以对武功进行整理,然后快速提升;但过犹不及,必要是要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不然士兵迟早会被强大的压力压跨成为一个只知道杀戮的战争机器。破军将九黎和缅铁刀都留在了军营的后勤部进行维护和保养,一件兵器要保持在最好的状态才能在战场上不出意外。破军大部分的军饷都花在了军器的维修和保养上了。这次花在九黎和缅铁刀是五十两,是破军一个月的军饷的一半。好在他在战场上表现极好,经常得到不少战利品,这才没成一个穷光蛋。

玉门关是一个边境之地,除了军队和战魂世界的本地人并没有多少现实人,所以不是很繁华。说是去放松一下,其实是去吃些好的,再到窑子去发泄一下。来到君悦客栈,破军直接带着众人到了一个小包间。这一年来,破军从小兵一直升到什长都是在这间客栈吃些好东西,和客栈的老板也混得极熟。客栈老板姓柳名岩,三十多岁,在这里开客栈十多年,算得上是一个老奸巨滑的生意人。叫上一桌酒菜,破军先狠狠的灌上一大碗烧刀子。纪尘赞道:“大哥好酒量,没想到大哥不仅武功好,酒量也不小!”路勇和施南是新加入到破军帐下的新兵,闻言追问道:“什长的武功很厉害?”纪尘见有人问话,立即摆开了架势将破军在战场上的彪悍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破军见纪尘吹嘘的厉害忙打断他道:“好了,纪尘,都过去几天了,你还念念叨叨说个不停.”秦山接道:“大哥,你那天用的那招刀法是从哪学的啊?好厉害的招式.”文长风也道:“还有那招枪法,刁钻无比,威力极大啊!”破军微微一笑道:“这是我自创的,等我将它们进一步完善后就教你们.”众人大声欢呼.破军举起酒杯道:“来,大家干了!”众人同时举杯共饮.柳岩推开房门道:“破军兄弟,恭喜你进一步高升!”破军道:“柳老板说笑了,不过是升为什长而已.”柳岩倒了一杯酒道:“来,兄弟我借花献佛敬老弟一杯,祝老弟步步高升!”二人同饮而尽,柳岩道:“好了,我就不打搅各位兄弟玩乐!今天的这顿就算我请了,祝老弟升官了!等会我再让小二多上几坛好酒,大家尽情的喝!”众人纷纷叫好。破军也大笑道:“既然如此,我也就不推辞了.”柳岩道:“那诸位就先喝着,我这就去叫人送来!告辞!”

军中大多是豪爽之辈,喝酒也是大碗大碗的喝,不一会就喝了好几坛老酒.破军等人放开胸怀,不一会就将酒菜用尽,而十人中酒量不大的几个已经摇摇晃晃的站立不起.破军喝下最后一碗老酒对秦山道:“山子,你带弟兄们去寻花阁乐乐,我先回去了.”秦山知道破军不喜到那风俗之地,也就不推辞的应下了.破军看了看纪尘道:“你也和山子一块去吧!”纪尘早对烟花之地向往已久,今天有了机会自是满心欢喜的答应了.破军向柳岩告辞之后到关内的铁匠铺买了两个各二十斤重的护腿绑到腿上.这是他练轻身术的捷径,从开始的五斤到现在的二十斤,只要不是在战场上,他一直都带着沉重的护腿和两个同样重的护臂.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陶宁呀点评:

《破军战魂传说》的剧情紧凑,人物刻画细腻,前后呼应,整篇没有废话凑字数,很久没看到这么好的小说了。关键更新速度还快。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