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重生之首辅夫人太难当

重生之首辅夫人太难当

作者:小玲珑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05 15:35:39

《重生之首辅夫人太难当》主要说的事情,看看小玲珑是怎么讲的:唐玟瑶叹了口气,安抚道,“以不变应万变就是了,不自乱阵脚就行。” 清平宴除了宴请贵妇闺秀们,还有当下有名或有德的少年子弟,除开变相的挑选新面首外,也有给贵妇们一个挑选女婿的意思在里面。 左右现在是赶鸭子上架,她不过是个空有架子的侯府嫡女,如何能拒绝贞静的邀请? 放眼整个京城,也没几个人敢拒绝贞静。 马车缓缓停下,秋暮与昏晓对视一眼,皆暗自警醒。
展开全部

重生之首辅夫人太难当第5章试读

  “首辅,这是谁家的女子,为何抱着朕哭的这般伤心,可是你欺负了她。”小皇帝人小鬼大,故作高深道。

  陈靖深却是深深地看了一眼哭的不能自理的唐玟瑶,语气里难掩悔意,“让陛下见笑了,这是臣未过门的妻子,都是臣的不是,惹了她伤心。”

  唐玟瑶闻言,羞恼地止住了哭声。

  陈靖深竟敢趁机在胤儿面前胡说八道!

  “哦?首辅何时定下的亲事,为何朕全然不知。”小皇帝皱眉,心里有种莫名的不舒服,就是不想让这个奇怪的女子嫁给首辅这个大尾巴狼!

  陈靖深敏感的捕捉到小皇帝的不满,随即笑的意味深长道,“今早。”

  “首辅,这是太后故居,朕不同意赏出去!”小皇帝闻言顿时想起今早陈靖深趁自己半睡半醒间,将冯府赐给了明国侯府的嫡女一事。

  母后的家,怎能当做礼物赏出去!

  小皇帝气的牙痒,可母后生前曾百般告诉他,要敬重陈靖深。

  “首辅大人莫要胡言乱语,臣女什么时候答应过要嫁给首辅大人。”唐玟瑶顾不得两人之间的对峙,气恼的一把将小皇帝拉到身后挡着,气急败坏的瞪着陈靖深,恨不得咬下他一块肉。

  陈靖深似笑非笑的看着唐玟瑶护崽子的架势,忍不住恶劣道,“聘礼便是这冯府,唐姑娘欢喜的收下,众目睽睽,你我亲事已是板上钉钉。”

  顿了顿,又目光阴暗的看了一眼小皇帝露出来的衣袖,“陛下一言九鼎,若是反悔,如何为君?”

  “你!”唐玟瑶压下心头慌乱,气恼的说不出话,陈靖深这是在要挟她!

  小皇帝最是不能被刺激,当下就从唐玟瑶身后走出,又是着急又是别扭道,“首辅,今早朕还未清醒,此事做不得真。”

  “陛下应当明白,若有一日臣老去或是被刺杀,陛下再无人挡在面前之时,谁来管陛下是否清醒?”

  陈靖深皱眉,小皇帝自小就被阿汝宠坏了,一有什么不顺心或者不如意的事情,就想着耍赖撒娇蒙混过关,一国之君如何能这般教养,可他到底心疼她,才一直没有多言,只是自身严厉的教小皇帝是非,如今她分明“故去”,小皇帝这坏习惯却是半分未改。

  “慈母多败儿。”见唐玟瑶一脸心疼的样子,陈靖深就抢先冷冷开口。

  小皇帝不知唐玟瑶就是冯汝,当下气恼的红了眼眶,“不准首辅说太后的是非!”

  “即使没有臣,也会有他人,陛下应当谨言慎行,才能不让人寻到话柄去责怪太后!”

  陈靖深半分不让,面色越发严厉。

  小皇帝最是要面子,何曾被陈靖深这般挡着他人毫不留情的训斥过,当下羞愤的拂袖离去。

  唐玟瑶愣愣的望着小皇帝跑开的背影,一颗心仿佛也跟着儿子跑了一般。

  “若不严加管教,如何能扛起百姓的期望。”陈靖深见唐玟瑶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就有种难言的失落。

  “我不会嫁给你,绝不会。”唐玟瑶转过身,平静的看着陈靖深。

  陈靖深目光一冷,“西北如今正缺新兵,想来明国侯府世子也应当去历练一番。”

  “陈靖深,我父亲教你治世辅佐之能,是希望百姓能安居乐业。”

  唐玟瑶攥紧了衣袖,他怎么能拿唐诚来要挟她。

  “师父教我治世辅佐之能,我用来护你母子周全至今,阿汝,你抿心自问,你是真不愿嫁我,还是顾虑陛下。”

  陈靖深收回不稳的情绪,叹了口气,她总是这般倔强。

  “与你无关。”唐玟瑶被戳穿心思,难堪的移开脸。

  没错,嫁给陈靖深,能让明国侯府获得庇护,也算对得起原身的父兄。

  再者,对于胤儿来说,也算多一份保障。但是,她怎么能当着胤儿的面,嫁给陈靖深呢?

  若有朝一日胤儿知道真相,又当如何自处呢?

  “阿汝,你想不想经常见到陛下。”

  陈靖深缓步上前,如一堵坚硬的墙,让唐玟瑶无法逃避,几近窒息。

  “我对你,无男女之情。”

  想起儿子,唐玟瑶开始动摇。

  “嫁给我,可每天都见到陛下。”陈靖深放缓语气,循循善诱。

  他再了解她不过,事关小皇帝,她不可能拒绝。

  “......好。”唐玟瑶疲惫的眼前发黑,一个不慎跌入那宽厚的怀里。

  天旋地转间,陈靖深一把将她抱起,“阿汝,我不会负你,你必须信我,这天下于我而言,远不如你重要。”

  唐玟瑶疲惫的闭上眼,不作回答。

  陈靖深脚步沉稳的抱着她,一路往她昔日的闺房走去。

  “我舍不得穿你缝制的这身袍子和鞋,若是穿旧了,你定会又去缝制,每一个针孔如扎在我心上一般。”

  想起一开始她落在他身上的目光,陈靖深声线低哑,似是解释又像是诱哄。

  唐玟瑶嗅着熟悉的冷香,一颗心毫无波澜。

  过去如何她不愿追究,眼下她只想护着胤儿,看他顺顺当当的成为一个合格的君主。

  陈靖深能给她想要的,而她,以明国侯府嫡女的身份嫁他,也算是保全了明国侯府。

  就当,还债。

  “高中那日,我从未那般快活过,因为我终于可以娶你为妻。”

  陈靖深望着熟悉的一草一木,温柔的语气是那般让人难以抗拒。

  “可我回来之时,却看到了赐婚圣旨。”

  陈靖深停下脚步,眼前便是冯汝的闺房,那一日他便是穿着这一身,像毛头小子一样,快活的跑来,想告诉她,他要娶她,他心悦她。

  “阿汝,我当时,很痛。”

  无论是年少坚硬的陈靖深,还是成熟内敛的陈靖深,从未这般,在她面前示弱过。

  唐玟瑶睁开眼,入目便是昔日的熟悉,一颗心,又暖又酸,隐隐胀痛。

  “陈靖深,我的痛,不比你少半分,只是,过去,便过去了。”

  是了,她不会再重蹈覆辙,把一颗心捧在他面前了。

  “阿汝,我心悦你。”

  冷不丁的,陈靖深忽然低头,堵住了唐玟瑶的唇。

  轻描浅绘,挑勾深探,极尽温柔,极尽悲喜。

  唐玟瑶呆滞的望着陈靖深闭上的眸子,曾经她曾无数次幻想过,他那总是一本正经的唠叨她的唇,如今尝到了,方知冰凉苦涩。

  情动的陈靖深,一颗心颤栗的欢喜着,身体也诚实的起了反应。

  唐玟瑶推开陈靖深,淡漠道,“我累了。”

  如一盆冷水般灌浇而下,陈靖深的表情一刹那的冷寂。

  “阿汝,你是我的。”

  似是强调又像是哀求,陈靖深松开唐玟瑶,幽幽暗暗的情愫在眸子里沉浮不定。

  唐玟瑶静静的打量着眼前与自己一同长大的男子,忽觉世事无常四个字,恰当至极。

  “臣女身体不适,先行告退。”

  陈靖深抿唇,目光如钉在了唐玟瑶背上一般,直至她彻底消失,才蓦的松开紧握的拳,一手的粉沙倾泻,随风散去。

  陪了他十年的老核桃,仿若不曾存在一般。

  “阿汝,你看这像什么样子。”

  嘶哑的音色,像极了一只重伤的狼。

  “主子,贞静公主请了冯姑娘去清平宴。”安得从暗处走出,压低了嗓音。

  陈靖深回过神,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愉悦的笑了起来,“赌气的兔子,吃几回亏也就乖了。”

  “......是,主子。”安得虽有些无语,但到底领命退下。

  且说公主府这边,清平宴每个季节都会举办一次,具体日子却是由举办者贞静公主的心情而定,因而每一次的都不一样。

  而最令贵妇闺秀们头疼的莫过于,每次贞静公主都不会提前发帖,而是突然的,就派侍卫来请人,每每这个时候,哪怕是有要事在身,也不得不推了去,急忙狼狈的赶去公主府赴宴。

  贞静公主是先帝唯一的女儿,先帝在世时是受尽万般宠爱,即便当时遇上蛮子前来和亲,也是从京城闺秀中选了个不起眼的庶女送去和亲,这般的疼宠,让贞静公主打小就跋扈至极,目中无人,若说贞静公主唯一会妥协的人,便是那首辅陈靖深了。

  整个京城谁不知道,贞静公主心仪陈靖深,先帝在世时便想赐婚,只不过陈靖深宁死不屈,先帝也舍不得失了这般一个信得过的才干心腹,这才没让贞静公主如愿。

  那贞静公主也是个有脾气的,当下便收了十几个才貌双全的面首,抛出了此生只嫁陈靖深的誓言后,硬是到现在三十的年纪了,也没嫁给任何人。

  唐玟瑶气定神怡的靠着马车里的软枕,寻思着等一会儿要怎么应付贞静公主。

  说起来,她还是太后的时候,和贞静公主倒是井水不犯河水,贞静公主的生母去的早,先帝也不忍将她给哪个嫔妃养着,便一直让自己身边信得过的嬷嬷去教养贞静公主,因此贞静公主虽受尽万般宠爱,却也没惹了谁眼红,这其中,也有她生母早逝,没有依靠任何势力的原因。

  再者,不过是个公主,又不是皇子,谁又会蠢笨到去算计她,惹先帝不高兴?

  不过,贞静公主对陈靖深的心思,倒是个让她极为棘手的事。

  她当然知道,为什么清平宴今天开。也知道为什么过去那么多年,贞静公主都没有请过原身去参加,而偏偏今天就来请了,还那般准确的知道她今天一定会在冯府。

  都说情字误人,果真不假。

  陈靖深这般毫不顾忌的把冯府给她,何尝不是逼明国侯府站队,逼她不得不投靠他。

  他手里有太多的筹码,唯独她,一无所有,处处受限。

  “姑娘,那贞静公主......”秋暮有些不安,贞静公主对首辅有意这件事人尽皆知,如今首辅对姑娘的态度......

  唐玟瑶叹了口气,安抚道,“以不变应万变就是了,不自乱阵脚就行。”

  清平宴除了宴请贵妇闺秀们,还有当下有名或有德的少年子弟,除开变相的挑选新面首外,也有给贵妇们一个挑选女婿的意思在里面。

  左右现在是赶鸭子上架,她不过是个空有架子的侯府嫡女,如何能拒绝贞静的邀请?

  放眼整个京城,也没几个人敢拒绝贞静。

  

重生之首辅夫人太难当第6章试读

  马车缓缓停下,秋暮与昏晓对视一眼,皆暗自警醒。

  唐玟瑶下了马车,便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虽不怀好意,但她到底在深宫里多年,这些目光倒不会让她不自在到哪里去。

  迎着目光,唐玟瑶从善如流的和接待的宫娥对话,得知座席安排后,也客气的道了个谢。

  无论是从哪里看,都挑不出错处。

  秋暮与昏晓低眉垂目,也不东张西望,不过周围的目光还是让她们两个紧张的出了一身的汗。

  唐玟瑶看在眼里,心中暗叹,到底是没历练过。

  “啧,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落了水,还有脸出门!”走在边上的绿衣少女眼含鄙夷,毫不忌讳的耻笑出声。

  唐玟瑶淡淡的转头,看了眼趾高气扬的少女,挑了挑眉,“孟尚书那般知礼的人,怎的会教出这般不知礼数又目中无人的胞妹,这里是公主府,不是尚书府,胡乱攀咬,可是欺负贞静公主为人爽快好说话?”

  “你!”孟芷兰何时被人当众这般下脸过,如被踩了尾巴的焊猫,表情扭曲至极。

  偏她还不知道怎么顶回去才合适,唐玟瑶左一句尚书府右一句贞静公主,无论她说什么,都是错。

  “明国侯府乃世袭的侯门,纵然再耿直,不讨喜,那也是名正言顺的忠君爱国的侯门,不是什么小猫小狗没有底蕴的跳梁小丑可随意指点的门户,孟姑娘若是不服,大可击鼓鸣冤,请陛下评断。”唐玟瑶刹那间神色冷厉,尊贵又倨傲的气势压得孟芷兰心慌意乱,当下后退了几步,狼狈的咬着下唇。

  站在唐玟瑶身后的昏晓与秋暮,顿时挺起了胸膛,是啊,侯府再窘迫,那也是尊贵的身份。

  周围的目光变了又变,原本有些大声的窃窃私语如被人禁声一般。

  不远处,一身金线红袍的贞静公主忽而扬眉,这便是陈靖深看上的女子?

  不知怎的,她倒是讨厌不起来。

  陈靖深明知她对他有意,却还是拒绝了她十多年,他对太后那份心思,她花了十几年看懂了,再多的不甘也只能压下,太后冯汝是个温婉懂事的,向来不惹是生非,为人又软善,她纵然嫉妒的发狂,却也没有与她过不去,只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

  只是不料,冯汝才死没多久,陈靖深竟然就要娶这唐玟瑶?

  原以为他是情根深种无法自拔,却不想他,只是不想娶自己。

  贞静公主原本还算明媚的表情顿时阴云密布,再看已经施施然落座的唐玟瑶,心里万分的不舒服起来。

  “公主,都已经安排好了。”一个深衣嬷嬷走了过来,压低了声音。

  贞静公主表情变了变,似是犹豫道,“陈靖深可说了要来?”

  “否。”嬷嬷的头又低了几分。

  贞静公主原还十分难看的表情好看了些,低低自语,“这样啊......”

  她还以为陈靖深很在乎唐玟瑶,如今看来,怕只是拿唐玟瑶来气那死去的冯汝罢。

  不然怎么会不顾胤儿的想法,就将那冯府送给了唐玟瑶。

  这分明就是将明国侯府推到刀口浪尖。

  若是欢喜一个人,怎么舍得这般让她煎熬?

  想到这,贞静公主扬起明媚的笑,“倒是好久不这般热闹了,去将那十五年的梨花白桃花酿都拿出来罢。”

  “是,公主。”

  许是经过方才的小风波,原还十分瞧不起唐玟瑶的众人,倒是安分了许多。

  如今唐玟瑶与那陈靖深之间的关系,还不知会怎样,若是得罪了去,指不定惹祸上身。

  唐玟瑶端起宫娥们送来的酒壶,自顾自的倒了一杯,熟悉的清香迅速的占据了她的感官,原还十分平静的表情一刹那的停滞。

  唐玟瑶神色晦涩的放下了酒杯。

  坐在旁边的姚丽肎见状一愣,原本要抿一口的酒杯也放了下去。

  “姚姐姐不必担心,酒是没问题的,就是我,不喜梨花白罢了。”唐玟瑶的侧脸浮起淡淡的自嘲。

  想起陈靖深从来内敛的人在自己面前惊痛交加的质问她为什么不相信他,毒酒不是他让人准备的。

  这一刻,一颗心莫名其妙的委屈起来。

  姚丽肎静静地看着唐玟瑶,忽然发现自己似乎不太了解这个传闻中的女孩子。

  “巧了,我的是桃花酿,若是不介意,可与妹妹交换。”

  唐玟瑶闻言,歉意的笑了笑,“那便谢了姐姐好意。”

  两人交换了酒壶,原本的杯子也被各自的心腹丫鬟拿走。

  “说起来也就隔了两条街,却是没与妹妹好好地往来过,妹妹若是空闲,可来寻我聊聊。”姚丽肎温柔的弯唇,神态真诚。

  唐玟瑶对姚丽肎是有几分好感的,不然也不会与她换了酒壶。

  她还是太后的时候,姚丽肎在京城中便十分有名。

  因起性情温婉大气,品德端庄,十分符合贵妇们挑选儿媳的要求。

  据说十三岁的时候,门槛就快被媒婆踏破了。

  “待有空闲,定上门寻姐姐叙叙。”她虽从来不喜交际,但姚丽肎的好意她是心领的。

  如今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太后,若是不交际,怕是很难在京城的圈子里站稳脚跟,况且要振兴明国侯府,人脉也是少不了的。

  旁边观察两人一来一去的朱惜屏忽然不冷不热道,“两位姐姐倒是疑神疑鬼的很,贞静公主什么身份,再看不顺眼也不会当众在酒水中下手。”

  朱惜屏与贞静公主关系还不错,因都是直来直去的脾性,有时候贞静公主会下帖让朱惜屏去公主府唠嗑。

  “朱妹妹可是醋了,我这就自罚三杯。”姚丽肎忍不住持扇而笑。

  朱惜屏眉头一挑,快言快语道,“那你快快喝三杯,可要心口如一才是。”

  “怕了怕了,我这就喝。”姚丽肎见朱惜屏也不是针对唐玟瑶,原本有些紧张的心也松弛了几分,爽快的一口气喝了三杯,红晕慢慢的爬上脸颊,很是娇美。

  朱惜屏的眸子转了转,落在沉默的唐玟瑶身上,意味深长道,“怎么,唐姐姐不喝?”

  唐玟瑶闻言有些无奈,原以为朱惜屏见好就收,却不想是个不依不饶的,若不是了解她向来都是这样喜怒无常又活蹦乱跳的性子,她才不会任由她说了这般多还毫无动静。

  也罢,桃花酿她也是不厌的,先帝在世时,就极为喜爱桃花酿。

  唐玟瑶自顾自的倒酒,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起先帝,心里有些一言难尽的酸涩,却是不知不觉得一口气喝了七八杯,姚丽肎见状连忙伸手夺走了酒壶,半是担忧半是体贴道,“可真是为难死我,我酒量不行,你们两个可不是早早地串通好要灌我酒不成!”

  朱惜屏早就看傻眼了,这桃花酿可是十五年的陈酿,贞静公主十五岁时亲自酿的,她来公主府的次数多,自然知晓。

  只是不想这唐玟瑶这般较真,她不过是刺了她一句,她喝上一杯就罢了。

  怎知道是个烈性的,不声不响的就闷头喝酒,若是姚丽肎不拦着,这喝下去,不倒才怪。

  到时候左右成了她欺负了她去,可真冤枉得很。

  想到这,朱惜屏又是郁闷又是有种难言的佩服在心里乱串,不由得恨恨道,“是了是了,我这就喝,省的你两觉着我是来跑嘴皮子的!”

  说罢,便是直接拿起酒壶,一口气全喝光了。

  姚丽肎目瞪口呆,顿觉有种事态不受控制的感觉浮上心头。

  妹妹不必气恼,我方才只是想起从前的伤心事,并非与妹妹比量。”

  唐玟瑶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她向来随性惯了。

  朱惜屏有些上头,口齿不清的翻了个白眼道,“算是扯平,你也别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过去的事有什么好想的,看清楚现在不得了。”

  姚丽肎和唐玟瑶对视一眼,姚丽肎忍俊不禁道,“是是是。”

  “倒是我心胸小了。”唐玟瑶豁然开朗,朱惜屏无心的劝却是让她释怀了。

  有姚丽肎在其中,朱惜屏和唐玟瑶倒也很快的熟悉起来,因都喝了不少,两人托着下巴,有些心不在焉的昏昏欲睡。

  看的姚丽肎又是好笑又是无奈,“你们两个,哎!”

  贞静公主坐在首座,兴味的看着三人的动静,一双明媚的眸子微微弯着,不知在思索什么。

  就当此时,男宾们纷纷入门,你来我往的寒暄后便各自落座。

  因清平宴的特殊,为避免女子尴尬,便从来都是女宾们先落座后,外头的男宾们才会入内落座。

  正当贞静公主准备开口说话时,陈靖深一袭银绣云纹玄袍,面色寡淡,步伐沉静而来。

  原还觥筹交错的场面一瞬间寂静无声。

  贞静公主的笑意僵在脸上,纤长白皙的手指握紧了酒杯。

  “微臣拜见公主,公主千福安康。”

  陈靖深目不斜视,语气恭谨。

  贞静公主压制着胸口奔腾的嫉恨和伤悲,明媚的五官满是怒意,但到底是碍于人多,从牙缝里挤出寒暄,“本公主这清平宴的贴,一年四次,这都过了十七年了,首辅回回拒来,这般突然而来,怕是没有座席。”

  “无妨,微臣只是来带走酒量不好的未婚妻。”

  陈靖深淡淡的颔首,然后步伐一转,走到有些懵逼的唐玟瑶跟前,长臂一捞,唐玟瑶只觉得天旋地转,人便稳稳地被陈靖深抱在怀里,冷冽的熏香缓解了她的头晕目眩,许是酒意上头,年少时期的肆意快乐浮上心头,唐玟瑶突然不愿管那礼教规矩,闷闷的开口,“阿深,我想回家。”

  陈靖深浑身一震,幽深的眸子里狂喜一跃而过,温柔的笑如破冰的湖面,“好。”

  众人目瞪口呆,虽早有猜测两人的关系,却也没想到,从来毫无破绽的陈靖深,竟然这般当着众人的面,把关系摊在明面上。

  

小说《重生之首辅夫人太难当》 第5章 思念难当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乐生点评:

《重生之首辅夫人太难当》这本书的人物特点塑造的很形象非常好而且内容也很新颖我很喜欢。这年头儿能找到这么好看的一本书也是不容易了,我非常推荐大家看这本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