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无情风雨多情泪

无情风雨多情泪

作者:悲魂风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0-11-14 19:07:14

《无情风雨多情泪》是一篇非常好的穿越重生小说,悲魂风为大家带来的故事:水明之点了点头,三人各自上马,左翼水湘共骑一匹,水明之单独骑一匹,朝城门赶去,守门的人一见远处有人,便喊道:“什么人,赶紧回去!” 左翼单独下马,抽剑出鞘,守门的几个人措不及防,皆被他杀死,左翼搜出钥匙,开了城门,三人又骑马跑出,忽然背后远远传来陆中天的声音:“放箭,别让他们跑了!” 城上的官兵一时不知守门的已被杀,方才有人开了城门还以为是守门人开的,这时听了陆中天的喊声,纷纷放箭,水明之叫了一声,原来背部中箭。
展开全部

无情风雨多情泪第12章试读

  三天后,陆清前来迎亲,街道上的人都争相观看,有的不时小声道:“可惜,太可惜了!”

  “挺好一个姑娘,怎么就嫁给陆清了。”

  “还不是他爹的势力,咱们这何时才能安宁啊!”

  陆清进了水宅,水明之正在客厅等候,陆清笑呵呵地问道:“岳父大人,小婿有礼了,我娘子呢?”

  水明之忍痛对丫鬟吩咐道:“快把小姐扶出来。”

  陆清看见水湘被丫鬟扶出,上前就要搀扶水湘,道:“娘子,我来扶你。”

  水湘狠狠地撤回胳膊,陆清尴尬地笑笑,对水明之道:“岳父大人,小婿这就带我娘子走了。”

  水明之点了点头,陆清道:“快把小姐扶上轿。”

  丫鬟们扶着水湘一步步朝大门走去,水明之悲痛地目送水湘离开。

  上轿后,陆清喊道:“队伍都给我吹打起来,能吹多大声给我吹多大声。”

  乐器声盖过了喧闹声,迎亲队伍朝府衙走去,水明之出了大门,看着队伍远去,差点落下泪来。

  轿子中,水湘揭下盖头,拿出藏好的匕首,道:“左大哥,不管你会不会来,我的心永远都是属于你的,今天,我就要杀了陆清!”

  陆清府上,欢笑声震天,陆中天坐在椅子上,笑容满面地看着二人拜堂。

  “一拜天地。”

  陆清拜了下去,水湘却丝毫未动,陆中天对几个丫鬟使个眼色,丫鬟们都上前摁着水湘,可水湘就是不拜,陆清是个急性子,把丫鬟哄散,道:“算了,算了,直接送入洞房吧。”

  “送入洞房。”

  丫鬟们扶着水湘下去,陆清便笑呵呵地宣布开席,府里一片热闹,陆清不断喝着众人的敬酒,晚上等到众人散去,陆清醉醺醺的回到房间,一步一晃的朝坐在床上的水湘走去,嘴里含糊不清道:“娘……娘子,今天……可……可是我们的……洞房花……花烛夜,天色也不早了,赶紧……上床就……就寝吧。”

  陆清走到水湘面前,刚掀开水湘盖头,水湘就一匕首刺了过来,陆清急忙闪开,惊出一身冷汗,酒也就醒了一半,陆清揉了一下脸,骂道:“贱人,你想杀我?”

  “没错,你们父子二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人人得而诛之,我今天就要杀了你!”

  水湘起身又朝陆清刺来,陆清抓住水湘手腕:“你他妈不想活了,今晚我就要下令把你全家杀了,扔到荒郊野岭去喂狗!”

  陆清用力一拧水湘手腕,水湘吃痛一松,匕首落在地上,接着一巴掌将水湘扇倒,骂道:“你个贱人,我现在就杀了你!”

  水湘瞪着陆清道:“我不怕死,你要杀就杀!”

  陆清忽然淫笑道:“我确实要杀你,不过,你得先让我快活快活。”

  陆清淫笑着抱起水湘,水湘极力挣扎,陆清一把将她扔在床上,笑道:“娘子,我来了!”

  “不要!”水湘哭道。

  “嘭”的一声,房门被踹开,进来一个身穿夜行衣的人,剑眉星目,手持双剑,水湘惊喜地叫道:“左大哥!”

  由于今晚是陆清的洞房之夜,所以屋外无人看守,左翼轻易翻墙进来。此时陆清大吃一惊,随手拿了一个花盆朝左翼扔了过去,左翼轻松躲过,陆清指着左翼结巴道:“你……你……”

  左翼冷笑道:“怎么,你怕了吗?”

  陆清此时手里没有武器,心里也知道打不过左翼,便喊道:“来人啊。来……”

  陆清再也喊不出声,因为左翼已经将他的喉咙割断,陆清倒在地上,双手抓着左翼小腿,惊恐地看着他,左翼道:“你罪有应得,怪不得我。”

  左翼一脚将他踢开,水湘起身抱住左翼道:“左大哥,你来了,你真的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

  左翼严肃道:“刚才的动静肯定惊动了这里的人,咱们快逃!”

  左翼拉着水湘刚出屋门,就见陆中天已经带着一堆衙役赶了过来,陆中天怒视着左翼道:“混蛋,我儿子呢?”

  左翼一言不发,抱起水湘提气一纵,跃上了屋顶,接着又跳到街上,拉着水湘跑了起来,陆中天慌忙进了屋内,发现陆清躺在地上,已经断气,他大呼一声,抱着陆清的尸体就哭了起来,大喊道:“儿子,我为你报仇!”

  陆中天冲出屋外,对衙役道:“这肯定是水明之找人干的,跟我走!”

  陆中天带着一群衙役,赶到了水宅门前,只见大门紧闭,陆中天命人撞开,接着率衙役冲进宅内,本想亲自动手杀了水家人,结果搜寻一番后竟一个人也没有,宅子内除了较大的器物,值钱的东西全都没了。原来在这三天中,左翼与水明之商量,先给水家下人结算了工钱,又让他们一个个从后门悄悄离开水宅,陆中天也没料到水明之有这个胆子,所以就没有派人监视,等到陆清接了水湘走后,水家的最后一批下人也全部撤离,水明之也收拾了家中的金银细软,银票之类,晚上备好了马在一处等着他们。

  左翼拉着水湘到了约定地点,水明之见了水湘十分惊喜,搂着水湘道:“翼儿,你真的把湘儿救出来了!”

  水湘也哭道:“爹,我之前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左翼道:“伯父,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咱们赶紧跑吧。”

  水明之点了点头,三人各自上马,左翼水湘共骑一匹,水明之单独骑一匹,朝城门赶去,守门的人一见远处有人,便喊道:“什么人,赶紧回去!”

  左翼单独下马,抽剑出鞘,守门的几个人措不及防,皆被他杀死,左翼搜出钥匙,开了城门,三人又骑马跑出,忽然背后远远传来陆中天的声音:“放箭,别让他们跑了!”

  城上的官兵一时不知守门的已被杀,方才有人开了城门还以为是守门人开的,这时听了陆中天的喊声,纷纷放箭,水明之叫了一声,原来背部中箭。

  “爹”水湘焦急地喊道。

  “别管我,快走!”水明之说着继续快马加鞭地逃窜。

  二人边骑马边担心地看着水明之,等到大约跑出陆中天的控制范围,左翼赶紧停马,与水湘一起讲水明之扶到一棵树下,水湘担心地问道:“爹,您感觉怎么样?”

  “我……我有点……喘不过气来。”水明之疲惫地道。

  左翼道:“伯父,您先别说话了,我现在先帮您把箭杆折断,等到了前面,咱们再找郎中。”

  “嗯。”

  左翼帮水明之把箭杆折断,心中满是愧疚,水湘问道:“左大哥,咱们现在怎么办?”

  “继续逃,等到了前面的地方,咱们再找郎中,伯父的病可是耽误不得!”左翼看向水明之,“伯父,您只能先忍着了,咱们继续前行吧。”

  “好,扶……扶我起来。”

  左翼与水湘将水明之扶上马,让他趴在马上,左翼道:“伯父现在骑不了马,只好让马驮着他,咱们牵马步行。”

  水湘点头道:“好。”

  二人尽量快些赶路,终于到了前面的一个村庄,还好有一家能提供住宿的客栈,只是还有一间上房,左翼想先把水明之安顿下,扶水明之上楼时,掌柜的问道:“这位老者是怎么受伤的?”

  左翼随便编了一个瞎话道:“我们赶路的时候遇见了强盗,他们用箭射伤了我伯父,还好我会点武功,打退了他们。”

  掌柜的见左翼身穿夜行衣,水湘穿着喜服,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但也不再多问。

  左翼将水明之扶回房间,换了外衣,下楼问道:“这个地方的郎中住在哪里?”

  “出门往北走第四个屋子就是郎中的家,不过现在他已经睡了。”掌柜的道。

  “那倒无妨。”

  左翼按指示找到郎中家,使劲敲门道:“郎中救命,郎中救命!”

  只听一个声音道:“大晚上的敲什么敲,什么事?”

  “郎中,我伯父受了重伤,您赶紧去看看吧,我给您双倍的钱。”左翼焦急道。

  “知道了,你等会。”

  左翼一等郎中开门,拉着郎中就往客栈来,郎中先帮忙把箭头取了出来,又给伤口上了药,把了把脉,道:“伤到了心脉,怕是不好治,我开一副药方,明天你去城里抓了来,吃上几天,再看效果。”

  “那今晚呢,我爹不会出什么事吧?”水湘问道。

  “放心,我已经给他上了药,今晚不会有事,再说我开的这几味药可名贵得很,不到城里是买不到的,现在城门已经闭了,你往哪去抓药?”

  “那多谢您了。”

  左翼付了药钱,送走了郎中,在客栈将就一晚,第二天直接搬到了城里,每天给水明之抓药,悉心照料,可药换了几副,病情一直不见好转,不久后为了躲避陆中天,左翼多次搬到别的地方,水明之伤势一天天加重,一直挨到了冬天。

  

无情风雨多情泪第13章试读

  桃山上,一男子腾空而起,一脚将岩石踹成两半。

  “哈哈,好,觊飞,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掌握了穿心腿的要领。”剑圣韩天耀笑道。

  “这得多谢大师指点。”

  “你的穿心腿现在虽说不上出神入化,但是如果以后勤加练习,我想很快就可以成为你的一项绝技,来,再让我看看你的罗汉拳。”

  “是!”

  萧觊飞使出罗汉拳招式,虎虎生风,韩天耀又称赞道:“好,你的罗汉拳练得也算可以,跟你的穿心腿差不多,但记住,以后一定要勤加练习!”

  “大师放心,晚辈一定不会懈怠。”萧觊飞道。

  韩天耀点点头,心里暗道:“这样我就放心了。”

  萧觊飞道:“大师,还有几天就过年了,晚辈这就下山去买点东西。”

  “好,没想到今年除夕竟然有人陪我过,快快去吧。”

  萧觊飞答应一声,下山去了,经过半年的相处,他与韩天耀已经变得像亲人一样,二人在这桃山上相依为命,剑圣也因为萧觊飞的到来生活变得不再孤单,二人心里各自感激对方。

  三天过去,此晚正是大年夜,萧觊飞做好了饭,却不见韩天耀,心中想道:“平常大师喜欢去仙芝崖,难不成今晚又去了那?”

  萧觊飞出了屋门,外面正下着大雪,不禁自语道:“下这么大雪,大师为什么还要出去?”

  萧觊飞到了仙芝崖,韩天耀果然在那,他的身上已经落满白雪,萧觊飞喊道:“大师,雪下这么大,您在这里干什么,还是赶紧回去吧。”

  韩天耀转过身子,对萧觊飞笑了笑,看着桃树道:“这桃山上的最后一棵桃树,恐怕也撑不过今年冬天啊,它的寿命已经到了。”

  萧觊飞想是韩天耀为此伤心,便道:“大师,明年咱们一起栽种,让这桃山成为真正的桃山。”

  韩天耀笑着摇了摇头,从怀中拿出一本书,走过来递给萧觊飞,道:“这本书是我写的《逸寒剑谱》,里面写的是我毕生的剑法,以后倘若你和左翼找到《缃帙椠》,或许对你们有所帮助。这半年来听你不时提起左翼,我也能体会到你们的兄弟情深,既然他是千秋的儿子,那么天赋一定不会差,如果他还活着,你就将这本书交给他,让他好好练习,如果他真的坠崖而亡,这本书你就留着自己受用,我不想自己的剑法失传。”

  “晚辈记住了。”萧觊飞将剑谱揣在怀中。

  韩天耀正色道:“觊飞,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我有几句话要交代给你。”

  “大师请讲,晚辈一定铭记在心。”

  “你性格虽然稳重,但是刚入江湖,涉世未深,许多事并不清楚,以后一定不要任人唯亲,还有,木子林的事情我至今铭记在心,人一旦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我要你答应我,以后你要继承你师父的精神,不要像木子林那样,为了那些名誉与利益,而做出伤天害理的事。”韩天耀深吸一口气,“一旦你报了仇,我要你退出武林,不再入身那些纷争,抛却一切你在武林中得到的东西。”

  “大师,您怎么……”

  “答应我!”

  萧觊飞不知道剑圣为什么要说这些话,但他预感到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便坚定道:“我……答应您!”

  韩天耀满意的点了点头,此时风忽然猛烈起来,他抬头看了看天,对萧觊飞道:“我的时辰到了,接下来的路,还要你自己走下去。”

  韩天耀走到桃树前,用力拍了桃树一掌,接着又走到崖边,双手合十,不再说话,宛如一座雕像,此时风刮得愈发的猛,雪也下得愈发的大了,萧觊飞双眼含泪道:“大师,您不能离开我,您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大师!”

  萧觊飞知道剑圣已经归天,他早就预料到自己今晚会死了,萧觊飞看着韩天耀的背影,不知该做些什么,他将右手放在桃树上,眼里流下热泪,桃树竟然在此时开始发芽,接着又长出花骨朵,随后满树的桃花居然开放了。

  萧觊飞看着这满树的桃花,仿佛明白了什么。

  客栈里,水明之对左翼道:“我感觉浑身舒畅,神清气爽,快扶我到椅子上。”

  左翼与水湘慢慢扶起水明之,坐到椅子上,前几天病情不见好转的水明之此时精神竟然如此矍铄,三人心里都知道是回光返照,左翼与水湘一言不发。

  水明之左手握着左翼的一只手,右手握着水湘的一只手,道:“你们两个,干嘛都不说话,今天可是过年。”

  水湘看着他爹,心里一痛,流下泪来,水明之道:“以后你俩可要好好相处啊,翼儿,你以后要好好照顾水湘,不能让她受欺负,湘儿,你以后也要对你左大哥好点,不能总是耍小脾气,你也不小了。”

  “嗯。”

  窗外飘着大雪,寒风咧咧,水明之让左翼将窗子打开,大雪直接飘了进来,水明之看着大雪,道:“现在看这雪,到不觉得冬天是那么讨厌了,反而别有一番风味。”

  水明之即将逝去,对这世间万物充满留恋,十分不舍,看着大雪叹道:“没想到,我竟然会死在除夕夜里!”

  二人听了这话,都流下眼泪,水明之笑道:“看你们,哭什么,把眼泪擦干,记住,以后要好好相处。”

  左翼与水湘强忍悲痛,擦干了眼泪,水明之满意地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就这样握着二人的手,过了一会,缓缓闭上了眼,手上的力气也渐渐散去。

  左翼与水湘见水明之闭上了眼,知道他已经西去,便又流下眼泪,可始终没有将手从他的手中抽开。

  天空中的雪花纷纷落下,仙芝崖上,萧觊飞右手放在桃树上,望着在冬天盛开的满树的桃花,任由雪落在肩头,寒风吹着他的衣襟。客栈中,左翼房里的茶已经半凉,水明之握着左翼与水湘的手,二人只是默默地流泪。府衙里,陆中天用手抚摸着陆清的灵位,院子里早已积了一地的白雪。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清佳超级甜点评:

看完《无情风雨多情泪》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悲魂风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