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豪门弃婿

豪门弃婿

作者:紫红薯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2-18 17:44:21

豪门弃婿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大婚当日被逐出家族赶到枫城的女婿苏尘,受尽无数人的冷眼,却因为无意间唤醒至宝混沌珠,从而开始了非凡的人生……鉴宝行医,救人破案,懂国术精玄学,以爱憎修大道,凭善恶辨人心。从此横扫以往种种嘲笑,不仅赢得冰山老婆的芳心,也踏足无人所及的巅峰,举世无双。
展开全部

你就是姜家养的一条狗

“呼!”

  苏尘猛地惊醒过来,睁开眼,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然而梦里发生的一切此刻还历历在目,清晰无比。

  “梦中传道?这也太扯了吧。”

  刚起身他就大为震惊,因为除却衣服上还有鲜血外,脸上的淤青和身上的伤口全都消失不见……

  闭上眼睛,甚至可以看到体内多出了一颗拳头大小的透明珠子。

  这就是……那什么混沌珠?

  几道淡淡的黑气缓缓流转,最终凝成刚才那几个打他的人的面庞。

  意识轻轻触碰,便能清晰的感觉到其中传出鄙夷和不屑的负面情绪。

  黑气瞬间蒸腾消失,丹田处却忽然涌现出一股暖流。

  舒展筋骨,浑身响彻竹筒炒豆子般的清脆声音,苏尘只感觉瞬间便充满了力量。

  “太奇妙了。”

  不知哪儿来的自信,他甚至觉得自己此刻可以一拳打死一头牛。

  “这么说,梦都是真的!我可以吸收别人对我的正面或负面情绪来修炼?”

  苏尘欣喜若狂,兴奋的紧攥双拳。

  区区几道负面情绪便让他脱胎换骨,如果以后吸收更多的情绪力量,岂不是……

  这一年来他早已受够了各种白眼,如今有了混沌珠,他便可以凭借自身实力保护姜若云!

  不再是废物。

  “一年前你无故将我逐出苏家禁锢在枫城,这一年我受尽人情冷暖,现在也到了我反击的时候!”

  苏尘仰起头,如今有了混沌珠,他便有了回洛水找爷爷苏跃进讨回公道的底气!

  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决定再测试一下。

  半小时后。

  紫铃兰高级住宅区,姜家。

  刚一进门,苏尘就看到岳母魏春梅跟岳父苏大海正在客厅,面前坐着一个穿西装的年轻男人和姜若云,几人有说有笑。

  苏尘认出这男人就是先前开车接走妻子的那人。

  “若云,这次你可得好好谢谢牧野,要是没有他帮忙你可拿不下这么大的项目,香湖湾那块地皮油水大,枫城多少地产公司都抢着想开发!”

  魏春梅眉眼带笑,看陈牧野的眼神就仿佛丈母娘看女婿,怎么看怎么顺眼。

  “伯母说这话就见外了,区区一份合同而已,我跟若云可是多少年的老同学。”

  “对了若云,这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

  陈牧野说着,望向身边的绝代佳人,眼中情愫丝毫不加遮掩,打开天鹅绒礼盒,一条施华洛世奇水晶项链映入姜若云眼帘。

  “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姜若云面色微变,这条项链少说也值十几万。

  “没几个钱,最重要的是我对你的心意……”

  “若云,既然牧野一片诚心,你就收下吧。”

  岳父姜大海也在一旁帮腔。

  “好好,当初伯母也是押错了宝,谁知道苏尘那个废物竟然会被赶出苏家,早知道就让若云嫁给你,也好过跟他在一起活受罪……”

  魏春梅简直对女儿这个同学满意至极,然而话还没说完,却发现苏尘已经回来了。

  苏尘的到来让刚才欢乐的气氛瞬间僵滞,岳母魏春梅的脸瞬间就拉了下来。

  厉声呵斥:“你还知道回来?买个菜这么墨迹,一去就是大半天,想饿死我们?”

  “倒了八辈子血霉,女儿没嫁出去,反而招回来一个衣食住行都得我们姜家养着的上门女婿!”

  姜若云不愿意听他们吵架,紧蹙眉头:“我出去打个电话,你们聊。”

  见苏尘此刻衣服上染血的狼狈样,走到他身边这才多问了一句:“怎么弄成这样?”

  “骑车摔了一跤,擦破点皮,不碍事。”

  苏尘编了个理由。

  姜若云想关心几句,却终究拉不下面子,淡淡的“嗯”了一声,擦身而过。

  听到苏尘的话,魏春梅不由冷哼一声,小声嘟囔着:“怎么不摔死这个废物?”

  陈牧野此刻也将视线投向了苏尘身上,眼底霎时多了几丝鄙夷和不屑。

  上前几步。

  “你好,我是陈牧野,若云的老同学,目前是陈氏建筑集团总经理。你就是苏尘吧?”

  跟陈牧野握手时,苏尘的眉头不由微微一挑,这个男人手腕上的一截纹身,跟之前打他的那几个一模一样……

  苏尘眼神骤冷。

  陈氏集团在枫城是仅次于程家的三大建筑集团之一,这位恐怕是陈氏的少爷,怪不得有那么大的本事帮姜若云拿下合同……

  苏尘思考之际,陈牧野却趁机凑近了几分,压低声音朝他又说了几句。

  “废物,吃软饭的滋味怎么样啊?被放逐到枫城后,若云因为你受了多少冷言冷语……作为男人要是没能力保护她,就尽早放手!”

  “识趣的话就该清楚你我之间的差距,去年你还在苏家时,的确是若云高攀,可如今呢?却是下嫁!”

  “我上学时跟她青梅竹马,这个世界比你优秀的人很多,你不过就是运气好而已,如果你不尽快离开若云,我会让你知道后果……”

  陈牧野的话丝毫没让苏尘泛起一丝心理波动。

  因为混沌珠之中,正有三道黑色的负面情绪正缓缓滋生。

  不过让苏尘有些意外的是,岳父姜大海的颜色最浅,岳母魏春梅的那一道次之,反而来自陈牧野的这一道……

  不仅颜色最深,就连其中携带的力量也最强!

  苏尘基本可以断定,眼前的陈牧野恐怕已对自己起了杀心!

  此刻姜若云不在,不仅陈牧野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就连之前便一直没拿正眼看苏尘的魏春梅也快步走了过来……

  厌恶的剜了苏尘一眼。

  “还傻愣在这,没看到有客人在?快滚去厨房做,瞧你弄的这一身狼狈样,我们姜家的脸面简直让你给丢尽了!”

  魏春梅指着苏尘的鼻子冷喝,旋即望向陈牧野的时候,又马上换上另外一副和蔼温柔的面孔。

  “牧野,今晚就别走了,留在我们家吃吧。”

  “那怎么好意思呢,伯母?”

  陈牧野斜瞥了苏尘一眼,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心道传言果然没错,这位苏家少爷不仅在外面受人嘲笑,在自己家里也是个受气包。

  想到曾经光芒万丈的江北天骄,如今沦落到吃软饭的下场,实在是让人倍感舒爽。

  “春梅,当着客人的面就不能少说两句,让人家看笑话。”

  姜大海开口道。

  “怎么,我说的有错?这一年来这个没用的东西吃我们姜家的,穿我们姜家的,我还不能说他两句?”

  吵起架来,十个姜大海都不是魏春梅的对手,两句话就被她怼的哑口无言。

  说罢魏春梅望着丝毫未动的苏尘,眉头皱的更紧:“你聋了!没听到我刚才说的话?”

  “不服?我告诉你,你现在可不是苏家少爷,充其量就是我们姜家养的一只狗!”

  魏春梅毫不客气的怒斥。

  然而苏尘却意外的微微抬眸,语气镇定的开口:“妈,你别忘了我是明媒正娶,可不是上门女婿!”

  “而且让若云嫁到苏家,貌似是您的主意。”

  苏尘平淡的反击却让魏春梅倍感意外,她双眸圆睁,顿时被噎的哑口无言。

  这废物,竟然敢反击了?

因为你对我还有感情

“我,你……好啊你,现在长本事敢跟我顶嘴了?信不信我马上就让若云跟你离婚!”

  魏春梅罕见的语塞。

  “如果若云向我提出离婚,我无话可说,但如果是你,抱歉……我不答应。”

  苏尘仍旧淡然开口。

  姜大海在一旁诧异的擦了擦眼睛,这是……苏尘仿佛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他竟然敢顶嘴?

  而且相比火冒三丈,几欲暴跳如雷的妻子魏春梅,苏尘简直淡定的可怕,就仿佛完全变了个人一般。

  错觉,还是自己眼花了?

  陈牧野也微微皱眉。

  就在这时……

  姜若云忽然满脸煞气的推门快步走进来,紧攥着手机,愤怒的望向父母。

  “爸,妈,姜河挪用了公司500万公款!这就是他给我的生日礼物?”

  听到这话,魏春梅瞬间就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马上对姜若云换上一副笑脸。

  “这,这……若云,这事我们正想跟你说。你弟弟他投资了几间商铺,我跟你爸都看过了,很有升值潜力!”

  “等你弟弟回头赚了钱肯定给你补上。”

  “这么说你们果然早知道这事?补上,说的简单,挪用公款可是犯法!”

  姜若云语气冷冽,吓得魏春梅顿时脸色一白。

  “不至于吧!而且区区500万,对你那么大的公司来说这点钱算得了什么?若云,那可是你亲弟弟……”

  魏春梅还不死心,怒道。

  “好一个区区500万,知不知道什么叫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凌云地产’的新项目马上就要上马,账面上每一笔资金都有自己的用处!”

  “500万足以让我们的资金链断裂,造成项目延期违约!这意味着巨额的违约金会让整个公司上下一年多的辛苦努力付诸东流,严重点,会直接导致公司破产!”

  “如果真到了这个地步窟窿还填不上,我不能确定自己会不会报警。”

  姜若云简直要被气炸了,更多的却是失望的怒斥和控诉。

  “够了!若云,你怎么能这么跟你妈说话?天大的事不能我们坐下来一起商量?你弟弟他毕竟还是个孩子……”

  姜大海皱眉,上前喝道。

  “孩子?姜河只比我小了三个月而已!你们难道就只关心自己的儿子是不是受了委屈,哪怕他是在做一件违法的事情。”

  姜若云眼眶泛红,隐隐有泪花闪烁。

  “你们根本没有在乎过我为了拿下这份合同多少个日夜没有合眼,吃了多少苦,付出了多大代价?”

  “我在你们眼里,难道就只是棵摇钱树?是个可以拿起来利用,用完就可以扔掉的工具吗!”

  姜若云一双粉拳攥到骨节发白,爆发过后,也只能愤怒失望的摔门离开。

  直到苏尘也跟了出去,魏春梅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姜若云还从未发过这么大的脾气!

  屋里的几人大眼瞪小眼,呆若木鸡。

  陈牧野见状,来了一招欲擒故纵,借口要走……

  果不其然。

  魏春梅一把拉住陈牧野的胳膊,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牧野啊,你这次说什么都得帮伯母,我可不想眼睁睁看着亲生儿子坐牢。”

  后者此刻自然会意,笑道:“伯母您放心,姜河他毕竟年纪还小,偶尔冲动做出错事也能原谅。”

  “而且若云说的都是气话,毕竟姜河可是她亲弟弟,血浓于水。这次我决不会见死不救,能帮上忙的一定义不容辞!”

  “好,好,好。”

  魏春梅顿时满面笑容,送走陈牧野后,还不忘跟身边的姜大海抱怨两句。

  “看看人家,再看看苏尘那个废物,关键时刻起不到一点作用。”

  “我当初真是看走了眼,要是早知道苏尘会被逐出苏家,说什么也要让若云嫁给牧野……”

  魏春梅一脸悔意,忿忿不平的开口。

  “去年那些羡慕我们家的人,现在哪个不在背地里偷笑?嘲讽?”

  “不过现在下决定也不迟!等若云气消了,还是得让她跟那个废物离婚,反正他们之间也没有感情,到现在苏尘恐怕都还没碰过若云。”

  “嗯,就这么办。”

  ……

  小区花园的紫藤架下,姜若云孤身一人坐在长凳上发呆,脸上还留有未干的眼泪。

  直到苏尘把外套披在她肩头,姜若云这才回过神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因为这里可以看见枫山顶上的那座星河苑别墅。那是整个枫城离星星最近的一个地方,你说过,在那儿数星星是你这辈子的梦想。”

  “而且你哪次受了委屈不是做出一副要离家出走的样子?结果都是躲在这儿偷偷抹眼泪。

  苏尘缓缓坐在她身侧。

  “少装出一副很了解我的样子,该离家出走是你才对!这一年来姜家上下这样对待你,你就一点也不恼怒?为什么一直撑到现在……”

  “因为你,我知道你对我还有感情。”

  “你想多了。”

  姜若云冷哼一声。

  苏尘愈发笃定自己的想法,因为混沌珠中多出了一道来自于姜若云的白气,虽然微弱,却是实打实的正面情绪。

  非爱,即善。

  “那条红发带是去年生日我买给你的,都褪色了你还一直戴着它,这你怎么解释?”

  “只是单纯念旧而已。”

  寒风刮过,姜若云裹紧了身上的衣服,却像是被戳中心思一样,瞥了一眼苏尘,收起了自己的脆弱。

  “姜河只比我小三个月,但哪怕捅出这么大的篓子,全家还是宠着他。而我从小就像个提线木偶,念我妈觉得不错的大学,报考她觉得好的专业,甚至连婚姻大事也由她全权做主!”

  “就连苏家,她开口,我就嫁……”

  “我本以为,我姜若云未来的丈夫即便没钱没势,至少也得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能为我遮风挡雨!”

  “所以你从未想到会嫁给我这么一个没用的废物,对吧?”

  苏尘自嘲的笑笑,姜若云不答,算是默认。

  “这次,兴许我能帮你渡过难关。”

  苏尘沉吟道。

  “你?你还以为自己是以前那个衣食无忧的苏家少爷,现在你连生活费都得向我伸手要,说这些话都不觉得可笑么……”

  “而且我最多只有三天时间,你上哪儿去凑够这500万?打工?借贷?难不成卖血?苏尘,自信是要建立在实力之上,盲目自信就是自大!”

  姜若云摇摇头,心头对苏尘更加失望。

  “如果三天内凑不到500万,我就签了离婚协议,放你自由。”

  苏尘这句话脱口,竟没来由的让姜若云一阵心悸,吃惊的望向他。

  如果自己记的不错,这应该是苏尘第一次主动说出离婚这个词。

  “我没给你准备生日礼物,但今晚12点前,你可以向我许一个愿望。”

  姜若云不可思议的望着面前这个熟悉却又陌生的男人,紧咬朱唇。

  半晌。

  “苏尘,如果我真的可以许一个愿望的话,那我希望不用再忍受外面那些风言风语,我想让所有人知道我姜若云的眼光不差。”

  “我想让你,重新变回一年前风光无限的自己……”

  “好。”

  苏尘抬手拭去她脸上的泪痕,郑重点头。

小说《豪门弃婿》 第2章 你就是姜家养的一条狗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语云姑娘点评:

《豪门弃婿》这本书好好看,情节一环扣一环,很精彩,结局也很完美,支持紫红薯大大。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