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宦妃有喜:千岁,劫个色

宦妃有喜:千岁,劫个色

作者:蜡笔仙人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0 13:23:54

《宦妃有喜:千岁,劫个色》小说情节波澜壮阔,蜡笔仙人主要说的是:这种毒药,入水即化,且中毒后,一个时辰内无知无觉,直到毒素完全游走血脉之中,才会骤然爆发,口吐鲜血,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冷香之味。 到时就算大罗神仙下凡,也是无力回天。 而慕容尘现在显然已经毒发之时,却不知为何,竟然还能硬撑着。 倒是慕容尘低眸,神色莫测地看向她,低笑,“小丫头,你竟能看出本督中了毒?” 说着,又仿佛不经意地捏住花慕青的脖子,“这天下,识得这毒的人,可没几个。”
展开全部

故人重逢

  他为何会在这里?

  宋云澜随即闻到了空气里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难道是受伤了?

  当下心中微松,再见他始终闭眼,似乎未曾察觉自己的出现。

  于是屏住呼吸,悄悄后退。

  然而。

  才转过脸。

  却听身后传来一声幽幽似妖的低唤,“回来,小丫头。”

  宋云澜头皮一麻,下意识攥紧手指。

  却不愿转身。

  若是被慕容尘发现自己此时这般情形,他就算负伤,恐怕也会杀了自己吧?

  毕竟在朝野之上时,她对他多番打压震慑,遏制他的势力,斩断他的助力。

  宫人朝臣都说他,恨不能将她碎尸万段,喝她的血,剥她的皮,抽她的骨!

  虽然,他每次见到自己时……都是言笑如妖。

  “嗯?”

  此时的慕容尘却没有平日里对她那般阴诡多变的模样,只是淡淡地斜靠在一块山石上。

  像足了睥睨蝼蚁的暗夜仙魔之王,淡淡地哼了一声,“还不过来?”

  宋云澜心下发颤,咬住舌尖,暗中盘算这妖神此时受伤,自己若拼尽全力一逃,是否有生机。

  她自己尚未明白为何遇到慕容尘第一反应是害怕逃跑。

  行动已经先于意识地,发足狂奔起来。

  “哗啦!”

  一脚才踏进那寒凉溪水之中。

  后脖颈,就被一只比那寒凉溪水更冷更冰的手握住。

  惊得浑身一个颤栗。

  反手就要还击,偏在此时,那诡异的酥麻感汹涌袭来。

  同时,她被身后那只手往后一拖,双脚登时离地失重。

  “啊!”

  明明是惊叫,然而在她那软黏娇糯的语调,以及怪异感激发的颤抖声中。

  听着竟像……竟像她曾经无意听到花想容与杜少凌那般之事时,让人羞耻的声音!

  她心中暗恼,一口咬住舌尖。

  却止不住浑身颤抖,越发滚烫。

  下巴,被人捏住。

  她被迫抬起头,入目,便看到慕容尘那张曾经艳动天下的脸。

  此时这人,原本玉色面颊竟惨白如雪,跟个鬼面似的,偏那双眼,黑如这不见天地的夜,瞳孔比旁人更扩大三分。

  瘆人,又冰冷,如同没有情感的无机质怪物,冷漠而又冰冷地盯着她。

  宋云澜咬唇,不知这人为何见了自己却这般毫无反应。

  刚要开口。

  却见慕容尘忽而勾了勾血红菱唇,“怎地,这是被人下了药?”

  说着,还凑过来,鼻尖几乎贴着她脸侧地轻嗅,“嗯,上好的软媚香。”

  挑了挑眉,低眸柔笑,“小丫头心智不错,竟能坚持此许时。只可惜……”

  宋澜月的下巴再次被抬起,被迫抬起眼,与那妖魔般几乎全是黑瞳的双眸对视。

  耳边传来蛊惑低沉的幽幽沙哑,“只可惜……似乎,再坚持不了多久了哦?”

  玩笑又冷酷,戏谑又残忍。

  这个人,不是她认识的慕容尘。

  宋云澜心下疑惑,可身体越来越烫,下意识渴求一切冰凉,能够纾解她心头灼热的物体。

  偏面前这个九千岁,浑身凉如碎玉,让她止不住地,止不住地……想靠近。

  “嗤。”

  慕容尘嗤笑,满是嘲讽。

  捏着面前少女下巴的手指,按压住她微微开启的红唇。

  这少女,蛾眉如烟,双眸似水,烟波流转,粉唇点点。

  本就生得一副弱柳扶风惹人怜的姿容,偏在左眼眼角下,一颗血色泪痣。

  让她更生得如同二月枝头花,又是怜弱,又是招惹。

  想叫人好好疼惜,却又忍不住想摘下枝头,占为己有。

  青涩与媚色。

  浑然天成。

  尤其此番药物作用下,那青涩被本能的欲11望占据,所有的欲与媚全部绽开。

  简直就是能毒死人的毒药!

  偏在意识迷茫,完全要沦陷之时,眼里却又陡然冒出一层清光。

  那一瞬间的寒冽,让慕容尘几乎以为,又看到了那个——以最壮烈的方式,决绝地死在凤鸾宫外,惊才艳绝、天下唯一的女人。

  心下微沉,捏着少女的手指越发收紧。

  宋云澜吃痛,努力瞪大双眼,想挣脱这人的束缚。

  却在这时。

  猛地从这人火光映染的骇人黑瞳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登时僵住!

  ——这,这面若桃花含羞带娇的少女是谁?

  是……

  难道是她?!

  怎么会?怎么……

  这到底怎么回事?

  然而,不等她理解过来,慕容尘却再次幽幽开口,“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慕青华。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低眸,再次对上宋云澜的双眼,“花家二姝,果然名不虚传。若是本督没料错,你便是那花家二女,花想容的妹妹,花慕青?”

  宋云澜,或者说花慕青双瞳骤缩。

  终于明白了如今到底是何般情形了!

  她竟然重生在了花想容的妹妹,那个以貌美倾城却软弱无能的花家二女身上?!

  这怎么可能?!

  借尸还魂?

  是老天给她重新活一次的机会?

  是她的恨,连幽冥地府也不敢收?

  还是……

  还是……她终于,有了可以报仇雪恨的机会?

  然而。

  不等她镇定,慕容尘的手,已经从她的下巴挪移到了她的细脖上。

  “花想容的妹妹么,呵,当真是国色,怎会落地如此这般境地?”音调儿含笑,笑容越发幽艳惑人,“莫不是私会情郎反被算计了?”

  原本的花慕青可能不了解面前这人,可现在的花慕青,内里可是与慕容尘在朝堂之上,前后对弈了十多年的对手!

  她比谁都知道,慕容尘动了杀意。

  慕容尘想杀她?

  为什么?

  花想容不就是他送进宫的么?他跟花家不是联盟么?

  若她此时是花慕青,他难道不该救她?

  为何……要杀她?

  “是花想容,她勾结大夫人,想要害我!请,请九千岁救我!”

  电光火石之间,花慕青突然想到了一个完全的办法!

  投靠慕容尘!

  向那对狗男女复仇!

  果然,原本勒着她的脖子慢慢收紧手指的慕容尘眯了眯眼。

  那神情,跟观察猎物的妖兽似的。

  她从没见过这个在朝堂上惯来恣意随性慵懒散漫的九千岁,还会有这种强大到让人肌肤颤栗的气势。

  她咬住唇,强迫自己与他对视。

  却不知,此时的自己,烟眸含媚,欲态勾人。

与千岁做交易

  盯着她的慕容尘,忽然笑了起来。

  “哦?你要本督救你?”似乎丝毫不意外,花慕青会认得他。

  花慕青一眼便看出,这个心思诡谲的人,此时正在以高高的猎食者姿态,戏耍玩弄着如猎物一般毫无反抗力的自己。

  可这也是机会,至少证明,他现在不会杀了自己。

  花慕青轻呼吸,无意识地咬了咬下唇。

  这是她前世思考以及琢磨心思时的习惯性小动作,此时竟不由自主地做了出来。

  俯视她的慕容尘,瞧见她这个动作,忽而神情一变。

  不过瞬息消失不见。

  眸光更加幽沉地看向花慕青,唇侧挂起一阵若有似无的浅笑。

  “你想本督怎么救你?”

  花慕青一怔,似乎没料到慕容尘这片刻功夫,竟真的会动摇。

  印象中,这人虽然……身为宦官,却权倾朝野,尤其朝堂之上,杀伐果断,异常冷酷。

  断没有杀意已起,竟生犹疑的情形。

  不管怎样,好歹现在活命的机会更大了一些。

  当即开口,“小女愿意效命九千岁,求九千岁救我此时为难。”

  “嗤。”

  慕容尘又笑了起来,声音幽幽,寡凉如泉,如冷夜里远远传来的妖音。

  “你?”他勾着唇,上下打量了一番花慕青,“就凭你,如何能为本督效命?”

  花慕青再次咬唇,全然没有注意到慕容尘见她这般动作,那妖冶诡异的黑眸,愈发深沉。

  “小女……略通医术,可为千岁殿下解毒。”

  她早闻出了慕容尘身上那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里,暗藏的冷香之气。

  这香味她太熟悉了,正是她亲手配制的毒冷丸!

  天下只有三颗!

  一颗,她曾经亲手放在了那个妄图暗害杜少凌,强占她为妻的太子的茶碗中。

  一颗,被杜少凌拿去,喂给了对他动了杀意的前皇帝,他的亲生父亲的口中。

  而这最后一颗,怕是不知为何,已经进了慕容尘的体内。

  这种毒药,入水即化,且中毒后,一个时辰内无知无觉,直到毒素完全游走血脉之中,才会骤然爆发,口吐鲜血,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冷香之味。

  到时就算大罗神仙下凡,也是无力回天。

  而慕容尘现在显然已经毒发之时,却不知为何,竟然还能硬撑着。

  倒是慕容尘低眸,神色莫测地看向她,低笑,“小丫头,你竟能看出本督中了毒?”

  说着,又仿佛不经意地捏住花慕青的脖子,“这天下,识得这毒的人,可没几个。”

  花慕青此时正是体内那股蚀骨的酥麻感再次侵袭上来之时,被他这么轻轻一碰,本能觉得危险,可身体却不受控制地有了怪异的反应。

  差一点,那叫人羞耻恨不能死的呻吟,就漏出了口。

  她一下子死死地咬住唇,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栗着,强迫自己后退半步,低声发抖地说道,“我,我能解。”

  慕容尘俊美邪气的某种,快速闪过一丝惊异——百媚香的效力,他可是亲眼见过。

  当年太子荒11淫11无道,男女不忌,曾经就用这药,把一个心性极为坚韧的状元郎,折辱得跟发了情的野狗似的。

  而这小丫头,居然还能忍?

  可就算再忍耐又如何,自己还不一定能饶她一命。

  偏这时,颤栗不休的花慕青又抬起了眼,像是用尽了极大的力气,艰难而一字一颤地说道,“九,九千岁,请,请您与小女做一个约定。”

  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有胆子跟自己谈条件。

  慕容尘忽而又想到那个女人,那个重伤高烧后倒在雪地里几乎濒死的女人,就算没了半条命,却还拼死地‘威胁’自己,放过那个该死的男人。

  虽然,他后来履约,放过那个男人,眼睁睁看着她帮助他,走上大理朝的最高位。

  虽然,那个女人,后来一丁点也记不得那冰天雪地里,曾与自己做过的约定。

  虽然,她最后,那样肆意张扬地死在了皇宫最美又最冷的地方。

  虽然,他明知那冷香丸是毒,却还是因为那是她最后留在世上亲手制造的东西,就心甘情愿地吞了下去。

  一时间,百种心思万般记忆,浮现心头。

  等他回过神来时,那刚刚还因为药物瑟缩难以自控的少女,已经抓住了他的手腕。

  “九千岁。”

  少女此时一轮情11欲刚过,眉眼间竟是勾人要命的媚。

  然而她却仿佛丝毫不知,甚至那样近地贴着自己,拉着他的手,低声道,“若是小女解了您的毒,可否请千岁殿下,帮小女也解开身上这……”

  慕容尘深眸静邃,片刻后,忽而勾唇低笑,“你不是略通医术么?毒药都能解,这媚11药,却无法解?”

  花慕青一僵,终于明白自己身上这该死的感觉是什么了!

  竟然是媚11药?!

  可恶!

  赶紧就想离开慕容尘远一些,可随后一想——似乎……也不用逼着他?

  反正她现在再也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宋云澜了。

  而且……这人……不是……宦官么。

  药效发作,他也……无能为力不是么。

  慕容尘见她那娇媚复加容颜如瑰的脸上,阴晴不定许久后,似乎又安心下来。

  微微好笑,幽幽道,“小丫头,似乎还不知道,宫里头好多伺候人的功夫,都是宦官调11教出来的?”

  花慕青一下子就把慕容尘的手给甩了出去。

  慕容尘低笑,这一回,竟笑出了声。

  嗓音低醇,如悠悠焦尾琴,在这雨夜幽暗的山洞中,发出余音绕梁震颤人心的悸动感。

  花慕青咬唇,暗道,这人,虽然长相如莲,妖冶无双,可真的……不像个宦官。

  暗恼,“殿下莫要戏弄小女。”

  慕容尘挑眉,往刚刚斜靠的山石边一依,勾了勾手指,“来罢,不说要替本督解毒的么?”

  这人真是……惯来喜欢玩弄人心,把人当个玩意儿,随意游戏。

  偏她这时,却不能像从前那样对他冷颜,只能咬着牙,走过去,蹲在他面前。

  再次拉过他的手。

  翻开一看,果然,这人是将毒素全都压到了食指之上。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芳洲小娘子点评:

《宦妃有喜:千岁,劫个色》这本书内容丰富多彩,想象合理,逻辑思维明确,人物性格鲜明,容易勾起读者的阅读兴趣。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