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蚀骨茧婚

蚀骨茧婚

作者:五分甜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09 09:07:21

在《蚀骨茧婚》里面是一波三折,五分甜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叶承南刚准备接起,那头挂断,他眉峰稍拧,很快那头再次打来,他看着不断跳跃的姓名,终究是接起。 “喂。” 回答他的只有女人的哭声,他眉峰拧的更加厉害。 “思宁。” 那头哭声更大,从压抑的哭泣变成嚎啕大哭,一声声在心头萦绕。 刘妈准备好晚餐出来,见客厅只剩下冉小姐一人:“先生呢?” “我去叫他。” 苏冉踩着拖鞋缓慢上楼,她站在楼梯口,并不是想偷听他的电话,只是声音已经传进耳朵里,来不及消化,叶承南猛地转身,犀利漆黑的目光紧锁着她,似在凌迟她,她心中一紧。
展开全部

拂袖而去-五分甜

  苏冉回去之后在家养伤,碍于身上伤口多,一直没出门,那天发生的事,让她心有余悸,害怕再次发生。

  她这些年在叶家活的战战兢兢,年纪小时,害怕做错事情被叶家赶出家门,爷爷死了,她已经没了家,更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所以即使受尽委屈,也厚着脸皮留在叶家。

  等到年纪大了,可以自给自足,为了那个人,宁愿受委屈也想留下,只为了心底卑微的念想。

  帝城的繁华,她已经看了好些年,在繁华背后的冷漠和心酸,却也清晰的烙印在心底。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里面正孕育着一个生命,若是可以带走他,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她知道完全不可能,叶家为了不让孩子流落在外,连不堪的她都接受了。

  苏冉对未来感到迷茫,等孩子出生之后,她又会被怎样处置?

  面对未知的恐惧,苏冉的心这次竟然不害怕了,她要变得坚强才行,不然就会被打倒。

  刘妈端着盘子上楼,见她又坐在窗台上,询问着:“冉小姐,今天先生回来吃饭,要做哪些菜?”

  “我去楼下看看。”

  这段时间的叶承南意外的照常晚上回家,似是把这里当成了长久住处。

  刘妈每天晚上必须准备晚餐,碍于对叶先生不了解,都是苏冉在旁指导。

  她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门传来轻微的声响,苏冉起身走了过去。

  叶承南进门,她自然的接过外套和公文包,挂在衣架上。

  男人穿着拖鞋进屋,先去洗了手,接着才扯着领带出来,扔在沙发扶手上。

  苏冉立在一边摆弄着花束,叶承南半眯着眼微微扫过,很快收回,揉着发胀的眉心。

  “身体不舒服?”

  她声音清浅且温柔,似是一道流淌的涓涓细流。

  叶承南不高不低的嗯了声,落在她柔软的心口,鼓足勇气缓慢走去,站定在他身后。

  望着他紧绷的面容,即使是在休息时刻,也没有放松,她的手轻轻地搭在他脑门上,纤细的指尖缓慢揉捏。

  一瞬间,他身子紧绷,正欲抬手挥开,她的小手灵活的捏着,发胀的脑袋竟然意外的舒服、好转。

  苏冉见他没动,心里松了口气,本以为他会拒绝自己的接触。

  叶承南有头疼发胀的毛病,是她进叶家三年之后才知道,属于慢性病,看了无数医生也没好转,医生只是交代不要过度用脑,少操心,尽量维持平和的心情。

  她按摩的手法是从爷爷那儿学来,以前爷爷也会头疼,她就这样给他按摩,可以缓解疼痛。

  在她柔软的手指之下,叶承南舒舒服服的闭眼,紧绷的身体微微放松,陷在宽大的沙发里。

  刘妈出来恰好看见两人相处的场景,赶紧再次进去,不打扰他们。

  她看的出冉小姐对先生的情意,可先生却视而不见,她心里叹气,感情里谁爱的最深,也就付出越多,受伤越多。

  头顶的灯光柔和,暖暖的笼罩着两人,他们之间鲜少有这般和谐的气氛,苏冉很珍惜这一刻,却蓦地被一段手机铃声打断。

  原本靠在沙发上的男人坐起,掏出手机,她恰好瞥见上面的来电显示,又是温思宁三个字。

  苏冉默默地垂下手,叶承南已经捏着手机上楼。

  她知晓两人有联系,却也知晓温思宁不在帝城,在她和叶承南结婚之后,她就离开了。

  她转身进了厨房,帮刘妈端菜,楼上安安静静,她侧头看着。

  叶承南刚准备接起,那头挂断,他眉峰稍拧,很快那头再次打来,他看着不断跳跃的姓名,终究是接起。

  “喂。”

  回答他的只有女人的哭声,他眉峰拧的更加厉害。

  “思宁。”

  那头哭声更大,从压抑的哭泣变成嚎啕大哭,一声声在心头萦绕。

  刘妈准备好晚餐出来,见客厅只剩下冉小姐一人:“先生呢?”

  “我去叫他。”

  苏冉踩着拖鞋缓慢上楼,她站在楼梯口,并不是想偷听他的电话,只是声音已经传进耳朵里,来不及消化,叶承南猛地转身,犀利漆黑的目光紧锁着她,似在凌迟她,她心中一紧。

  “抱歉,我……我不是故意听到。”

  “那就是有意。”

  “不……”

  “不必解释。”

  叶承南根本不给她解释的机会,直接大步离开,蹬蹬蹬的下楼,摔门而去。

  刘妈压根不知发生什么,等冉小姐下来,几分垂头丧气:“吃吧,他晚上应该不会回来。”

  她清楚叶承南的性格,并不喜欢耍心机的人,自己在他面前已经被贴上标签,怕是久久不会改观,她也不奢求短期内改观。

  晚上一直到她躺下,叶承南也没回来,她直接关了灯。

  会所里,叶承南一杯接一杯喝酒,发胀的脑子疼的更加厉害,回忆起她纤细的指尖轻轻揉着脑袋,顿时舒坦许多。

  察觉到自己在回忆起她,他心情更加烦躁、郁闷,紧捏着杯子,指骨泛白,几乎捏碎。

  今天其他人没来,包间里只有秦浪一人,窝在一边和妹子玩了会之后打发走了,乐呵呵的凑到他跟前。

  “南哥,又买醉?被小结巴气的?”

  叶承南薄唇一勾,没吭声,却是塞了个酒杯在他手里。

  “干了。”

  陈浪仰头干了,故意说起:“温思宁前几天给我电话。”

  “嗯。”

  “南哥,你到底什么心思啊?”

  叶承南不语,黑眸亮而幽深,即使身为他多年好友,陈浪也摸不准他心思,温思宁给他电话,无非是想从他这儿打探些东西。

  温家丫头走的不情不愿,走时更是和南哥闹得凶,也不见南哥哄人,更是和小结巴结婚,把人气走。

  按理说当时那天发生的事情,温家丫头也是受害者,出了那样的事情,差点精神崩溃,南哥不该把人气走。

  “南哥,你不会和小结巴是认真地吧?”

  都说日久生情,难道真的生出情分?

绿巨人-五分甜

  陈浪替温思宁着急,也替她不值得,男人的感情啊,都渣的很。

  “南哥,若真是这样,我可要劝劝你,那个小结巴有什么啊,她把你害的这么惨,哪能动情。”

  叶承南冷笑一声:“你多虑了。”

  “那就好,我怎么听说叶家人要把她送走。”

  话音刚落,被叶承南瞪了眼。

  陈浪立马止住,有些话不能乱说,即使是在兄弟面前也不能说。

  不过见南哥的样子,若真是送走,倒也不错,免得在眼皮子下面看的生气。

  叶承南继续喝酒,忽略叽叽喳喳的陈浪,走之前脑子昏胀却也清醒,想到那双小鹿一般的双眼,心头更是烦躁,没回水榭公馆,直接去了公司。

  自那天之后,接连几天,叶承南都没回来,苏冉养伤差不多,再次去了书店,不过这次刘妈没陪着。

  过了三个月,孩子基本稳定,苏冉却也小心护着,去书店时路过一家母婴店,她忍不住进去看看。

  若是生孩子,需要准备许多东西,她现在尚没准备,看见好看好玩的东西,都忍不住摸摸。

  店员询问是男孩还是女孩,她暂时不知,连东西也不好买。

  店员建议可以再等等采购,苏冉笑了笑,看了会之后出来。

  今天商场周年庆,门口人流攒动,一楼更是搭了舞台,请了当红明星,靠近的地方几乎挤得水泄不通。

  苏冉看见门口海报,知道来的是哪个明星,从三楼栏杆前看去,恰好看清楼下舞台,她好奇的张望了几眼,目光落在此刻发言的男人身上。

  依旧一身黑色西装,黑发疏到脑后,气场强大、精明,又觉得哪里不一样,和上次在书店给她解围的模样差了些。

  苏冉认出那人,当时觉得应该身份不低,如今验证了,原来他叫沈炎。

  她觉得名气熟悉,似在哪里听过,但一时想不起来。

  沈炎的发言很快结束,下面响起热烈的掌声,他阔步下台,银色的腕表从白色袖腕里露出,助理在一边低低的提醒,他目光看向一边娇笑的女明星,嘴角噙着丝似有似无的笑。

  他并没有坐过去,而是坐在原来位置上,苏冉站在三楼看了会之后离开,一头钻进书店,等她从里面出来,楼下活动尚未结束。

  她从手扶电梯下去,刚到一楼,聚集的人群蓦地后退,她生怕自己被挤到,赶紧往旁边站站。

  沈炎起身从侧面出来,被助理护着,侧头恰好瞥见叶少老婆小心翼翼的立在扶梯下面,眼眸微暗,脚步一转。

  助理也看见苏冉,完全弄不明白沈先生,放着大明星不搭理,却去招惹叶先生的老婆,若不是知情,还以为喜欢她。

  沈炎不仅出现在苏冉面前,更有意替她挡去人群,他狭长的眸子半眯,多了丝花花公子气质,苏冉上次谢他出手相助,这次又谢他帮忙,很是不好意思。

  “谢谢你。”

  “真巧,又遇到了。”

  她已经明白这家商场是他名下,两次遇到也不奇怪。

  看向他身侧的助理,以及后面走来的大明星:“嗯,是很巧,今天多谢了,不打扰你了。”

  她作势要走,沈炎笑笑却和她一起出门:“活动已经结束,我留下也没事情,我应该多谢你光顾我的商场。”

  “沈先生对每个客户都这么客气?”

  “那是当然,来购物的都是客户,客户就是上帝。”

  “……”

  苏冉忽然间无话可说,她和沈炎并不熟悉,加上他的身份,自己只是来商场购物的一人,无端得到他格外的照顾,心里带了些警惕。

  沈炎看着她,目光、仪态落落大方:“不知你对商场是否有些建议?”

  她随手指了指不远处:“这里打车很不方便,需要走很远,最好有专门打车的区域。”

  “好,多谢你的建议。”

  “沈先生客气了。”

  苏冉也只是说出她的建议,作为时常打车来这里的她说,购物之后需要拎着东西走很远才可以打车,确实有些不太方便。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往路边走,她立在一边准备打车,沈炎绅士的帮她拦了辆车,且客气的拉开车门。

  陈浪的车恰好经过这边,老远看见苏冉提着购物袋站在路边,眼睛一转,旁边可不是沈炎那厮。

  他以为是自己眼花看错了,赶紧揉揉眼,可不就是沈炎,替苏冉拉开车门,两人看着好不亲密。

  他瞬间就炸了,小结巴竟然和沈炎搅和到一起去,她是不知道沈炎和叶承南的关系?

  他赶紧打了电话,那头叶承南难得接的很快。

  “南哥,你猜我看见什么了?”

  “大街上有人luo奔?”

  “比这个还要劲爆。”

  叶承南立马就要挂电话,懒得和他继续贫。

  陈浪赶紧稳住:“南哥,你做好心理准备,别太生气。”

  他瞬间眼神阴鸷:“说。”

  “我觉得你可能是个绿巨人,我看见小结巴和沈炎在一起有说有笑,甚至暧昧的给她拉开车门,劲不劲爆?”

  那头顿时没了声音挂断,让陈浪卡在嗓子里的话没机会表达,为了证据确凿,特意给他发了定位。

  叶承南扫了眼定位,已经明白,那里是沈炎地盘,至于她和沈炎在一起,确实让他恼怒且摸不着头脑。

  他和沈炎当对手多年,早摸清楚对方脾性,身为沈家继承人,结婚对象多半是家族联姻,但不代表在结婚之前会干干净净,虽不到花花公子地步,但也红颜不少。

  至于他和苏冉,不知是谁先接近谁?

  他压下心里的怒火,等了会才拨打电话,苏冉坐在车上意外看见叶承南来电,杏眼转了圈,几分狐疑的接起。

  “在哪?”

  电话里男人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疏离,她看着车窗外,如实告知地址。

  “尽快回去,不准在外面瞎逛。”

  “嗯,知道了。”

  那头交代两句直接挂了,又觉得没问清楚,索性推了晚上的应酬。

  苏冉只觉得一阵奇怪,平日里他可不会主动给自己电话,她来不及思考清楚,刘妈的电话进来。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梓桑baby点评:

《蚀骨茧婚》是很棒的一本书,虽然一开始没看过类似的书,但总体来说还是挺优秀的小说,让人挺热血的呢,作者五分甜大大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