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神君嗜宠:嫡女很张狂

神君嗜宠:嫡女很张狂

作者:芒果布丁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0-12-27 16:25:07

芒果布丁的书《神君嗜宠:嫡女很张狂》主要讲述了:“洗髓草,这一棵洗髓草的杂质经过红楼的炼丹师提炼后,已经是少了许多,可以用它炼制二品洗髓丹,失败几率很少,当然啦,也要看炼丹水平。”拍卖师看着底下还未说完便已是热情高涨的人群,也是非常满意。不过这都是开头菜,待会就该是重头戏了,八品的洗髓丹,这可是难得的宝物。八品炼丹师都太少,一般就算练出了的丹药那也是至宝,很少会哪来拍卖。八品炼丹师练出来的只要拿出来,都是太多人哄抢,压根不会来拍卖。
展开全部

神君嗜宠:嫡女很张狂第9章试读

研究了几个小时也只是看的似懂非懂,索性不在研究,看着窗外有些泛白的天际,还是选择爬上了床,在门外设了一道屏障,只要秋实过来敲门就会收到自己的留言。

随意不得不感叹,前世对元素之力的掌握真的不及这世的千分之一啊!前世都是蛮力,而现在这儿更像是高科技。

这一觉,随意直接睡到了日上三竿,却不知她这一觉睡的,府里早就翻了天。丫鬟仆人,就连随府的小姐们都是跪了一地。

当然,除了她!

随意一推开门就看到了门外神色焦急的秋实。

“怎么了?”

“回小姐,府里发生了大事,老爷一大早就派人来寻小姐过去,可是,可是……”看到秋实着急的神色,在联想一下昨夜随觉的脸色,就知道昨晚老顽童怕是闯祸了。

“待我洗漱一番在过去吧。”随意说完,转身向屋内走去,秋实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忘记给小姐打洗脸水了,又急匆匆的朝着外院跑去。

随意到达主院的时候,院子里已经跪了一地的人,其中还包括那个被自己毁了容貌的三小姐随蓉还有随欢。

进入正堂,此时随觉随悟正跪在堂中央,上首的几名长老个个都是吹胡子瞪眼的。

“父亲,这是发生了什么事?”随意一脚踏进门出口问道。

随觉一脸的铁青,“还不快跪下!”

随意一挑眉,跪下?她又没做错事为什么要跪下?随意此时的心态全然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

“随意是犯了何事要跪下?”

嘭——

一盏水杯直直的砸向了随意,还好随意退避的及时,水杯只砸在了自己的跟前,但是里面溅出来的茶水还是湿了随意的衣角。

随意凤眼微眯,抬眼看着坐在上头的二长老,眼神中杀气肆虐。

“怎么?你还想以下犯上对我这个老头子出手?”二长老怒气更胜,看着随意的眼神除了愤怒还有不屑。

“二长老是否该给随意一个合理的理由?”随意悠悠出口,看着二长老的眼神没有一丝惧怕反而越来越阴冷。

“意儿!”随觉心里一惊,这个女儿怎么越来越胆大,倒是一旁的随悟心里略爽。

随意根本没有理会随觉,而是定定的看着二长老,眼神中泛出幽兰的光,好像是老虎看着猎物一般。

此时毫无疑问,只要二长老再敢有什么动作,随意一定不会坐以待毙,毕竟在她眼里可没有什么在家从父,尊长敬老这些狗屁的伦理观念。

“好了,这事本来也跟意丫头没有什么关系。”大长老淡淡的出口,二长老冷哼一声这才作罢。

“意丫头来的正好,给你这个没出息的爹出出主意,这云家点名要的七腥草被盗了,再过几日云家派人来取该怎么办。”大长老说这话的时候丝毫没有多沉重或者为难随意的意思,而是单纯的询问随意的意见。

收敛了身上的杀气,随意这才看向一直默不作声又突然开口的大长老:“云家点名要要我们就要给?凭什么?”

随意此话一出,堂下一阵哗然。

就连随悟都不由得多看了几眼随意。

谁不知道随家这几年虽然也出了几个人才,但还是被云家甩出一大截,这些年要不是云家的庇护,随家说不定早就败落了,现如今云家大公子重病在身需七腥草保命,云家家主甚至亲自来信,现在若是随家反悔,那还真是永无翻身之日了。

“意儿,不可胡说!”随觉冷喝,倒是大长老看着随意的眼神猛的发亮,但也很快就掩了下去。

“意儿并没有胡说,云家既没有给我们好处,也没有什么承诺,我们有什么义务把辛苦得来的七腥草交给他们?云家虽强,难道我们随家也被磨的丢了血性!”

随意声音渐渐拔高,惹的一室的人涨红了脸!

可不就是丢了血性吗?为了一颗七腥草,堂堂随家家主公然下跪,随家上上下下更是不得安宁,难道一个云大公子的命比随家的尊严,随家的子孙更重要?

大长老此时脸色除了通红之外,胸腔更是剧烈的起伏,但却不是因为羞愧,而是欣喜!

他们随家后继有人了,他们蛰伏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

随家依附云家已经有两代人之久,这之中虽然有人不满,但是却从来没有人敢这般当着众人的面无所畏惧的提出来,就连骄傲如随清月也只是不同流而已。

“哼,当真是狂妄,你以为云家是那么好惹的?要是到时候出了什么岔子,随家全族上下都要跟着倒霉。”二长老冷眼看着随意,如今的随家已经不能和云家同日而语,说的难听一些,云家想要随家消失,也只是跺一跺脚的事情。

“二长老这是长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吗?”随意冷冷的看了一眼高高在上的二长老挑了挑眉毛。

这个二长老,处处都想压制她,也不知道打的是什么主意。

说完也不顾二长老铁青的脸色对着还跪在地上的随觉继续道:“我们随家有给云家承诺吗?有白纸黑字的签字画押吗?”

随觉老脸一红摇了摇头,确实没有,云家做事向来是通知了就好,时间一到就会派人来取,直接一点来说就是强取豪夺。

“既然没有,那他云家是皇亲国戚?还是有地君的圣旨?”随意接着道。

随觉的脸更红了,又摇了摇头。

随意勾了勾嘴角往旁边站了站不在说话,现在她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要是这些人还一味的趋于云家的淫威之下,那就不是她能管的了得了。

“好了,都起来吧,都这么大把年纪了,竟然连个丫头都不如。”大长老无奈的挥了挥手,下面的人都跟着随觉一个个站了起来。

接着转过头看着站在一旁姿态随意的随意道:“按照意丫头的意思,此事应该如何处理?”

随意当然没有错过大长老眼底的那抹精光,只是微微含着笑道:“意儿不过是个女儿家,刚才也是一时气愤才说了那番话,恕意儿愚钝,并没有想到解决之法。”

对于随意前后转变如此之大,随悟忍不住嗤之以鼻,还以为有多大的本事呢,不过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本来对随意不满的情绪此时更是多了几分轻视。

大长老一怔,刚才还一副不甘姿态的随意此时却毕恭毕敬,片刻才点了点头,“倒是为难你了,随觉,这件事你就看着处理吧。”

大长老知道,虽然他有意培养随意,可是也不能急在一时。

随觉应了一声是,就送了一众长老出门,只是在行至随意跟前的时候,二长老狠狠的瞪了一眼随意,谁知后者竟是犹如没看见一般,眼观鼻鼻观心。

倒是随觉一阵头疼,随府的事向来都是他处理,但是自从随欢赢了随意之后,随悟插手随府的事更甚至三番两次的请来长老害他被骂,此时他恨不得将随悟暴揍一顿扔出府去。

“二弟,药炉本就是你的管辖区域,七腥草被盗也是你管理上的失职,往后的一个月你就到后山禁地去思过,药炉就暂时由意儿代为打理。”随觉说完,一甩长袖就出了门,心中还在思索着该如何解决这件事。

随悟虽心有不甘,但是也不敢表现出来,只能一脚将旁边的小厮踢了出去,“还不快滚去给我收拾东西。”

小厮一惊,连滚带爬的消失在门口。

随意抬手打了个哈欠,看了看还在院子中的随欢,忍不住心情大好,抬腿向院外走去。

院内,随欢一脸不甘的怒瞪着随意,心中火气更是无处发泄,身旁的随蓉一见随意过来,更是有些后怕的往随欢身后躲了躲,谁知这次随欢不但没有庇护她,而且还一把将她拽了出来。

“躲什么躲?没出息的东西,人家打你你不会打回来?只会躲有什么用?废物!”随蓉就是个废物,索性以后也用不到她了,所以随欢的话说的颇难听。

随蓉有些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一脸无措的表情,她当然想打回来,但是不得不承认他没有那个本事,不由得头一低,神色委屈之极。

“怎么?四妹替二姐出了一次头,这一次二姐不帮帮四妹讨回来?”随意停在两人身前,神色嘲讽。

“你……”随欢当然知道随意这是挑拨离间,但是奈何她有口难辩,只能恨得咬牙切齿。

随意不屑的睨了一眼随欢和明显变了神色的随蓉,缓步走了出去,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可没有时间陪这两个白痴勾心斗角。

“小姐,我们不回染竹院吗?”秋实看了看前方的路不由得出口问道,这条道显然是要出府的意思。

“不回,我想出去走走。”自从来到这个世界,随意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出过门,此次正好有机会,想出去买些药材来炼制洗髓丹,随意本来想从药炉里直接取,一想昨晚那件事,还是算了吧,她可不想在随手拿个什么药材就得罪了哪个厉害的家族,自己家的东西不是自己的,这种感觉简直太丧心病狂了。

一想到药炉随意才想起,自己好像接收了药炉来着,脚下一停,刚想回身,身后的秋实就撞了上来。

“啊,小姐小姐,你没事吧。”秋实被撞的一个踉跄,赶紧抬头看着前方的随意,却见随意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身体根本就纹丝未动,秋实这才放下心来。

“秋实,把你身上的银子都给我,然后你就可以回去了,等着二老爷将药炉的明细送过去,替我好好保管,我不久就回来。”

“啊?”秋实有些糊涂,可是,可是她身上没有银子啊,只好如实招来,“小姐,奴婢,奴婢没有银子。”秋实说完有些委屈的低了低头,小姐是有月例,可是没经小姐同意她哪里敢动小姐的例钱。

随意现在只能感觉到额上的青筋跳了又跳,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哦。”秋实本来还想说什么,但一看随意那张生人勿近的脸,顿时更委屈了,只好应了一声,缓缓的转身离去,等到她回身的时候,随意已经跑的不见踪影了。

秋实无辜的眨了眨眼,她好像忘记告诉小姐,随家买东西只要记在账上到时候让店家派人来取就行了。

但是现在小姐已经不见了,她也不能出府可怎么办?呜呜呜。

彼时,随意已经站在了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看着热闹的店铺商家,又是一阵头痛,她果然还是应该把秋实那个笨丫头带出来吗?现在她要去哪里找药铺啊!

没办法,随意只好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顺便感受一下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虽然脑海中有些记忆,但是也没有亲身感受到的更真实可亲。

“哎哎哎,你们知道吗?今儿红楼又有一场拍卖会了。”随意正走着,突然听到街边有人议论。

“拍卖会?真的吗?拍卖的又是什么宝贝?”

“听说是八宝果,六品灵兽晶石,还有一个青龙兽的蛋。”

“青龙兽?那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宝贝灵兽,快快,我们都去看看。”

随意顿足,看着前面渐行渐远的几个人,还是决定跟上去看看,至于那什么青龙兽她倒是不感兴趣,不过八宝果她现在可是很迫切的需要。

随意跟着那一行人过了两条街,来到了最繁华的一处街道,远远的就看到街角处一座华丽的建筑物,随意眯了眯眼,看样子应该有五层,而红楼两个字此时正无比嚣张肆意的挂在五楼的外墙上,足有两米之高,鲜艳夺目的红,任谁也不能忽视。

随意不由撇了撇嘴,这红楼真是嚣张,可见后台底蕴之足。

转眼以至楼前,随意看着拥挤的人头,足下一提,一脚踩在临近的一个人头之上,几个起落,人已经到了门前,只留身后一片不满和哀嚎声。

可随意还未上前,就被门前的护卫拦了下来。

“请这位小姐出示邀请函。”丝毫没有刁难的意思,而是例行公事的询问。

邀请函?随意忍不住头痛,前世她出生时就是末世,每天不是杀人就是杀丧尸,走哪都是横冲直撞,去哪都是直接踹门,什么时候给过邀请函这种高逼格的东西?

“我要见你们楼主,我有东西要拍卖。”正门不行,她还不能走旁门左道吗?反正她也没指望能碰到那个高富帅英雄助美。

护卫看了一眼随意的穿着打扮,不像是寒门子弟,这才派人去通知,不多久,就有一个管事模样的人前来将随意迎了进去。

落座奉茶之后,面前这个年过半百神色和善的管事才缓缓开口,“不知这位小姐想拍卖什么东西?”

神君嗜宠:嫡女很张狂第10章试读

随意抿了一口茶,将怀中昨晚老顽童给的那颗丹药拿了出来,虽然她知道这是洗髓丹,但是并不能分清品级,不过那个老头给的东西应该不差才对。

管事接过瓷瓶,小心翼翼的将瓶塞打开,顿时一股清灵的药香四溢,随意撇了一眼神色大变得管事,心中暗喜,老头子给的果然是好东西。

“姑娘,这东西太过于贵重,恐怕老朽不能做主,不知姑娘能否稍等片刻?”

随意点了点头。

“老朽姓刘,单名一个忠字,姑娘要是不嫌弃,就在此稍后尝一尝我们楼中的茶点。”刘管事说完,恭敬的退了出去,脸上带着怎么也掩饰不住的喜色。

随意挑了挑眉,不管在什么时代,实力权利,果然都是不可或缺的,不过是一枚丹药,这刘管事前前后后的态度就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须臾,后堂传来一声清亮又骚包的男声:“我倒是要看看哪个小丫头那么大的手笔。”

听到这个声音,随意不由得一阵头皮发麻,终于知道什么叫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来人一双白玉修长的手挑开了珠帘,入眼就是一个碧罗衣裙,眉眼还没张开的青涩小丫头,忍不住生了几分好感,再一想那洗髓丹,又多了几分探视与警戒。

随意抬眼,一口清茶差点喷出来,来人一袭红衣,墨色的长发散在身后仅用一根红绳束缚,随意艰难的吞下口中的茶水,脸上不自在的抽了抽,谁能告诉她眼前这个刚刮了胡子眉毛像两只毛毛虫的大叔是谁?

那人好像没有看到随意的反应一般,只坐在了一旁,“你就是洗髓丹的主人?”

乖乖,怎么看都不像,这小胳膊小腿的,也不像是抢来的,但是也没听过哪个大家最近购买了八品的洗髓丹,或者哪位大师练出了八品的洗髓丹啊。

“你就是红楼的主人?”随意想破了脑袋也无法将这个满脸青色胡渣的大叔和这巍峨华丽的红楼联系在一起。

在他的印象中,会穿这种妖艳红而且又是这么高逼格地方的主人,不应该是传说中的绝世美男子吗?即使比不上墨渊,至少也应该是云修战那样的才对啊!

“没错。”不过这红楼的主人不止他一个而已,当然他是不会说的,只是接着道:“我说小丫头,这丹药不会是你偷来的吧?”

“我怎么没听说过红楼还有追根究底的规矩?”随意不紧不慢的说道,红楼要是连这点胆量都没有,随意不信他能做到如此之大。

男子咳了咳,神色有些尴尬,面对这个才十几岁的小姑娘,竟隐隐有种落于下风的感觉。

“在下红九,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随意眨了眨眼,红酒?怎么看都像是老白干!

“随意。”

咳咳,随意啊,随意好啊!随意要怎么称呼呢?小娘子?丫头?一时间竟忘记将面前的这个小丫头与名满地界的随家联系在一起。

直到身后的刘管事出口提醒,他才想起来随家是有一个三小姐叫随意来着,再一想自己刚才差点做出蠢事,更是无比的尴尬,赶紧将心思放在了正题上。

红九轻咳一声,“小丫头你想要以什么底价拍卖这枚洗髓丹?”

随意狭长的眸子略微挑过一抹思索,对这个行情她又不熟悉。

不懂行情的人似乎很容易被坑,她的粉唇轻勾上一许玩味,“我不懂行情,不过若第一次能合作愉快,我以后自然也懒得另找别家。”

红九墨色双瞳带上一分欣赏,小丫头话外之意却是带了许警告,“红楼向来公道,定会让你满意而归。”

随意的唇角浮上一抹笑意,“如此再好不过,我待会也想要拍下一些药,若是足够,便用这枚洗髓丹而拍吧。”

红九的笑容也沁上几分喜意,这次的拍卖会加上八品洗髓丹,一定又能成功为红楼造上势,到时看那几个平时爱揶揄他的这一次也该对他福气了,不然一个个的总笑他是二愣子。

“其实……”随意还是开了口,一双凤眸里的冰霜融化了些,却带着一分促狭,“红九大叔,你若是能把这身形象改改,还能算是一个帅大叔的。”

真不知这红九大叔怎么是个这般品味,她突然有些佩服红楼的管事和小厮,天天对着这副形象还能保持毕恭毕敬。

红九知道自己被揶揄,也满不在乎,那几人不都说了吗?这是走特立独行路线,打造邪魅猖狷花式美男。

平常人自然不懂他这身打扮的真正内涵,“小丫头,爱慕之情你就不用表达了,老牛不吃嫩草。”

小丫头这般想要他改下形象,还不就是想要他成为她心中完美之人,他还是得现在说清楚,小姑娘啥的最容易死缠烂打,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更是无穷无尽。

随意庆幸自己之前只缀了口清茶,不然这下该是得全喷红九身上了。

若是他真是个亮瞎她双眼的红衫邪魅风范的美男子,说不定她或许还能有些其他的想法。

现在看着他这毛毛虫般的眉眼,抱歉,大叔不约,她没有重口味的爱好。

还好红楼事务繁忙,红九又交代几句,便离开了。

刘管事又将随意请入二楼的包厢,能够清晰地看到拍卖场上的人和事,对视线的确不错。

又很快有十几人陆续端上果盘和一些茶点,刘管事道:“若是姑娘没其他的吩咐,老奴这就退下了。”

“嗯。”随意对管事的态度还是满意的,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果然没错。

这让她更加坚定要拜老顽童为师的打算,学会炼丹,其实她对炼毒才是最感兴趣的。

看谁不爽,一颗毒药扔出去,轻松了事,还费了自己打斗的气力。

对她这种懒性成病的人来说,无疑是最大的诱惑。

捻了块茶点入口,便也一心看起底下的拍卖境况。

红楼果然是大手笔,这个拍卖师可都是三品灵师,她的精神力慢慢放出去,更能感受到红楼下多处都有着高深莫测各股气息。

虽然不知这气息是红楼的人,还是其他势力,但总之,红楼能够办这样一场声势浩大的拍卖会,背后的势力能弱了哪去?

拍卖会上拍卖的物品都是天材地宝,必然为很多人所虎视眈眈,想要不费吹灰之力便能夺到宝的人更是不计其数。

红楼要是一点势力都没,还怎么保护好这些宝物。

拍卖师开始拍卖的一些宝物,兵器什么的,让随意很快垂下了眸,慵懒地靠在榻上。

越前面拍的宝物便越低级,她现在什么都缺,唯独不差这个时间。

但看的出还是有很多人抢的,毕竟在红楼这样的大型拍卖会上,就是再低级的宝物,也是让人心之所向,给门下弟子作赏赐也是不错的。

等她建了势力,应该也会买一些,不然没有利益,谁会跟着你?

好在拍卖会的热情一丈高过一丈,在随意眯着眼休养生息时,拍卖师接下来宣布的物品让随意睁开了双眸。

“洗髓草,这一棵洗髓草的杂质经过红楼的炼丹师提炼后,已经是少了许多,可以用它炼制二品洗髓丹,失败几率很少,当然啦,也要看炼丹水平。”拍卖师看着底下还未说完便已是热情高涨的人群,也是非常满意。

不过这都是开头菜,待会就该是重头戏了,八品的洗髓丹,这可是难得的宝物。

八品炼丹师都太少,一般就算练出了的丹药那也是至宝,很少会哪来拍卖。

八品炼丹师练出来的只要拿出来,都是太多人哄抢,压根不会来拍卖。

把这洗髓丹拿出来拍卖之人应该是缺钱,不然怎么会把这等至宝拿出来拍卖。

“它的底价是五万两银,这个价格可是极其实惠,五万两银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你们还在犹豫吗?还不马上把它带回家吗?对炼丹师来说,它更是不可得的宝物哟。”拍卖师想到待会的至宝,一张脸都是涨得通红。

他有把握,这一次的拍卖会一定会创下红楼的新记录,甚至不是能被人一时超过的。

随意唤人进来,刘管事做事细致,还留了一个侍女侍候着,她吩咐侍女,她要拍下这个洗髓草,正好拿来练洗髓丹。

洗髓草的价值跟洗髓丹自然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在刘管事的默认下,侍女不断地提高价格,成功为随意拍下了洗髓草。

随意又拍下了几味药材,剩下的天材地宝也有过一款她稍稍中意的,是八宝果,能够让女子的容颜变得更美,不过对她来说,是中看不中用。

她对容貌向来不太看重,但八宝果却是被推到了高潮。

毕竟在哪个地方,在乎容颜的女子只多不少,拍这个的人一般除了大家小姐,便是大家公子。

大家公子拍八宝果,无非就是用来讨美人欢心。

最后拍下八宝果的人倒还是熟人呢,她嘴脸泛起一分玩味。

随家的随蓉呢,脸上的疤痕淡了些许,看来这些日子没少在那张脸上花功夫。

随蓉似乎也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向二楼包厢看来,和随意对视,却是眸中迅速闪过一分怨毒之色。

随意不以为意,和一个不在乎的人,她也是懒得计较。

若是那些人非要来触她的眉头,自然另谈。

而拍卖大会又一次进入了高潮,则是随意拿出来的八品洗髓丹。

拍卖师满脸涨红,激动得言语音量都比平常格外大了几分,“八品洗髓丹,至高炼丹师炼制而成,平时可是极不易见,难得的至宝,底价七十万银,绝对物有所值。”

也显然没人觉得贵,一个个更是举起手中的号码牌,报起价来一轮高过一轮。

最后以一个黑衫男子两百万银拍了下来。

随意却是若有所思,不知为何,明明记忆中不曾见到过这个黑衫男子,却莫名地有一种熟悉感。

黑衫男子拍下后,却就迅速离场,这让她想拍卖会结束后就跟上看看的心思也是就此打消。

微微恍然,却又很快被最后一件天材地宝吸引,这件可是比八品洗髓丹的价值还要高。

青龙蛋,淡淡的青色气体围绕在那个蛋上,却充溢着一种不能让人忽略的灵气。

随意却是隐隐从蛋上看到了一副图像,再一睁眼,却又如常,若不是对自己的视力有自信,她怕也会觉得是自己眼花。

不过看归看,她却没打算拍下,她又不打算当驯兽师。

心里却是一道清冷的嗓音——“把它拍下。”

小说《神君嗜宠:嫡女很张狂》 第9章 红楼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德水大叔点评:

《神君嗜宠:嫡女很张狂》这本书好好看,情节一环扣一环,很精彩,结局也很完美,支持芒果布丁大大。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