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异能 绝世神偷

绝世神偷

作者:烽火狼烟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异能

时间:2021-02-08 18:18:00

《绝世神偷》是一篇非常好的都市异能小说,烽火狼烟为大家带来的故事:可能有人不理解,偷个东西怎么这么麻烦,为什么非要分踩点的人,开锁的人和入室的人。完全可以一个人就办了。当然可以,但事实证明,每个环节都有专人负责,无论是在效率还是安全性上都比单干更具有优势,也更专业。术业有专攻,做小偷也不例外。确定房间里没人后,陈默才走进房间,随手将门关好,然后急不可耐的直奔主卧室,床头柜,大衣柜……三间卧室,很快就被陈默翻了一遍。
展开全部

6-点水

陈默躺在床上,看着窗外明晃晃的太阳,肚子饿得咕咕直叫。这几天自己真是倒霉到家了,昨天晚上顺手摸的钱包,里面只有三十二块钱。

算上自己的钱,减去昨天坐车和住旅馆的费用,现在身上仅剩24块钱,可怜的二十四钱。

陈默看着手里的二十四块钱,不由的叹了口气,别人当小偷,自己也当小偷,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距离张爱民说的时间还有两个来小时,陈默离开宾馆,买了套煎饼果子,步行往帝景城的方向走。

帝景城是一个高档小区,紧邻护城河,每平米房价两万多,住在里面的人非富即贵。陈默先在小区门口溜达了一圈,发现陌生人进去要登记,就从护城河边的围墙翻了进去。

按照张爱民所说的地址,陈默来到了要作案楼下,伸手拉了下防盗门。防盗门没锁,一拉就开,细看还会发现防盗门已经被破坏了。

陈默长出了口气,看来前期的准备挺到位。

抽身离开,陈默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坐下,抽烟打发时间,并不停的观察四周的情况。

大约半个小时后,陈默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内容是空的。这是之前约定的暗号,空短信就是动手,有内容的短信就是计划有变,赶紧溜之大吉。

陈默将短信删除,立刻进了楼房。高档小区坐电梯,无论上下楼都需要电梯卡,所以陈默只能选择爬楼梯。

妈的!十六楼!竟然这么高!

陈默心里抱怨着,气喘吁吁地往楼上爬,在陈默爬到第六层的时候,从楼上传来了脚步声。

陈默心里先是咯噔一下,然后放慢了脚步,当看到猴子带着鸭舌帽从上面走了下后,才松了口气。

看来猴子已经将门锁打开了。

陈默和猴子两人擦肩而过,装作不认识,但陈默还是机敏的看到猴子向自己眨了三下眼睛。

什么意思?在预祝自己成功吗?

五分钟后,陈默顺利的到了十六楼。两梯三户,陈默要下手的是中门。门虚掩着,他快步走过去,将半个身子跨进屋子,问:“有人吗?”

安全起见,入户之前必须要先投石问路,再次确定房间里有没有人,如果有人,则立刻找个借口离开。

可能有人不理解,偷个东西怎么这么麻烦,为什么非要分踩点的人,开锁的人和入室的人。完全可以一个人就办了。

当然可以,但事实证明,每个环节都有专人负责,无论是在效率还是安全性上都比单干更具有优势,也更专业。

术业有专攻,做小偷也不例外。

确定房间里没人后,陈默才走进房间,随手将门关好,然后急不可耐的直奔主卧室,床头柜,大衣柜……

三间卧室,很快就被陈默翻了一遍。

收货颇丰,金项链三条,耳环两对,钻戒三个,现金厚厚一沓,也不知道具体有多少。

陈默志得意满的将东西装好,开始打量起整个房间来。

喷花的墙面,大红的地毯,以及深紫色的沙发,要多气派有多气派,特别是阳台上那棵发财树,枝干比陈默的腰还粗,长得葱郁茂盛,几乎顶到了房顶。

陈默走到阳台上看着枝干比自己腰还粗的发财树,心说,这么粗的发财树,估计要值老鼻子钱了。

就在这时,陈默的余光看到楼下停了两辆警车。刹那间,让他起了一身白毛汗。警察来了怎么也没有人通知自己?在想到猴子下楼时曾经对自己眨了三下眼睛。

陈默立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自己该不会是被人“点水”了吧?

“点水”是道上的行话,就是自己的黑底被同行透露给了警察。

陈默将到手东西赃物掏出来扔掉,撒腿就往门外跑,电梯已经走到了十层,估计电梯里面就是警察,他只好顺着楼梯往下跑,跑了两三层又觉得不对,警察肯定也会在楼梯里安排人,没准儿现在正有人往楼上爬也说不准。

怎么办?陈默一下慌了神。

给张爱民打电话?不行,不符合规矩,出事了绝对不能给上线打电话,而且给自己“点水”的人,没准儿就张爱民这个笑面虎干的。

给大嘴猴打电话?也不行,让她知道自己这个线人已经被组织抛弃,那在她眼里肯定是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了,到时候新账老账一起算,绝对让陈默喝一壶。

一种从未有过的绝望涌上陈默心头,此时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想躲都没有地方躲。

就在这时,陈默听到脚步声从下面传来,至少有五六个人。

万念俱灰的陈默坐了楼梯上,事到如今倒不如坦然面对,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反正都得挨,不如选个好姿势,也给人留个硬气的印象。

这么一想,陈默也就冷静了下来。可就在这时,从楼道里传来了开门和关门声。

陈默现在坐在十三层和十四层之间,开门声是从十三层传来的。还心存侥幸脱身的陈默立刻起身向十三层跑过去。

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正推着一辆自行车正在按电梯,脖子上还挂着电梯卡。在电梯门打开的同时,陈默听到了楼梯中有人说话的声音。

“队长,消息准不准啊?”一个人问。

“肯定准,这是内部消息。一抓一个准。”

“这小子也够倒霉的。”

然后,就是人们的笑声。

陈默一个箭步抢在了小男孩前面进了电梯,对小男孩说:“快进来!”

小男孩眼前这个动如脱兔的男人吓了一跳,愣在电梯外面,一时不知道是不是该进电梯。

陈默伸手抓住小男孩的胳膊往电梯里拽:“快进来啊。”

小男孩吓得眼泪汪汪,鼓秋着屁股扯开嗓子大叫:“妈!妈……”

一抬头,陈默看到四五个大盖帽,从楼梯口冲了出来。

陈默突然打了个机灵,然后,发现自己竟然还坐在楼道的阶梯上。

一回生,二回熟,陈默立刻意识到,自己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又一次进入了窥术,他看见了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陈默立刻从阶梯窜起来,快步向十三楼走去。

楼道里没有人,两部电梯都停在十六层。就在陈默诧异为什么没看见小男孩时,一家住户的门开了。

小男孩推着自行车走了出来。

7-有惊无险

在看到小男孩的瞬间,陈默立刻按了两部电梯,当电梯下行到十三楼时,男孩正好推着自行车来到了电梯口。

陈默用手挡住电梯门,笑眯眯的对小男孩说:“你先进。”男孩很礼貌的说了声谢谢,然后陈默又帮忙将自行车推进了电梯。

刷了电梯卡,摁了一层,当电梯门关即将关上的时候,楼道里传来了说话声。

“队长,消息准不准啊?”

“肯定准,这是内部消息,一抓一个准。”

电梯门关上,然后开始下行。看着不断变幻的数字,当电梯门在一楼开启的瞬间,陈默觉得自己像是经历一次生死历险,打开不是电梯门,而是自己的重生之门。

陈默没有着急冲出去,依然帮着男孩将自行车推出电梯,这小家伙可是他的贵人。

出了单元门,陈默一眼就看到了两辆警车,警车旁的两个胖警察正机警的看着陈默。这让陈默的心立刻又悬了起来。

“叔叔,谢谢你。”男孩很懂礼貌。

陈默点头微笑,眼睛却偷看着那两位警察。

“嗨!你站住!”一名警察指着陈默说。

傻子才站住哩,陈默立刻撒开两条大长腿跑路。那两个警察胖得都快挂不住裤腰带了,没想到跑起来还挺溜,边追边用呼叫机叫人。

转过几栋楼,陈默很快就到了他翻墙进来的地方,两腿发力,双手一搭,动作一气呵成,瞬间翻上了墙头,回头一看,两个胖警察累得气喘吁吁,其中一个还追丢了一只鞋。

想抓我,先减减肥在说吧。陈默冲他们一笑,纵身跳了下去。

陈默的父亲教导过他,逃跑的最高境界不是跑,而是藏。所以陈默从小区里翻出来后,并没有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而是一头扎进了附近的菜市场。

他买了瓶矿泉水,坐在一边喘气,气还没倒腾通畅,手机就响了。

陌生号,不认识。陈默犹豫了片刻,还是按了接听键。

手机放在耳边,陈默没有出声而是等对方说话。手机那边似乎也在等陈默出声,也是一言不发。

十几秒后,陈默终于忍不住咳嗦了一声。

“你没事?”手机里传来了诧异的声音。

是马六打来的电话。

“你是不是盼着我出事?”陈默火大,恨不得将马六从手机里拽出来。

“哎!那个谁啊。我说了你可能不信。不过还先说声对不起啊,本来是我负责给你放哨的,因为闹肚子,去了一趟厕所,没想到警察就来了。抱歉,抱歉。”马六在电话里厚颜无耻的说。

陈默先是一愣,难道真没有人对自己“点水”,而是被街坊邻居之类的人发现了报的警?

在细琢磨马六的语气,倒是也不像做贼心虚。

马六继续说:“这事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今天晚上要开会,要是说起这事来,你可要帮我圆下,再怎么说咱们也搭档了好几个月了嘛,干咱们这行的,马有失蹄,出点事也很正常不是?”

越听马六的话,陈默越觉得他不是个东西。三番两次的陷害自己,现在自己失职,竟然还想让自己帮他,在听听这孙子的语气,哪有半点求人的意思,完全就是理所应当,是命令。

如果现在马六在他面前,陈默肯定会冲上去给这小子几拳泄愤。这孙子太不是东西了!

“今天晚上开什么会?”陈默忍住心中怒火问。

“听笑面虎说的,今天晚上九哥要和咱们开个见面会。估计笑面虎一会儿,就会通知你。今天晚上你务必要帮我,不然我就……”

陈默立刻挂断了马六的电弧,心想,帮你奶奶个腿,今天非得把这事说出来,执行家法,你小子最轻也得挨顿鞭子。

想到马六会被鞭子抽得满地打滚的样子,陈默心里就一阵的舒畅,损人不利己,这就是报应。

但转念一想,陈默想到了李慕白,自己现在是李慕白的线人,李慕白要抓贼头九哥,自己是不是把这个线索告诉李慕白呢?

看着手机上“大嘴猴”三个字,陈默有点犹豫不决。

手机响了,把愣神的陈默吓了一跳,是一条短信。短信是张爱民发来的,内容很简单:晚上九点,拐子胡同八号

将张爱民的短信删除,陈默一咬牙,躲到了僻静的地方拨打了李慕白的电话。

晚上九点,陈默准时来到了拐子胡同。在胡同口对面是一间小超市,无论是警察,还是小偷,这个地方都是安插眼线最佳的地方。

但,陈默知道小超市里现在绝对不会有警察的眼线。并不是陈默怀疑警察的办案能力,而是他知道,干他们这行的人脉和深入群众的本事,绝对要比警察高明。

不然九哥也不会在道上混了十多年,到现在还安然无恙了。

拐子胡同八号是一间独门小院,院子正中是一棵枝叶繁茂的梧桐树,墨绿色的树叶在夜风中哗啦啦直响。

院子不大,三间平房,两间配房。正房亮着灯,但都拉着窗帘。门口还有人收手机,陈默假装绑鞋带,把手机掖在了袜子腿上,带了进去。

屋子里乌烟瘴气,正中放着一张长桌子,桌子两侧稀稀拉拉的坐着几个人。陈默并没有看见张爱民,只有马六和猴子坐在里面。

这种场合陈默是第一次参加,再加上自己还有特殊的任务,心里不免感到紧张。

马六立刻向陈默招手,并给他让出了一个座位。虽然陈默对马六厌恶至极,可满屋子人,他都不认识,只好径直走了过去。

“那个谁啊,记住我今天给你说的话。”陈默刚一落坐,马六就用手搭在了陈默肩膀上,小声说。

陈默皮笑肉不笑的对马六报以微笑,然后,抬腿悄悄将手机摸出来装进裤兜里。心想,一会儿就把你抖出来,等这王八蛋被执行了家法,在通知大嘴猴来抓人。

想到这里,陈默就看了一眼旁边的猴子。猴子手里有一枚硬币,在四根手指的关节上来回的翻滚,十分的流畅。

屋子里陆续有人进来,很快就将桌子坐满了,足有二十多人。但是房间里却很安静,几乎没有人说话,相互认识的也仅仅是用眼神交流几下。

陈默觉得,这些人应该和他一样都是头次参加这样的会议,因坐着的这些人,像要过堂似的,个个都神情紧张。

大约又过了三分钟,陈默听到院子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接着就看到张爱民在四个彪形大汉的簇拥下走进了房间。

陈默脑子立刻有点转不过弯来,难道张爱民就是传说中的九哥?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子帆小公主点评:

首先感谢作者烽火狼烟让我们免费看完一本完整的小说!其次我想说,作者是一位描写虐恋的高手,尤其是看前半部分的时候,虐得我整天像得了抑郁症一样,开心不起来,差一点就要放弃了,好在故事情节设计的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