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狂妃倾城

狂妃倾城

作者:桑小小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19 14:36:28

狂妃倾城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一不小心穿越了,一不小心壁咚了霸道王爷,一不小心惹出了天大的麻烦!王爷,奴家还想要!霸道王爷一边擦汗一边埋头……
展开全部

:权势所逼

谁都不希望为权势所折,但是世间本就如此,慕容瑾羽翼未丰,得罪了他们没有好果子吃!

慕容瑾笑了笑,看向容王,眼中有几分暖意:“你以为我不惹她们,她们就会放过我吗?”

有些人初次见面就可能结下缘分,但有的人初次见面可能就结下仇怨。慕容瑾做事自认为没有对不起别人的地方,既然她们不放过自己,自己又何必客气!

容王叹了口气,看着慕容瑾,道:“早知道你就是个惹事的性子!”

“还不是因为你们!”慕容瑾看了一眼雍王,冷哼道:“世间之说红颜祸水,但是我看你们几个皇子,就是名副其实的蓝颜祸水!”

女人的嫉妒是可怕的,尤其是一堆女人的嫉妒,慕容瑾虽然不惧怕任何危险,但是此刻看到他们悠闲,心中还是有几分讨厌。

“活该,这就是不自量力的下场!”雍王冷酷一笑,看了慕容瑾一眼:“女人,这是给你的教训,告诉你没有资本之前不要妄图惹怒任何一个比你强大的人!”

这时候天气已经渐渐露出鱼肚白,九皇子十一皇子看够了之后已经离开,就连魅王也支撑不住离开,整个空旷的外面,只有容王、雍容、慕容瑾三人。

清风吹拂,吹动着慕容瑾的刘海,越发衬得面色白皙,清冷如月。慕容瑾随意拢了拢长发,面无表情道:“那真是多谢雍王殿下的教导了,慕容瑾会铭记于心的!”

难得看慕容瑾这般老实,雍王脸色缓了缓:“知道就好,高国公的势力不可小觑,若你在贸贸然惹了高祺,恐怕倒霉的是你自己!”

说完看了一眼天色,略微有些皱眉:“天气已经如此晚了,慕容瑾你知道你的帐篷在哪么?”

“自然知道,不用雍王大人关心!”慕容瑾向后一退,拒绝的表情让雍王脸色一沉,冰冷的看了一眼慕容瑾,最后拂袖离开!

“看来你又惹怒五弟了!”容王浅笑,悠远的眸子看向慕容瑾,带着几分赞赏。“总以为对你高估了,但是到现在看来还是本王小看你了!”

初夏的天气,沁凉而和煦,此刻鱼肚白露了出来,浅浅的金光从天际一点点绽放,为眼前蒙古包的帐篷铺上了一层金粉色,看起来十分的美丽。慕容瑾看了容王一眼,笑意冉冉:“哦?何以见得?”

她慢悠悠的踩在草地上,青草软绵绵的有几分清新的味道。容王看慕容瑾的笑脸,眸中闪过一丝温柔,优雅的跟在后面,容颜如月,优雅而雍容:“丫头,你的表现总是会让人忘记,你也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孩子!”

身子娇小柔软,面容稚嫩而俏丽,只是那双眸子太过犀利,摸了摸慕容瑾的发丝,容王宠溺一笑:“丫头,你太放肆了!”

“还不是被你发现了!”慕容瑾轻哼一声,还以为她的计谋无人发现。却忘记了这是皇宫,有一堆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子,她的计谋又怎么能逃得聪明人的法眼!

“处理好后面的事了么?”容王突然抬头。

慕容瑾弯唇,眼中狡黠一闪,笑道:“那是自然,我办事你放心!”

满天红云,满海金波,红日像一炉沸腾的钢水,喷薄而出,金光耀眼。抬头看去,灿烂的阳光穿过树叶间的空隙,透过早雾,一缕缕地洒满了大地。

容王浅笑:“今日的朝阳很美!”

慕容瑾眉眼弯弯:“你是在邀请我跟你一起看朝阳么?”

容王呵呵一笑,抬起手优雅道:“如你所愿!”

太阳刚刚升上山头,被鲜红的朝霞掩映着,阳光从云缝里照射下来,像无数条巨龙喷吐着金色的瀑布。金灿灿的朝晖,渐渐染红了东方的天际,高高的黄山主峰被灿烂的云霞染成一片绯红。

因为轻功的原因,慕容瑾直接被容王带上了旁边的小山丘,当坐在上面的时候,整个帐篷都一览无余。

“这倒是个好地方!”拍拍手,慕容瑾直接坐在了旁边的台阶上!

容王仰起头,冠起的长发散落在背后,阳光照射而下,显得皮肤白腻,异常动人:“如盘宝镜起峰巅,喷薄良辰景色妍。燕剪莺棱欢胜日,光明壮物乐新天。”

“好诗好句,可惜我不想接!”

“为什么?”容王讶异,转头挑眉。

慕容瑾却是笑了笑:“我们不是来讲朝阳的,而是来看朝阳的!”

“呵呵,你的思想倒是别具一格!”

“那不是自然的么,否则哪能成为一干女子的眼中钉呢!”抬起手,阳光透过指缝洒下金黄,落在萧晴眼中,增添来了几分清冷的妩媚:“曾有无数文人墨客,赞美夕阳与朝阳,那么容王殿下,不知你喜欢的是朝阳还是夕阳?”

萧晴转头,嫣红的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看着容王,带着几分挪揄。

“自然是朝阳!”容王抬起手,阳光落在他的手中,刺穿云块的阳光就像根根金线,纵横交错,把浅灰、蓝灰的云朵缝缀成一幅美丽无比的图案。

“你呢?”容王转头,阳光落在他的脸上,恍若乘风而去的谪仙,说不出的雍容。

饶是看惯了美男的慕容瑾还是呆了呆,抬头,瞥向旁边被照耀的金光的帐篷,淡淡一笑:“是么,我以为你会是夕阳!”

“为什么?”容王讶异。

“自然是因为越得不到的东西才越好!”站起身,慕容瑾的红衣飞扬,被风吹的飒飒直响:“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世人皆知朝阳代表东升的希望,我却觉得夕阳更能代表整个人生。毕竟没有遗憾的人生,就不是人生。”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容王浅浅一笑,眸底闪过一丝讶异!

慕容瑾炸了眨眼:“别惊奇,我是抄袭前人的!”

哈哈!

阳光穿透云缝,洒落大地,太阳升起,绽放出金色的光芒,两人坐着笑着,背后拉长了很长很长的影子,看起来和煦而美丽。

“辰时了吧!”来到古代,最不会计算的就是时间了,也没有钟表。萧晴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你累不累?”

容王随之站起,看了一眼周围,淡淡一笑:“你累了?”

“那是自然!”萧晴叹息道:“又是戳破人阴谋,又算计人心,能不累么?”

呵呵,容王笑笑,拍了拍慕容瑾的肩膀,道:“好了,去休息吧!本王也累了!”

掸了掸自己的衣服,纤尘不染的衣衫,在晨曦中摆动,宛若神祗一样,俊美如仙。慕容瑾耸了耸肩:“好,那你帮我验收成果吧!”

容王一挑眉,抬眸浅浅笑了:“好!”

温泉毒蛇一行,慕容雪和高祺被打了板子,表面上不过区区十大板子,但是这里的猫腻,慕容瑾却是算计的十分到位!

高祺没看清楚,慕容雪没看清楚,甚至连雍王都没明白,不过容王发现了!正因为发现,才有了刚刚那一幕。否则慕容瑾可没自恋到,一个平平常常的人,可能会陪着她吹冷风,看朝阳!

进入帐篷,慕容瑾直接躺在自己的床上,抬眼看着头顶的帐篷,突然想到了自己死前的那一幕。

昏暗的天空,雨水冲刷不断,霹雳的雷声轰隆,宛若巨龙咆哮,黑夜侵袭四周,整个天空被低迷的云所遮蔽,看不见一丝光亮!

一座位于c城市中心,占地三千七百平米的白色城堡,静静的伫立在天地间,大方而奢华。纯白而纤尘不染的颜色,宛若给这城堡增添了几分高雅色彩。暴风骤雨中,随着闪电的照射,忽明忽暗。

萧晴站在场重要,白色的风衣随风摇摆,越发衬得身材欣长而婀娜,一张清冷宛若月光的脸,看着那白色的城堡,勾起了邪恶而妖艳的笑意。“3.2.1!”

清亮镇定的声音吐出,白色的城堡瞬间爆炸,明亮的光芒从窗户门口散发出来,噪杂的声音瞬间爆发,无数个身着黑衣的士兵被炸了出来。

“很好!”萧晴手指大了一个响指,目光清冷,唇角勾起一丝笑意。被人们称为最强最森严的城堡终于坍塌!

转身,白色的风衣宛若翩然飞舞的蝴蝶,在暗夜中散发着独有的美丽,背后雪白的城堡闪耀着烈焰般的光亮,越发衬得萧晴的眉眼清冷而妖异。

表面仁善,以贩卖孤儿,发家的漂白高级将领;

杀人如麻,勾结官员,震慑一方的黑道首领;

中饱私囊,贪污H国百亿的军机首领;

全部在今日,在这个黑暗的天空下,结束了他们罪恶的一生。

殷红的唇角勾勒出一丝笑意,那容颜的张狂与魅力,宛若世间最动人的风景。

萧晴,代号凤鹰!

无数个国家首脑惧怕的人物,年龄不详,身高不详,国籍不详,唯一知道的是此人是女子,以暗杀和武术闻名于世。

曾参加高级任务三百起,一级任务一百零八起,二级任务五十起,凡她出手,无一败绩,是各个国家都想笼络的特工杀手!

天依旧黑沉沉的,噼里啪啦的孢子不知何时落了下来。萧晴眯起眼睛,抬起头,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那雪白的风暴,凛冽宛若刀割的风声,像她吹来。

因为那一场暴风雪,萧晴占据了慕容瑾的身躯,既然占据了她的身体,就理所当然的应该为慕容瑾这个身份做些什么!

一丝冰冷的寒气从慕容瑾的眼中升起,殷红的唇角勾起一丝笑意!

过去的敌人,萧晴会选择一击毙命。现在的敌人,萧晴同样会戳中敌人的要点。

云杉大陆,贞洁为上,尤其是上流贵族圈,对女子的要求更甚于平民。慕容瑾不在乎名声,不代表所有人不在乎!

今日帐篷内,她说的那一番话,在让慕容雪接受惩罚的同时,还抹黑了慕容雪的名声。包括高祺,当然,这一切还是得在说服高国公的基础上,索性高国公还是一个比较明理的人,对高祺并不是一味的纵容!

萧晴冷笑,想到温泉毒蛇那一幕,拳头微微攥紧。若非小丫头的银针,她当真要命丧黄泉了。也罢,初夏是个聪明的孩子,她看了一眼窗外明净的朝阳,浅浅笑了笑。想必昨晚的一幕,已经渲染的众人皆知了!

翻个身,慕容瑾闭上眼睛,昏睡过去!

:梦中惊魂

戌时时分,夕阳的余光洒下绯红,光芒万丈的阳光褪去了晨起的耀眼,多了几分余韵的柔和。雪白的云彩自由的飘荡在天空,衬着霞光,宛若涂了胭脂一般,火红的令人心醉!

梦里,似乎来到了一个陌生的过度。

在一个写着丞相府的破败院子内,几个女子在门口叽叽喳喳的说着笑着,屋内梳妆镜旁,一个少女怯怯的坐着,旁边有一个中年的嬷嬷,在她的头发上,胡乱的摆弄着。

“小姐,别着急啊,很快就好了!”嬷嬷使劲的揪着女子的头发,脸上和蔼,一双眼睛却带着狰狞的恶趣味。

女子抬头看了一眼嬷嬷,轻声道:“嗯,麻烦嬷嬷了!”

“不麻烦,不麻烦,怎么会麻烦呢!”嬷嬷狞笑道:“瞧,这不就好了吗?”

阴暗的屋中,灯光暗淡,潮湿弥漫,周围还有虫子一点点爬。阳光透过窗幔洒入屋内,嬷嬷狰狞的笑意,宛若恶魔般可怖。

拍拍手,嬷嬷连让女子照镜子的时间都没有给,直接将少女带了出去。“大小姐好了!”

萧晴伸出手,结果却是穿透了人的身体,直接进入了虚空。她有些惊讶,开口说话,却发现周围的人没有任何反应。在几人面前挥挥手,发现他们根本看不到,萧晴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嬷嬷看着其中一个身着锦衣,面如桃花的女子,面色恭敬,鞠了一躬。“诺,您还满意吗?”

小小的身子被推了上前,大红厚重的衣服在这初春的天气穿着,显得厚重而肥胖。翠绿的鞋子带着一朵莲花,与衣袍交相辉映,庸俗而可怖。嫩白带着红晕的小脸涂上了厚厚的胭脂,将原本的几分姿色全部遮掩!

慕容雪满意点头,周围几个在旁边的小姐已经全部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好好,真是太好了,慕容瑾,你这么美丽,雍王殿下一定会看到的!”

娇柔怯怯的女子,小心翼翼的看了几人一眼,点了点头。

慕容雪道:“好了,好了走吧!”

她率先走去,小姐丫头全部拥簇了过去。慕容瑾站在最后,小小的身子早已经被隐藏,慕容雪却将她抓了过来,精致华美的衣服,两两相比立刻将慕容瑾甩出一条街!

“慕容瑾,见了雍王殿下可别丢人啊!”

“是啊,也不知道你修了几世的福气,竟然能让贵妃娘娘给你赐婚,还是雍王殿下的正妃!”

“要说,能和几位殿下配得上的,应该只有大小姐慕容雪!”

“可不是,一个小小的庶女,哼,瞧那气质就和大小姐差了好多!”

慕容瑾怯怯的低着头,眼睛低着也不敢多说。慕容雪轻蔑的看了她一眼,看着亭子的身影,将她推了过去:“好了,雍王殿下在那,你过去吧!”

小小的身子被大力推了出去,慕容瑾猝不及防,愣愣的摔倒在了地上。旁边的小姐丫头看见她狼狈的摸样,都捂着嘴偷偷的笑了。

“怎么回事?”低沉而冰冷的声音响起,慕容瑾与萧晴同时抬头,那人转过了身。

一身玄黑色上面勾出的金色紫云袍,深深浅浅,衬着男人挺拔的身躯,越发雍容冷冽。剑眉星目,气势如冰,精致的容颜,俊朗而深沉,宛若出鞘的宝剑,浑身散发着犀利与傲然。

雍王,云清扬,萧晴脸色一冷,果然是他!

这…这就是雍王殿下吗?慕容瑾的心砰砰心动,她愣愣的看着雍王,清秀的脸蛋绯红的连胭脂都盖不住。母亲说,自己已经和他缔结姻缘,那么他就是自己的夫君?

一种巨大的喜悦充斥了少女的胸口,她俏生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男人犀利的眼神,怯怯道:“夫君!”

夫君?云轻扬挑眉,上下打量慕容瑾,似笑非笑:“你就是慕容瑾?

他的声音如冰,面容如冰,连眼睛里都是冰冷的,像冰渣一样刺的慕容瑾说不出话来。她眨着眼睛,被男人盯着的脸蛋红艳如火,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

雍王抬了抬眼皮,勾唇一笑,冰冷的空气刹那流露出异样的美丽:“本王无意于婚约,今日见你,也只是想当面告诉你,我们的婚约作废!”

慕容瑾笑容一僵,她抬头看向雍王,愣在了原地。

“好了,话已经告诉你了!本王还有军务,先走了!”他说完,转身,挺拔而修长的身影渐渐离去!

那一刹那,萧晴的心起了一丝涟漪,反射性的看向了慕容瑾。

“哈哈,噢噢,王爷不要她了!”

“我就说嘛,王爷怎么会这么一个丑女!”

真是可笑,一介庶女还想攀上雍王殿下,不自量力!

雍王殿下说了什么?慕容瑾傻傻的站在那,愣愣的看着那身影消失的地方。跟自己解除婚约?他不要自己了吗?

直到自己的身体被人拉扯,慕容瑾才回过神来。盼了这么久的夫君,不要他了。就向父亲从来没有关心她,就像姐妹们一样抛弃了她!

“打,打死她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不过是小小庶女,还妄想得到雍王殿下的喜欢!

“是啊,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自己什么德行,还勾引雍王殿下!”

“姐妹们,我刚刚听见她叫雍王殿下夫君了,不要脸,太不要脸了!”

“我们打死她,打死她!”

巴掌直挺挺的打了过来,无数个小胳膊小腿开始拳打脚踢!慕容瑾的头发已经散乱,身子被打的支持不住,倒在了地上。眼前身着锦衣的慕容雪,轻蔑不屑的看着她。耳边是庶姐们,像针扎一样嘲讽的狞笑。

“活该,活该,慕容瑾,丢人了吧,不要脸的贱人,雍王殿下是何等人物,你这种身份怎么能配的上他?打死你,打死你个不要脸的东西!”

“姐姐,我这里有银针,扎了看不见的那种?”

“真的啊,太好了,来,我们试试!”

尖锐的银针一点点刺入慕容瑾的肌肤,她的脸庞已经铁青,娇小的身子宛若筛糠一样剧烈的颤抖起来。她悲凉一笑,望着天空浓墨一样的云彩,咬住牙齿硬是一声都没有叫出来!

一滴眼泪从萧晴眼中落下,她捂住伤口,低头,那一刹那仿佛看到慕容瑾看她的眼睛。自卑,伤痛,仿佛承载了千年的哀伤。

“真无聊,这个贱人也不叫,弄的我好没趣!”

“算了,那今天就折磨到这吧,改天我们有空,在来欺负她!”

“好啊,我上次想到了一种新的惩罚,下次我们试试!”

“哼,今天便宜你了,贱人!”

身上不知道被谁狠狠的踩了一脚,慕容瑾身子一挺,又摊在了地上。直到旁边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之后,慕容瑾才笑开。

她轻轻淡淡的笑,被画的胭脂弄得满脸都是,滑稽宛若小丑。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看着湖中的自己,眼中闪过一丝绝望。

既然谁都不要自己,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她一笑,迈入了湖中。

萧晴大叫,不要!

扑通一声,溅起了水花无数!

“不要!”猛然,萧晴从床上起身,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吗?”耳边是清脆甜美的声音,萧晴转头,初夏站在一旁,有些惊愕的看着她。

“哈哈,噢噢,王爷不要她了!”

“我就说嘛,王爷怎么会这么一个丑女!”

真是可笑,一介庶女还想攀上雍王殿下,不自量力!

慕容瑾瞳孔一缩,胸口处仿佛被什么重击,重重的抽挛。

“小姐?小姐?”

“代我活下去!代我活下去!”

脑中慕容雪等人的轻蔑笑脸在眼前一一展现,耳边是尖锐刺耳的声音。

爹爹不要我,嫡姐欺负我,雍王抛弃我。为什么都不要我?

恨,绝天灭地的恨从心底翻腾起来,萧晴脸色苍白,额头上滴下几滴汗水。

“打,打死她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不过是小小庶女,还妄想得到雍王殿下的喜欢!

“活该,活该,慕容瑾,丢人了吧,不要脸的贱人,雍王殿下是何等人物,你这种身份怎么能配的上他?打死你,打死你个不要脸的东西!”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砰的一声,萧晴反射性的抬手,初夏直接被甩到了旁边的桌子上。

“唔,好痛!”

慕容瑾抬头,定睛一看,迅速站了起来:“初夏!”

“唔,好痛,小姐,你怎么了?”初夏抬起头,巴掌大的笑脸有点委屈,怯怯的也不敢说什么。

慕容瑾笑了笑,摇头,拉起初夏:“抱歉,刚刚碰到你了!”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梦中虽然以旁观者角度看的,但是却是非常痛苦。慕容瑾所有的情绪,紧张,兴奋,悲伤,一点一滴在她心中发酵。

直到最后悲伤的跳湖,那一瞬间萧晴的心几乎要抽搐。

小说《狂妃倾城》 第18章 :权势所逼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山白少女点评:

总体来说《狂妃倾城》还是可以的,情节构思都还不错!鼓励桑小小,希望看到你更多的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