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第一女秘书

第一女秘书

作者:小树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2-12 16:13:15

《第一女秘书》小说情节波澜壮阔,小树主要说的是:“大叔,您说的话让我汗颜啊,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我向乡亲们道歉,”顾雨薇接着说,“但是请大叔相信我们,哪怕是最后一次,也请你们相信我们,给我们时间,我当着全体乡亲们的面承诺,一定给大家一个公正公平的交代,如果真的像你们反映的存在这个问题,绝不姑息,一查到底,该补偿给你们的,一分都不少,行吗?”“口说无凭,立字为据!”大叔说道,“你给我们立个字据!否则我们还是不信!”
展开全部

14-稳住他们

周一,顾雨薇第一次和古丽青坐在一起参加集团春江常委会。

这种感觉很微妙,也很复杂。

当古丽青向所有常委郑重介绍她的时候,她的心在砰砰直跳!

她站起身,点着头和每一位常委打了个招呼,她感觉到每个人看着她的眼神都是不一样的,可是有什么不一样呢?又似乎是无法言说。

总之,这种感觉让顾雨薇的心里有点发虚。

毕竟这个职位对于她来说,来得太有悬念了,她横空出世比古丽青当年更有传奇性。

从小秘书的身份,一下子坐上了常委席位,这样的身份转变,不仅对于在座的几位常委来说要适应,就是对于顾雨薇自己来说,都需要一个较长的适应过程,尤其是心理上,需要一个调整。

会议上,古丽青宣布了顾雨薇分管的工作范围,然后布置了近期的主要工作。

上次参加了抚河召开的乡村垃圾处理现场会,回来后春江也在进行推广。具体工作是徐副助理分管。古丽青询问了具体的情况。

接着古丽青把高层的主要文件精神进行了传达,最后,古丽青就招商引资工作进行了重要讲话。

正在这时,警察局长唐鸣的手机响了起来。

唐鸣边听电话,神色就严峻起来了!他的眼睛一直看着古丽青。

“先稳住双方,我们立刻派人过去——”唐鸣挂了电话,神色凝重道:“古书记,马后片出事了。马口高岭土矿山发生盗采事件,双方发生械斗——刚才是马后片书记于高腾打来的电话,他报告说现场已经有人受重伤——”

“即刻派人前往!今天的会议先开到这里,唐局长立刻调集警力,前往马后片马口高岭土矿山,顾书记,于助理,你们和唐局长一起前往,有什么情况及时反馈。”古丽青站起身神色严峻地说道。

唐鸣立即电话指挥警察局副局长万海军调集所有在家的警力,立马前往马后片。

顾雨薇第一次参加常委会就这样半途结束了。

她还没有来得及说上一句话,古丽青就宣布散会了!

救场如救火。

顾雨薇和于少锋跟着唐鸣来到现场的时候,那儿已经聚集了大量的乡民,周边几个村的,似乎也都已经来了。

这一片裸露着的山体,在翠绿色的山头之间显得甚是刺眼,就像长了脓包被剃掉了的癞痢头似的,极不和谐。

周围几辆大型的挖掘机停在那儿,像是机器人的巨大手臂,张牙舞爪。

旁边还有几辆卡车停在那儿,看样子是来拉矿土的。

一眼看去,现场黑压压的一片,保守估计也有五六百人。远远的就听到嘈杂的叫喊声,还有悲痛的哭声,对骂声,现场一片混乱,人群依然在骚动在械斗。

人群里老人妇女居多,青壮年劳力只是少数。

几十个警察跳下车,把现场包围了起来了。

但是,手持木棍的那些乡民和另一拨手拿棍棒的年轻人依旧在发生械斗,边打还边骂:

“打死他,他妈的,看你这帮龟孙子还敢来偷采老子的矿土!”

这句话从人群中传来,显得十分嚣张,似乎这个天下就是他的了!

“打,打,打死他——”

“别让他跑了,围起来,围起来……”这一声叫喊发出后,人群又骚动起来,冲破警察的防线,迅速集结成了一个大圈,里三层外三层的,把刚才那个说话的一伙年轻人包围在里面。

唐鸣的警车在这个时候开过来了。

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站在那儿,呆地看着一片混乱的现场,显得有些束手无策。

“唐局长——”马后片书记于高腾看到唐鸣下车,像见到了救星一样跑了过来。他的头上汗涔涔的,脸上的神色也很慌张。

再看到顾雨薇和于少锋下车,他立马再次问好道:“顾书记,于助理,给领导添……添麻烦了!”

顾雨薇第一次见到这样混乱的场面,一时间真有些不知道从何下手。

这个时候,现场只能以警察局长唐鸣为主。唐鸣是老警察了,处理这样的事情还是有一套的。

唐鸣神色严峻,看了看人群,又看了看身边的于高腾,还有他身后的那些干部。

现场的骚动越来越大,警察要冲破人群再次把他们分开,但是却被乡民死死地围住了。

“唐局,出人命了!”万海军小跑着过来说道。

“人呢?在哪儿?”唐鸣问道。

“被包围在里面,打人的和被打的都在里面,死者也在里面——”

“立即进行抢救——”唐鸣说。

“医生已经宣布死亡了!”

唐鸣的眉头蹙得更紧了。

“立即抓捕凶手!”唐鸣下令道。

“乡民把他们围堵得死死的!人墙很牢固,难以进入。”万海军说。

唐鸣想了想,从车里拿出喊话器,两步就跨到了车顶上。

站到了车顶上,他才看清楚人墙中被围着的那些人。

里面有二十几个壮年,穿着黑色上衣,蓝色牛仔裤,头发都是被染过的,红毛黄毛混杂着,唯独没有黑毛。

他们手持打棍,目光凶狠,和乡民对峙着。

而正当中,一位躺在地上的,估计就是死者,他身边蹲着几个人,正在嚎啕大哭,估计是死者的家人。

“乡亲们,乡亲们,我是春江警察局长唐鸣——”唐鸣站在那儿,拿着喊话器说道,声音很大很洪亮。

乡民闻声都转过头,看到车顶上站着的唐鸣,即刻又骚动了。

“严惩凶手,严惩凶手——”乡民们喊道,声音排山倒海。

“乡亲们,请大家冷静……我们接到报案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但是,很遗憾,我们还是来晚了——对不起,乡亲们,现场所有参与械斗的人员,必须全部带回局里进行调查和审问,事情弄清楚了,我们一定会给死者一个公道,请大家相信我!”

“相信个屁!你们这些人都是一伙的!把我们的人抓进去,然后把他们放走,他妈的,到头来,又是我们坐牢受审!我们早就不相信你们了!不相信!”一位四十几岁的乡民说道,脸上的肌肉因为气愤而抽动着。

“乡亲们,事情已经发生了,请大家一定要冷静,我们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一个肇事者,请大家相信法律是公正的,今天我在这儿向大家保证,保证给大家一个公道!”唐鸣说道。

“你拿什么保证!这些人他妈的就是强盗!抢了我们的矿山,不给我们钱,却还要打我们的人!他们采矿就是合法的,我们就是盗采?这座山祖祖辈辈就是我们村的,山上的树木都是我们种下去的,你们集团一句话,矿山就归他们开发了,我们十几年的心血白费了!还有没有王法,有没有天理啊!”乡民义愤填膺地说道。

唐鸣有些不明白,这个矿难道真是那些恶人把持着?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里面的水就太深了!

“我们要见集团春江古书记,叫古书记出来对话——”

唐鸣下意识看了看顾雨薇,这里,只有她是最高领导了,古书记并没有到场啊!

顾雨薇正好和唐鸣对视了一下,她知道唐鸣的意思,这个时候,只有现场的最高领导出来表态了。

15-立字为据

唐鸣跳下车,站在了顾雨薇的身边,轻声问道:“顾书记,要不你先说两句,稳住他们?”

顾雨薇心里直打鼓,这样的场面,她可是从来没有经历过啊!

怎么上任的第一天就碰到这样的事情,这不是当众把她架到火上烤吗?

她能稳得住这些人吗?

可这个时候她要是摇头不说,不敢表态,那就太孬种了!这个人可就丢大了啊!

她真后悔不该答应跟着唐鸣一起来啊!这样的场面,应该古丽青自己亲自出马啊!她收拾过多少这样的残局,很有经验啊!

大家都在看着她。

万不得已,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顾雨薇从唐鸣手上拿过了喊话器,她感觉自己的手在微微打抖,心也在突突突直跳,后背已经有些汗湿了。

真是要命啊!说,说吧!她在心里不断地鼓励自己。

深吸了一口气,她沉默了片刻,终于开口说话了。

“乡亲们,我理解大家的心情,这件事情的发生一定是有原因的……所有,请大家先冷静下来,配合我们进行调查和取证,还原事实一个真相,也还死者一个公道……”

顾雨薇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唐鸣,然后接着说:“如果大家能够给我们一个星期的时间,我向大家保证,到时候一定给大家一个答复,真诚的请乡亲们配合,给我们一点时间……”

“你是谁?集团的人,我们都不相信了!”乡民又大声叫道,“你们总是言而无信,从来不把我们老百姓的死活放在心上!我们的山林被毁了,他们承诺的仅有的一点点补偿费,到现在都不给我们,让我们怎么活?这些事情,我们去告状,去诉求,你们全然不当回事,你们集团还是老百姓的集团吗?”

顾雨薇听得这话,眉头紧蹙,直觉告诉她,这位乡民说的虽然有些过激,但也应该是事实。那么,盗采的事情又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乡民故意和矿上对抗,故意要弄出事情来……

来不及分析,只有把现场的火焰先压下去,让大家都平静地散去,暂时平息事态才是上上之策。

“大叔,您说的我都记在心里了!我是谁并不重要,今天我来到了这里,我会对我说的每句话负责任!我说过的话,如果没有兑现,你们到时候可以找我,我是顾雨薇,你们看怎么样?”顾雨薇看着那位乡民说。

“找你?我们找得到你吗?你们出入有车,门口有岗,我们老百姓连踏进集团大门的机会都没有!还说什么找你,都是屁话!”

顾雨薇被这位大叔的话给噎得脸一下子就通红了!他说的确实是大实话啊!现如今老百姓要想见一面当地集团的领导人,真是比登天还难!

上任第一天,就碰到这样难缠的事情,真是太背了!

而此刻,现场所有的人都把目光聚焦在她的身上。

她不想成为焦点,但已经是焦点了。

“大叔,您说的话让我汗颜啊,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我向乡亲们道歉,”顾雨薇接着说,“但是请大叔相信我们,哪怕是最后一次,也请你们相信我们,给我们时间,我当着全体乡亲们的面承诺,一定给大家一个公正公平的交代,如果真的像你们反映的存在这个问题,绝不姑息,一查到底,该补偿给你们的,一分都不少,行吗?”

“口说无凭,立字为据!”大叔说道,“你给我们立个字据!否则我们还是不信!”

这……顾雨薇觉得自己真是被架在火上烤了!

顾雨薇看了看周围的人,又看了看唐鸣和于少锋,犹豫了一下,果真拿出纸和笔,写下了一张字据:一周之内调查清楚此事,给乡民们一个答复。顾雨薇。

老农拿到这张字据,如获至宝,然后向人群挥了挥手,说:“集团春江副书记顾雨薇给我们立字为据,要帮我们讨回公道,我们是信她还是不信?”

“不信不信!现在的领导说话都是放屁!我们去诉求,他们总是答复要解决问题会解决问题,可是到头来呢?一拖再拖,事情没有任何进展!我们不信她!不信!”乡民们大声吼道,“把这帮兔崽子打死,我们要和他们拼命!要以命抵命!”

“对,和他们拼命!他们打死了我们的人,我们也要打死他们!”

现场的气氛似乎突然间更加紧张!人群再次骚动起来,乡民们拿起棍棒,再次和那些黄毛红毛开始了激烈的械斗!

“乡亲们!乡亲们!”顾雨薇拿着喊话器再次大声喊道,“请大家冷静,冷静,停止械斗!这样下去我们只能付出更多的伤亡,对大家没有任何好处!乡亲们,我们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请大家相信我,这件事情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今天立字为据,就是拿我的人格和信誉担保,请大家相信我们!”

顾雨薇都不知道自己的勇气是从何而来的,这些话说得那么铿锵有力!

可是,现场还是一片混乱!双方依旧在发生械斗!

“嘭!”一声枪响,现场突然一片肃静!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吓蒙了!

万海军趁着这个机会,指挥那些警察立即冲进人群,强行把双方进行了隔离!

乡民们反应过来之后,却是顾不得许多,举起棍子,对着警察也是一通好打!

“你们这些龟孙子,就知道帮着恶人来欺负老百姓!打死你们!”

“不能对老百姓动手!他们打,我们只能防御,不能反抗!”这是出发前,唐鸣下的死命令!所以,这些警察没有对乡民进行任何动作反抗。

唐鸣很清楚,如果警察打人,那将引起更大更严重的骚乱。

顾雨薇看了看刚才和她对话的大叔,目光里满是乞求的神色。

她知道,这位老者,一定是村里最有威望的人。他的话,比她更有分量!

“大叔,让这些人停下来吧!再这样械斗下去,对双方都没有好处,对乡民更没有好处啊!”顾雨薇说道。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傲夏酱大魔王点评:

人物的性格鲜明,前期可能不太好,但到后面就非常好看,写到现在,《第一女秘书》这本小说已经非常好了!!!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