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暴君无限宠,毒妃夜难眠

暴君无限宠,毒妃夜难眠

作者:鲜肉粽子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12 09:24:24

《暴君无限宠,毒妃夜难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鲜肉粽子,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他们走之后,俞云清一阵紧张。虽然付香早已经教她如何尽为妻之道,但想起冷辰绝曾经抱着俞卿雪的样子,依旧有些揪心。但一想到,以后俞卿雪可能也是要跟着嫁过来的,而且冷辰绝还会纳其他妾侍,自己怎么能那么小气呢。 想到这个,她也就释然了。 一身酒气的冷辰绝慢慢打开了门,脸上是激动的神色。他终于娶到了从小就深深爱慕的女人。想到这个,露出丝丝邪恶的笑容走过去说道,“娘子,相公我准备好了~”
展开全部

拭目以待

  “拭目以待吧。”荀卓文的神情却一副势在必得。

  十里红妆,人声鼎沸。相府的大喜事办得极其的热闹壮阔。

  着了一身红装,凤冠霞帔的俞云清美艳夺目,连贴身的丫鬟都禁不住看呆了眼,不忍移开目光。但俞云清心里却是依旧笼罩着淡淡的忧愁。

  身为丞相侧室的付香到底是俞云清的二娘,拉着她的手说道,“女人这辈子最重要的就是找个男人嫁了。云清,你已经成功了一半。嫁过去之后夫唱妇随,多给他选一些妾侍,为他增添子嗣,开枝散叶。他才会对你痴情不改。”

  俞云清顺从的点点头,看着陪嫁的丫鬟走了进来说道,“良辰吉日已到,二夫人请回,新郎官入洞房。”

  他们走之后,俞云清一阵紧张。虽然付香早已经教她如何尽为妻之道,但想起冷辰绝曾经抱着俞卿雪的样子,依旧有些揪心。但一想到,以后俞卿雪可能也是要跟着嫁过来的,而且冷辰绝还会纳其他妾侍,自己怎么能那么小气呢。

  想到这个,她也就释然了。

  一身酒气的冷辰绝慢慢打开了门,脸上是激动的神色。他终于娶到了从小就深深爱慕的女人。想到这个,露出丝丝邪恶的笑容走过去说道,“娘子,相公我准备好了~”

  掀开了红盖头,他依旧被俞云清的绝色容颜深深震撼,不由得想他冷辰绝到底是何德何能,让如此清尘脱俗的女人对她死心塌地。但不管怎样,今晚他可以好好的享受日夜窥探的鱼水之欢了。

  俞云清却推开他的手说道,“二娘说了,我们还要喝交杯酒。只有喝了交杯酒,才会夫妻同心。”

  “那就喝!”冷辰绝笑着端过桌面上的酒,两人对看一眼,分外甜蜜的一饮而尽之后,冷辰绝便脱去自己一身的红装,转身说道,“娘子,让我帮你把凤冠拿下来吧。”

  而坐在床上的俞云清,却睁大着双眼,睁大着嘴巴一阵抽搐,忽然又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冷辰绝笑着扑过去说道,“娘子,你这样不胜酒力吗?”但碰到俞云清毫无生气的身体之时吓了一跳,试探性的推了推她,“云清?云清?”

  “你不用推了,她被我下药了~”忽然一个娇媚的声音传来。

  冷辰绝火气一上来,直接把俞卿雪拖了进来关上门,压制着声音,“你又在搞什么?新婚之夜云清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俞相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你放心,我只是下了一些蒙汗药而已。我就偏不让她享受洞房之夜!”俞卿雪嘟起小嘴巴任性的看着冷辰绝。

  冷辰绝一阵无奈说道,“唉,你们两个为什么那么不合拍?以后都是要做我的娘子,能不能同仇敌忾呢?”

  “他也是丞相之女,我也是丞相之女,为什么她从小得到的都是最好的,而我就要看人脸色?你不是也说过,我长得比她漂亮吗?”俞卿雪说道这个一脸的愤愤不平。

  冷辰绝知道俞卿雪心里的不平衡是不管怎么安慰都没用的了,只一把抱住她转移了话题,“既然你不给她享受洞房之夜,那你是不是准备自己享受?”

  “那可不行,既然你能做到三媒六聘把她取进门才动她,为什么你就要对我动手动脚?”俞云清能得到的待遇,她自然也要得到。

  “我们先洞房花烛,到时候在三媒六聘也不迟~”冷辰绝说着就抱起俞卿雪往床上走去,碰到俞云清的时候却觉得有点不对劲,吓得手都软了。

  被摔到地上的俞卿雪不高兴的跺着脚,“你干什么呢!”

  冷辰绝面如死灰,问道,“你确定你只是下了蒙汗药?”

  床上的俞云清,身体没有任何起伏,脸色惨白惨白,分明是,已经断了气!

  俞卿雪也吓得开始哆嗦,“是……是真的只下了这个药啊……”

  “云清从小体弱多病,一定是是耐不住这个药……”冷辰绝倒抽一口冷气,这下真的头疼了。

  “不管怎么说,先把尸体处理了吧。不然爹爹要是查出来了,我们两个肯定死得很惨。”俞卿雪快速的用床单把俞云清包了起来。

  “那怎么跟俞相交代?!”

  “你就说,你带云清下江南去走走,到时候再想办法啦!”俞卿雪急得哭了。

  两人手忙脚乱的趁夜抱着俞云清的尸体跑了出去,再三商量,决定扔进河里,水流湍急,来生再见吧!

身后的主谋

  夜里的另一个地方。

  一身夜行衣的荀卓文,埋伏在河流里,只凭借一根小竹子通气,犹如一头觅食的野兽一般,看着岸边那个焦急的身影,那人便是他查探到的奸细,等待着他身后的主谋。

  终于那奸细往黑暗里一跪,恭敬说道,“叩见大人。”

  黑暗中那人不耐烦说道,“有什么事情?”

  “大人你要救救我!如今瞿王殿下已经查到我头上了,你一定要帮帮我!”

  那声音似乎瞬间动了杀意,“哼,你被他查到了,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大人,您不能过河拆桥,若是您不救我,三日之后瞿王殿下就会收到一封密信,到时候谁都保不住。”

  “我有说不保你吗?!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出现了!瞿王没有动手,证明他并没有足够的证据!就算他杀了你我,也查不到上面是谁!你先回去按兵不动,我自有对策!”

  荀卓文皱了皱眉,看来这人只是个传话的,并不是主谋。忽然感觉水流一阵晃动,被冷辰绝与俞卿雪抛尸的俞云清从上流顺着河水慢慢飘下来。荀卓文剑眉微微一皱,不想惊动了岸上那两个人,悄悄伸出手把俞云清扯到身边下水底。

  这一拉他也吓了一跳,竟然是具尸体。

  慢慢退到岸边,看着那个奸细已经消失许久之后,荀卓文不动声色的浮上岸,又把脸蒙上。心里想,这京城也是不太平,三更半夜竟然有尸体在这里出现。

  不过不能耽误了自己的正事,把那尸体推开之后正想要走,忽然听到一声细微的咳嗽。

  声音柔媚而细嫩,让他情不自禁停下了脚步声。

  活人?还是个女人?他慢慢走过去,掀开那看起来像是床单一样的布,一张倾世魅颜赫然印入他的眼帘。

  白皙如玉的脸庞沾着点点的水珠,晶莹剔透,柳眉紧锁,有些惨白的双唇艰难的喘着气。

  荀卓文将她身子横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果然就吐出了一口水,连着几声咳嗽。软绵绵的靠在荀卓文的怀里许久才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大爷的。”想不到这姑娘长得这样美貌,张口却这样粗暴?荀卓文禁不住苦笑,听得她继续说道,“幸好姑奶奶我福大命大。”

  “姑娘,你还活着是因为我救了你,并不是因为你福大命大。”荀卓文忍不住打趣说道。

  俞云清吓了一大跳,转头才发现自己躺在荀卓文怀里,四目近距离相对,两人都有些愣住了。几乎是同时在心里惊叹:

  好一双璀璨美目。

  “帅哥,你哪位?”这姑娘的语气,也是够轻浮,

  而且这帅哥,是什么意思?荀卓文微微皱眉,问道,“你又是哪位?”

  “我是……”她刚想说话,忽然看见自己身上的衣服,呆愣了半天,喃喃自语说道,“难道穿越这等好事都被我遇上了?”

  唉。真是古怪得很,荀卓文禁不住侧头看她。

  又抬头看着荀卓文,虽然他蒙起了脸,但是软软的头发带着水珠,铺散在身后,又听她自言自语道,“大男人留那么长头发,肯定是在古代了……”

  “嘘——”荀卓文忽然靠近她,叫她安静。

  与此同时,就听见一个脚步声落下。不想那奸细竟然回头察觉到了动静,凶狠的瞪着他们躲藏的草丛喊道,“什么人?”

  俞云清看得出荀卓文不想打草惊蛇,推开他,踉踉跄跄的站起来柔声说道,“这位大侠,小女子初来此地,不小心坠河迷了路,刚刚爬上来,惊动了大侠,真是不好意思。”

  “大半夜的,普通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那人一个箭步上前,就扼住俞云清的脖子,引得俞云清一阵挣扎。

  却见她果然不是习武之人,稍微放松了警惕。俞云清柔媚一笑说道,“大半夜的普通人不会出现在这里,但姑娘我刚送了个客人回家,今日收入稍微有些丰厚,就得意过头了,大侠见谅~”

  说完掏出了怀里的银两,荀卓文才发现自己腰间的银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她偷去了。

  那奸细依旧一脸怀疑看着俞云清,但见她肤如白玉娇喘微微,滴着水的头发湿漉漉的黏在脸上,脖子上,锁骨上,水珠顺着细腻的肌肤滑落,甚是美艳。

  更何况她浑身湿透了。轻如蝉翼的细纱绸缎裙勾勒出诱人的线条,不由得露出了色意笑道,“那姑娘可还接生意?”

  俞云清面露难色,转念一想说道,“不瞒大侠说,本姑娘我的客人,非富即贵,我怕大侠,付不起。”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凝静呀点评:

《暴君无限宠,毒妃夜难眠》这本书的故事太过千篇一律,女主的言行性格也都基本没变一直跳脱,只是换了个背景,看久了乏味。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