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灵异科幻 夜半阴缘,鬼夫你轻点

夜半阴缘,鬼夫你轻点

作者:桃之夭夭

状态:已完结 分类:灵异科幻

时间:2020-12-29 14:14:46

快看看桃之夭夭的新书《夜半阴缘,鬼夫你轻点》:一开始秦尧和雨宁都以为我是因为最近压力太大,好不容易得个放松的日子就让我好好睡上几天,但是我的状态却让它们越来越心惊。试问哪有人吃午饭,吃着吃着脑袋噗嗤一下插在汤碗里睡了的?试问哪有人走路,走着走着就噗通一声倒下把周围人吓了个够呛,结果一看却是睡着了的?试问哪有人被罚站,结果站着一动不动一个半小时,下课时候才发现这是站着睡着不知道多久了的?
展开全部

:惯犯莫安琪(2)

秦尧并没有让我们等太久,大约半个小时以后秦尧便匆匆出来,扫了一眼牌匾,随后径直进了我们这家咖啡店。

我和雨宁的位置是在二楼,秦尧噔噔噔地上来,我注意到他头上有一层薄汗。

苏闵看了看秦尧,随后就回到了玉中。

我递给秦尧一张餐巾纸,雨宁给秦尧叫了一杯冰果汁。

我和雨宁给秦尧说了一遍我们自从在蛋糕店看到莫安琪开始,一直到刚刚莫安琪和秦尧打了个照面之中所有能想起来的细节,秦尧越听越是面色不佳。

等我们说完了,秦尧也是叹了口气,说这次他来这里是面见大boss,boss说别的地域也出现了类似的事,而且看迹象已经逃到我们这里来了,据说,被害者都有一个特性。

那就是纯阴体,或者半阴体。以自身为诱饵,诱大鱼上钩。

我松了口气。我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我不是同性恋,哪怕是同性恋也绝对不会喜欢上莫安琪那绿茶婊,更别提和她来七天。

秦尧说,他现在有九成的把握,说这个人,就是莫安琪。

但是他却并没有办法插手这件事。他只是个小小的鬼差,他的任务只能是在人死了以后把魂勾走,至于活人的生死,他却不能插手。

他说,他没人可以拜托,只能想到我们两个了。

雨宁一听这话就激动了,没等我反应过来呢就一拍她那波涛汹涌的胸脯,说这件事就交给她吧,保证办得妥妥的!

我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我说秦尧,我不能保证这件事我们会办成什么样子,但是我们一定会尽力,至于结果,我们也不敢保证。

秦尧笑了,这是我们第一次看见他大大方方地笑出来。

他说,无所谓,再烂的摊子,他兜着。

于是雨宁开始乱冒粉红泡泡……

天呐这确定是傲娇的暗恋吗!我拜托你矜持一点啊顾雨宁大小姐!

三人胡乱聊了一会儿,看看表已经八点多,坐着秦尧的车回了宿舍,把身上的衣服一丢,我和雨宁这才想起来,放在雨宁姑姑那里的东西,我们还没拿回来呢!

哎,这一天天的。

翌日我们去雨宁姑姑那里把东西都取回了宿舍,雨宁的姑姑还给我们一人包了一块彩虹蛋糕切块,没有要我们两个的钱,说想吃什么尽管去拿就好,都是一家人还客气什么呢。

回到宿舍以后,雨宁一打开盒子,打眼一看就十分笃定地说,肯定是她姑姑亲手做的,只有她姑姑才能打出这么细腻的气泡。

雨宁说,她姑姑做得彩虹蛋糕简直远近闻名,一周只做一个,一个蛋糕只切成八块,就那么一块蛋糕都能买到六十多,就这样还有甜品控每天早上没开店门就开始排队等待呢。

我用叉子叉下一块,雨宁提醒,每一层的味道都是不一样的,如果想都尝尝的话可以先一个味道吃一点,随后再一口吃掉七个颜色,那感觉简直爽翻。

于是我照做了。

结果发现……每一层蛋糕里,都绝对没有一滴色素!

全都是水果汁原来的颜色!

三下五除二干掉一整块彩虹切块,我感慨地对雨宁说,我似乎懂了那些吃货们为什么宁可等上几个小时也得排到一块彩虹蛋糕了。

简直不能再美味!

于是雨宁骄傲地说,那是,她姑姑可是去过多少国外甜品出名的地方,每次她一回来,绝对是家里所有甜品控的福音。

于是她在那边唾沫横飞地说她姑姑是多么多么的心灵手巧,做出来的糕点是多么多么的美味,而我则悄咪咪地拽过她的糕点,趁她没发现,直接吃了个干净。

而等她回来准备享受她所说的无上美味的时候,迎接他的只有一个空空如也的盒子。

于是雨宁愣了愣,眼含一泡热泪地疯狂打了我一通,一边打一边哭,你还我的蛋糕你还我的蛋糕。

我抱着头说,蛋糕这东西卡路里含量太高,于是我好心帮你消化了,结果你居然不感激反倒恩将仇报,我要和你不共戴天!

雨宁哭着道,你懂个球球,你以为为什么那奶油简直入口即化,因为那根本不是奶油,而是酸奶打出来的!有个球球的卡路里啊,我看你像是卡路里!

于是整个宿舍回荡着我的哀嚎声。

到最后,还是我承诺给她买一个星期的饭,她这才放过我。

期中考试成绩出来了,果然一科都没挂,真是感谢秦尧的救命之恩,改天一定请吃饭道谢!

日子依旧平静如水,莫安琪也好像突然安静了下来一般,雨宁偶尔会接两个家族里的小任务,我也会跟去,然后看雨宁除妖驱邪,苏闵也说真不容易,终于看这丫头布一次正确的阵了。

雨宁知道以后拎着我领子,跟我咆哮说让苏闵出来啊单挑啊!看小爷打不打死丫!

苏闵在玉里翻了个白眼,说拉倒吧,刚看见她的时候,两只那么低级的恶灵都打不过,两个人怎么有可比性?可收收你那野心吧。

于是雨宁咬着手帕,给秦尧发了一条短信,大概意思就是秦大学长,您赶快把苏闵收走吧!他不是也在你的管辖圈子之内吗?!

过了一会儿,秦尧回了一条消息,说苏闵算是外来户,更何况人家娘子还在收了人家老公太不道德,所谓朋友夫不可欺,作为一个五好鬼差,他拒绝做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

我满头黑线,秦尧这妥妥是让雨宁带坏了肿么办!

这个毁天灭地亡节操的架势简直是一毛一样的啊有木有!

闹挺的日子还在进行着,中元节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我身上那股冷意却是依旧没有褪去,甚至有一天晚上,我穿着毛绒睡衣,裹着棉被,探出头迷迷糊糊问雨宁你是不是忘了关窗户,想谋杀冻死我啊还是怎么的!

雨宁迷迷糊糊地回,我有病吧我秋天开窗户,你没长脑子吧你!

我一想是哦,于是非常干脆加利落地叫出了苏闵。

苏闵长叹了一口气,说你这就是把我当成更夫啊。

:被骚扰了

我也开始动不动就在课堂上睡觉,哪怕是变态周的课我都敢睡得跟个死猪一样,要不是有雨宁和秦尧的神助攻,否则我是妥妥要被罚死的。

一开始秦尧和雨宁都以为我是因为最近压力太大,好不容易得个放松的日子就让我好好睡上几天,但是我的状态却让它们越来越心惊。

试问哪有人吃午饭,吃着吃着脑袋噗嗤一下插在汤碗里睡了的?

试问哪有人走路,走着走着就噗通一声倒下把周围人吓了个够呛,结果一看却是睡着了的?

试问哪有人被罚站,结果站着一动不动一个半小时,下课时候才发现这是站着睡着不知道多久了的?

这不正常啊!

雨宁和秦尧三番五次把我送到医院检查却根本就检查不出来任何毛病,而我则是排号睡,检查睡,x光透视也睡,测脑电波时候还是睡。

后来,我几乎叫都叫不醒。雨宁干脆把我打包丢在秦尧的车上,两个人硬生生把我抬去了云伊苒那里。

云伊苒查了查,又看了看雨宁,看了看秦尧和苏闵,问你们仨到底哪个才是正宫?

雨宁和秦尧条件反射地指向苏闵,云伊苒很纳闷地看向苏闵,问你媳妇魂都快被别的鬼勾走了你这个正宫居然不知道?

苏闵整只鬼都蒙了,随后脸色唰就黑了。

云伊苒在柜里翻出来三根白烛,在我的眉心和双肩上点了点蜡泪,让整根蜡烛都能粘在我身上,并且按同样的办法给秦尧和雨宁身上都点上了蜡烛,并且抽出了他们两个人的魂魄。随后告诉了他们和苏闵入梦的办法,告诉他们一定要在半个小时之内,把我的魂魄拉回来,否则半个小时之后蜡烛熄灭,我们三个一个都别想逃,全都得去地府报道。

不过这些都是后来雨宁跟我说的,我现在是不知道的,只是知道,我一个人走在学校里,一个人都没有。

不,不只是学校,而是整个城市,摆设都一样,但是就是一个人都没有!

我大声喊着苏闵、顾雨宁、秦尧的名字,然而并没有人回答我,空荡荡的操场上,只有我一个人。

我缓缓跪倒在操场正中心,双手捂住了脸,眼泪从指缝中滴落,我很想仰天大骂,苏闵你这个骗子,你不是说你一直都在的吗,现在哪里去了?你不是说只要我叫你,无论如何你都会出来保护我的吗!

你人呢!人呢!?

骗子!

然而素来便很怂的我并没能喊出来,只是抱着膝蜷缩在操场中央,抖得如同筛糠一般。

来个人吧,求求你来个人吧,再不来人,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

于是我就坐在操场上,目光呆滞地看着太阳东升西落,大概三天后,我已经有些麻木了。

其实,我已经死了吧?

三天不吃不喝,我却一点饥饿感都没有,不是死了还是怎么样?

“你已经死了。”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女声,“现在你要做的,就是跟我走。”

我转过头去。身后站着一个穿着白衣,打着白伞的姑娘。不同于普通人的黑色头发,这姑娘竟然是白色的头发,白色的眼睫毛,就连皮肤都比其他人苍白得多,甚至眼睛也是灰色的。

我曾经听生物老师讲过,确实有这样一些人,整个人的色调都是白色的。虽然说看着仙气飘飘的,但是这确确实实是一种病,叫白化病。

我僵硬地站起身,转过头跟在这个白化病姑娘身后,脑海里,一张接着一张脸闪过。

有亲人的,有朋友的,有秦尧的,还有雨宁的,以及……

苏闵。

我笑着摇摇头,心想这可真就是冥婚了,绝对没有什么阴阳两相隔这一说了。

正想着,面前的姑娘却瞬间回头,冲我闪电一般伸出手,没等我反应过来,身后一只手突然抓住我,随后往后猛地一甩。

“女人,你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我撞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耳边是雨宁带着哭腔的声音,她说大家简直都要急死了,你是猪啊居然睡了三天,叫都叫不醒,要不是把你抬到云伊苒这里你还得在这里浪是不是!

招魂灯的光芒猛然亮起,秦尧灯杆横握,皱着眉头让雨宁带着我赶紧想办法出去。

苏闵早就和那白衣女子打成一团,黑白两道光芒砰砰开始碰撞,招魂灯看准了空隙,一道光芒直接打在女子身上,那女子哀嚎一声,瞬间变成玻璃珠,随后被秦尧收到了招魂灯里。

秦尧对苏闵点点头,随后一行人这才跑了出去。

眼前渐渐传来了光芒,我猛然睁开眼睛,没等说话先哀嚎了一声。

“卧槽谁啊玩sm啊哪来的蜡烛啊他妈的!”

随后我听到噗的一声,厨房里正在喝水的云伊苒噗地一声喷了一地的水。

等到处理了身上的蜡烛,我这才听雨宁鼻涕一把泪一把地说我怎么怎么睡了三天,众人怎么怎么着急,而我从始至终一脸懵逼。

随后,我说了我这三天的经历。

我说我就在学校,哪里都没离开过。食堂的饭菜是冷的,宿舍是叠得整整齐齐的,但是一个人都没有。

我叫苏闵,苏闵不在;我喊雨宁,雨宁不在;我找秦尧,秦尧也不在。

我疯狂地给所有人打电话,电话里传来的从来都是忙音,我坐在操场上,心里大骂苏闵这个骗子,说好的我叫你你就在呢?

第一天,我是恐惧的,因为我熟悉的人都离我而去。

第二天,我是崩溃的,因为我发现我出不去,离不开。

第三天,我是麻木的。我就想啊,我绝对是已经死了吧,三天,不吃不喝,没有饥饿感,没有口渴感。我急切地盼望着来个人吧,哪怕不是人,什么都好,发出一点声音就好。

可是并没有,直到我听见那个自称是鬼差的姑娘跟我说话。

那一瞬间,我怀疑自己听到了天籁之音。

于是我因为这姑娘的声音,我跟她走,哪怕我会像云一匪那样魂飞魄散被炼成灵阴石,我也愿意。

我不想再像那样孤寂下去,无声地活着,比一刀了断更折磨人。

小说《夜半阴缘,鬼夫你轻点》 第18章 :惯犯莫安琪(2)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永军吖点评:

好书,故事情节丝丝入扣,文笔描述也很到位,《夜半阴缘,鬼夫你轻点》是难得的佳作,作者桃之夭夭是全国最好的网络小说作者,没有之一。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