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危情深陷,聂总不再见

危情深陷,聂总不再见

作者:青山见我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04 10:27:18

青山见我的书《危情深陷,聂总不再见》主要讲述了:“我感激,但不接受。我仍然恨着你,你也忘不掉我被人侵犯过。”尚有点缓和的关系,因为这晚上的谈话,两人再次陷入冷战。只不过,沈黛如何也没想到,来终止她和聂容峥这段关系的人不是他们自己。春日和煦的阳光让人心情愉悦,抱着小葡萄晒着太阳,沈黛入了迷一样的看着他。相处的时间久了,沈黛居然越来越觉得,慢慢长大的小葡萄和她长得有些相像,而且他的眼睛和鼻子更像是聂容峥。
展开全部

危情深陷,聂总不再见:我配不上

冬去春来,寒冷的天气逐渐回暖。

落地窗外树杈吐了新绿,瞧着一派生机盎然。

“小葡萄,你看看春天到了。这是你的第一个春天哦。”沈黛含着无限温柔的对着怀里小脸已经有些圆乎乎的孩子说道。

自从那晚孩子被带了回来,沈黛就一直带在身边,听闻没有名字,沈黛看着他一双圆溜溜的黑眸特别可爱,就先取了小葡萄的小名。

哼着轻柔的小调,沈黛望着小葡萄,心也似融化了一般。

而不远处,聂容峥亦是看着沈黛,眼里也带了柔情。

素着一张脸,头发也只是随意的扎着挽在耳后,沈黛最是舒适家居的打扮,在他的眼里却是女人尤为美好的时刻。

其实连他自己都没料到这个孩子不但救回了沈黛,而且还让她脸上再次有了笑容。

不由的,聂容峥竟是愣愣的站着,好久都不曾动过。

身后一道灼灼的目光还是让沈黛不适,她回头看了眼聂容峥,顿时眼底的笑意就消散了。

态度冷淡的沈黛并没有让聂容峥气恼,修复一段破碎的感情,自然是需要时间。

“今晚有应酬,我可能会晚点回来。”虽然知道沈黛不会回答,聂容峥还是开口道。

只是又看了他一眼,沈黛就转过身,继续逗弄着怀里的小葡萄。

可是,就在聂容峥准备出门时,一直沉默的沈黛突然低声说道:“你到底什么时候放我走?”

“走?走去哪儿?”脚步一顿,聂容峥方才还有着温情的眸子瞬间一寒。

小心的把小葡萄放进摇篮里,沈黛来到了聂容峥的面前,极为平静的说:“我没有嫁给你,一直住在你这里,传出去并不好。”

“就算传出去,有谁敢乱说?”

“就算嘴上不提,旁人心里也清楚。关于我的流言已经太多了,请你不要让我再因为这件事困扰。”

沈黛说得真挚诚恳,没有一点任性的意思,这反倒听得聂容峥心口涌起一团火。

“既然你在意别人的眼光,那我们就结婚好了。反正,你也是我的未婚妻,早晚都要嫁给我。”聂容峥说得理所当然,说完他就静静注视着沈黛,观察着她的表情。

只是,在沈黛听来,这话却是颇有几分讽刺的意味,她勾起一丝冷笑:“我这个未婚妻的身份本来就名不正言不顺,后来又出了那样的事情,你觉得我还能嫁给你吗?”

“能不能?”聂容峥皱了皱眉头,也如听到一个笑话似的,随即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嘟嘟几声忙音后,就听得他说道,去沈家把沈黛小姐的证件拿去民政局。

听了这话,沈黛当即就变了脸色,上前她伸手就想夺过手机,可比她高出一大截的聂容峥顺手就将她抱在怀里,她挣扎着可最后都没用。

挂了电话,聂容峥垂头盯着怀抱里的沈黛,轻笑一声:“你不是想知道能不能吗?跟我去一趟民政局试试不就清楚了吗?”

“你松开……我没想到聂家大少爷也有这么天真的时候。你信不信前脚你带着我去民政局,后脚聂家人风风火火就会赶过去,闹得满城风雨。”终于是把聂容峥推开,沈黛一边整理着有些凌乱的衣服,一边苦涩的又道:“聂夫人允许你留我住在这里已经是给足了你面子,再闹下去……聂容峥,我怕是真没脸活下去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

“还不明白?就算你把那件事捂得再严实,聂家也会知道的。聂家不会要一个被人弓虽暴过,还怀过孩子的女人做儿媳妇的,我明白你更清楚。”

说着,沈黛又回到了摇篮旁,眼里有了泪,只是她低着头不愿意让人看到。

“你担心的,我会解决好。”

只留下这么一句话,聂容峥就出去了。

当天下午,沈黛正看着书,守着小葡萄睡午觉,却是突然有人上门。

寸高的鞋子在地板上踩出的清脆声响,沈黛不用回头就猜出了来人是谁。

“夫人,好久不见。”站起来,沈黛回头恭敬的对来人说道。

上午聂容峥要什么证件,下午人就到,沈黛也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脸上的妆容精致,装扮亦是完美,楚蔓眉间一挑,霎时间冷漠的脸上浮现起一丝笑意:“的确是好久没见,快一年了吧?”

她说着,转头就看到了摇篮里睡得正熟的小葡萄,眼里有片刻的柔软,但迅速的就隐去了。

“我们家容峥也是体贴,给你找来了这么可爱的小人儿。”说着,她伸手作势想要去摸摸。

可沈黛也不知道怎么的,本能的就上去挡了一下,当她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时,只得赶紧解释道:“小葡萄才刚睡着,怕弄醒他。”

“你照顾得倒是很周到。”轻哼一声,楚蔓来到沙发边坐下了,随之漫不经心的又道:“如果那个孩子还在,怕也是和这个孩子一样可爱。虽然,孩子的父亲跟臭水沟里的老鼠一样,可你生的模样应该也不会差。”

这优哉游哉的一句话,听得沈黛浑身冰冷,犹如一盆冷水泼下来。

“我看着你长大,知道你特别聪慧,我刚才话里的意思,你该是一听就懂。”楚蔓涂着腥红指甲的修长手指转了转无名指上祖母绿的戒指,又说道。

怔住了一会儿,沈黛才抿了抿唇,纾解着自己紧张情绪,她看向楚蔓,恢复了平静的模样:“我知道我配不上聂容峥,那件事后……我和他更没有可能,聂家容不下一个不干净的女人,我也恨他害了我的孩子。夫人,只要时机到了,我自然就会离开,永远不会出现在你们面前。”

“我很欣赏你的聪慧,可我楚蔓的儿媳妇,绝不会是你沈家的人。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我也就不打扰了。”已经站了起来的楚蔓离开前又看了沈黛一眼,眼里的神情很复杂,让人捉摸不清。

临走时,且听得她叹息了一声,随即道:“你也怀过几个月的孩子,多少也懂得一个为人母的心情。我所做的都是为了我的儿子,你要怨要恨,尽管吧!”

危情深陷,聂总不再见:把孩子还给我

入夜,沈黛刚哄着小葡萄睡着,想要下楼喝水。

今天小葡萄咿咿呀呀的,像是很想和她说话一样,沈黛难得的心情好了不少。

却正巧听到楼下聂容峥压低了声音说着什么。

不由,沈黛的脚步轻了下来。

“他已经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

“你得到了你想要的,就必须安分一点。”

“……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和她比?”……

沈黛并不清楚聂容峥在和谁说话,只是他冷得令人心颤的语气让她也不太舒服。

环抱着双手,她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想要回房间,可楼下聂容峥的声音再次响起。

“是黛黛吗?”

沈黛听得出,说这话的时候聂容峥是有点儿紧张的。

顿时,沈黛不由的好奇,刚才聂容峥到底是和谁在说话,居然会害怕被自己听到。

既然被发现了,她也就索性下楼,反正心虚的不会是她。

“我有些渴了,下来喝杯水。”在聂容峥问询的目光里,沈黛坦然的说。

听罢,聂容峥点了点头,却是倒了杯水,递给她。

“小葡萄已经睡了?你也别太累了。”

大口的喝了大半,沈黛才慢悠悠的问道:“刚才你是和谁在说话?听着,语气不太对。”

如果说她刚才什么都没听到,聂容峥也绝对不会相信,还不如大大方方承认,要想借口来搪塞她的,就成了聂容峥了。

倒是沉默了片刻,聂容峥只是道了句工作上的事。

也不再多问,沈黛把水杯递回给他,作势就要回去。

“你倒是很懂得使唤我。”

“既然可以使唤,为什么不用?”

也被聂容峥略带小委屈的表情逗笑了,沈黛脸上有了笑意,可等她正要迈步上楼,身后的聂容峥的手就已经探了过来。

霎时间,沈黛就已经被聂容峥带入了怀里。

耳边,聂容峥低沉的嗓音,小声的问;“小葡萄是不是很可爱?想不想……有一个属于我们俩的孩子?”

他温热的呼吸在沈黛的耳边萦绕着,激起她阵阵的战栗,可她并没有一点儿动容。

抬起手推开了他,她清冷的仰头看着他:“我以为,我说得已经很清楚了。”

“只要你愿意,我们马上就结婚。”紧紧的抓住沈黛的手,聂容峥眼里有了急切,隐约像是也有……害怕。

沈黛惊讶自己读出了他眼里的情绪,可仍是自嘲的笑笑:“想要嫁给你的人有许多,但不会有一个我了。”

“……我已经选择忘记那些事情,你到底还想要我怎么做?沈黛,别忘了,我也是有尊严的。”攥着木扶手的手越来越用力,不安定的聂容峥过了片刻,才突然察觉自己说错了话。

可是等他张口想要解释,沈黛已经嘲弄的瞥向他:“你终于还是承认,你其实心底里是嫌弃我的。因为对我的爱,所以你选择原谅和忘记,是这个意思吗?”

“你明知道,为了你,我已经很卑微了。”

“我感激,但不接受。我仍然恨着你,你也忘不掉我被人侵犯过。”

尚有点缓和的关系,因为这晚上的谈话,两人再次陷入冷战。

只不过,沈黛如何也没想到,来终止她和聂容峥这段关系的人不是他们自己。

春日和煦的阳光让人心情愉悦,抱着小葡萄晒着太阳,沈黛入了迷一样的看着他。

相处的时间久了,沈黛居然越来越觉得,慢慢长大的小葡萄和她长得有些相像,而且他的眼睛和鼻子更像是聂容峥。

有了这个念头,沈黛也是惊着了,可突然涌起一阵失落后,她也就作罢了。

暖人的阳光,让人昏昏欲睡,可外头的吵闹声瞬间就惊醒了她。

同时,也吵醒了熟睡里的小葡萄。

身旁哭闹个不停的小人儿让沈黛有些慌张,她赶忙抱起来,温柔的哄着。

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平时很安静的小葡萄,今天如何哄都止不住哭声。

也就在沈黛想要看看小葡萄是不是饿了时,已经快一年不曾见过的沈绯惊慌的跑了进来。

“姐,我求求你,能不能把孩子还给我。”见着了沈黛,沈绯猛地双膝跪在了地上,目光牢牢的看着她怀里的小葡萄,大声痛哭起来。

模样憔悴不已,也比一年前瘦了不少的沈绯就这么出现,着实吓着了沈黛。

而沈绯的话,她更是不解。

见沈黛抱着孩子呆愣住,沈绯跪着来到了她面前,痛哭着说道:“我是对不起你,我做了天理不容的事情。可是……我是真心爱着姐夫的,就算知道那天他是喝醉了酒把我认成了你,我也是心甘情愿和他在一起的。姐,我知道从小就让着我,我不会那么没良心,要和你抢姐夫。只是,只是这个孩子是我好不容易生下来的,求求你把他还给我吧!我发誓,我只是要这个孩子,你把孩子还给我,以后我绝不会再来打扰你和姐夫。”

犹如晴天霹雳,沈黛惊骇的僵住了,她的脚也开始发软,嗓子像是被卡住了一样,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过了许久,浑身颤抖着的沈黛才慢慢回过神来,而跪在她脚边的沈绯仍旧大哭着,只是目光紧紧的看着小葡萄,满是思念和欣喜。

“……你说,这个孩子是你和聂容峥的?”幽幽的问道,沈黛低头看着沈绯。

用力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沈绯激动的拿出一份亲子鉴定报告递给沈黛:“是不是真的,这就是最好的证据。姐,是我对不起你,你要怪就怪我,可孩子是无辜的。这孩子一生下来姐夫就不让我见,后来我也是用了好多方法才知道他把孩子交给了你。”

把已经不哭的小葡萄放进摇篮里,沈黛拿过鉴定报告,她看得很慢,然后最后看到最终结果后,她亦是沉默了半晌。

就在沈绯紧张不已的目光下,沈黛长长的吁了口气,凄凉的说了一声:“怪不得,我一直觉得小葡萄有些像我,原来……他不是像我,而是像你。”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梓桑baby点评:

《危情深陷,聂总不再见》这本书情节各种好,反正连接得天衣无缝,内容新颖!作者青山见我的文笔也很好,精彩!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