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重生最强医妃:误惹难缠世子爷

重生最强医妃:误惹难缠世子爷

作者:弹恋爱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12 19:59:43

弹恋爱给大家带来的《重生最强医妃:误惹难缠世子爷》讲述了:这一世,所有的事情都没有按沈薇的计划所发展,她自然便耐不住了。“逆女,还不给我跪下?!”苏修瞪着苏絮,狠狠地拍桌,声音狠厉,看着苏絮的眼神,一点都不像是女儿,倒像是仇人。苏絮知道,自己的确是苏修的女儿,可苏修因为厌恶母亲,连带着,她这个女儿自然也不待见。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他从不曾给过苏絮一点父爱与温情。所以,苏絮对苏修也并没有什么父女之情。
展开全部

污蔑

“既然如此,作为条件,你应该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了吧?”

盛长歌没再为难她,说到底,也是不忍为难,虽然对这个女子没什么印象,可她给自己的感觉就是,他们已经认识很长时间了,他忍不住的想要靠近她。

因此,在盛长时说,苏絮遇到麻烦的时候,他才会迫不及待的赶了过来。

这种感觉,以前,他从来都不曾有过。

苏絮没想到,他还想着这件事,不过,他的要求也并不算过分,于是淡淡的道:“苏絮。名字告诉你了,以后,希望后会无期。”

说着,她便转身,直接离开。

银杏回头看了盛长歌一眼,紧接着匆匆的跟着苏絮往前走去。

盛长歌的眼眸微微暗了暗。

后会无期?

除非她的钗子不要了,否则,他们总有再见的时候。

“爹爹!”

躲在后面看了很久的盛冀远忍不住走了出来,他禁不住吐槽,“您应该送漂亮姐姐回去才对啊,她一个人回去多不安全啊,刚才就碰到了个色狼,后面说不定又有危险呢?”

盛长歌被忽然出现的盛冀远吓了一跳,他眉头皱紧:“你一个人跟着我出来的?”

“还有……叔叔。”

盛冀远怕被盛长歌骂,因此,果断的出卖了同行的盛长时,只见这时盛长时一手捂着心口,很是难受的模样:“小冀远,你怎么能这样呢?出卖同伴的行为是不对的!”

盛长歌只觉得自己额头的青筋跳了跳,他这个弟弟……永远都不着调!

“爹爹,我们去看看漂亮姐姐吧!之前你也看到了,在那个宅子里好多人欺负漂亮姐姐呢,你就一点点都不担心吗?”

盛冀远没有理会盛长时,直接上前摇了摇盛长歌的手臂,抬起头看着他。

盛长歌拍了拍他的头顶:“你就这么喜欢她?”

以前,他记得,盛冀远非常讨厌女人围着自己的身边转,不用自己出手,盛冀远一个人就能把所有妄想攀上他的女人赶走了。

没想到,这样的盛冀远却缠着自己要他去帮苏絮……这女人,真的有这么大的魔力么?

“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盛冀远连连点头,眼眸中似是闪着晶亮的光芒,抬起头看着盛冀远,“爹爹,你不觉得,她……”

盛冀远正要说苏絮跟自己长得很像的时候,盛长时连忙上前捂住了他的嘴,他咧唇一笑:“大哥,既然你喜欢苏小姐,就去追呗,弟弟我一定会为你加油的!”

开玩笑,若是让小鬼这么早就把苏絮的秘密说出来,那还有什么好玩的啊?等盛长歌自己慢慢发现,不知道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盛冀远越想,就越是兴奋!至今为止,他还从来没看到过大哥失控的时候呢,他敢肯定,苏絮将会是改变大哥的关键人物!

盛长歌眯了眯眼,冷声道:“我该怎么做,自有打算,还有,谁说我喜欢她了?盛长时,你很闲?要不然,我跟皇上说说,让你去军营里操练操练?”

盛冀远最怕听到的就是军营两个字,那简直比要了他的命还要难受!

该死的大哥,就知道用这一招来压制他!

盛长时心里腹诽,脸上偏偏还是露着灿烂的笑容:“大哥,我错了,我不闲,我马上带冀远离开,就不打扰你和苏小姐的二人世界了!”

说着,他直接抱着盛冀远开溜。

盛长歌看着连影子都不见了的方向,一阵好笑。说实话,他有时候还真羡慕这个弟弟,他有自己所没有的阳光、洒脱……

*

苏府。

苏絮回来的时候,就被苏修叫了过去,沈薇也在房内,两人的脸色显然都不大好看。

苏絮就知道,就算过了苏媛媛那一关,沈薇也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原本苏家药铺的掌管权的确是属于苏絮的,可前世,苏絮太作,直接将这些事推给了苏菁菁,直接导致她失去了成为苏家主母的资格……

这一世,所有的事情都没有按沈薇的计划所发展,她自然便耐不住了。

“逆女,还不给我跪下?!”

苏修瞪着苏絮,狠狠地拍桌,声音狠厉,看着苏絮的眼神,一点都不像是女儿,倒像是仇人。

苏絮知道,自己的确是苏修的女儿,可苏修因为厌恶母亲,连带着,她这个女儿自然也不待见。

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他从不曾给过苏絮一点父爱与温情。

所以,苏絮对苏修也并没有什么父女之情。

“父亲,女儿做错了什么,才进门您就要我跪下?”

“你还敢问!”苏修哼了一声,“我问你,你是不是又出去和袁成鬼混去了?!”

苏絮的眉头皱了皱,随即明白了,袁成之所以会出现,恐怕还是苏菁菁给安排的……

好个苏菁菁,真是处处给她挖坑跳!

“父亲,女儿没有见过袁成,这一整天,女儿都在店铺里,不信,你可以去问银杏。”

苏絮淡淡的说着。

沈薇叹息了一声:“絮儿,你说说你好好一个苏家大小姐,何必自甘堕落,去招惹袁成那样的人呢?你说你去了药铺,可身上一点都没沾到药味,说谎也要先打草稿吧?不管是老太君还是老爷,他们对你可是寄予了厚望的,你怎么连句实话都没有?”

沈薇的指责字字戳心,无一不是往苏絮的身上扣罪名,偏偏还是那么一副慈母的样子……若是局外人,恐怕任谁都会觉得是苏絮的不是。

“二娘,爹爹,我再说一次,我没有跟袁成出去,没有做过的事,请恕女儿不能承认。”

“死鸭子嘴硬!”苏修再次拍桌,他冷着眼道,“你和袁成的事,在几年前闹得满城风雨,如果不是老太君,你以为你还能够站在这里跟为父的狡辩?听下人说,你还要插手药铺的事?别浪费所有人的时间了,苏家药铺到你的手里,能撑得了几天?”

“把印鉴交出来,这件事,为父的,可以不再追究。”

苏修这番话可说是软硬兼施,苏絮听得好笑,同时也无比的愤怒、悲伤。

“父亲,您这是直接将我定罪了?连调查也不调查一下,您就肯定我是去见了袁成?还是说,你只相信沈薇母女的话,她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店铺的印鉴,的确是在我手里,要想拿的话,还是那句话,您去跟奶奶说去吧!”

苏修被她几句话说的脸色胀红,他觉得苏絮完全没给他这个做父亲的面子,于是脸色更严厉了一些:“苏絮!你是怎么跟为父的说话的,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真不知道你娘是怎么教你的,简直是没有半点大家小姐的风范,丢尽苏家的脸面!”

“苏修,最没有资格提起我娘的人,就是你!”苏絮听到他的话,脸也冷了下来,“当年,娘奄奄一息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在和沈薇、苏菁菁一家三口过着其乐融融的日子!要说我没有大家小姐的风范,也完全是因为你上梁不正,我这根下梁才歪了!”

“你——你找打!”

苏修像是被戳中了心中的痛处,一时间恼羞成怒,高高的举起手来,狠狠地朝着苏絮打去——

解围

“啪!”

那高高扬起的巴掌狠狠的扇到了苏絮脸上,脸颊很快便肿了起来,嘴角也随之渗出了一丝血痕,苏絮捂着脸颊忽的笑了起来。

苏修喘着粗气大声质问:“你笑什么!”

“我笑什么?你说我笑什么!”苏絮的语气里满满的嘲讽:“娘亲的尸骨未寒你便带着沈薇回来,说第二日便要迎娶她进门,如若不是奶奶拦着,你做的这些混账事情便会传遍整王都,你说丢脸?我看最丢脸的是你才对!”

“混账东西!!”苏修怒不可置,二话不说便又举起了手掌,还没来得及动手屋外便传来了厚重的拐杖声。

“住手!!”

一脸阴沉的老太君在丫鬟红叶的搀扶下缓缓走了进来,苏修连忙收了手上前搀扶:“娘,您怎么来了?如今这天色也不早了,可曾用膳了?”

老太君冷笑:“我刚从祀堂出来便听到你在这里教训絮儿,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苏修谄笑:“这大丫头向来都是个不懂事的,我今个回来就听说您把铺子的印鉴给了她,这着实不妥……”

“不妥?”老太君的目光在屋子里环视了一圈,落到一旁低着头不语的沈薇身上,语气很是不快:“这印鉴是我给絮儿的,你若有什么问题便直接来问我老婆子,私自在这里质问,你有没有将我老婆子放在眼里?!”

苏修急忙解释道:“娘,这儿子那里哪里敢啊,只是大丫头根本就不是做生意的料,您把铺子交给她这不是……”

“好了!”老太君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这件事情我自有主意,你无需再多言。”

“可……”苏修本还想多劝几句,可被老太君一瞪,便顿时怂了,只得低声应下:“……是,全凭您做主。”

“走吧絮儿,今个的账本你还没给我过目呢。”

苏絮垂下眼眸,嘴角不着痕迹的勾起一抹淡笑:“是,孙女这边去取来给您瞧瞧。”

银杏连忙上前搀扶,两人跟在老太君身后走出了厢房,她低声询问:“小姐,您没事吧?”

苏絮轻轻的揉了揉肿起来的腮帮子只能勉强扯了扯嘴角,这老太君自然是她让银杏去寻的,自己拿到了印鉴最着急的不是苏箐箐和苏媛媛,而是一心想当上主母的沈薇。

苏修这次兴师问罪来的突然,她也只能急中生智。

这个沈薇可真是有意思的很,前世的自己如同一个傀儡一般被她玩弄在手掌中,甚至在她当上了主母还喜闻乐见,不过如今自己重生归来,这辈子她也别想爬上主母的位置!

随着老太君来到了内房,里头檀香飘扬,老太君收了拐杖坐在了卧铺上朝她招手:“快过来给我瞧瞧。”

苏絮乖巧的坐了过去,老太君瞧见那高高肿起的脸颊不禁蹙眉:“疼不疼?”

她摇头:“不疼。”

“傻丫头,都肿成馒头了还说不疼,红叶,去把那瓶上品化瘀膏拿来。”

“是。”

红叶取来的化瘀膏给苏絮上药,原本火辣辣的脸颊顿时便被一股子清凉的气息所笼罩,一时间倒是舒爽了不少。

老太君拨动着手里的珠串询问道:“我听说你今个刚去铺子便将好几个伙计都遣散了?”

苏絮点头:“不错,他们狗眼看人低,这朝都每日人来人往的,身份显贵的大有人在,如若以后得罪了身份显赫之人,倒霉的岂不是我们?所以孙女做主便把他们都遣散了,还望奶奶明察。”

老太君满意的颔首:“做的不错,我们苏家药铺能做到如今这般规模,对于伙计的要求是颇为严格的,来的不管是穷人还是有钱人都要一视同仁,以后的事情你放手去做,你爹那里我来说。”

苏絮大喜:“谢谢奶奶!孙女一定不负众望!”

“不过老婆子丑话还是说在前头,如若一个月后你达不到我的要求,这印鉴我是必须收回的,到时候任你怎么哭喊都没用。”

“孙女明白的,奶奶放心!”苏絮眼神坚定无比。

“时辰也不早了,早些回去休息罢,这化瘀膏你带回去,一日三次,脸上的伤很快便能好了。”老太君挥手送客

“是,您也早些歇息,孙女告退。”

从老太君那里出来夜幕已经笼罩了整个苏府,银杏捧着化瘀膏跟在苏絮身后抿嘴笑道:“小姐,老太君待您可真好呢!”

苏絮低笑:“所以我才要努力的改变自己来证明给奶奶看,我早已不是从前那个自己了。”从前的自己只会被欺负,被羞辱,而如今的她要将所有的屈辱都讨回来!

有了老太君送的化瘀膏,一晚上的时间肿胀的脸颊便消了肿,只是摸着还会有些疼痛,不过上了妆之后便看不大清楚了。

因这几日苏絮要前去铺子照看起的比较早,早膳都是在自己房间里用的。

端着早膳回来的银杏一脸兴奋,进屋便喊:“小姐,您知道昨个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苏絮接过碗碟故意说道:“不就是我被打了的事情么?”

“哎呀,不是这个事情!”银杏凑近她耳边低语:“听说昨日沈氏被老太君喊进房里,没过一会儿便出来跪着,一直跪到子时才回去的呢!”

苏絮‘恩’了一声,低头喝着碧玉粥,这可把银杏给急坏了,她可是好不容易才打听到这个消息的呢,小姐却好像一点都不意外的样子。

“小姐您就不好奇为什么老太君要罚沈氏啊?”

“这有什么好意外的?”苏絮用帕子擦了擦嘴角,淡淡道:“昨日的事情究竟是谁挑拨奶奶自然是知道的,不然你以为她为何那么快就让我走啊?”

“啊?原来您…您早就知道了啊?”

苏絮噗的笑出了声:“傻丫头,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傻啊?那沈氏挑拨离间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仗着自己能在爹耳边吹耳边风就能事事如意了么?真是天真。”

想必这次被罚了之后也能让她安分一段时间了,一大早便有这样的消息着实让她胃口大开,就连平日不太喜欢的肉馅小包都多吃了两个。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骊雪少女点评:

《重生最强医妃:误惹难缠世子爷》这本书的故事太过千篇一律,女主的言行性格也都基本没变一直跳脱,只是换了个背景,看久了乏味。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