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高危溺爱:BOSS,轻点宠

高危溺爱:BOSS,轻点宠

作者:竹叶小小舟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2-20 11:08:58

《高危溺爱:BOSS,轻点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竹叶小小舟,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开口问道。容澔打了个手势,示意自己的人将容南溪带上来。“容澔,你对她做了什么?”容煜看了一眼双眼紧闭,整个人斜靠在轮椅上的妹妹,想也没想,一个箭步就冲到了容澔的面前,一把揪起容澔的衣领,怒视着他。看着两人这样,他们各自的人都抽出了事先准备好的枪支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彼此,做好了随时开战的准备。“你猜?”容澔扯下了容煜拽住自己的手,轻蔑的看着容煜。
展开全部

小姐不见了-竹叶小小舟

容家私人医院的监护室内。

容南溪正在赌气不配合医生打针和吃药。

“容少,你可算来了。”

容南溪的主治医生,在看到容煜出现在病房内的时候,他一脸束束无策很是无奈表的情看着容煜说道。

“哥哥,你来了。”

容南溪看着自己心心念念的哥哥来了,她高兴的叫道,可是下一瞬间,在看到哥哥有些阴沉的面容时,她很是乖巧的低下了头,像极了一个知道自己做错事的孩子。

看着监护室里的一片狼藉,再看看此时的容南溪,容煜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他示意病房里的人都先行离开一下。

“南溪,怎么又胡闹了呢?”

容煜虽然是质问的语言,但是语气却无比的温柔,生怕会伤了自己妹妹的心似得。

“呜呜呜呜哥哥你不爱我了吗?

容南溪低着头呜呜的哭泣着,好像受了莫大委屈一般。

“怎么会呢!”

看着这样楚楚可怜的妹妹,容煜的心一下子软了,他坐在妹妹的病床前,将妹妹温柔的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瘦弱单薄的脊背安慰道:“南溪,不哭了,听哥哥的话!”

感受着哥哥对自己的宠爱以及关心,容南溪暴躁的心情也随之好了许多。

心情平复后的容南溪,这才抬起头看向自己的哥哥。

容煜看着妹妹脸上的泪痕,以及妹妹哭的有些微肿的眼睛,他继续安慰道:“好了,南溪,不哭了。”

“BOSS。”

雷奥见自家小姐情绪稳定一些后,他步履如常的走到了自家BOSS的面前叫道。

“什么事?”

容煜没有抬头去看雷奥,只是问了一声。

“小姐的主治医生说是在办公司等你呢。”

“知道了,告诉医生,我一会过去。”

20分钟之后,容煜从主治医生办公室回来。

容南溪的身体变得更加糟糕了,当主治医生告诉他这个变化后,他都脸色就阴沉沉的,连雷奥都不敢多看一眼。但是面对容南溪的时候,他还是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都表情。

“哥哥,医生有没有告诉你,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容南溪看着自家哥哥乖巧的问道。

“随时。”

“哇,太好了,终于可以回家了。”容南溪显得异常兴奋的说道。

“南溪,虽然医生说你随时可以出院,但是你刚刚醒过来,还是在医院多让医生观察几天比较好。”

容南溪瞬间愉悦的心情,就如同被蒙上了一层阴霾似得,糟糕到了极点。

……

千丝万缕的雨淅沥的洒下,容家庄园的大宅内,顾筱箩依旧在客房内研究着关于这个容澔的一切。

“考虑的怎样了?”

容煜低沉而具有魅惑般的声音突然响起。

啪——

顾筱箩此时正坐在客房的凳子上,专心致志的研究关于容澔的一切,因为这个突兀的声音,握在手中的手机,一个不小心就掉到了米白色的大理石地板砖上了。

“在看什么?”

容煜说着就弯身去捡从顾筱箩手中滑落到米白色大理石地板砖上的手机。

看着容煜手中拿着自己刚刚掉在地上的手机,顾筱箩的心被提到了嗓子眼上。

看着顾筱箩略微显得有些慌张的神色。

容煜对自己手上的这个手机充满了好奇之心。

为了分散容煜对手机的注意力,顾筱箩心里自我调整了一下刚刚略微显得有些慌张的情绪。

“煜少,我还是那句话,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认识容澔,更不可能是他派来的人。” 仔细思考过后,她还是决定这样说。

容煜用探究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客房外的走廊上出来了一阵局促的脚步声。

紧接着就是庄园里,女佣焦急的叫喊声。

“少爷,不好了,医院里来电话,说是小姐不见了。”

顾筱箩的神色顿时一变。

容煜脸色阴沉,垂在身侧的拳头紧紧握起。表情冷冽的让人窒息。

“BOSS。”

雷奥脚步急促的跑到了容煜的面前。

容煜低垂的头立刻抬了起来,“查到没有?”

面对情绪有些失控的BOSS ,雷奥顶着有些发麻的头皮说道:“BOSS,暂时没有任何线索。”

容煜一言不发,但周身的气场却让森冷压抑的让人抬不起头,手下们一个个都低垂着头 不敢去抬头朝着自家少爷所站立的方向看去。

在经历了全城一夜地毯式的搜索后,依旧没有找到容南溪的下落。

A市海边,一座建立在悬崖边上的神秘庄园里。

沉闷的雷霆炸响,密集的细雨夹杂着年轻女孩的唾骂声一起落下,“滚,你们都给我滚,识相的赶紧将本小姐送回去。”

容南溪在容澔的秘密庄园里破口大骂,骂累了,就开始砸东西,总之是折腾了整整一夜。

“容南溪,你闹够了没有。”容澔语气不客气的说道。

“容澔,你这个卑劣的私生子,你和你妈一样下贱!”

啪——

一记声音响亮的巴掌重重的落在了容南溪那瘦弱的脸庞上。

挨了一巴掌的容南溪当即愣住了,从小备受宠爱的她,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打过,所以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容澔看着眼前被自己打了一巴掌的容南溪,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选择了离开。

从容南溪所在的房间离开后,容澔头痛不已,不由自主的伸手揉了揉有些发涨的太阳穴。

“少爷,您这次从从S市来到A市为的就是躲避老爷的掌控,所以行事还是低调谨慎一些的好,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尽早将这个容南溪送回到容煜身边吧,万一咱们招呼不周,出个什么差错,依照容煜的个性,非搅得大家都不能安生的。”

“知道了。”容澔略显疲惫的对着自己的秘书亚斯回答道。

为了救自己的救命恩人,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绑架容南溪实属无奈之举。

可是此时的情况以及场景,哪像是他绑架了容南溪,分明就是这个容南溪在折磨他。

尽早了解的好。

滴——

容煜的手机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容煜看着上面的陌生电话,他没有迟疑,直接按了接听键。

“容煜,你的妹妹在我的手里。”

容澔的声音平静简洁。

果然是他。

“你想要什么?”

“顾筱箩。”

容澔,你对她做了什么?-竹叶小小舟

“交换地点?”

……

半个小时后,城外废弃的工厂。

工厂因为废弃的时间太长,除了外面杂草丛生外,里面也已经是破烂不堪。

“没想到,一向独立行事的容阎王,今天却带了这么多的人手。看来你很怕我啊!”

一身黑色冲锋衣的容澔看着容煜身后那清一色黑色西装的手下嘲讽般的说道。

“彼此,彼此。”

“我妹妹呢?”

“我要的人呢?”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开口问道。

容澔打了个手势,示意自己的人将容南溪带上来。

“容澔,你对她做了什么?”

容煜看了一眼双眼紧闭,整个人斜靠在轮椅上的妹妹,想也没想,一个箭步就冲到了容澔的面前,一把揪起容澔的衣领,怒视着他。

看着两人这样,他们各自的人都抽出了事先准备好的枪支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彼此,做好了随时开战的准备。

“你猜?”

容澔扯下了容煜拽住自己的手,轻蔑的看着容煜。

这时,昏睡中的容南溪也被周围乱哄哄的声音给吵醒了。

她努力的睁开了眼睛,入目的便是哥哥那熟悉的身影。

“哥哥,真的是你吗?我这不是在做梦吧?”容南溪兴奋的看着容煜叫道。

“南溪,别怕。”容煜看着自己的妹妹,语气顿时变得温和。

“哥哥,南溪以为再也见不到哥哥了,呜呜……”

容南溪一边委屈的说着,一边还不忘记哭泣。

“咱们回家。”容煜朝她走了过去。

“想走,可以,放了我要的人。”容澔的唇角勾起一抹淡然的笑。

容煜对着自己的人打了一个放人的手势,示意自己的人放了顾筱箩。

“不放。”

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

此时的场面也因为这突兀的声音出现了一阵骚动。

“哥哥,你不要放了这个女人,她可是害我差点丢掉性命的凶手。”

容南溪指着被人捆绑着,嘴里还被塞着毛巾的顾筱箩说道。

顾筱箩在听到容南溪的指责后,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得,一双水润的眸子看向容煜,想替自己辩解,可是奈何嘴里被人塞着毛巾,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勉强的发出这个声音。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亏我那么信任你,还试图想和你交朋友,没想到你却趁着我放下对你的芥蒂心,把我推下水。你以为我死了,我哥哥就会放你自由了吗?”

眼见容煜的人迟迟不放顾筱箩,容澔开口质问道:“容煜,你想反悔吗?”

“不会!”

容煜毫不迟疑的回答道。

可是容南溪却不甘心,她向着自家手下的队伍里的某个人,使了个眼色。

这一切被注意这这边举动的容澔尽收眼底。

容澔身手敏捷的冲到了挟持着顾筱箩的黑衣人面前,在这些人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将顾筱箩一把拽入到了自己的怀抱中。

容澔的这一举动,让整个场面开始混乱了起来,那个接到眼神示意的手下没有完成自家小姐的任务,率先扰乱了现场的局面,使得双方的人开始起了冲突。

场面一度极为混乱。

嘭嘭——

混乱的场面,毫无征兆的响起了两声枪响。

瞬间世界变得安静了。

看着容煜手中的枪支,容澔的脸色复杂。

犹豫了一会儿,容澔对着自己身边的亚斯说道:“亚斯,把车上那个黑色的文件袋拿给容少爷。

“好的,少爷。”

亚斯在接到自家少爷的命令后,很快从自家少爷那辆白色世界限量版的兰博基尼上取下那个黑色文件袋。

“什么东西?”

容煜看着亚斯手中递过来的黑色文件袋,对着容澔问道。

“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容澔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让容煜自己打开看。

容煜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打开。

文件袋里别的东西没有,只有一个MP4,他拿出里面的蓝牙耳机带上。一段清晰熟悉的电话录音传入他的耳中……

“哥哥,你怎么了?”

容南溪看着哥哥越来越阴沉的脸,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事。”

容煜在回答妹妹的问话时,语气里少了以往的温和。

“容煜,我想这下我可以带走我的女人了吧!”

容澔对着听完录音的容煜说道。

“可以,不过也要看她要不要跟你走。”容煜淡淡的说道。

容煜在说着话的时候,已经从自己妹妹的身边走到了顾筱箩的身边了。

他一把扯下堵在顾筱箩嘴里的毛巾。

虽然她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他却清楚的看到了那双水润的黑眸里,写满了想要逃离他的渴望。

“想走,可以。”容煜看着顾筱箩说道。

“不行,哥哥,这个贱女人,害的我差点丢了性命,你不能就这么放了她。”容南溪依旧张狂的反对着自己哥哥的决定。

“闭嘴!”

容南溪在听到哥哥的这个声音时,她当即愣在了当地,不禁她为之一愣,就连站在他旁边的顾筱箩也为之一震。

容煜附在顾筱箩的耳边,不知道对着顾筱箩说着什么。

容南溪在看到哥哥和这个女人如此亲密的场面,她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恨不能立马将顾筱箩碎尸万段。

顾筱箩在听了容煜的话以后,脸色由惊恐变为惨白,最后,连眼睛中最后一抹神采也跟着消失。

“……要不要离开我,跟着你的容少离开,你自己选择。”

容煜说完这句话,嘴角勾起一抹不明深意诡异般的笑容。

顾筱箩面无表情, 眼神空洞的仿如古井无波的水面:“容少,谢谢你,但是我不能跟你走。”

“筱箩,你考虑清楚了吗?”容澔神色不免有些失望。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顾筱箩迟迟不吭声,容煜的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怒火。

“顾筱箩?”

“容煜,你威胁她?”容澔声音低沉,眼神冰冷。

“有吗?没有吧!我只是提醒她,免得后悔。”容煜自在淡然的笑。

“筱箩,什么都不用想,跟我走。”

容澔说着就拉起顾筱箩的手往外走。

顾筱箩在经过容煜的身旁时,她的另一只手也被人拽住了。

一时间气氛有了微妙的变化。

“放开她。” 容澔眼神如冰。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锦文小郎君点评:

《高危溺爱:BOSS,轻点宠》是非常不错的一本小说,作者竹叶小小舟描写细腻,人物形象生动,有些地方又略显幽默,想象力丰富。虽然有些人评论说套路老套,但在旧套路的基础上创新就是值得推荐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