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甜宠蜜妻:厉少,太强势

甜宠蜜妻:厉少,太强势

作者:花妙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07 19:53:19

《甜宠蜜妻:厉少,太强势》这本书的主要内容:“你们……呜呜……”乔悦挣扎着想要逃离,却被两个人钳制的死死的,她想呼救,被乔瑜堵过来的一块碎布封住了她的嘴。被逼着塞进了乔瑜的汽车里,一路上乔悦都在想办法自救,奈何他们打定了主意要把她弄给煤矿老板抵债,手脚都被捆的死死的,连想要呼救都发不出声音。没过一会儿,车子就开回了家,乔悦看着窗外熟悉的风景,心中一片冰凉。这里是乔瑜的家,也是自己的家,可是自从妈妈吞药自杀,父亲把乔瑜母女接回来之后,这里,就再也没有一丝属于家的味道。
展开全部

谁派你来的

高档装饰的酒店里,走廊都铺就了厚厚的地毯,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脚步踉跄,慌乱的走在之上却没有任何声息。

原本一袭贴身的长裙被扯的很凌乱,柔顺乌黑的发丝披在肩后,随着她的脚步摇晃出迷人的光彩。

乔悦的头很晕,感觉整个走廊都在晃动。如果不是还有意识尚存,拼死逃了出来,恐怕早就被房间里那个莫名其妙出现的恶心男人玷污。

仅存的力气被耗尽,乔悦一手扶着墙壁,撑住身子,就在她快要支撑不住摔倒的时候,旁边的房门恰时开启,身后的脚步声隐隐传来。

她一惊慌,顺着门开启的缝隙使出全部的力气,踉跄走了进去。

还没等她站稳,娇弱的身体被门后一个温暖有力的双手接住,浑身无力的乔悦倒在了一个宽厚的胸膛上。

“你是谁?谁派你来的?”

一道低沉富有磁性的男人嗓音在她的耳旁响起。

乔悦努力地撑开眼皮想要看清楚有着好听声音的男人是谁,却终究没能抵抗住药物作用,昏昏沉沉的瘫倒在他的怀里。

她想解释,可是话梗在喉咙口,发不出声。

突然,身体猛的被腾空,乔悦感觉到那个男人似乎抱起了自己,然后一声沉闷的关门声,自己被扔到了柔软的床上。

他想要干什么?乔悦意识到不对劲,想反抗,可是绵软的身子,攒不出任何的力气。

紧接着她感觉到有双手放到了自己的身上,然后一具火热的身体附了上来,紧紧的压住,重量沉重的让她连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

“不、不要……”

最紧要的关头,乔悦用尽所有的力气才开口想要阻止,却不知浑身瘫软的她,此刻的拒绝,更像是一种情欲上的邀约。

“不要?和我上床不就是你下药的目的吗?”

迷蒙中,乔悦只听到那个男人略带着愤怒的声音在耳旁冷冷响起。

她想解释,可是唇齿微动,唇畔溢出的却是细微的呻吟声。

男人的动作越来越放肆。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乔悦都只能默默承受,间或从唇角溢出的呻吟像是从天际传来,和男人粗犷的呼吸声夹在在一起。

不多久,乔悦就再也支撑不住,陷入了昏迷。

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从四肢百骸传来的疼痛,让乔悦直直愣住。

陷入昏迷之前,她只记得一个男人紧紧的扣住自己的双手在脑后,他嘴唇的柔软触感似乎停留在身体最敏感的地方,那么现在呢?

乔悦惊恐地瞪眸,有些僵硬的转过头看着身侧。

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男人就侧身躺在旁边,下半身穿没穿裤子看不到,被子遮挡住了刺眼的‘风景’。

一切画面的真实感,都在提醒乔悦自己被人睡了的事实。

乔悦猛的反应过来,她不能在这里待下去,昨晚明明是男朋友张瑞辰发的消息让自己来酒店,说有惊喜,她还满心期待的会是求婚,没想到,她去了房间,等来的却是肥头大耳的煤老板,还有床边的那杯橙汁,她喝了之后,就浑身泛软。如果不是靠仅存的意识撑着,打破了玻璃杯,用碎片伤了煤老板,她根本就不会逃出来。

只是,没想到,就算她逃离了狼窝,却落到了虎口。

不行,这一切很蹊跷,她要回去问个明白。

乔悦刚挪动身子,却感觉到腿被一阵力道压住。

乔悦缓缓拉开被子,就看到自己光洁的大腿上,那个男人的手死死的压在上面,像是知道自己要逃跑一样。

乔悦轻轻抬起那只手,又缓慢放下,生怕惊动了它的主人,随即,捡起地上胡乱扔着的衣裙,随便套上之后就慌张的夺门而出。

心跳跳得急促,乔悦一边跑一边伸手扶住自己的腰肢——那个男人,是属野兽的吗?

昨天他到底对自己做了些什么、做了多久,为什么感觉自己的腰都快要断了似的,而且下面、一走起路来就疼的厉害,逼不得已以扭捏的姿势行走,乔悦恨死了昨夜那个男人。

好不容易走进电梯,幸好,并没有别的人在,乔悦靠在玻璃墙上,重重喘着气。

不久,电梯发出了一声悦耳的提示音,一楼到了。

乔悦刚想迈出腿,十几个镜头对准了她,闪光灯此起彼伏。

“她出来了。”

“是她、是她,就是她!”

“我看到她从那个房间里走出来的,快拍,快!”

一群记者如同疯狗见到了肉一样拥挤在乔悦的身前,让她还没来得及回神就被簇拥着挤了出来。

“你们要干什么?!”

还没缓过来的乔悦心中慌乱,下意识抬起手就挡住自己的脸,急急往后退,想要逃离闪光灯的轰炸。

幸好电梯门没有被关上,乔悦忙不迭的躲了进去,推搡着朝着自己疯狂拍照的记者,飞快的摁着关门的按钮,终于在更多人的人挤过来之前逃离。

乔悦慌乱按了6楼,电梯上楼停稳之后,乔悦不敢再坐电梯下去,那堆记者肯定都还守在那里。

乔悦眼珠子转动,拖着疲乏又酸软的身体一步一挪的顺着消防通道,往楼下走。

好在楼底并没有那堆记者的身影。

乔悦松了一口气,走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到张瑞辰的住处。

到了门口,乔悦掏出之前张瑞辰给的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还没走进去,眼前的场景就让乔悦愣得说不出话来。

一地凌乱的衣裤和裙子,就连最私密的衣料也随意的扔在地上,最最显眼的是一个火红色的胸罩,大喇喇的挂在卧室门把手上。

“快啊、快点儿……”

“宝贝儿,我爱死你了……”

呻吟声夹杂着粗重的喘息,还有不堪入耳的声音从卧室传来,像一根根尖刺一般扎在乔悦的心上。

你们要干什么

乔悦一步步往里走,像是踩在荆棘上,走到卧室的门口,脚步顿住,颤抖的手指落在房门的把手上,金属把手的冰凉混着屋内发出的呻吟声,在一寸寸割裂着她。

手一颤,乔悦扭开卧室房门。

明明心里有了猜测,可是看到真实场景的时候,乔悦浑身泛着阵阵颤意,心痛如同一只巨大的网,困住她,无法呼吸。

床上赤裸交缠的身体,一个是自己谈了三年的男朋友,一个是自己的继妹乔瑜。

风从四面八方灌来。

张瑞辰目光不经意扫过站在门口的乔悦,脸上闪过惊慌,飞快的扯过被子遮住了身子,“你怎么回来了?”

“我不该回来?”乔悦垂在两侧的手指收紧,指尖抵在掌心,现在似乎只有疼痛才能让她还保持清醒,“应该留充足的时间给你们做这种肮脏的事情?”

乔悦想起这三年来,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那些甜蜜的场景在她的脑海里浮现,对比眼前的场景,真是讽刺又可笑。

“我不是这个意思。”张瑞辰下意识想解释,可是到了这一步,都为时已晚。他没想到的是,乔悦会在这个时候回来,计划顺利的话,乔悦应该被煤老板缠住,难道,昨晚的计划难道有什么意外,他开头试探,“悦悦,我昨晚有点事没去得成酒店。”

“我理解,忙着和乔瑜寻欢作乐呢!”乔悦鼻头一酸,“昨晚,酒店的男人是你们安排的吧?”

张瑞辰脸上一阵心虚,眼神闪烁。

床的另外一边开始穿衣服的乔瑜,神情淡定,脸上得意的神情丝毫没有被捉奸的窘迫,既然乔悦提到了男人,那就说明昨晚的计划成功,乔瑜嘴角含笑,视线落在乔悦脖颈处的红痕,阴阳怪气道,“姐姐,你昨天不也很快活吗?我也是为了姐姐着想,特定给姐姐挑了一个家境不错的男人呢!到时候,姐姐嫁入了豪门,可别忘了妹妹的苦心。”

“乔瑜,不要把别人想得和你们一样恶心。”

“恶心?姐姐,我不觉得这样的事情恶心啊!如果人人都像姐姐这样觉得恶心,那姐姐还来不到这个是世上呢!姐姐装什么白莲花呢!这些年,都不让瑞辰碰一下,现在遇到一个有钱的煤老板,就急急忙忙爬上去了呢!你对得起瑞辰吗?”乔瑜拢了拢身上的衬衫,走近了张瑞辰,挽住了他的胳膊,目光直直凝在乔悦的身上,“姐姐你不心疼瑞辰,我可心疼呢!”

“你...”乔悦的胸口微微起伏,身体和心上剧烈的疼痛,让她说不出话来,水雾蒙住一双明亮的眸子。

她保守,一直想把最珍贵的东西留在她和张瑞辰的新婚之夜。张瑞辰不仅一句反对的话都没说,但赞她是个好女孩。她一直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于是她昨晚已经做到了准备,否则不会答应张瑞辰去那间酒店。

只是没想到,现实让她的选择看起来多么可笑。

乔悦压着那颗泛疼的心,目光凝在张瑞辰身上,“这就是你背叛我的理由?”

张瑞辰愣在原地,闷下头,一时找不到话来解释。

突然。

“叮铃铃——”

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乔瑜仿佛没感觉到房间里对峙的气氛,她料定乔悦什么都做不了,松开张瑞辰,拿过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闪烁的号码,就接了起来。

“喂,爸,什么事儿啊?”

乔瑜的脸色骤变,之前的得意消失得无影无踪,“你说什么?!”

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乔父跟乔瑜说了什么,她的态度突然变得暴躁起来,转过头来愤怒的瞪着乔悦,好像她才是做了对不起人的事情一般。

“好了,我知道了。”

乔瑜冷冷的挂断了电话,然后抬脚走到了张瑞辰的身边,附耳跟他细细索索的说了些什么,乔悦看到张瑞辰的脸色渐渐变得铁青。

“现在怎么办?”

张瑞辰目光变得凌厉,焦急地看着乔瑜。

“还能怎么办,把人带回去了再说。”

乔瑜面容扭曲,脸上的愤恨之情比乔悦这个来抓奸的人还要更胜。

两人同时将狠戾的目光射向乔悦。

看着变得凶神恶煞的男女齐齐的朝着自己走过来,乔悦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你们要干什么?”

她步步紧逼着后退,眼看着就要到了门口,她正打算转身逃走,被冲过来的张瑞辰紧紧的抓住了手腕。

“放开!放开我,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沉浸在悲痛中的乔悦回过神来,极力挣扎。

“干什么?不就是让你陪那个老男人睡一觉吗?你敢坏我的好事,现在人都跑到家里闹了,要我们现在就还钱!”乔瑜一边帮着张瑞辰拿来绳子捆绑住乔悦,一边骂骂咧咧,脸上的表情阴狠,“现在就把你带回去,送给煤矿老板,说不定还能挽回局面!”

“你们……呜呜……”

乔悦挣扎着想要逃离,却被两个人钳制的死死的,她想呼救,被乔瑜堵过来的一块碎布封住了她的嘴。

被逼着塞进了乔瑜的汽车里,一路上乔悦都在想办法自救,奈何他们打定了主意要把她弄给煤矿老板抵债,手脚都被捆的死死的,连想要呼救都发不出声音。

没过一会儿,车子就开回了家,乔悦看着窗外熟悉的风景,心中一片冰凉。

这里是乔瑜的家,也是自己的家,可是自从妈妈吞药自杀,父亲把乔瑜母女接回来之后,这里,就再也没有一丝属于家的味道。

如果不是为了抢救回来却变得瘫痪在床的母亲,或许自己早就离开了这里吧。

想到了如今还睡在病床上需要人照顾的母亲,乔悦的眼眶慢慢变红,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滑落,晶莹剔透的宛若水晶。

‘吱——’

一声刺耳的汽车急刹声,车门打开了。

张瑞辰粗鲁的拖拽着乔悦就往里面走,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动静。

“您别生气,小女不听话惹怒了您,我让人带她回来给您赔罪就是,还钱的事儿您还是先拖拖,我们这边暂时不收没钱吗?”

那是乔父的声音,卑微的仿佛低入尘埃。

“少跟老子来这套,人不给我弄来,就把钱还给我!”

粗矿的声音响起,不用想乔悦也知道是那个煤矿老板,只有他,才单单听声音就让人觉得恶心。

“稍安勿躁啊您,人我们这不是给您带过来了吗?”

乔瑜推开门就走了进去,脸上绽放着讨好的笑容,喜滋滋的将身后的乔悦一把推了出去。

被绑的死死的乔悦,抬起脸来看着面露欣喜的父亲,憎恶的一张脸都涨的通红。

他慌张的上前扶起乔悦,却不是为了替她解绑绳索,反而拉着她往煤矿老板的怀里推,一边嘴里还在道歉。“对对对,之前给您惹的麻烦都是我们的错,您看人现在弄回来了,要不,那笔债……”

“哼!我看你还往哪里跑!”

煤矿老板根本不看乔父,额角的伤口裹着一层厚厚的纱布,伸手就抓住乔悦的头发,迫使着她高昂起秀丽的脸庞,屈辱的直视着自己的眼睛,狞笑着嘴角都洋溢着得意,狠狠的抱住她的腰肢往自己的怀里拉扯。

小说《甜宠蜜妻:厉少,太强势》 第1章 谁派你来的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傲夏酱大魔王点评:

《甜宠蜜妻:厉少,太强势》这部小说让我们在跌宕起伏的故事背后领悟到人性的复杂与尊严,作者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