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席少撩妻,夜夜宠!

席少撩妻,夜夜宠!

作者:酸奶十一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3-04 10:36:49

在《席少撩妻,夜夜宠!》里面是一波三折,酸奶十一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顾笙对于她的第六感不发表任何的意见,只是拍了拍她的头,示意她走路小心点。 林雨追在她的身后,不放心地直叨叨,“真的,你要信我啊,这女人哪,一看就很不简单,很有心机。别看她表明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跟沈丽莎相比较,这简直就是升级版的……” “……” “合作愉快。”林雨走出门口,伸出了手,脸上保持着得体的笑容,“席学长,介意一起用餐吗?”
展开全部

这女人,想爬上席总的床

  秦助察觉到了变化,有些疑惑地顺着席南城的视线望去,是个女人!还是他没见过的女人!他不在的这些日子,难道发生了什么?

  “咖啡。”男人薄唇一掀,冷冷地吐出了两个字,视线慢慢地抽离。

  秦助一愣,而后微欠了欠身子,“是。”

  他并没有往茶水间走去,而是朝着那女人的方向走去,轻敲了敲桌子。

  顾笙望着眼前出现的陌生男子,下意识地站起身,“你好,有什么事吗?”

  “席总需要一杯咖啡。”这是他跟随席南城多年,所了解到的默契。

  “啊?好的。”顾笙一愣,而后点了点头,很自觉地朝着茶水间走去。

  秦助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眼底划过一抹深沉。

  “秦助和你说什么了?”林雨抱着杯子,星星眼看着秦助离开的方向,有些花痴地问道。

  “秦助?”顾笙有些疑惑地反问道。

  林雨咳了一声,“秦助,本名秦飞,是席总的特助,跟随席总三年多了,有关席总大大小小的事都是他在打理,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的差错,简称完美!他半个月前出差了,所以,你进公司就没有看见过他。他今年26岁,未婚,家庭状况……”

  “停!”顾笙额头冒黑线,及时地打住了她的长篇大论。

  她该不会把人家的祖宗十八代都打听了个遍了吧。

  林雨今日心情似乎格外美丽,“你听说了没,那个孔雀辞职了!”

  “……???”顾笙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孔雀?什么孔雀?

  “沈丽莎!是沈丽莎辞职了,不干了!”林雨及时地解释道。

  “……”

  难怪,她觉得这几天特别的清净,原来是辞职了啊。

  “终于打退了第一个情敌,取得了初步的胜利,继续加油哦~”

  “……”

  “席总,你的咖啡。”顾笙端着咖啡,头微低着,轻轻地放在了桌面上。

  席南城坐得端正,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神情专注,脸色凝重。

  男人黑眸忽而一沉,只见女人纤柔的手腕上,有明显的淤青,和擦伤。

  他就离开几天,她就把自己搞成这鬼样?!

  “叩叩——”

  “进——”

  与此同时,顾笙默默地退了下去。

  “席总,集美集团的人到了。”

  会议室里。

  赵琉璃笑容嫣然地看着来人,“学长,我们又见面了。”

  席南城慵懒地依在沙发上,脸上喜怒不辩。

  赵琉璃丝毫没有感到冷场,声音糯软,但却让人生不出厌恶,“我这次可是以合作人的身份,你可要好好招待下我哦。”

  席南城脸色严峻,把文件夹推了过去,示意她看。

  赵琉璃一愣,笑容加深,果然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席南城,公私分明,铁面无私。

  林雨端着托盘从会议室走了出来,脸色有些沉重,神神叨叨,“狐狸精味……这分明就是以公徇私,过来勾引男人的,这肯定有猫腻!”

  “你没事吧。”顾笙伸出一手,放在了墙上,林雨直直地撞上她的手背。

  “阿笙!”林雨把托盘递给了旁边的一同事,拉着顾笙,脸上有着愤然,“依我这么多年的经验和惊人的第六感来看,会议室里的那女人,想爬上席总的床。”

  “……”顾笙被她的直白吓到了,半响后,咽了咽喉咙,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这……好像并不是什么新闻。”

  想要爬上席南城床的女人,在安城都能绕一圈了,这应该不算什么重大新闻吧。

  林雨摇了摇头,“不、这次不一样,我有预感,这次的女人,不好对付。”

  顾笙对于她的第六感不发表任何的意见,只是拍了拍她的头,示意她走路小心点。

  林雨追在她的身后,不放心地直叨叨,“真的,你要信我啊,这女人哪,一看就很不简单,很有心机。别看她表明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跟沈丽莎相比较,这简直就是升级版的……”

  “……”

  “合作愉快。”林雨走出门口,伸出了手,脸上保持着得体的笑容,“席学长,介意一起用餐吗?”

  席南城瞥了一眼顾笙的方向,眼神意晦不明,薄唇一掀,“好。”

  顾笙握着笔的手微微颤抖,贝齿轻咬唇瓣,低眸,眼底划过浓浓的失落。

  忽而,顾笙觉得后背被人轻拍了下,有些木讷地转身。

  “学姐?!真的是你,你也在X.S集团工作吗?”赵琉璃看见她,眼里慢慢都是惊讶。

  顾笙看向她,反应有些迟钝地站起身,双唇蠕动着,要说些什么,但却找不到任何的只言片语,只能保持着礼貌而尴尬的微笑。

  对于这个学妹,她的印象只停留在在那场聚会里。她们……应该还没熟到可以闲聊的程度吧。

  赵琉璃眼里满是青春张扬的活力,“学姐,你要一起来吗?”

  顾笙下意识地看向不远处的男人,拒绝道,“不了,我还有工作没做完。”

  “好可惜,那学姐,我们下次再聚。”赵琉璃一脸的遗憾,随后又挂着笑容,提议道。

  “……好。”

  ……

  “席学长,你到了吗?”甜美的声音透过手机听筒传来。

  “我还有事,改日再约。”男人冷冷地道,而后利落地挂断了通话。

  赵琉璃的笑容僵在脸上,握着手机的指尖泛白,眼底划过一抹暗芒。

  “小姐,需要为你上菜吗?”

  赵琉璃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声音依旧温柔,“上吧。”

  她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失过手!

  ……

  顾笙手提着水果篮子出现在医院里,轻敲了敲病房的门,而后推开,只有护士小姐在整理着被罩,疑惑地问道,“这个病房里的病人呢?”

  护士转身,看向她,一脸的遗憾,“刚刚办理完出院手续,走了。”

  可惜了,每天又少了一个可以养眼的颜值了。

  “走了?!”顾笙不确信地重复道,“他的伤口不是还没恢复吗?医生允许他出院了吗?”

  护士摇了摇头,“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好像是他自己要求出院的。”

键盘还是搓衣板

  忽而像是想起了什么,从枕头底下抽出了一张纸,“你是叫顾笙对吧?这是给你的!”说完还羡慕地看着她,“你们很熟吗?他有没有女朋友啊!”

  “谢谢。他有女朋友的!”

  这句话彻底打断了护士小姐姐的幻想。

  【我们会再见的。】

  这是他留下的的纸条。

  正拿着叶酸走出医院的纪文轩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微愣。

  “老婆,我在医院看见顾笙了,她身体不舒服吗?”

  纪文轩边喂着橘子边问道,看似很无心地问道。

  萧子言嚼着橘子的动作一顿,猛地扭头,瞪向他,语气加速质问道,“医院?阿笙?!你确定?!”

  “这事我能胡说吗?”纪文轩确定以及肯定地点了点头。

  “手机。”

  话音刚落,纪文轩双手奉上,还贴心了拨通了电话,开了免提,这一套动作下来,极其的流畅。

  萧子言意味深长地瞥了他一眼。

  “车祸?!”在萧子言的步步逼问下,顾笙避重就轻地说了下。

  但萧子言一下子抓住了重点,顿时炸毛了。

  纪文轩在一旁安抚着,“媳妇儿,媳妇儿,别激动,别激动,她没缺胳膊少腿的,好着呢。”

  萧子言不爽了,挣脱开,“别碰老娘。”

  都进医院了,能好到哪里去。

  “……”纪文轩默默地闭嘴,免得引火上身。

  “那救你的那个男人呢?你就这么让他给跑了?!”萧子言冷静下来,来自灵魂的拷问,语气里不免有些可惜。

  顾笙也有些纳闷,“他的伤口还没愈合,就这么出院了,我……”

  “你也很担心对不对!”萧子言打断了她的话,简单粗暴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并作出了最后的总结,“你把那男人画下来,我给你重金找人去。这种男人,都快绝种了,我们因为为祖国出一份力,继续培养出优良的下一代。以身相许,是你最好的报答方式。”

  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瞅了一眼被纪文轩反扣放置在桌面上的手机。

  “……”纪文轩顿时冷汗直冒,有些惊悚地盯着他家媳妇儿。

  媳妇啊,你不带这么坑你老公的啊。

  “子言……”顾笙无奈。

  “能在你有危险的时候,挺身而出的男人不多了,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现在网上不是流行着这么一句话吗?与其找个你喜欢的,不如找个喜欢你的。正好,你也单着五年了,是时候考虑下自己了,不要把青春浪费在无关紧要的男人身上。”萧子言语重心长,苦口婆心地劝道。

  “我……”顾笙双唇蠕动着,想要说些什么。

  “不,你想!”

  萧子言说完便挂断了通话,微倾身,一把捞过桌面上的手机,“席总,偷听人说话可不是个很好的习惯。”

  随后便利落地挂断了通话,皮笑肉不笑地看向纪文轩。

  “……”纪文轩觉得自己身边的都是些什么人啊!一个个整得跟侦探似的,还一猜一个准!“媳妇儿,你听我解释……”

  “纪文轩,你可以了啊现在,胳膊学会往外拐了是吧?竟敢把主意打到我身上来了?我最近是不是做了什么事让你产生了什么误解?我向你道歉!”

  “媳妇儿,我错了……”纪文轩哭哈着一张脸,委屈极了。

  “键盘还是搓衣板?”萧子言也没废话。

  “有第三种选择吗?”纪文轩弱弱地问道。

  “有!”萧子言起身,抱着肚子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冷冷地吐出两个字,“榴莲!家里还有几个!”

  “键盘,我选键盘!”纪文轩不假思索地喊道,生怕她真的给他整个榴莲出来。

  “连接电脑,一百遍‘老婆,我错了’!少一罚十!错一罚百!”

  “……”纪文轩目瞪口呆地盯着她离去的背影,还有这种操作?!这是什么操作?!

  席南城啊席南城,你要是再搞不定那女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

  一辆不属于这个小区的车子停留在楼下,修长的双手死死地握着方向盘,指尖发白,薄唇死死地抿成一条直线,脸色微微有些煞白。

  视线所触及的那间房子是漆黑一片。

  席南城的耳边不停回响着那女人风轻云淡地一句车祸。

  薄唇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

  席南城啊席南城,认了吧。

  ……

  悠长的铃声响起,正埋头在翻译堆里的顾笙坐翻翻,右找找,终于看见了那被淹没在文件里的手机,当看清手机里闪动着的备注名时,一愣,努力平稳着呼吸的节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并无异样,这好像是他出差后的第一通私人电话了吧。

  “席总,你有什么吩咐。”

  “楼下停车场等我!”

  “……”又是霸道命令的语气,“好的。”

  身为一名合格的下属,所需的是绝对的服从。

  再正眼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顾笙竟觉得有些恍惚,男人白色的衬衫不知何时被扯掉了一个扣子,增添了一抹野性,长裤包裹着格外修长笔直的大腿,脚步沉稳地朝着她走来,那张俊脸更加的棱角分明。

  他似乎瘦了。

  顾笙坐在副驾驶座上,脸色冷淡,轻抿粉唇,无言。

  忽而,一道身影朝着她倾俯着,一张俊脸在眼前放大,鼻间全是他身上那麝香的味道。

  “……”顾笙僵坐在那里,忘记做任何的反应,一双黑眸睁得大大的,心率不齐。

  双眼竟不知不觉地闭了起来,双手死死地捏着……

  顾笙觉得男人的薄唇几乎要碰到她的耳垂上,炙热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耳朵上,一朵红晕悄然地爬上了她的脸庞。

  下一秒,顾笙只觉得身子一紧,“咔嚓——”一声,男人已然回到了座位上。

  顾笙意识到了什么,猛地睁开了双眼,微垂眸,他刚刚是替她……系安全带?!

  眼底闪过一抹懊恼。

  她刚刚……在期待着什么?!

  双手无意识地揪着安全带,眼睛无处可望,有些不知所措。

  正驾驶着车,眺望着远方的男人,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但很快便又消失不见。

小说《席少撩妻,夜夜宠!》 第17章 这女人,想爬上席总的床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起运呀点评:

这本书《席少撩妻,夜夜宠!》挺不错的既幽默还搞笑文笔也不错加油努力更新,别理哪些喷子们没看多少章就到处瞎评论。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