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兽血沸腾

兽血沸腾

作者:孩子他爹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0-11-20 11:45:10

作者孩子他爹的小说《兽血沸腾》主要讲的是:这电话打来的非常不是时机,张校长接电话的时候脸色一点一点的在变差,直到电话结束后,张校长黑着脸说:“刚刚医院来电话了。”这一刻,我的心瞬间紧绷起来,看张校长的脸色这么黑,一看就知道准没好事。陶纯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询问张校长情况如何,张校长冷着脸摇头说道:“医生刚刚说张恒以后再也无法生育了,现在学生家长吵着闹着学校给个交代,要不然就上法庭。”
展开全部

马老六遇害-孩子他爹

从手机店出来后,陶纯拿着我的手机摁了几下,把她的号码保存了下来,叫我以后万一遇上什么急事就直接给她打电话。

这时候天色已经很黑了,我俩走在路上靠的很近,手总会在不经意间碰在一起,见陶纯也没啥特别的反应,我就尝试着去牵她的手,起初她还有些排斥,但是并没有拒绝我的意思。

终于在我的主动下,成功牵起她的手,给我乐的不行,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初恋的感觉,总是那么让人为之心动。

“小皓,你真的喜欢我吗?”陶纯很突然的问道。

我毫不迟疑的回道:“真的,一直都非常喜欢。”

陶纯在听到我的回答后,并没有表现的多高兴,这让我很纳闷,陶纯一直以来都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小女生,她的小情绪我从来没有摸透过。

后来我们在一家小餐馆随便吃了一点,吃饭的时候陶纯一直托着下巴在发呆,吃完饭后我说要送她回家,但是她拒绝了。

陶纯走后,我失落的站在路边,迷茫的望着这浮华的城市,心里酸酸的,突然想起一首老歌,天大地大何处是我家。

这天晚上在路边坐了一夜,期间我看了一下手机,在电话薄里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陶纯给她自己备注的是猫,而是的外号是耗子,她这意思摆明着就是想说,她吃定我了吗,我自以为是的想着。

半夜的时候特别冷,我冻得不行,但是我不知道该去哪里,后来实在熬不住就去找了一家小旅馆,二十块钱一晚的那种。

旅馆很破旧,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床,老板给我开.房的时候,还特别交代叫我晚上别出来瞎逛,因为这里住着不少流氓地痞,还有一些不被社会所接受的性工作者。

老板说的这些都是事实,从我进来的时候就见到几个身上纹着纹身的青年人,二十岁左右的模样,打扮的花里胡哨的。

在大天朝实际上是没有真正意义上混黑的,一般出来混的都是些生活不如意,又没有什么本事赚钱的人,要不然他们也不会住这二十块钱的小旅馆,所以千万不要羡慕什么混黑的,觉得的他们有多牛逼,即使有,那也是极少数的,而且就算他们再牛逼,在大天朝也翻不起浪花来。

躺在床上,偶尔能听到隔壁有女人呻.吟的声音,听的我心里痒痒的,一直难以入眠,就躺在床上玩手机,后来大概在凌晨三点多钟的时候,突然听到走廊里一阵嘈杂,像是有人在打架,听声音两男一女,那两个男的叫的特别凶,不停地骂那个女的,骂什么婊.子贱货之类的。

而那个女的一直在哭,我这人心特别软,就想着出去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等我看门以后,看到走廊里站着俩男的,一个梳着鸡冠头,还有一个养着小辫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当时他俩正在打那女的,那女的蜷缩在地上,身上的衣服被撕扯过半,看着触目惊心,我刚想过去说两句来着,结果那个鸡冠头突然冲我吼了一句:“看什么看。”

我现在还只是个十六岁的中学生,面对这些社会上的小混混,我表现的很无力,这时候躺在地上那女的也注意到了我,晃动着眼睛望着我,抽泣着求我帮帮她。

我看她很是可怜,真的很想帮他,可是鸡冠头却恐吓我,说我要是敢多管闲事,腿都给我打断了,而且保管没人知道。

我势单力薄,面对两个成年人,我不可能明知道打不过,还打肿脸充胖子,于是我就退缩了,默默地把门关上了,在我关上门的时候,那女的看我的眼神充满怨恨。

回到房间后,我就寻思着给110报了警,但是警察来的时候,那两个男的已经走了,而那个女的被送进了医院。

当看到那女的被送进医院后,心里还是挺自责的,但是好在没出什么大事。

一早来到学校以后,我困得不行,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整整一上午我都没睡醒,放中学后,陶纯才把我叫醒,问我怎么这么疲倦,我给她说昨晚失眠了,她信了,还叫我以后晚上睡觉别想太多事情。

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旁边少了个人,马老六不在,今天是和张恒约架的日子,他该不会是临战脱逃了吧,如果是倒也不奇怪,完全符合他的风格。

后来我就问陶纯马老六人呢,她摇头说不知道,一上午都没看见人。这让我决定很奇怪,我就让陶纯给马老六打电话,结果他手机是关机的。

直到下午第一节课结束,也没见马老六来上课,这时候我已经几乎肯定马老六把我卖了,祸是他闯的,过却要我来承担,想想我心里面就非常不平衡。

在第二节下课的时候,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本来我是打算直接给挂了的,因为我这号码刚办的,除了陶纯没人知道,现在突然有人给我打电话,那肯定就是骚扰电话了。

但是当我看到手机来电显示的时候,却发现电话竟然是警察局打来的,我就拿着手机跑出教室,陶纯见我慌慌张张的,问我咋回事,我说接个电话一会就回来。

出去接通电话以后,警察说关于今天凌晨发生在旅馆的案件,想请我去做个笔录,之前在旅馆的时候,该说的我已经都说过了,现在警察又突然找我,我觉得非常奇怪,就问他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情。

结果警察告诉我今天早上被送进医院的那个女人怀了孩子,现在孩子没了,事情发展的比较严重,希望我可以配合调查,找到凶手。

我一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都僵住了,脑袋一下子就炸开了锅,挂断电话后急急忙忙就往警察局赶,等我赶到警察局后,一字不漏的把当时的情况给警察做了详细的汇报,包括犯案凶手的外貌特征等等。

离开前,我问了一下关于那个女人一些小资料,现在又被安排在哪家医院,警察告诉我那女的叫张雅,21岁,外地人,来市里打工的,现在被安排在市附属医院。

于是我匆匆忙往医院赶,在车上的时候,陶纯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问我干嘛去了,我说有事回家一趟,很快就会回来的。

等我赶到医院后,找到张雅的病房后,我站在门外不知该如何是好,两只腿就像注了铅一样,寸步难行。

站在门外犹豫了好久,最后我还是胆怯的跑掉了。

在走廊的一个拐角处,我无意中看到另外一间病房里躺着一个熟悉的人,赫然是马老六无疑。

我吃惊不已,连忙跑进病房,马老六的爸妈也在,见到我突然冲进来,问我是谁。

我说是马老六的同学,然后又问他们马老六这是怎么回事,马老六他妈哭着跟着我说:“今天早上还好好的,后来突然接到消息,我儿子被人打晕在路边,送到医院后一直昏迷不醒,医生说如果明天还醒不过来的话,可能会很危险。”

本来张雅的事已经对我造成非常大的打击,要不是我胆小怕事,她也不会把孩子流掉,现在马老六又突然重伤住院,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整个人都崩溃了。

虽然一直以来我都说是马老六在坑我,但是实际上我心里清楚的很,他一直都是真的想要帮我,只是我们两个人的行事风格不同而已,他求稳,而我好面子。

一定是他,一定是张恒干的,我心里面突然生出这个念头,疯狂的往医院外面跑,拦上一辆车就往学校赶。

回到学校后,我在校门口捡了一块砖头,气势汹汹的就往张恒他们班上跑。

在进学校大门的时候,门卫见我手里拿着块砖头,一眼就看出不对劲,急忙跑过来拦着我,但是我这会正在气头上,跑得贼快,他也没追上我,就拿着对讲机在那叫。

来到张恒他们班门前的时候,这会还在上课,我一脚就给门踹开了,在我踹开门的那一刻,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我大步冲进教室,见到张恒就一板砖砸了过去,从刚刚我踹门进来的时候,张恒就已经注意到我,所以他早就做好了防备,我这一砖头并没有砸中他。

不过事后也真的庆幸我没砸中他,要不然我这辈子就毁了,人总是在错误中不断成长,但是有的错误是无法弥补的,所以做事一定要考虑后果,别脑子一热就想着干干干。

张恒在躲过一劫后,就冲我吼:“孙皓,你他妈是不是疯了啊。”

我瞪大着眼睛怒视着他:“我他妈疯了,是,我他妈是疯了,可这还不都是被你逼得,你他妈做过什么事,难道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

张恒突然怔住了,神色紧张,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心里有鬼,然而他却死不承认,装模做样的说他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火的不行,抓起旁边桌上的书就往他脸上砸,骂道:“张恒你他妈还是不是个男人,自己做过的事都不敢承认,偷偷摸摸的背后使诈,真他妈无耻。”说着我一脚踹翻了旁边的桌子。

 

一失足成千古恨-孩子他爹

我这一脚下去,教室里面瞬间炸开锅,授课的老师慌慌张张的跑过来拉住我,问我哪个班的,叫我赶紧出去,要不然一会给校长打电话。

现在事情已经闹到这步田地,如果这个时候收手,最后吃亏的只会是我自己,所以我现在只有破罐子破摔,反正我现在已经不在乎是否会被学校开除,但是马老六的仇我一定要报。

张恒直到现在还死不承认,揣着明白装糊涂:“孙皓,你别他妈在这胡搅蛮缠,这里所有的人都在看着,他们不是睁眼瞎,谁对谁错,一目了然,我劝你最好现在就滚出去,要不然一会事情闹大了,当心。”

我冷笑了一声,走过去一把揪住张恒的衣领,与他四目相对,吼道:“你吓唬谁呢,既然我敢过来,就不会怕,倒是你,卑鄙无耻,暗箭伤人,我告诉你张恒,我已经忍你很久。”说着我提起拳头就照他脸上来了一记重拳。

顿时班里哇的一片惊呼声。

我这一拳下手非常重,毫无分寸,一拳下去,张恒的半边脸已经臃肿起来,嘴角流出一丝鲜血,授课的老师吓得不轻,赶忙叫人去请保安来,顺便把校长也叫来。

张恒火气也大,被我打了一拳,自然不服气,拎起拳头就我脸上锤,我自然不会傻站着挨打,膝盖猛地向上一顶。

张恒一声惨叫,面部一阵抽搐,双手捂着裤

裆蹲了下来,没一会直接躺在地上呻

吟,这下给全班的学生都吓住了,顷刻间班里一片死寂。

很快这事就闹开了,保安队也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还有校长教导主任全来了,这回事情是真的闹大了。

校长是个四十岁的中年人,叫张琨,刚一进教室,见到教室里一团乱,脸色非常不好,急忙跑过来看了一眼,然后指着躺在地上的张恒,问是不是我干的,我没有否定,一直保持沉默。

张校长让人赶紧给120打电话,然后叫我跟他去趟校长室。

跟着校长从教室出来后,竟然在门口碰上了陶纯,此时围在教室门口的远远不止陶纯一人。

陶纯望着我愣了一下,她那么聪明,自然看的出来是我闹得事,但是她还是装作不知道的模样,问我:“小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之前不是说回家去了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陶纯解释,默默地低着头,张校长见陶纯跟我搭话,就问陶纯:“小纯,你认识他?”

陶纯点了点头,喊了校长一声张叔,接着说道:“张叔,我能跟他一起去吗?这件事的起因我也知道一点。”

张校长想了一下,点头答应了。

在去校长室的路上,陶纯显得很担心,问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打起来。

我沉默不语,我知道现在不是要面子的时候,但是我就是不想借助陶纯的力量,这是我现在唯一的固执,因为我和陶纯的差距真的太大了,我不想真的成为别人口中的小白脸,事事都依赖陶纯。

陶纯见我不说,很生气,说我咋这么固执,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肯说,这事现在闹得很大,课堂上公然打架,重则会被开除,轻则也会被记大过的,而我们现在正是初三的紧要关头,眼看就要中考了,如果这时候出了什么差错,三年的幸苦就全白费了。

看陶纯这么生气,我知道事情再瞒下去已经毫无意义,迟早也是要说出来的,我就把所有的事情都跟她说了一遍,至于张雅的事情,我直接给抹去了。

陶纯听完以后,跟我说道:“小皓,一会进校长室以后,一定要乖一点,千万别再这么毛毛躁躁的,更不要顶撞校长,到时候我跟校长说,我爸跟校长很熟,或许这事还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说:“这事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恐怕是不太可能了,我刚一时脑热,顶了一下张恒的那玩意,后来他就一直躺在地上……”后面我越说声音越小,就跟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

陶纯为之一惊,整个人都怔住了,停留在原地,抬头看着我,很生气,真的很生气,问我:“你怎么下手一点分寸都没有。”

这还是陶纯第一次跟我这么凶,她见我低着头,又不忍心再说我,接着说道:“行了,这事我会想办法解决的,你也不要太担心,毕竟这事都是张恒有错在先。”陶纯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飘忽,明显底气不足。

张恒背后一直都有人撑腰,现在张恒出事,那个人肯定不会坐视不管,而从陶纯现在困惑的神情来看,这个人未必是她能应付得了的。

在路过丁嘉他们班的时候,丁嘉一直站在外面看戏,见到我们走过来,略带惊讶的看着我,恐怕任谁都不会想到,今天主动闹

事的人竟然会是我这个怂包。

等我们从丁嘉旁边走过去的时候,丁嘉突然拉住了陶纯,望着我,问陶纯咋回事,陶纯叹了口气,说:“这事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对了,你也跟我们一起过去吧,你爸在警察局上班,在这事上面或许还能帮上点忙。”

丁嘉特别不情愿的摇着头,指着我,得意的坏笑道:“纯纯你开什么玩笑,叫我帮他,根本不可能,他要是被开除了,我才高兴呢。”

陶纯见丁嘉不愿意帮忙,也就没再强迫她,紧跟着追了上来,等陶纯追上我们以后,丁嘉莫名其妙的也跟了过来,还特地跟陶纯声明:“纯纯,你可别误会,我可不是过来帮忙的,我就是过来看戏的。”说着丁嘉还偷偷地瞄了我一眼,脸上莫名的露出一抹淡红。

陶纯笑了笑,也没再多说什么。

来到校长室以后,张校长坐在办公桌前问我怎么回事,我就把实情都跟他说了一遍,现在张恒不在,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把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卸给张恒,好让校长先入为主。

校长在了解情况以后,半信半疑的望着我,又望了望陶纯,问陶纯我所说的是不是属实,陶纯自然是偏向我的,想都没想就点头说是。

丁嘉在旁边看的乐呵,小声嘀咕了一句,说我啥时候变得这么机灵了,他这话我和陶纯都听在耳边,我俩都瞅了她一眼,示意她,叫她闭嘴。

张校长坐的远,貌似没有听见丁嘉说的,他沉静了一会,双手交叉放在桌前,面色肃然,随后说道:“行了,这事我知道了……”张校长话刚说完,突然来了一通电话。

这电话打来的非常不是时机,张校长接电话的时候脸色一点一点的在变差,直到电话结束后,张校长黑着脸说:“刚刚医院来电话了。”

这一刻,我的心瞬间紧绷起来,看张校长的脸色这么黑,一看就知道准没好事。

陶纯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询问张校长情况如何,张校长冷着脸摇头说道:“医生刚刚说张恒以后再也无法生育了,现在学生家长吵着闹着学校给个交代,要不然就上法庭。”

当时我彻底呆住了,整个人都懵逼了,现在被学校开除都是小事,万一真闹上法庭,恐怕事情会变得非常严重,搞不好还要坐牢。

陶纯这下也急了:“张叔,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这怎么可能?”

张校长冷眼看着陶纯,回道:“开玩笑?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现在他捅出这么大的事情,不光他要倒霉,连带着学校也要跟着一起倒霉,我能开得起这么大的玩笑吗?”张校长越说越激动,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给陶纯吓了一跳。

事情闹到这种地步,几乎已经无法挽回,我也不想为难陶纯,就跟校长说:“祸是我闯的,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会逃避责任。”

张校长大声质问道:“你人做事一人当?你一个学生,你拿什么当,行了,叫你爸妈来吧。”

提起我爸妈,我突然不知所措,沉默不语,张校长见我不说话,特别气愤,就冲吼,问我是不是聋了,听不到还是咋的。

我现在心里乱糟糟的,直接如实说道:“我没爸妈。”

这下给张校长气的直接窜起身来,指着我:“你这学生怎么回事,我还管不了你了是吧,你没爸妈,你还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啊,赶紧给我去叫,晚了这事我就不管了,到时候直接给你开除了,省的影响学校的名声。”

之后张校长直接给我们赶出了校长室,出了校长室以后,丁嘉就站在一旁笑我:“孙皓,我发现你说话还真他妈逗,没本事你趁什么能,还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拿什么当,给他当老婆吗,这事他们现在明摆着就是在故意整你,他们现在巴不得事情越闹越大,好把你给往死你整,没脑子的东西。”

 

小说《兽血沸腾》 第13章 马老六遇害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琪华呀点评:

《兽血沸腾》是由孩子他爹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