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豪宠惹爱甜甜妻

豪宠惹爱甜甜妻

作者:锦时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2-23 16:30:21

在《豪宠惹爱甜甜妻》里面是一波三折,锦时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我们走吧。”忍住心中微悸,欧明决沉声说道,他说罢就站起身来,挺拔身影在光辉下愈发修长。他难得没有对她冷冰冰,苏小米却还是不肯让他省心。欧明决走了两三步,仍然没有听到身后有动静,当下还以为她是因腿伤而走不动,一边不耐烦地拧眉,一边又立即转头看向身后。苏小米压根就没动过脚步,就站在门口定定地看着他,尴尬地笑,“欧先生,在我们出发之前,你能不能让医生帮我把这个石膏给拆了。”
展开全部

那是我善良-锦时

长廊里的灯光落在欧明决和单远身上,赵妍刚从病房里出来,便撞上了那两个男人。

欧明决侧身靠在墙上,两手闲闲的揣在裤兜里,垂首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他身边的单远,则是直勾勾的看着赵妍,脸色平静,眼里似有深意。

赵妍心里“咯噔”一下,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似得。她款步走过去,在欧明决两人身前站定。

“欧、欧先生……”

欧明决没吭声,只单远冷道:“赵医生,你被解雇了。”他冰冷的声音,没有一点波动和温度。

冷硬的语气,像是宣判了赵妍的死刑一般,她半晌没回过神来。

只听单远接着道:“念在你跟了少爷这么多年的份上,这一次,就放过你。自己收拾东西,离开A城,以后再也不要回来了。明白?”

赵妍终于回过神来,她瞪大眼,满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单远:“单管家……我是无辜的……”

她又将视线转到欧明决身上:“欧先生,你相信我,我真的是被苏小米威胁的。”

“求您原谅我一次吧!不要赶我走啊!”她很清楚,如果被欧明决赶走了,那么她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接近他了。

什么黄粱美梦,到时候也就一点梦成的机会都没有了。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要留下来。

许是赵妍的声音太大了,吵到了病房里的苏小米。

她慢腾腾的从病房里步出来,探出小脑袋,悄悄朝长廊上看了一眼。谁知欧明决恰好抬头,与她的视线相接。

看见那个丫头,畏首畏尾的样子,欧明决只觉得十分有趣。胸口那团怒火,似乎也熄灭了不少。

苏小米只是好奇,但是看见赵妍低眉顺眼的站在单远和欧明决面前时,她的眉头不由蹙起。

他们两个男人,这是在欺负一个女人?

“苏小米!”赵妍也发现了她,忽然喝了一声,在寂静的长廊里尤其的大声。

苏小米浑身一颤,脚步踉跄的从露出后半截身子,一瘸一拐的向他们走去:“你们兴致这么好,在这里开会呢?”

她嬉笑,似乎已经将刚才的不悦,以及欧明决拿走她项链的事情抛之脑后了一般。

可即便苏小米脸上笑着,欧明决却还是感觉到,她看向自己的眼神,微微不悦。

“苏小米,你跟欧先生说,你是自己逃跑的对吗?你威胁我帮你逃跑的对不对!”赵妍难得激动,倒是将苏小米吓了一跳。

她很讶异,毕竟在她的记忆里,赵妍一直是个沉得住气的女人。

“赵医生……我……”苏小米本想解释,当初是赵妍自己说,希望她能离开欧明决,所以才帮助她逃跑的。

怎么现在又成了自己威胁她了?靠!

“欧先生,我真的是被逼无奈,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苏小米的话还没说完,便见那个女人已经扑到了欧明决面前,拽住了他的衣袖。她惊慌失措的样子,看上去那么狼狈。

可即便如此,苏小米心里也没有丝毫的鄙视她。因为苏小米知道,赵妍之所以变成这样,全都是因为爱着欧明决。

她心里暗暗叹口气,打量欧明决一番。

那个男人看向赵妍的眼神里透着不耐和冷漠,苏小米能够确定,欧明决对赵妍一点兴趣都没有。

对于赵妍的祈求哭闹,他不为所动,看上去当真冷酷极了。

苏小米只在心里暗自庆幸,自己喜欢的人不是欧明决。至少沈济北从来不会对她这般无情冷漠。

“欧先生,赵医生说的没错,是我威胁她来着。”苏小米拧眉,耳边全都是赵妍的哭闹声,她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听她开口为自己说话,赵妍非但没有感激,还恶狠狠的道:“都怪你!”

苏小米被她这么一吼,愣住了。

她呆愣原地,半晌才回过神来。

柳眉一蹙,苏小米咬了咬唇瓣,定定的看着赵妍。赵妍却无心顾及她的眼神,只一心求着欧明决,希望他能让自己留下来。

然而,欧明决的视线却落在苏小米身上,只见苏小米挽起衣袖,一瘸一拐的靠近赵妍。

她抬手,重重的拍了拍赵妍的肩膀:“赵妍,我能忍你一次两次,那是我善良。”

但他NND,善良也不能任人欺负不是!

苏小米本想看在赵妍帮过她的份上,也帮她说说情,可没想到这个女人现在就像条疯狗似得!乱咬人!

“你在胡说什么?难道不是你的错吗?”赵妍毫不示弱,拧眉怒瞪,若不是苏小米也是当事人,说不定还真会给她骗了。

仅存的一点怜悯霎时间荡然无存,苏小米冷笑一声,灼灼目光落在赵妍艳丽的脸上,似寒箭一般,冷得彻骨。

赵妍一怔,一时间没了言语。

等她反应过来,想说点什么堵住苏小米的嘴时,对方早就抢先一步,话锋一转,主动搭话欧明决,“我能反悔吗?”

说罢,她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加明显,笑得开朗。而欧明决偏偏最受用,冷淡目光因她柔和几分。

“当然。”他的回答很干脆,苏小米顿时笑开了花,神情要多轻松有多轻松,“那我可说了,我没有威胁赵医生,是她主动提出放我走的。”

她不过是想要赵妍吃点教训,她苏小米可不是任人宰割的牲口。

“你胡说,明明是你自己承认的,现在又来赖账。”赵妍跟疯了似的激烈地反驳,目光凶狠如同一只饿狼。

可惜她越是这样,苏小米就越不可能会放过她。

见苏小米迟迟没有改口的意思,又不见她多加反驳,赵妍索性回过头来跟欧明决求情,她以为他不会相信苏小米。

但那只是她以为。

“欧先生,我在你身边做事也有很多年了,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为人吗?”紧紧攥住欧明决的衣袖,如同攥住救命稻草。

说到底,赵妍心里还是没有底气。

苏小米见此,心里开始有些发虚,毕竟她跟欧明决才认识不过几天,在人家几年的感情面前算个毛啊。

下意识地往后退,却不想被欧明决的眼神一把揪住,俊眉一挑,他神情淡漠,“别想逃去哪里,就呆在这儿。”

咦,这是什么情况?

愣在原地,苏小米也不敢反抗,呆滞地点点头,静看眼前赵妍狼狈之相,心里五味杂陈。

确定她没有走,欧明决才回过神来扫了眼前可怜巴巴的赵妍一眼,“然后呢?你想表达什么?”

“我… … ”没想到他会这么问,赵妍慌了神,紧抓他袖口的手也随之松开。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收拾苏小米那贱女人啊!

她不发言,欧明决也不打算等,深邃的眼眸淡漠如初,倒映出赵妍惊慌失色的俏丽面容,不同于看向苏小米时的柔态,此时他的眼中透着戾气。

他最厌恶的就是背叛他的人。

“从今天起,别让我再看到你,否则,你该清楚我为人。”他三言两语像是给赵妍下了死亡判决书,说话时不见眼神有一丝波澜。

赵妍腿一软,往后退了两步,踉跄地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欧先生,我真的… … ”

“她都知错了,你没必要这么严苛啦。”突然闯进来的声音飞速打断赵妍的话,循声望向苏小米,她倒是从容淡定得很。

欧明决对她是哭笑不得,说话语气颇有几分无奈,“苏小米你到底想怎样?”

看似冷淡的话语,却透着一丝丝宠溺。

“我不想怎样,只是觉得教训她一下就好了,没必要解雇她。”苏小米并没有听出其中意味,不等欧明决表态,她就一瘸一拐地走到赵妍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那目光,绝非是怜悯。

赵妍将手撑在地上,抬着头怒瞪着她,却不敢再搭话。沉沉的目光对上苏小米的深色瞳仁,赵妍下意识地挪开。

没想到下一秒苏小米就俯身贴住她的脸,樱唇贴在耳边耳语,“那是我善良才这么做,日后我不求你帮忙,但求你别造谣。”

即便苏小米没说,赵妍也已经意识到,此刻她的命运被攥在眼前女人手中。

待苏小米直起身并转头,欧明决眼中的戾气也已散去,只是冷淡依旧,“赶紧滚吧,别在这里丢人。”

他是在对赵妍说话,苏小米却恨不能跟着点头。

她也想跟着滚啊。

不管怎么说,即便她没有遭到解雇,欧明决也不可能会再无条件信任她,赵妍深知这个道理,也不敢再造次,扶着墙站起身,低着头,长发散下,“那欧先生,我先走了。”

语毕,她狼狈地快步离开,连回首都没有勇气。

赵妍离开后的长廊,安静得能听见呼吸声,苏小米仍然背对着欧明决跟单远,她把手支在受伤的那只腿的大腿部,装模作样地轻抚。

就算不回头,她也能感觉到来自身后冷箭般的眼神。

怎么办?她刚刚好像太狂了。

还在想该如何是好,手臂突然被攥住,苏小米下意识地转头,只见欧明决站在离她不到十厘米的身后,强行拉开她垂在大腿部的手,“疼?”

其实并不会。

“嗯… … ”心虚地点点头,苏小米吓得后背冷汗连连,她可没有那个自信他这么一个冷血自私的人会轻易放过她。

该不会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吧… …

回过头来,她低着头皱眉咬牙,默默地等着某人给她下死亡判决书,却没想到欧明决只是平静地吩咐单远,“把她送回病房,我去买宵夜,这份已经凉了。”

说罢,苏小米就听到“咔哒”一声脆响,想也知道应该是欧明决把刚刚买的宵夜给丢垃圾桶里了。

她愣愣地没有回头,直到专属于欧明决的沉稳脚步声渐行渐远。

还是想逃走-锦时

逃跑计划流产后,苏小米肿胀的腿又被打上厚厚的石膏,不得不躺在病床上,动弹也不得不说,还有单远在门口几乎是无时无刻地守着,她根本无处可逃。

加上那条项链还在欧明决手上,她就是有处可逃也没办法安心逃走。

然而,才不过在病房里待了半天,苏小米就彻底坐不住了,趁着单远难得没在门口,她抱着裹着石膏的腿下床,却找不到昨晚放在床头的拐杖。

“怎么会没有呢?”嘀咕着,苏小米低头打算探一下床底,头顶上却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你是在找拐杖吗?在这里。”

一听到拐杖二字,苏小米顿时心花怒放,边抬头边呵呵地笑起来,“是,谢谢你啊,我正好… … 怎么会是你!”

只见欧明决站在她面前,单远则站在身后,手上提着一个纸袋,从里头飘出微微雾气,想也知道那是她午餐。

欧明决一身合身深蓝色西装,不苟言笑地俊脸,浑身散发着禁欲气息。将手往口袋一伸,栗色瞳仁与苏小米相对,他沉着脸,“你又想干嘛?逃走?”

靠!

他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吗?怎么什么都知道。

“没有证据可不能乱说哦,我只是想在房间里走走,都快发霉了。”苏小米从容应对,一点都不像是在撒谎,反正她厚脸皮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目光沉沉地落在她身上片刻,终究欧明决还是没多说。但说不怀疑是不可能的,苏小米深知如此,为了不被怀疑,她乖乖地坐回床上,将裹着石膏的腿扛回床尾。

再转头,欧明决已经拉了张椅子在床边坐下,而单远也把手中纸袋放在床边的桌子上,将精致的便当盒从纸袋里掏出来。

霎时间,空气中弥漫着香气,勾着人的食欲。

苏小米为昨晚的事赌气,早餐几乎粒米未进,这会儿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欧明决考虑到这点,才让单远准备两人份午餐。

却不想这货迟迟没有动筷子,反而拧着眉,撅着嘴看着满满当当的便当,低着头一言不发。

欧明决立即没了耐心,压低了声音质问,“你是想饿死自己?”

就那么不愿意在他身边待着?

一想到这点他就来气,天底下多少个女人为他疯为他狂,偏偏她就那么嫌弃他,甚至于千方百计都要离开他。

欧明决神情的变化苏小米是没看到,但她好歹能感觉到氛围不对劲。

“才没有,我都快饿死了。”嘟嘟囔囔,苏小米抬起头,扫了欧明决一眼,下一秒他就把话接下去,“那还不快点吃。”

不可否认,他着实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他所想的那样就好。

心里分外紧张,苏小米明面上却还强装镇定,像个孩子似的撅嘴,小声嘀咕,“我吃不下,天天都是这么几样,都不是我喜欢吃的。”

其实菜式每天都在变,她也没那么挑嘴。

不过是为了逃走,苏小米也算是机关算尽了,她见欧明决还没有接话,便循序渐进地往下说,“要不这样,你带我出去吃好吃的?”

“我拒绝。”欧明决这会儿接话倒是迅速得很,他宛如黑曜石般的双眼充满怀疑,清澈瞳孔倒映出她清丽白皙的模样。

他在怀疑她。

苏小米比谁都清楚,她自个儿也心虚,但还是硬着头皮劝说,“可是我真的没胃口吃这些啊,我可是病人欸,难道小小地纵容病人一下不是应该的吗?”

说着,她伸手揪住欧明决支在椅子把手上的手的袖口,可怜兮兮地盯着欧明决,深色眼瞳闪烁着星光。

这动作跟昨晚赵妍请求他时如出一辙,却让他的心软得一塌糊涂。时间仿佛静止,他们定格在此刻,他许久没有出声,不过是不想打破幻境。

可在旁的单远并不知情况,以为欧明决生气了,旋即礼貌性地伸手拉开苏小米的手,并恭敬道,“苏小姐,您今天就先屈就一下,明天我再出去买您喜欢的。”

他的设想很是周到,却不想会被反驳,“不用了。”

“不用了。”

苏小米跟欧明决几乎是同时出声,令单远一愣,连忙收了手,往后退了两步,“明白,我很抱歉,少爷。”

显然,真正起到作用的就只有欧明决的命令。

苏小米本来都打算放弃了,却不想会在最后关头等到欧明决的回应,她顿时重燃希望,与他对视的目光越发灼热。

NND,他倒是说快点啊。

“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带你出去。”欧明决刚说完,又突然画风一转,沉着脸警告,“不过你可别在想从我身边逃开。”

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她怎么可能不逃?

“怎么可能逃啦,你相信我,我真的只想吃好吃的,吃饱了我们就回来。”苏小米扬起嘴角笑得从容,特意在“我们”二字加重语气。

“我们”。

像是心被狠狠地抓住似的,欧明决无法描述这种奇妙的感觉,那是他从未品尝过的甜丝丝的滋味。

半响,他回过神来,发现苏小米还盯着他看,才松了口,“那你把病号服换了,我去车库开车。”

“欧耶,太棒了!”难掩心头喜悦,苏小米笑得一个没心没肺,就差没从病床上跳起来,当然,她也知道分寸,绝不会流露不该有的情绪。

她只能在心底暗暗提醒自己,机会来了。

一旦决定,欧明决就不再拖延,他站起来并转身,发现单远还是杵在原地,跟他面对面撞上。

单远看着稚嫩的脸上不如平时那般淡漠,反倒有些不知所措,“少爷,那我需不需要帮忙… … ”

“你,在门口守着便是。”毫不客气地撂下冷冷的话,欧明决转瞬间又变成之前冷酷无情的模样,刀削般的脸庞冷若冰霜。

没有任何理由,他就是想跟苏小米有多一些独处的时间。

仅此而已。

… …

等苏小米换上便服,并打开病房的时,太阳已经开始倾斜,灼热的光线穿过医院长廊尽头的玻璃窗,使得长廊亮堂不少。

苏小米站在门口,手抓着门框,她一身素服,脸上不施粉黛,美若一块天然雕琢的翡翠玉石。

而欧明决在把车开到医院门口后,又特地折回来,坐在长廊边上的长椅上,等她。

“我们走吧。”忍住心中微悸,欧明决沉声说道,他说罢就站起身来,挺拔身影在光辉下愈发修长。

他难得没有对她冷冰冰,苏小米却还是不肯让他省心。

欧明决走了两三步,仍然没有听到身后有动静,当下还以为她是因腿伤而走不动,一边不耐烦地拧眉,一边又立即转头看向身后。

苏小米压根就没动过脚步,就站在门口定定地看着他,尴尬地笑,“欧先生,在我们出发之前,你能不能让医生帮我把这个石膏给拆了。”

不这样她怎么逃走?

“不这样我怎么走路啊,保不准还会拖累你呢。”说着违心的话,苏小米讪笑着,压低柳眉让她看上去楚楚可怜。

兴许是穿过走廊的光线太过强烈,模糊了她的脸,欧明决无法判断她脸上神情究竟是真情还是假意,索性没有拒绝,命单远将医生叫来拆石膏。

石膏一拆除,苏小米就如同如鱼得水,即便脚踝处还是一大片红肿,她也已经能自由行走了。

看着她活蹦乱跳的孩子样,欧明决看似平静,实际他的心也在跟着她不停荡漾。

不过该说的还是要说,从苏小米踏出病房门开始,他就已经警告过,“记住,如果你敢逃走,我不会放过你。”

“我知道!”怒气冲冲地回应,不过是为了掩饰心虚,为了不被他看出端倪,苏小米干脆抢先一步踏出房门,打算独来独往。

她的想法当然没有成功,因为欧明决还在身边。

他长腿一迈,三两步就追上苏小米一瘸一拐的步伐,甚至走到她身前,欧明决扭头,斜着眼扫了她一眼。

“腿长了不起啊。”暗暗嘀咕,苏小米挑了挑嘴角,眼神充满不屑,不过心里仍然难掩激动,她一想到等会儿就可以不用见到他,别提有多高兴。

可她没想过,一回神就看到欧明决的身影停住,他伸手,像是在迎接她,“没必要走那么快,你又不是要去投胎。”

迟疑,感动,一下子交织在一起。

但最后,还是迟疑战胜了所有。苏小米没有握住欧明决伸出来的手,她直接抬手,以一米六的身高强行搭在身高一米八五的他的肩膀上,一瘸一拐地挪移。

而欧明决也无多言,顺势将手一收,揽住她的纤纤细腰,逼得她撞进他怀里,按住肩膀的手也自然地勾住他脖颈。

稍一使劲,苏小米的双脚就立即腾空,几乎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

她可以拒绝,但他也可以追击。

欧明决自认为他做的事情很正常,然而从头至尾一直跟在身后的单远却不这么认为,他虽然平静地跟着,眼神却是除了惊诧就是惊诧。

也许,苏小米正在悄悄改变少爷。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景中baby点评:

《豪宠惹爱甜甜妻》这本小说越是到后面越是好看 但锦时大大你是不是要越是到后面就越不要吊我们的胃口,赶紧更新的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