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毒妃惑心:殿下,别追了

毒妃惑心:殿下,别追了

作者:一枚铜钱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0-12-29 09:42:37

这本书《毒妃惑心:殿下,别追了》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一袭青花皎白色长裙,一头墨发如瀑布般轻洒身后,发髻处别着一支上好的琉花簪,抬头间流苏轻摆。 黛眉修长如柳,双眸藏于长且翘的睫毛之下,鼻头圆润,红唇如丹,低头的时候瞧到纤细的下巴尖。 脖子处戴着一条纤细的玉色璎珞。 “小姐,许姑娘来了。”她身边的丫鬟走回去,跪下身子小声禀道。 林懿睫毛轻颤,缓缓抬起眸子看向站在门口之处的那人。
展开全部

13-赴约

  许红妆察觉到这不同于寻常孩子的眼神尽量温婉的拉起微笑,放轻声音,“你叫什么名字?”

  “姐姐。”孩子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她淡淡地叫了一声,嗓音虽是有些沙哑,但好歹已是能开口了,带着固有的软糯听得人心都要软了。

  婆婆听到这声音就立即转了过来,眸中泪水在这时忍不住的大落了下去,“你可吓死、我了啊。”

  婆婆身子跪了地,继续在那痛哭着。

  许红妆很能理解爱孙子的奶奶出现这样的举动,所以也没有旁的思绪,只是道:“他不会有什么事的婆婆不用这般担心,还是快些起来吧。”

  “是啊奶奶,我没事了。”孩子动了动手,扬起脑袋在看到自己情况的瞬间立马放了下去,那褪了色的脸蛋再次红润起来。

  他的身子上扎着银针,还是褪了衣服毫无遮挡的那种,此时的他,很赤裸。

  如此的场面若是放在自己房中那自是不如何,但床边坐着一个年轻女子的话一切就不好说了,所以现在的情况让他觉得很是羞窘。

  “你体内的丹毒严重的厉害。”许红妆没有注意到他此时的怪样,只上前去拔了已经够时间的银针,见他飞快的要套起衣服的模样阻止道:“别急,还未好。”

  “我……”孩子眼中带着慌乱,又故作镇定道:“我没事。”

  “当然有事,怎么能没事?”许红妆亲切地拉起婆婆在一处站着,写了药方走到房门处,刚巧看到车夫拿了那东西上来就顺手接过,再把写好的药方交出去,“取药。”

  车夫利落接过,再次转身去办事。

  许红妆端着煮好的桑皮汤走进来,一旁抹干净眼泪的婆婆伸手接过。

  “将这东西涂在他长了溺灶丹的地方上。”许红妆本就对涂抹肌肤这样的事没有什么兴趣,如今见到婆婆这么主动自然也是乐得自在。

  婆婆身子骨还算健壮,所以将这般的事情交给婆婆许红妆没有多余担心,只是安心地坐在一旁,看着一旁桌子处摆着一本供客人解闷的书籍就不客气的拿了。

  窗子大开,有足够的光线从外头洒入进来。

  许红妆挑选了一个好位置,坐在桌边处,依着温暖的光线认真地看起书籍来。

  不多会儿时间,肚子饿了,时间已至午间。

  车夫拿了买好的药回来,又听话的去叫了一桌的午饭。

  很快,饭菜被端了上来。

  许红妆招呼着道:“你们过来一块吃吧。”。

  坐在桌子边上时那俩人还未回应,许红妆好奇地扭头看着那床上扭扭捏捏的孩子挑眉玩笑道:“小弟弟,你这不会是在害羞吧?”

  “我、我才不害羞。”发黄的脸蛋再次涨红,连着话语都有些无措起来,“我不会害羞。”

  许红妆微笑着敲了敲桌面,眉眼处散着旁人看不到的亲和,“那就过来,咱们一起吃饭。”

  孩子经过很长的思考之后才在婆婆的搀扶中下了床榻,小步的走到了桌边,却是不要婆婆搀扶,凭着自己上了位置。

  他的身量很小,坐在桌子上的时候也只能看到一个小脑袋。

  一双眼睛咕噜噜的转着,瞧着就是聪慧。

  “小弟弟,我瞧着你未来一定是大将之才。”许红妆玩笑的开口,一边夹了根鸡腿放到他的碗中,眉毛再帅气的一挑,“救你的钱就算了,只是日后莫要忘了姐姐今日的救命之恩才好。”

  小家伙这回却是认真的很,直直的端详她好几眼,“姐姐生的好看,心肠也好,当的上所有的好事。”

  软糯之音中的话语听得人心内不住欢愉。

  许红妆忍不住大笑两声,一边伸手出去勾了那并不多肉的脸蛋一下,笑意盈盈地道:“借你吉言了,我也望着我今后不要遇着什么坏事。”

  “小姐,那帖子上的时间快到了。”车夫在这时间里已经跑回到将军府去将红笺叫了出来,此时红笺就站在一旁。

  “帖子……”许红妆想了半晌才意识到红笺所说的帖子是什么意思,漫不经心的喝了口汤,“既是久仰我的美名,想来要她等上一些时间应是不会介意的。”

  红笺眼眸一转,再俯身道:“奴婢去问了一下,林懿是林家三小姐。”

  林家三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个有名的美人儿。

  “姐姐有事吗?”小家伙虽小但已是像个小大人的模样,认真地对许红妆道:“姐姐有事尽管去忙,不用管小六的。”

  小家伙眼睛虽有些偏棕,但那颜色极为纯粹好看,此时呈着这一副老成模样真是可爱到没边儿,许红妆替他夹了点菜,也不再推辞,“好,那你……那小六听着奶奶的话,姐姐去忙事了。”

  临走时,让红笺给了那婆婆些余银子。

  进了车厢,红笺在一旁坐下,焦虑的挑起帘子看向外头街道景色,“到了芳华苑只怕已经迟了。”

  许红妆听着这焦急嗓音就是呵呵一声,睨着她道:“你怕?”

  红笺跟着笑起来,回望向自己的主子,“奴婢当然不怕,奴婢只是怕林小姐会等的不欢喜,虽说在外头人口中的林家小姐不止是有才还很善解人意,但这些东西都是别人嘴里的,并不是奴婢看到的。”

  “说的也是。”许红妆捏着袖口,清丽眸光往着红笺撩起的窗角看出去,“今日天气良好,若是用来生气可是不大妥当,我希望这个小姐能如我想象中的一般乖巧,至少不要让人讨厌。”

  红笺又是一笑,“小姐把人想的太好了,这世上人小姐一般的人可是少之又少。”

  许红妆哧的笑出一声,“你是越发越说讨人高兴地话了。”

  马车下的街道又长又宽,街道两旁的小摊又密又多,卖什么的都有,呦喝的方式更是多种多样。

  空中日光黄黄明明,像是一块块诱人的金子上的光芒。

  不久,马车缓缓停下,那日头依然如故。

  许红妆从马车里走出,端着小姐的姿态下了马车。

14-分外眼红

  由着红笺进去打头阵,然后踩着小姐的端庄步子上了楼,入了那林小姐安排好的包厢里。

  一入内就闻的一阵袅袅香味,清淡悠长,是个很深远的味道,类似于空谷中的幽兰之味。

  再由着林小姐的丫鬟引到内室里,旋即见到了那跪坐一旁的只在耳边听闻过的林家三小姐。

  一袭青花皎白色长裙,一头墨发如瀑布般轻洒身后,发髻处别着一支上好的琉花簪,抬头间流苏轻摆。

  黛眉修长如柳,双眸藏于长且翘的睫毛之下,鼻头圆润,红唇如丹,低头的时候瞧到纤细的下巴尖。

  脖子处戴着一条纤细的玉色璎珞。

  “小姐,许姑娘来了。”她身边的丫鬟走回去,跪下身子小声禀道。

  林懿睫毛轻颤,缓缓抬起眸子看向站在门口之处的那人。

  一袭青色的长裙,一张过目就忘的脸蛋,算不得艳丽,只能算是寻常,这便就是要嫁给四殿下的人?当真是扔到人堆里就能寻不到的主儿。

  心里这么想的面上却是很快拉起笑,林懿搭在丫鬟的手上站起身子,欣喜地望着许红妆惊喜道:“你便就是许红妆?来日要嫁给四殿下的那姑娘?此前一直未有见过姑娘,如今瞧着,才知姑娘风情不止于此。”

  眉毛一挑,许红妆对这林懿已是有些了解了。

  随性问道:“可是能坐下了?”

  “自是可行。”林懿看着自主过来没有一丝做客模样的人颤了颤眼角,果真这世道是什么人都有啊。往自己的丫鬟看去一眼后也回到原位处坐下,笑着道:“姑娘可是路上有什么事情耽搁了,我刚想叫她去问一下。”

  嫌她来的迟了?许红妆优雅地接过红笺递来的茶杯,不紧不慢地道:“我只知帖子一向都是需要三天前递的再不济也要一日时间,林姑娘这次递的帖子的时间还真是叫人措手不及。”

  轻饮一口茶水,许红妆不看对方神色接着道:“我下午本来是打算要去拜访一趟……”笑了笑,好像是嫌自己说多了的抬手扫了扫,“好似不该和姑娘说起这事,不知姑娘寻我可是有事?”说话间已抬起了头看向对方。

  说话这门艺术许红妆不虚任何人。

  林懿美丽的面庞上染上几分的粉意像是羞愧,“今日事情是我太过焦急了一些,只是往常家父并不喜欢让我们多出来走动,毕竟大家的小姐抛头露面总是不好的,父亲说只有那些勾栏里的姑娘才会喜欢出去勾引男人。”

  说话间,那小眼神还不住的往许红妆的身上抛去,像是意有所指。

  对于许红妆喜欢出门的这件事其实也不是一件不能说的事,毕竟这京中很多人都知道。

  可这样的话倒还真是第一次亲耳听到。

  许红妆看了眼红笺,又轻笑着重新望向林懿,恍然大悟地道:“原来姑娘今日是出来勾引男人的吗?”

  “你!”林懿身边的丫鬟率先出声,轻易地染了怒色。

  红笺在这一刻也直接挺起胸口,毫不示弱的反瞪回去。

  “小玲。”林懿面上的颜色一般的不好看,但是她还要秉着大家小姐的风范,挥手让小玲退下,红着脸尴尬又有些不喜的望向许红妆,“许姑娘真是如同我之前所听到的一般直性子,想来殿下日后会好好地待姑娘的。”

  “多谢姑娘夸赞还有祝福。”许红妆微笑着抓起桌上的一小块糕点,要吃什么又拿下一些,问道:“想来姑娘也是不会介意我吃上一块姑娘所点的糕点吧?”

  林懿讪笑一声道:“当然不介意,今日邀请了姑娘,便就是想要请姑娘吃饭的。”

  “那真是抱歉了。”许红妆却是放下完好的糕点,伸手到红笺面前让她擦着自己手指上的糕屑,漆黑的眸子直直看着林懿,“我是吃了过来的,这种东西怕是吃不下了。”

  随着又惊讶道:“姑娘该不会是没吃吧?”

  林懿面上的笑容逐渐松垮,但还是努力着保持最好的模样, “不要紧,我不饿。”放在桌下的手早已将帕子揉出了一堆的皱褶。

  这人一来就没有一丝风度,如今又以糕点来说她的不是,可真是有别于寻常人口中所听到的模样!

  “果然像姑娘这般消瘦的人就是吃的不多。”许红妆半眯着眼望向窗外天色,不耐地擦了擦额头,“天色已经不早了,姑娘若是没事的话,我可就要先离开了。”

  像是怕她没懂般,许红妆补充道:“过几日就要嫁给四殿下了,我要绣一个好看的枕套送给殿下。”

  亮丽的美人面上霎时间内白了一片,眸中可见的几分难过模样,林懿忍着心中的疼楚艳羡道:“真是羡慕许姑娘你能嫁给四殿下,真是我们求都求不来的福分。”

  在小玲的搀扶中站起身子,林懿目光艰难地对上许红妆的眸子,话语殷切,“希望许姑娘那日能如自己心愿。”

  “多谢姑娘此次相邀,虽说我并不是很欢喜,但我父亲说做人要懂得一些礼仪才好。”许红妆朝红笺伸出手,“在来的路上随便买了一个小东西,还望姑娘能不嫌弃的收下。”

  一旁的红笺从怀中取出东西放到了许红妆的手上。

  林懿微笑着,但看到那东西的瞬间嘴角再也挂不住一分的笑。

  那是一串很简单的红色珠子做成的链子,这种链子若是在铺里卖那自是真的,价格也是高昂无比,但小摊上也有不过是假的,价格极是便宜,此时许红妆手上的便就是便宜的。

  最为主要的是,这一般的链子她曾经送给过一个人。

  “林姑娘不喜欢?”许红妆两眼迷茫的看着那串还算好看的链子,疑惑不解道:“我前几日在四殿下那处看到了一模一样的链子,本想着姑娘会喜欢的,还是说是我买错了,不是这种?”

  这句话如是一声响雷在脑海里轰隆响起,林懿被震的几乎说不出话。

  她居然看到了,现在又拿着这样的链子出来是不是说明……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高昂呀点评:

很好看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很温馨很搞笑 赞赞的,加油^0^~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