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重生甜妻:腹黑总裁碗里来

重生甜妻:腹黑总裁碗里来

作者:柚子不加糖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1 13:51:53

《重生甜妻:腹黑总裁碗里来》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哦,你说这个啊。”贺唐摸了下脖子上的伤口,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笑意,瞥了一眼身旁心虚的小女人,“被家里的猫儿抓了!”你才是猫,你全家都是猫!宋芮惜感觉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不要脸极了,说好的冷酷无情呢?手段狠辣呢?“猫?”陈祁诧异,刚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就看见贺唐已经宠溺的将身旁的小女人拦在怀中,对他说道:“陈总,我刚刚进来的时候,好像看见有位穿蓝色衣服的女士在后花园找你。”
展开全部

5-那个人是谁!

冲到卫生间的宋芮惜抱着马桶大吐特吐,虽然,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目睹那两人的苟合,可是恶心的感觉却没有一丝消减!

泪水迷蒙了双眼,上一世,她怎么会瞎了眼,看上这样猥琐的男人!

不知道吐了多久,宋芮惜只感觉自己的胃都要空了,这才踉跄着走到洗手台,接了一捧又一捧的水扑倒脸上。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从镜子里看见贺唐正休闲的靠在门框上看她,手机还拿着纸巾:“需要么?”

愤怒瞬间席卷大脑,宋芮惜攥紧了拳头,冲过去就给了他一巴掌,咬牙道:“你是故意的!”

贺唐躲闪及时,却还是被这个愤怒的小猫抓到了脖子,火辣辣的痛意袭来,他蹙眉不语,拿出纸巾清理脖子上的血迹。

可是一旁的贺云却看的胆颤心惊,他们家高高在上的贺总,什么时候受过这个?最关键的是,夫人到现在还能安然无恙,贺总看起来好像也不打算追究此事?

乱了乱了,这贺总一碰到夫人,什么原则都抛在了脑后!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宋芮惜浑身发抖,她早就应该猜到,这个男人带她来参加酒会根本没安好心,什么帮她引荐商户,都是屁话,刚刚的场面才是他今天的目的!

“这么生气?”贺唐的脸上让人看不出喜怒,他扔掉手上的纸巾踩在脚下,猛地扣住她的脖颈,一时间,两人鼻尖挨着鼻尖,温热的气息喷在对方的脸上。

贺唐一字一句咬牙道:“记着你现在的身份!”

“芮惜,我只是帮你更加看清楚陈祁的真面目!”

“想要救你父亲的公司,你就必须跨出这一步!就算痛,也要忍着!”

剑拔弩张的氛围在这狭小的空间内不断升腾,四目对视,谁都倔强的不肯退让一步!

“呵!”

突然,一声冷笑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僵持,宋芮惜笑着推开面前的男人,“贺先生多虑了,一个选择在我母亲忌日出轨的男人,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好留恋的。”

贺唐企图在她脸上找到一丝留恋,可是没有,那个女人甚至连眼角都没有湿润。

果然,那天关于陈祁艳照的新闻是出自她的手笔!

原本冷酷的脸上难得染上一丝笑意,这才是他贺唐看上的女人,够狠,够明智,够有手段!

“最好是这样。”

“你不信?”男人的话瞬间激怒了宋芮惜,“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说完,推开面前的男人,她大步重新向酒会走去。

“贺总!”一直躲在一侧的贺云拿着创可贴急忙走过来,“我帮您清理一下吧。”

“不必!”贺唐推开创可贴,看着那抹远去的身影,嘴角笑意加深,“这是我老婆给的印记,我自然要跟众人显摆显摆。”

说完,贺唐大步离开,留下一脸震惊的贺云。

夫人挠伤的是脖子啊,怎么贺总的脑子还出问题了?

再次回到酒会上的宋芮惜锋芒毕露,端着红酒杯,优雅的游走在各个成功名仕之间,突然,一抹熟悉的身影闯进她的视线。

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她从侍从的手中换了一杯绿色的香槟走到那个男人的身后,声音中带着咬牙切齿:“陈祁,好久不见啊。”

正与人交谈的陈祁回头看见她时不禁一愣,眼前的女子美的惊艳,完全颠覆了他对宋芮惜美貌的印象,刚刚灭下去的欲火再次被点燃。

“惜儿,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特意来找你的啊。”收了眼底的恨意,宋芮惜歪着头,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祁哥哥,那个新闻是怎么回事啊?我本来想要找你问清楚,可是爸爸不但没收了我的手机,还把我禁足在家!”

“那个当然不是真的!”陈祁眼中闪过一丝慌乱,紧张的上前将她圈在怀中,“你相信我,过不了两天,这件事就会被澄清的,到时候,我就会重新注资给宋氏,以后宋氏交给我搭理,你就放心吧!”

强忍住心中的恶心,宋芮惜才没有将隔夜饭吐出来,尤其看见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脑海里一幕幕浮现的都是他刚刚跟周淑兰翻云覆雨的尝尽,她不漏声色的躲开:“祁哥哥不知道么?宋氏现在已经有资金注入了。”

“已经有资金注入了?”陈祁震惊。

究竟是哪个混蛋坏了他的好事?为什么他没有收到任何风声?

“是啊。”宋芮惜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而且,父亲已经将公司交给我打理了,可是,祁哥哥,我哪里会打理什么公司啊。”

看着欲哭无泪的宋芮惜,陈祁眼中闪过一抹精光,重新上前将她拦在怀中安慰道:“惜儿不怕,你还有我呢,以后我帮你打理宋氏,你就做个挂名董事长,只管享福就好了。”

“可是……”宋芮惜满脸委屈的样子,“父亲已经帮我找了一个人手把手教我打理公司了。”

“什么?”陈祁张大了嘴巴,原本掌握在手中的宋氏,怎么短短两天的时间发生这么多让他措手不及的事情,像是脱缰的野马,越来越不可控!

“那个人是谁?”

低着头的宋芮惜眸中闪过一抹恨意,她就是要让陈祁的心像过山车一样不得安稳,高高捧起,然后重重摔下!

“是我!”

不等宋芮惜出声,一股大力已经将她扯入另一个怀抱,贺唐清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陈总当众对我的女伴这样动手动脚,恐怕不是很好吧。”

“贺,贺总?”陈祁眼珠子差点惊出来,传闻以利为重的贺氏,竟然愿意吞下宋氏那么大一个亏空?

他不断打量着面前的两人,口齿不清道:“你,你们?”

“唐哥哥,你终于来了。”宋芮惜差点被自己甜腻的声音恶心到,但是看了一眼对面的陈祁,她还是故作亲昵的挽上贺唐的手臂,一脸幸福的道:“祁哥哥,这就是父亲给我找的老师,以后,你就不用那么辛苦的再分心帮我打理公司了!”

陈祁一口血腥哽在喉咙!

6-认清自己的身份

“惜儿,”陈祁正了脸色,满是不赞同的说道,“贺总日理万机,咱们就不要用这些小事打扰他了。乖,以后公司我会帮你搭理的。”

说着,他又对贺唐伸出手,脸上一副讨好的表情,“贺总,感谢你对芮惜的照顾,这两天麻烦您了。”

贺唐有些嫌弃的看着面前的那只手,根本没有要握手的意思,只冰冷的吐出三个字:“不麻烦。”

陈祁僵在原地。

在一旁看热闹的宋芮惜差一点没忍住笑出来,这戏精遇上面冷男,简直就是人间大戏啊!

“祁哥哥放心。”宋芮惜上前握住他的手,可是只要一想到刚刚这只手摸过周淑兰,她就恶心的想吐,“有唐哥哥帮我呢,以后宋氏就再也不用你插手……”

宋芮惜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一股大力将她握着陈祁的手拉出来,紧接着,贺唐招来服务生,要了张湿纸巾,帮她将手里里外外擦干净,一边擦,一边蹙眉轻呵:“跟你说了多少遍,外面的东西不干净!”

“哦。”宋芮惜乖巧应答,可是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这个男人气死人的本事她是亲身体验过的,看着一旁陈祁猪肝般的脸色,心中更是畅快。

贺唐将擦过手的纸巾扔到侍从的托盘上,还不忘嘱咐:“太脏,扔到垃圾桶里。”

陈祁的脸色煞是好看,一副隐忍却不能发样子,最后还不得不舔着脸赔笑:“贺总,你这脖子上的伤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外面的女人……”

“哦,你说这个啊。”贺唐摸了下脖子上的伤口,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笑意,瞥了一眼身旁心虚的小女人,“被家里的猫儿抓了!”

你才是猫,你全家都是猫!

宋芮惜感觉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不要脸极了,说好的冷酷无情呢?手段狠辣呢?

“猫?”

陈祁诧异,刚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就看见贺唐已经宠溺的将身旁的小女人拦在怀中,对他说道:“陈总,我刚刚进来的时候,好像看见有位穿蓝色衣服的女士在后花园找你。”

是周淑兰,宋芮惜心里明白,陈祁心里更是明白。

害怕那个女人会进来坏事,陈祁只能暂时放弃眼前这块“肥肉”,“可能是公司合作的客户吧,那芮惜,我先去看看,明天我联系你。”

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宋芮惜眼中尽是冷漠。

“我们走吧。”

身边传来贺唐清冷的声音,宋芮惜蹙眉,“去哪?”

“回家。”

宋芮惜点头,就会已经过半,她今天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确实应该回家好好休息。

两人并肩走出别墅,低调奢华的加长林肯停在两人跟前,宋芮惜识趣地帮他拉开车门,脸上带着略微讨好的笑意:“那贺总您慢走,以后有事再联系。”

“有事再联系?”贺唐黑了脸,深邃的眸子瞪着面前不知死活的女人,“你要干嘛去?”

“啊?”宋芮惜被问得一愣,指向自己,“我?我当然是回家啦,我爸还在医院……”

不等宋芮惜说完,一股大力已经将她推进车里。

“开车!”

车子在路上平稳行驶,可是宋芮惜的心却不平稳,一双愤怒的眼睛瞪向贺唐:“你干什么?我要回家!”

“嗯。”甩出一个清冷的音节,贺唐便不再理她,似是疲惫般,靠在座椅上闭幕养神。

“你这是什么意思!”宋芮惜瞬间被他敷衍的态度激怒,撸起袖子一副要干架的姿态,“贺先生,虽然我们是协议结婚,但我们是平等交易,您没有权利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很好,你还知道我们已经结婚了。”贺唐直接忽略她前半句话,漆黑的眼眸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炸毛的女人,“你见过哪个新婚夫妻是分开睡的?”

“你,你不要脸。”宋芮惜小脸通红,憋了半天,才蹦出这么一句。

坐在寂静的车厢里,她甚至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这个男人是什么意思?他们不是各取所需么?如果他有需要,不过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为什么非得要让她住过去?

“那个……”宋芮惜试探着问,“你是要我住到你那里?”

“嗯。”

“可是,可是我还什么东西都没有准备呢。”宋芮惜紧张解释,“我的洗漱用品,还有我的衣服什么的,要不,我先回家,明天再……”

“不用那么麻烦。”贺唐再次恢复冷漠的姿态,“你需要的东西都已经给你准备好新的了,还有医院那边,我也已经请了护工!”

“……”宋芮惜语塞,再也找不出任何拒绝的理由!

夜幕下,一个黑影从别墅大门旁的小树林里走了出来,看着渐行渐远的车子,嘴角露出了一抹阴狠的笑意,男人的声音嘶哑,像是有玻璃卡在喉咙里一般。

“贺唐,原来,这就是你重视的女人!”

车子在半山腰的别墅前停下,有佣人上前将车门打开,宋芮惜下车,看着这眼前金碧辉煌的建筑,饶是见过了奢华建筑的她也不禁咋舌。

这特么是太有钱了!

独立的假山别墅,金碧辉煌的烫金大门以及训练有素的保镖!

这哪是家啊,分明是皇宫别好吧!

“还不进去,等我请你?”贺唐的声音冷漠,看着她的目光闪过一丝不满,“还是说,这里不是陈祁的家,你不想进来?”

“有病!”知道眼前的男人是在故意挑事,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宋芮惜轻声嘀咕,却还是乖巧的跟了上去。

“我希望在协议期间,你能认准自己的身份,不要跟不清不楚的男人关系不清!否则,我们的关系随时终止!”眼前不断浮现她跟陈祁亲昵的画面,虽然明知道是演戏,可是却让他莫名的烦躁!

宋芮惜攥拳,知道她说的是自己和陈祁,咬碎了一口银牙往肚子里吞,瞪着身后的男人一字一句道:“贺总,我并不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一定会遵照协议,还有,今天谢谢你的这堂课!”

剑拔弩张的氛围在两人之间逐渐升起,贺唐瞪着眼前张牙舞爪的女人,突然笑出声来,从她的身边擦肩而过:“不客气!”

小说《重生甜妻:腹黑总裁碗里来》 第5章 那个人是谁!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芳洲小娘子点评:

作者柚子不加糖写的很好,很喜欢男女主性格,超甜超甜,支持作者,加油^0^~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