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重返旧爱时节

重返旧爱时节

作者:新杂杂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2-20 16:17:49

新杂杂的书《重返旧爱时节》主要讲述了:在家睡得很安稳,大早起来,至晚拿着单词表出了房门,夏母在厨房做早餐,听见响声凑出头来看,“晚晚,今天我们和陆叔叔他们一家去钓鱼,小莘也去哦,你要不要去啊?”至晚侧头想了想,“不了,妈妈,我想去买点衣服,还有作业也有很多,你们去玩吧!”夏母被至晚的拒绝愣了神,这是她第一次拒绝和陆子莘有关的生活,从前,无论陆子莘的什么,至晚都会参与,即使不被欢迎,也会死皮赖脸的强加进去!但是这次突如其来的拒绝,甚至连理由都找的机器的干脆,夏母看她的样子很坚决,只好点头答应,“身上还有钱吗?”
展开全部

10-满秋到访

夏父拍了拍夏母的肩膀,安慰道:“没事的,说不定她就是突然心血来潮,想换个风格,那个时候我去学校一趟,看看情况再说!”

在家睡得很安稳,大早起来,至晚拿着单词表出了房门,夏母在厨房做早餐,听见响声凑出头来看,“晚晚,今天我们和陆叔叔他们一家去钓鱼,小莘也去哦,你要不要去啊?”

至晚侧头想了想,“不了,妈妈,我想去买点衣服,还有作业也有很多,你们去玩吧!”

夏母被至晚的拒绝愣了神,这是她第一次拒绝和陆子莘有关的生活,从前,无论陆子莘的什么,至晚都会参与,即使不被欢迎,也会死皮赖脸的强加进去!但是这次突如其来的拒绝,甚至连理由都找的机器的干脆,夏母看她的样子很坚决,只好点头答应,“身上还有钱吗?”

至晚摇了摇头,往后面张望了一下,“所以我想找爸爸呢!”

夏母擦了擦手,一边往房里走,一边说,“妈妈给你也一样!”

从夏母那里拿到钱,至晚去换鞋打算出去,夏母纳闷,“晚晚,现在店里都还没开门,你去干嘛?”

至晚一边系鞋带一边回她,“最近体质不大好,我想去跑跑步,顺便在外面记记英语单词。”

他似乎适应了至晚的变化,哦了一声,让她早点回来!

六月的早晨,还是有点凉,至晚被外面的露气凉了身子,身上的鸡皮竖起来,摸下手里的汗毛,一边缓慢的跑。街边上在她的记忆力有个小小的公园,后来大学毕业后就拆迁了,成了一家小超市!循着记忆找过去,那个为拆迁的小公园里面有很多的老人和小孩在锻炼。至晚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拿着书开始背,上面细细密密的英文,这是她以后的路,她必须现在开始!

太阳渐渐大了起来,至晚收拾东西往家走,路过西街的油条坊,带了一些回去,夏父夏母很喜欢这家的油条豆浆!

回到家,夏父和人在说话,至晚走进一看,才知道是满秋和陆子莘。

“闺女,你同学说你身体不舒服来看看你,你怎么身体不舒服都不跟我们说一声呢?”夏父见女儿回来,有些着急的问。

听到夏父的话,至晚大概猜到大概是满秋说的。皱了皱眉将手里的东西放下,“我没事,昨天睡了一觉,已经好多了。”

夏父想从她脸上看出些什么,至晚很淡定的坐在沙发上由着他们瞧。直到夏母给他们添了碗筷,小时候,陆子莘和至晚是两家的熟客,一直到前些天都是这样!对至晚来说陆子莘家比自的家里比自己们还要熟悉。陆子莘虽然以后不怎么待见至晚,但是因为两家的情意在,呆在至晚家也不算尴尬,他熟络的招待满秋吃饭。至晚心想省了不少事,安静的坐在对面,好像是他们根本不存在。听着他们饭桌上的寒暄,她喝完稀饭,利落的起身,“我吃饱了,先回房间了,你们慢用!”

满秋见状,站起来,“至至,我想看看你的房间,可以吗?”

至晚还未回答,夏母便帮她答应,她大概以为至晚和满秋很要好,希望女孩儿聊聊天,“去吧,你们聊聊天嘛,女孩子家家的,肯定有些小秘密!呵呵!”

至晚无奈的将她带进来,招呼她在床上坐下,房间整洁了很多,昨天回来的时候,很多东西都被我丢进了垃圾篓,有很多都是陆子莘送的小东西,还有从前宝贝的娃娃。

满秋其实是个很单纯的姑娘,后来,至晚嫁到她家,她总是维护她,可至晚从来没领过情,觉得太虚伪。迟冬阳见不得他妹妹委屈,总是变着法的折磨至晚。而陆子莘,他虽不帮腔,但是在至晚吃瘪的时候总也是痛快的!

想起从前的事,至晚几乎有落泪的冲动。看着满秋,站在床头等她开口。

两人相顾无言,他的脸藏不住事,可是迟迟不开口,至晚打破静谧,“你找我有事?”

听至晚这么说,满秋尴尬了一下,过后才张嘴,“至至,那天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哥哥和你,应该是不会熟悉的啊?你们怎么会?”

该来的还是会来的,至晚笑了笑,其实她什么都不知道,有些事对他们来说还没有发生,她总是个无辜的人。

“和你没关系,是我跟他的事,他知道就好!”至晚清淡的开口,有些事解释总是个多余的。

“可你们明明提起了我?”满秋有些激动,声音不自觉的大了起来,许是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又低头呢喃,“你们说的话我一点都不懂,明明你们说的有那么真切。”

“有些事,你不会知道,也永远都不会在知道,迟满秋,别再问了,我知道你今天来的目的,无非就是想弄清楚这些,可是我很抱歉,我不会告诉你。”

“至至,我知道你恨我,我从前不知道你和子莘的关系,他追我的时候只告诉我她和你是比亲兄妹还好的关系,所以我才和他在的一起,可是后来,我没法管住自己的心!”至晚看着满秋脸颊滑下的眼泪,突然想起佟遇说的美人泣泪,大概就是她现在的样子,确实很美!

“满秋,人都是会变的,曾经,陆子莘是我的全部,他被你带走了,那些时候,我的世界没了,可现在,他在我眼里他已经什么都不是了。我不会为了一个人永远的犯贱,再好的关系又如何,他依旧义无返顾的选择了你。甚至没有给我过时间,说放就放。从前我的确恨过你,后来我知道,即使不是你,也会有其他的人,是谁都好,但绝对不是我这些我现在统统都明白。现在,我只想不再和你们有任何的关系,我想安安静静的念完书,去我想去的大学,去过没有你们的生活!”我再也不会让你们还有迟冬阳毁了我的生活,我承认我害怕,可是现在的我,只想过没有你们的生活,哪怕只有一个人!后面的话,至晚没有说出口,她只是盯着满秋的脸暗暗的跟自己说。

11-惊觉

满秋抱着手臂在哭,“至至,对不起。”

至晚失笑,“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你以后别再为我难过了,我不会再领情的。何况,在别人的认知里,我夏至晚没少欺负你,你现在的样子,大不了就是再给他们添一笔我如何欺负你的话。我不介意的。你想知道的事,别想从我这里知道,你如果真的想明白,就去问那个人!他比我更清楚,他若是想告诉你,会比我说的还要清楚。满秋,你别再来打扰我了!”

满秋抱着头,“他很不好,昨天回到家就躲在房里,不肯出来,叫也叫不应,今天爸爸进去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在发烧,现在还在医院里,他昏迷的时候在叫你的名字,所以我才想来找你的!”

听到迟冬阳不好,至晚由衷的笑了起来,看见满秋眼里的哀戚,她收了收喜悦,但是依旧诚实的告诉她,“你别再告诉我他的消息,因为知道他不好,我会很高兴!”

在夏家呆了许久,至晚的守口如瓶让满秋满是失落,站起身来道别,至晚送他们出的门,她略过陆子莘的脸,朝满秋道别,“再见!以后再也不见!”满秋咬着嘴唇倔强的转身,后面是至晚关上门,从此归于陌路。

下午,夏母推掉了和陆家的约会,带至晚去买衣服,都是简单的学生装。然后两人去了理发店。染黑了头发,拉着直板,长到腰际,比起从前的妩媚,多了一份干净,只是,如今的样子显得更加安静,甚至多了一份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忧伤。

回家的路上,在上楼梯期间,夏母突然开口,声音沙哑,“晚晚,以后妈妈再也不骂你了,可是你能不能告诉妈妈你到底遇到了什么?”

至晚一步一步的踩着楼梯,一边回答她,“妈妈,我没事,我只是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好多不好的事,突然就清醒而已,我以后会好好念书,好好地生活,做一个好女孩,过一个好的人生!”

夏母拉过她得手,眼里吧嗒吧嗒的流出透明的液体,样子有些心疼,“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我巴不得你跟从前一样,跟我顶嘴,不高兴就发脾气,没事就倒腾,现在太安静了,安静的让人心疼,晚晚,妈妈不逼你,可是有一天你要是想说,妈妈一定听!”

至晚只是说好,可她知道她永远不会有知道的那一天。让她转变的代价太大,这些代价不是任何一个人可以接受的,那么无法接受,就让一个人去承受!

两人回到家,去了至晚的房间,把她收拾出来的东西搬去了杂物间,夏母看着她将从前很宝贝的东西愣神,那些都是陆子莘送的小礼物,往时的至晚从来不给他们碰,瞅见母亲的样子,至晚解释道,“摆在房间占地方呢!”指了指桌上的书,堆满了床头,夏母没在说什么,将东西全部丢进了昏暗的房间。

第二天的下午,至晚收拾了几件崭新校服还有书本,外加母亲给她准备易存放的干菜,就这样轻松的回了学校。到宿舍的时候,宿舍的几人已经回来了,三个人见到至晚都小小的惊艳了一下,“哇塞,我们至至真有仙气啊!”

至晚含蓄的笑了笑,将干菜晃了晃,他们立马眼睛放光,“至至,你简直美若天仙啊!”说完,冲过来抱着她亲了一口。

这也不怪他们夸张,学校的大锅菜,怎么能养活这帮还在长身体如狼似虎的丫头,牙缝都塞不够。

晚上还有自习,佳期不高兴的埋怨兰花姑娘五百遍,其他的三人在一边偷偷地笑。

星期天的晚上,所有的班级几乎都是班主任的课,方便班主任给学生思想教育,至晚显得很淡定。佳期时不时的跟她咬耳朵,至晚今日心情不错,也稍稍回她一些。

兰花姑娘看见至晚的时松了一口气,至晚猜他怕她旧病复发,没想到她彻底的改头换面了。所以松了口气。接下来漫长的晚自习,至晚等人拿着题目开始做,佳期时不时的扭来扭曲,至晚侧头打量她,发现佳期面部几乎扭曲。

“你怎么啦?”

“我快要被这个大洪水憋死啦!”佳期郁闷。

下课后,佳期拉住她往厕所跑,“憋死我了!”

至晚有些无奈,趴在护栏上等她,没想到看见了迟冬阳,他斜靠在墙上,消瘦了不少,神色颓废的不像话。看来真的病了。

至晚勾了勾唇角,心里痛快的很,他像是感应到她的目光,抬起头来,看见是朝思暮想的人,眼神变得疼痛起来。至晚看得真切,心里莫名,他的样子像是为情所困,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后面佳期拍了拍她,她吓得汗毛都竖了起来,拉着佳期像是被狗追了似得往教室奔。

坐在座位上还是想起迟冬阳的目光,顿时手脚冰凉,嘴里喃喃自语,“不可能的,我跟他那是绝对不可能!”

佳期吞了吞口水,“至至,你怎么啦,我只是上了个厕所而已,你世界的画风就怎么变了!”

至晚抬头看着他疑惑的脸,抱着侥幸心里的问他,“如果你的仇人,见到你突然亲吻你,样子还挺沉醉,被你拒绝后,每回见到你都显得哀戚,甚至痛苦,你觉得这个人是什么心理!”

佟遇顺口回答,“肯定是爱上你了呗!”

至晚像是被蛰了一般,吓得站了起来,脸色苍白的不像话。跑出了教室,上课铃响起,头也不回的往外面走,兰花姑娘在后面叫她,直到看不见她的人,他回到班上,问佳期怎么回事?

佳期睁着眼睛找理由,“至至她突然。。额。。就是,女孩子的那个!所以他不好意思跟你说,而且,又急。”

班主任善解人意,“哦,我说呢,没事,你请假也一样!”

佳期松了口气,心里再打问号,突发状况,她都懵了,看了看后面,心里稍微平衡了一点,他们两个也没好到哪里去!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灵蓝小公主点评:

《重返旧爱时节》这书写得确实不错,情节紧凑,男女主感情过度自然。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