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茴棠系列之莲花香

茴棠系列之莲花香

作者:青蓝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19 12:36:18

茴棠系列之莲花香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她,是西复国上一任国主的私生女,却自幼长在大元国,身份迷雾重重。她机智勇敢,热爱自由,为了逃出皇宫不惜纵火烧房;她追求正义,在战争中面对倾心自己的皇帝激烈争辩……她在战争之中陪伴自己的爱人出生入死,不畏强权,引得两个国家炙手可热的男子对她倾心不可自拔,更引得战争形势因她而发生改变。茴棠花,相传它的六只花瓣,分别代表着爱情里的“思念”、“尊重”、“等待”、“共甘苦”、“跟随”和“包容”。象征的,正是不离不弃,相濡以沫的爱情。
展开全部

7-得罪皇上

风和日丽,天气晴朗。此刻正值春天,百花争艳,由灰转绿的树枝上长出了嫩嫩的绿芽,小草也冒出了地面,长成绿油油的一片,顺着微微的清风缓缓摇摆,像极了一个个舞动的精灵。

现在的离幽谷是最美的时候。艾鱼想起了离医馆两里地的那条小溪,此刻鱼儿定正游得欢畅,小溪旁边的五颜六色的野花也开的趣味正浓。不远处的那片树林的桃花、玉兰花也都吐蕊了,合着地上深深浅浅的绿草,相映成趣……

以往的这个时候,她都会在小溪边抓几条鱼,在底下垫上从水里捞出来的鹅卵石,在石头下面燃起火,在上面撒上香然草的粉末,将鱼放在上面烤着吃,热气透过石头很快传到鱼身上,香然草的香味也丝毫不落的进了鱼肉里。熟了之后香气能飘好远,闻起来都让人垂涎欲滴。

想起这个画面,艾鱼的口水不由得开始分泌。不知道当初她娘给她取“艾鱼”这个名字,是不是认定了她爱吃鱼……

真想回去啊,虽然那两个家伙总是喜欢挑她的毛病,但是他们不那么严格的时候,生活还是美好的很……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皇宫呢?

这里虽锦衣玉食,但她既不习惯事事都要遵守规矩,也不习惯这过于“精致”的生活——她自小便野惯了,在这里待着无异于给她坐牢一样,害得她浑身不自在。

“唉……”

“娘娘叹什么气?”巧儿在旁边笑着问道,“莫不是皇上昨晚上没来,心下便有些思念了?”

艾鱼斜瞄了她一眼,懒懒的答道:“我的确是犯了相思病了。”不过思念的不是你家皇帝,而是美丽的离幽谷。

巧儿闻言笑道:“娘娘莫急,奴婢刚才去尚衣局给您取衣服,回来的时候遇建章宫里的陈公公,他说听皇上昨晚一直待在御书房和人谈事情,直到现在还没出来呢。”

“哦?是什么事情要谈这么久?”她好奇。

“这奴婢可没敢打听,要是让人知道了还不得要了奴婢的脑袋。”巧儿赶紧说道。

“要你的脑袋做什么,点了天灵盖祭那大艾神不成?”艾鱼打趣。大元国疆土往西二百里地的地方有一座山叫圣灵山,圣灵山上的人们世代信仰司管自然的大艾神,传说他们每年都要用族里巫蛊之术最强的少女的人头来祭祀,保证来年的风调雨顺。

“奴婢的脑袋要是能被当作祭品摆上那祭坛,那还得有呼风唤雨的本事才成。”巧儿笑呵呵的应着。看她笑得开心,艾鱼也跟着笑,刚想说什么,忽然见巧儿眼睛一亮,对着她身后说道:“哟,这不是李公公吗!”

李德顺,自打皇帝登基起就一直服侍左右的忠心耿耿的公公,长着一张似乎永远面无表情的脸,只对皇上一个人笑。

“奴家参见夏贵姬。”穿着红衣的李德顺向艾鱼微微行礼,“皇上就快与云大人谈完事情了,招呼您现在过去伺候。”

艾鱼一愣,云大人……?虽然她对家国之事并不了解,但朝中的大臣她还是叫得出名字的。可她却从来不曾听说过有姓云的大臣。这大元国里姓云的人本就极少,她师父就算一个。可她师父可不是什么大臣,只是一个医术高超的民间大夫,略带会点儿旁门左道……

咳咳,扯远了。艾鱼清清嗓子,婉转地问道:“敢问李公公,这个云大人……难道是新晋的官员?”

“娘娘还是尽快收拾收拾随咱家走吧,皇上正等着您呢。”这个李德顺似乎并不打算为她解惑。

艾鱼语结,只得匆匆收拾了收拾,便随着李德顺往建章宫走去。可是这一路上,她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所以一路走便一路忐忑。

她忐忑的原因很简单,她笨手笨脚的粗人一个,又没有他那些后宫佳丽们入得了眼经验丰富;况且他平时只是晚上来她屋里待着批奏折,两人连话都不说。她敢打赌,那个皇帝连正眼都没瞧过她。这互不干扰的日子倒也勉强过得下去,她想她的逃跑大计,他做他的皇帝,井水不犯河水。

而今天不知他发什么神经,竟然主动挑她来伺候。

艾鱼走着走着,忽然觉得不对劲,噌地一下停住了脚步不再往前——云大人,云大人……为什么偏偏挑这个云大人在的时候让她过去?

云这个姓在大元国本就少见,这个莫名其妙的大臣却偏偏姓云……师父在六年前刚巧不巧的救过当今的皇帝,而就几天前皇帝竟然亲口告诉她师父提前下山了,而他又是怎么知道师父闭关修炼之事,以及行踪的?

她不禁又想起,师父每年都会来京城待上半个月,说是会见老朋友,可他的老朋友却从来没有出现过……

“娘娘……娘娘……”艾鱼回过神来,听见李德顺的声音,“娘娘,皇上还等着您呢,快些走吧。”

“李公公,”艾鱼手握双拳,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试探着问道:“不知这位云大人,是哪里人士?”

“皇上说了,等您过去了,就知道了。”

听到这个回答,艾鱼突然觉得自己心里好像压上了一块儿大石头。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终于来到一扇紧闭的门前。李德顺恭恭敬敬地走上前去,对着屋子里面的人道:“皇上,夏贵姬到了。”

“进来吧。”里面的人说道。

李德顺推开房门,恭敬的退到一边,给艾鱼让出一条道来。艾鱼站在那里,愣愣的踌躇不前。屋里的人似是停下了交谈,等着她进去。

“娘娘,快些进去吧。”李德顺催促道。

艾鱼终于狠下心迈了第一个步子,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她将头低着,只看得到面前两个人的鞋尖。

“参见皇上。”她闷闷道。

“低着头做什么,抬起头来。”商景麟语气里似乎有些不悦。

艾鱼慢吞吞、慢吞吞的抬起了脑袋,看向屋子里的两个人——一个高大威猛,身穿龙纹黑锦袍,腰系暗纹金丝腰带,俊美的脸上一双丹凤眼微眯略带不悦;一个身材修长,身穿白色暗纹蓝色镶边官袍,头戴官帽,略显沧桑的脸上眉头紧皱。

艾鱼舔舔干涩的嘴唇,轻轻道了一声:“师父。”

那个身穿白色官袍的人不是她师父云扇还能是谁!明明都已经不惑之年,样貌却还依旧如而立的男子,这就是当医者的好处啊!

还没容她细想,商景麟给李德顺使了个眼色,李德顺便把门关上了,屋子里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人。只见云扇突然一下子跪在商景麟面前,沉声道:“微臣有罪,请皇上责罚。”

有罪?!这句话一下子将艾鱼游离的思绪拉了回来。她微微瞪大眼睛,要知道皇帝的心思最难猜,如果得罪了皇上可不是小事……她紧咬下嘴唇,微微一服身,也跪在了商景麟面前。

师父和她艾鱼两人同父女,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袖手旁观。她偷偷仔细观察着皇帝的神色,打算见机行事。

只见商景麟慢悠悠的说道:“云爱卿何罪之有,你把这么可心的人儿送到朕的面前,该有功才对。”

“微臣错不该向您隐瞒艾鱼的存在,这是对皇上的不忠。”云扇低声说。

艾鱼听到这里反而有些糊涂了……怎么还跟她有关?突然,她猛地想起来,这个皇上之前一直念叨他不知道离幽谷有女弟子,再加上师父一向是让她以男子的身份对外,难道……

她于是有所了悟——看来,问题就出在这儿。

8-欺君

“云扇……”商景麟声音低沉而又威胁,“朕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人,却不想也犯这种错误。”

云扇将头低的更低:“此事艾鱼并不知情,还请皇上放她一条生路。”

商景麟冷哼一声,缓缓道:“你将她的存在隐瞒了这么多年,你说,朕现在该如何相信你?”

“臣隐瞒此事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请皇上务必相信云扇……臣对您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既然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而且又与朕无关,何不说来听听?朕倒是真的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连朕都敢隐瞒!”

商景麟本以为他这次一定会说出原因给他一个交代,没想到云扇却是打定了主意不说。他将头埋的更深:“皇上,臣真的无法说出口……”

商景麟怒喝:“云扇!你信不信,你若是再不说朕真的会治你欺君之罪!”

云扇握紧双拳,只是低着头沉默着,似乎是打算死也不会开口,一时间空气中有些死寂。

艾鱼终于看不下去了,开口道:“皇上,”她抬头看着一脸怒容的商景麟,“师父他不是有意隐瞒的,一切都是因我任性而起,您要怪,就怪我吧!”

“哦?”商景麟看着她一挑眉,冷笑道,“此话怎讲?”

“皇上,我自小在谷中长大,性子野规矩又少,是个容易惹事闯祸的人……”艾鱼强装惭愧的看了一眼皇帝,只见商景麟皱眉看她未作任何表示。云扇也是低着头皱眉,不知道她又想瞎说什么,要知道面前的这个人可是皇上,他聪明绝顶,会听她胡说一通?

只听艾鱼语气略带哽咽的说:“您不知道,我小时候曾经闯过一次大祸……”她抽噎了两声,“我很小的时候,曾经有一个小哥哥随着家里人来谷里看病。他偷偷爬到谷里的桃树上去偷桃吃,被我给看见了。我想着给他点教训,于是就往自己脸上涂了点泥巴,吓唬吓唬他……没想到他竟然如此胆小,看见我竟吓得一下子从树上跌了下来,摔断了腿……”

云扇听到这里紧张的攥紧拳头——这件事情确实发生过,不过被吓到的并不是什么小男孩儿,而是她的另一个小师哥……这个艾鱼,究竟要做什么?

商景麟听的一挑眉:“然后呢?”

艾鱼委屈的样子装的很像,哽咽道:“更让我没想到的是,他的父亲竟然是朝中一位重臣。他那个位高权重的爹爹知道以后,硬是要我以命抵罪,带着大批人马来谷里闹事……师父知道以后为保我性命,命人给我换上男儿装,并且让谷里所有人宣称我早已病死。从那天开始,无论是谁来谷里,我要么避而不见,要么就装扮成男子。”

整段话说下来,艾鱼一个磕绊也没打。要知道小时候谷里那些师哥不知问过她多少遍为何执意以男装示外人,她都用这段话蒙混过关,还顺便骗取了数不清的眼泪,哀叹她的命运之苦。

商景麟淡笑不语——此话听起来,未免有些牵强。而且被他派去离幽谷的大臣只有他最信任的一个,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他的儿子摔断过腿?

云扇看着皇上的神色,心里微微一沉。

“那个大臣叫什么名字?”商景麟问。

艾鱼吸吸鼻子:“刚才师父执意不肯告诉皇上这件事,就是怕您怀疑他是为了离间您和臣子的关系……要知道牺牲艾鱼一人不算什么,可若是因此让皇上与臣子之见生了间隙,就是不可饶恕的罪过。”她抬眼看了看商景麟,道,“所以请皇上原谅我,无法将此重臣的身份告诉皇上……”

商景麟觉得,自己有点着了她的道了。

“没想到由于我小时候闯下的祸却招致皇上对师父的误会,一切错都在我……所以皇上您要生气,就生我的气吧!师父他一心为皇上着想,为朝廷着想,请皇上念在他一片忠心的份上,千万不要治他的罪!”

艾鱼说完之后,空气中一阵静默。云扇藏在袖子中的双手紧紧握着,担忧的看了艾鱼一眼。后者则面无表情的跪在地上低着头,似是毫无畏惧。

皇上会相信她的故事吗?艾鱼心中忐忑不已,要知道若是稍有不慎,被发现了可是欺君之罪!

云扇更是心中紧张不已。他对皇上再了解不过,后者明显是没有相信她编出来的故事。

商景麟则是发现,自己竟然对跪在地下的这个女子有一丝小小的敬佩——且不说这个故事是真是假,单单是她如此袒护自己的师父,就已经让他很欣赏……即使知道被发现了会是死罪一条,还如此不顾一切,她肯为自己身边的人做到如此,令他心中不免有些触动。他不禁想,或许云扇瞒着艾鱼的存在,真的是有他自己的苦衷,而不是刻意的想隐瞒什么。

他细细的想了想,云扇这些年来对自己一直尽忠职守,而且多次救他于危难之中,这次他的爱徒也是将性命垂危的自己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如果他再追究下去,会不会显得有些小题大作?

罢了罢了,如今看来也不过是件小事,自己当初怎么就将它想的这么严重?况且一个普通女子而已,也兴不起什么大风大浪。

想到这儿,商景麟沉了沉眼睑,道:“你们两个都起来吧。”

云扇心中一惊,握着的拳瞬时放松了。没想到皇上竟然就这么放过了他们。

他和艾鱼同时低头道:“谢皇上。”艾鱼伸手将云扇扶起,恭敬的立在一边。

“既然此事情有可原,朕便念在你为朕做了这么多年事的份儿上,暂且不追究此事。”商景麟道。

云扇刚想谢恩,却听见商景麟又道:“不过,夏贵姬还是得留在朕的身边。”

“皇上,艾鱼性子浮躁,若有一日冲撞了圣体……”

“朕恕她无罪。”商景麟打断他的话,不耐烦的说道。

云扇只觉心下又是一沉,半晌道:“是……臣——遵旨……”

“……若没有其他要汇报的,就退下吧。夏贵姬,你去送送云大人。”商景麟转过身去,不再看他们,面上有什么莫名的神色一闪而过。

“是,皇上。”

“微臣告退。”云扇俯身行了个礼,艾鱼也道了声告退,紧紧跟着云扇走出了门去。

商景麟转身看着艾鱼的身影,直到二人消失在拐角处才收回目光,嘴角上扬微微一笑,面容也没有那么冰冷了,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说《茴棠系列之莲花香》 第7章 得罪皇上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诗雯点评:

《茴棠系列之莲花香》这书写的很好!!还望再接再厉,这书写的好,要的就是这种!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