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半生缘,泪洗浮生

半生缘,泪洗浮生

作者:挽歌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2-08 17:22:28

最新小说《半生缘,泪洗浮生》是挽歌的书,主要内容为:“华夫人?”骆子安的笑容立即凝固在脸上,皱眉质疑道。“是的。这人跟华夫人长的一模一样。不过那华夫人如今也有十七八左右。应该不是你要找之人。”王鸿志仔细想想,这世间之人长的相似的人也极多。并不为奇,他只道自己认错了人。不然骆弟的心上人,又怎么可能嫁给华家少爷呢!“我要亲自去看看。”骆子安却并不死心,凡是有一线希望他都会去寻找。从那日之后,华络跟卓嫣青的关系简直是到了谷底。而华络也看不到,她对自己态度如何。因为从那日起,华络每次看到卓嫣青就找借口离开。甚至回到华府,也是以看账本为由。不再踏入卓嫣青的房间半步,两人的关系是相敬如冰。见面的次数,屈指不过两次。刚要踏进华府的门口,华络却停住了脚步。
展开全部

10-第10章

暗黑的长廊中,只听得到焦急的脚步声。华络听闻卓嫣青一日都滴水未进,急忙从迎春楼赶回来。可是他却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站在长廊中沉思。

怎么她滴水不进,自己那么着急做什么?难道我心里很在意她?不可能!我怎么会在意她,要不是在意,又怎么那么担心?难道是因为弄断了她的簪子,觉得对她有愧。而现在她在不吃不喝,肯定会有些担心。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没错,是这样的。

好不容易在心里安抚好自己,正要走却看见了许氏。看她那模样,只怕是特意在等着他。于是他不得不乖顺的喊道:“娘,这么晚怎么还没睡?”

“有心事,自然睡不着。络儿,这夫妻是要一同度过一生的。吵架虽说是正常,却不能当回事。夫妻之道,也像是做生意,得好好去经营。”许氏听说他们吵架的事情,特意过来看看。听到他回来了,特意过来跟他说这番话。

“娘,我知道了。你快歇息吧。”华络也明白,低声应道。想来自己当真是不孝,这些年娘一个人着实辛苦的很。若不是这阵子接手家业,也不会知道母亲多年的心酸。

“好了,你也回去歇着吧。以后,少去那种地方吧。”许氏叹息一声,略训斥道。随后,许惜花便搀扶着她回去了。

“娘,等等。”华络突然想到一件事,开口喊道。

“怎么了?”许氏止步,回头问道。

“娘,卓嫣青可是京城卓家的小姐?”华络疑惑的问道。

“是的。”许氏点头应道。

“听闻卓嫣青可是京城的第一美人,娘在她未进门之前,可曾见过她?”华络更是疑惑的问道。

“未曾见过。第一美人,只不过是传言而已。”许氏以为他是在意,卓嫣青容貌的事。解释道。

“哦,没事了。娘你回去歇息吧。”华络不再询问,淡淡道。

待许氏离开,他也往房内走去。房内的灯火已灭,他轻声的打开门。走到床头,看到卓嫣青已经睡着了。他解开衣裳,小心翼翼的躺上床。怕一不小心,就吵醒了她。可他却不知道,卓嫣青却本根都没睡着。与他睡在一张床,她从未睡着过。

躺在床上的华络看着她的侧影,若有所思。卓嫣青是京城卓家的小姐,理当是大家闺秀。可是你看过哪一个大家闺秀,在面对绑匪时还能如此从容镇定?一个大家闺秀还能打伤绑匪,从绑匪那逃出来。你见过哪一个大家闺秀,在受伤时痛的晕过去,却还能咬着牙一声不吭。再说,卓嫣青是京城的第一美人。且不说倾国倾城,也是沉鱼落雁。这一切的种种,都不得不让他怀疑。他的妻子,究竟是不是那个卓嫣青?

第二天,华络特意吩咐下人,为卓嫣青炖些补品。他还以为卓嫣青当真一天滴水未进,哪知却是许氏让绿平故意这么说的。为的就是试试华络的心,没想到让他们夫妻更近了一步。待卓嫣青醒来,绿平就端上补品。特意对她说道:“少夫人,这可是少爷特意让厨房给你炖的。你趁热吃了吧。”

卓嫣青看了一眼,难道这就是他的道歉方式?仔细想想,她也并不怪他。反正人都不在身边,留个簪子又有何用?断了也好,免得睹物思人。

两人不言不语,沉默了四天。华络每日都早出晚归,根本跟她打不上招呼。这些年他只顾着吃喝玩乐,对自家生意根本不管不顾。如今他要接受家业,可是忙得不可开交。

刚谈好一笔生意,华络心情大好的走在大街上。当经过一间首饰铺时,却想到那只断簪。突然想到,自己竟然从未给她买过一间首饰。于是他心血来潮的想要给她买件首饰,便往最大的首饰铺去。

走到首饰铺,掌柜的瞧是华家少爷急忙亲自招待。他让店小二倒上茶,开口询问道:“华少爷,可是买首饰?”

“恩,把你们店里的首饰都拿出来给我看看。”华络看了一圈,却没看到中意的。对着他们掌柜,大气的说道。

“快,去把那对翡翠耳环拿出来。”掌柜的立即吩咐店小二,拿出镇店之宝。转过头,又笑眯眯的对着华络道:“华少爷,请稍坐,喝口茶先。”

华络走过去坐下,等待他口中的翡翠耳环。可当真正看到时,却并不喜欢。好看是好看,却一点都不适合她。这翡翠耳环太过华丽且贵气,与她的气质完全不符。

“华少爷不喜欢吗?”掌柜的见他一言不发,笑容僵在了脸上问道。

“你们能用木材雕刻一支簪子出来吗?”华络想到她的木簪,转头问道。

“能。请问华少爷是想用什么木材雕刻什么样的样式呢?”掌柜的立即回道。

“用最好的木材,样式......就随便雕刻朵花吧。”华络用手放在摸了摸鼻梁,实在是想不到什么就随便说的。他向来给女子的那都是钱,像这种事他还是头一次做。

“花?好。那你什么时候来拿呢?”掌柜的有些惊讶,随后却回答。花,这可能是送给外面女人的。

“三日后。”华络想了一下,再过几日她就嫁已满三个月。

三日后,华络从首饰铺拿到木簪。看着木簪雕刻着一朵栩栩如生的木兰花,让他很满意。他拿着簪子,满心欢喜的回到家中。他急忙想要给她一个惊喜,看看她会是怎样的表情。

他刚走到房门外,绿平在外面守着。她见到华络,行礼道:“华少爷。”

“夫人在里面吗?”华络询问道。

“是的。夫人在......”

“这没你什么事了,下去吧。”不等她说完,华络就急忙打断。绿平看了一眼,只好退下。反正他们是夫妻,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华络轻轻的打开门,蹑手蹑脚的走进去。越过屏风,却只看见里头放着一个木桶。木桶里的水还冒着热气,可这房间内却没看到卓嫣青的身影。就在华络觉得纳闷的时候,突然被人从身后泼了一盆水。他转头一看,卓嫣青手中正拿着一个小木盆。见她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华络咬牙切齿的说道:“喂,你也太过分了吧。”

“是你太过分了吧?居然还敢偷看我洗澡。”卓嫣青更大声的回道,眼中尽是鄙夷。

如此血口喷人,可是把华络给完全激怒了。之前弄坏她的发簪,今日好心好意的来向她赔礼道歉。没想到,她居然这样对他。华络冷笑一声:“偷看你洗澡?对你,我还没那个兴趣。”说完这句话,就要往外头走。在越过卓嫣青的时候,他停住脚步扔下一句话:“这是还你的。”

他毫不客气的将发簪丢在了地上,就满腔怒火的走出去了。这让卓嫣青愣住了,看着地上的发簪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

在千里之外的王宅,长相俊俏,温尔儒雅的骆子安正在房内收拾行李。当他收到一卷画卷时,忍不住缓缓将它打开。他满目深情的望着画中的女子,仿佛那女子就是他的生命。可是那画卷中的女子,相貌长的却一般。那不谙世事的模样,让人觉得世间的一切都是美好。看那模样,也就十五六岁般。她笑的很灿烂,很幸福。

“慕木,我不相信,你真的死了!不管你在天涯海角,我都会去找你。”骆子安对着画像的女子,深情道。深情的语气中,却还隐藏着一丝的痛苦。

“咚咚咚。骆弟,你在吗?”门外的王鸿志敲门道。

骆子安将画卷收拾好,放在桌上。他走过去放开门,温尔一笑道:“王大哥进来坐,你找我可是有事?”

“骆弟,你当真要离开此处?”王鸿志走进来,怀疑的问道。

骆子安坐下,感谢道:“在王大哥这打扰了很久,我也该离开了。”

“怎么说是打扰,你就不再多待几日?”王鸿志知道他心意已决,却还是想挽留道。

“王大哥,我来此处是来找人,没找到我自然是要往别处找。”骆子安将自己此行的目的告诉他,婉拒道。

“既然你连行礼都收拾好了,我也就不留你。你自己好好保重。”王鸿志即使有许多不舍,也不再勉强。站起身,准备离开。

“王大哥,等我找到人会再回来看你的。”骆子安也起身,对他爽然一笑保证道。

“那你收拾行李,明早再走吧。我去为你准备一下。”王鸿志说完就走,可手却不小心将桌上的画卷扫在地上。

画卷丢在地上,打开了一截。骆子安见状,立即上前捡起来。王鸿志却对画卷中的人极为疑惑,开口道:“骆弟,这画卷中的人就是你要找之人?”

骆子安用手拍掉画卷上的灰尘,回道:“是的。”

“骆弟,你再打开给我看看。兴许,这人我见过。”王鸿志不敢确定,再次要求道。

“王大哥,你当真见过?”骆子安欣喜的问道。立马打开画卷,让他看个清楚。

王鸿志仔细的看着画卷之人,神色疑惑道:“这不是华夫人吗?”虽然这画卷之人十五六岁,可却长得跟华家的少夫人一模一样。

“华夫人?”骆子安的笑容立即凝固在脸上,皱眉质疑道。

“是的。这人跟华夫人长的一模一样。不过那华夫人如今也有十七八左右。应该不是你要找之人。”王鸿志仔细想想,这世间之人长的相似的人也极多。并不为奇,他只道自己认错了人。不然骆弟的心上人,又怎么可能嫁给华家少爷呢!

“我要亲自去看看。”骆子安却并不死心,凡是有一线希望他都会去寻找。

11-第11章

从那日之后,华络跟卓嫣青的关系简直是到了谷底。而华络也看不到,她对自己态度如何。因为从那日起,华络每次看到卓嫣青就找借口离开。甚至回到华府,也是以看账本为由。不再踏入卓嫣青的房间半步,两人的关系是相敬如冰。见面的次数,屈指不过两次。刚要踏进华府的门口,华络却停住了脚步。

“少爷,站在门口还不进去?”跟随他的下人,开口提醒道。

“去迎春楼。”华络想了一会,然后转身离开。

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他连看都不敢看卓嫣青一眼。深怕被卓嫣青发现,自己竟然对她有兴趣。最主要的是,看到她都会想起那一幕。华络的眼中,看着卓嫣青那姿色平平的脸,竟然都觉得带着诱惑。他想要去找个人发泄,让自己不再饥不择食。

刚走进迎春楼,他就点了芙蓉的牌子。这芙蓉虽然陪着客人,但只要华络一来就去陪他。也是,华络向来对她都极为大方。

芙蓉打开房门,就看到华络坐在椅子上等候。见他是满腹心事的模样,立刻明白自己该扮演什么角色。她笑的酥媚,风情万种的走过去。她坐在华络的腿上,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吐着气道:“华少爷,芙蓉可想你的紧呢。”

华络并不言语,直接扭头吻住她的香唇。芙蓉立即热情的回应,身子还时不时的蹭着他的双腿。一双手伸入他的衣裳内,摸着他的后背来回抚摸。华络本就是抱着发泄的心态而来,被这么一挑逗,双手抱着她,将她放在了床上。随后,十分猴急的脱衣服。

“华少爷,许久未见,你怎么变的那么猴急呢?你家中的贤妻没有好好的满足你吗?”芙蓉轻笑一声,说着轻薄的话语。

被她这么一提醒,华络脑海中立即浮现卓嫣青的那张脸。他想的出神,忘却了自己正在哪里,做着什么事。芙蓉笑容僵硬在嘴边,她不紧不慢的解着衣裳。直到只剩下单薄的肚兜,她伸手勾住华络的脖子。让他那赤裸的胸膛,紧紧贴在她的双峰上。她抬头吻住他,边娇声道:“华少爷,芙蓉可不喜欢,你的心里想着别人。”

华络回过神,想到自己做这种事竟然还想着那个女人。心中极为不爽,他放荡不羁的一笑,回道:“我心里,想的只有你。”

说完这句话,华络就不再给她有喘气的机会。芙蓉见他如此热情,也不再说什么。使劲浑身解数,让他得到舒服。华络的吻从唇到颈,再一路往下。芙蓉将他的手,放在胸前。华络将她的肚兜一点点扯下,吻也逐渐往下。

“嗯......”芙蓉娇媚的呻吟,以此来刺激他。

可华络的脑海中,却想到了卓嫣青的叫声。他猛的睁开了眼,欲望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芙蓉察觉到他不对劲,用水蛇般的身子往他蹭。

“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要处理。”华络推开她的身子,边穿衣裳边说道。

芙蓉欲要开口留他,却又忍住了。他说的借口,都是如此牵强。看他这摸样,就算留住了也是留不住心。

华络穿好衣裳就急忙走了,他在回家的路上想着。自己为什么会再关键时刻,却想到她?难道自己当真喜欢上她?不不不,肯定是那天看到的一幕,才会让自己每每都想到她。没错,就是这样的。如今我会这样,肯定是解铃还须系铃人。

想清楚之后,他往寝房的路走去。他退掉下人,轻轻地打开了门。走过前厅,越过屏风。一会脱掉外衣,只穿着亵衣亵裤。他走到床前,看着卓嫣青的侧影。此时她睡得如此安详,让人忍不住想要接近她。华络不知道被什么控制,竟然朝卓嫣青的脸俯下身。他逐渐靠近,卓嫣青逐渐在眼中放大。他的呼吸声都要打在卓嫣青的脸上,两人的唇就要触碰到。

卓嫣青突然睁开了眼,华络瞬间抬起身。卓嫣青见他刚才的举动,满脸戒备的问道:“你想要做什么?”

“我......我......没错。我是想亲你。但我只是想试试。”华络想不出借口,只好坦诚的应道。他只是想试试,自己是不是真的对她感兴趣。

“你想试什么?”卓嫣青立即坐在床角,用被子紧紧盖住自己的身子。眼中中,尽是疑惑与紧张。

“试试我到底是不是不举了!你还不是怪你。”华络心里闷的慌,干脆一口气全都说出来了。反正他这几日憋着都不好受,现在说出来倒是好了一点。

“什么?不举?”卓嫣青由戒备转换为震惊,她大声的说道。

“你给我小声点。”华络见她喊那么大声,立即用手捂住她的嘴,呵斥道。下意识的东张西望,要是被别人听到,他的脸往哪搁啊!

“那你怎么怪起我来了?”卓嫣青对他的这句话极为困惑,开口问道。他不举,这跟自己有关系吗?

“当然怪你。谁让我......”华络立即应道。可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他总不能说,是因为那天看到她,对别的女的就不举了吧?这要是让她知道,恐怕自己是活不了了。

“什么?”卓嫣青见他欲言又止,追问道。

“还不是那日,你突然闯到迎春楼去。半途中被你吓着了,就不举了。难道这不怪你?”华络突然想到,那日的事情。于是便用此为借口,理直气壮道。

“你当真不举?”卓嫣青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难道你认为,这种事都可以开玩笑吗?”华络笑的阴阴的,咬牙切齿道。她一口一个不举,这难道不是在耻笑自己吗?

“那你刚才想亲我,只是为了试试?”卓嫣青自己想想,也是。他总不可能拿这种事来骗自己,这可是他的大丈夫的尊严。可随后想到他刚才的举动,皱眉问道。

“当然,不然你以为我真对你感兴趣啊!”华络应的很快,他才不会承认自己是撞鬼了才想亲她的。

“那你早些说啊,我肯定会帮你的。”卓嫣青笑的很甜,极其温柔的说道。

华络还以为她打算让自己试试,欣喜若狂的上床。可卓嫣青却狠狠的一脚,将他踢下了床。

“哎呀,你踢我做什么?”华络来不及反应,哀呼一声道。他用手揉了揉受伤的屁股,斜视着卓嫣青。

“啊!我今个有些累了,明日再好好帮你吧。”卓嫣青打个哈欠,微眯着眼道。他还以为自己当真会让他试试?怎么不用脑子想想,这怎么可能!看我明日怎么好好回报,当日偷看我洗澡之仇!

华络见她已经睡下,不用她说。他就拿着衣裳,往书房走去。不过他极其好奇,明日她怎么帮自己?难道她会献身于自己?

次日清晨,阳光透过半开半掩的雕花朱户照射在书房内。已日上三竿,可床上之人却还没有半分醒意。只见他迷迷糊糊的一个转身,便见他的身影随着惨叫声“哎呀”落地。华络睡意全无,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臀部。

“少爷,你怎么了?”守候在门口的阿福听见动静,低声问道。

被这么一折腾,华络起身收拾好衣服。巡视房间一圈,便往外走去。走出内室,越过书桌。打开门却看见阿福端着什么,站在门口。还对着身旁的人絮絮叨叨道:“你去通知少夫人,说少爷醒了,一切听从她的安排。

华络心生疑惑,也没听清楚他们在嘀咕什么。他还未走进,那下人便急急忙忙的跑开了。上前一看,看着他端着什么东西,问道:“这是什么?”

“少爷,这是少夫人特意让厨房给你炖的。”阿福低下头,小心翼翼回道。

“哦?是吗?难得她如此贤惠。”华络听见是她的心意,掀开盖,带着惊讶自言自语道。其实内心更多的是欢喜,她总算关心自己一回了。

“是的。少夫人起了个大早,便去张罗的。少爷,其实这种事没什么的。少夫人还是挺关心少爷的。”阿福见他气定神闲的,便鼓起胆子劝道。

华络根本没太注意他说的话,而是端起那碗药膳。他用汤匙舀了舀,闻了闻味道。那俊眉,立即邹了起来。“怎么那么难闻?”

“少爷,少夫人也是为你好。难得少夫人有心,你就别嫌弃味道了。”阿福见他那样子,深怕他倒掉。苦口婆心道。

听了这话,华络在心里想想也是。于是便皱着眉头,喝了一口。那股怪味从他口中,传直腹中。他用手捂住嘴,试图缓缓这奇怪的滋味。那滋味极其令人难受,引来阵阵恶心。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华络实在是忍不住问道。他现在有点怀疑,她是不是给自己下了毒药。不然怎么会如此恶心。

“少爷,其实这只是用牛鞭鹿鞭加各种药材熬制出来的……”

还未等到阿福说完,华络听到那几样东西,只觉得腹中如同排山倒海般难受。他俯身想吐,却又吐不出来。见此状的阿福还不忘说几句话。于是他傻乎乎的继续道:“少夫人为了你不举之事,一大早就去打听法子去了。虽然这是惊动了全府,可是少爷你放心。没人会笑话你的。我们大家都帮你想主意呢。”

听到这,华络连想吐的反应都没了。他脑海中只浮现两个字。不举。不举。居然全府的人都知道了。

看着华络脸色逐渐暗下去,阿福还不知死活的说:“少爷,少夫人也是为你好。说真的,连阿福都觉得少夫人……诶,少爷你去哪?少爷……”

阿福看着华络那气冲冲的背影,也还是愣头愣脑的模样。华络又还能去哪,自然是找卓嫣青算账。此仇不报非君子,更何况是如此奇耻大辱。居然说他堂堂七尺男儿,正直血气方刚时,居然不举。这让他的面子往哪放。走过长廊,越过水榭。经过小亭时,几位丫鬟正围在一起窃窃私语。

“你们知道了吗?少爷,居然不举?这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是少夫人亲自说出来的。难道还有假?”

“那少爷以前还夜夜笙歌呢,怎么如今就不举了呢。”

“哎,这少夫人那不是守活寡吗。”

听到丫鬟的言语,如同火上浇油让华络的怒火更加旺盛。丫鬟察觉到身后危险的气息,瞬间不欢而散。此时华络又哪来的时间去理会她们,他当下定是去整治那罪魁祸首。此仇不报非君子,更何况此时关乎他大丈夫的颜面。

小说《半生缘,泪洗浮生》 第10章 第10章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邻家怡和点评:

好看呀好看,看了这么多年小说,本来乏味了,还是逆天吼这篇《半生缘,泪洗浮生》打动了我,求大神更新,好好看好激动,第一次给小说作者留言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