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灵异科幻 我在长安卖正邪牌

我在长安卖正邪牌

作者:圣天道人

状态:已完结 分类:灵异科幻

时间:2020-12-28 15:08:15

独家灵异科幻小说《我在长安卖正邪牌》由圣天道人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我要是这样去说,警察还不把我当做神经病了。打她一顿?不存在的,我一大男人打一女人,让人知道了还不对我指指点点?而且,我也对她下不去手。我叹了口气后,让她说说怎么回事,好歹我们曾经是同学一场,也没什么仇恨焦急,为什么要对我下手?陈思雪听到我的话后,脸上露出了愧疚之色。她刚想解释,陈老黑就说:“殷阳啊!我还有事,我要先走了,看样子,她应该对你没威胁了吧?你别再因为……”
展开全部

恶鬼斗鬼婴-圣天道人

陈思雪进来后,就被陈老黑带了上来。

她走了进来后,当她看到我的模样后,露出了一脸歉意,对我说了声对不起。

我就罢了罢手,说免了。

她脸上还是带着歉意,对我说:“殷阳,对不起,你能听我解释一下吗?”

我心说,我要是说不能那怎么样?

莫非要去报警抓我被你推了,还被你下了鬼婴?

我要是这样去说,警察还不把我当做神经病了。

打她一顿?不存在的,我一大男人打一女人,让人知道了还不对我指指点点?而且,我也对她下不去手。

我叹了口气后,让她说说怎么回事,好歹我们曾经是同学一场,也没什么仇恨焦急,为什么要对我下手?

陈思雪听到我的话后,脸上露出了愧疚之色。

她刚想解释,陈老黑就说:“殷阳啊!我还有事,我要先走了,看样子,她应该对你没威胁了吧?你别再因为……”

我知道陈老黑后面想要说什么,连忙制止陈老黑说:“陈老伯,你要是要事的话赶紧走吧……”

陈老黑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后说,留下他的电话号码给我,让我有什么事情打电话给他就行。

我连忙点点头。

陈老黑走了之后,我就让陈思雪开始说,对我下手的原因。

陈思雪点了点头后说,她再大学毕业后,去了一家业务公司,一开始干的很不错,还被上司赏识。

而且,那家公司的老板还对陈思雪有好感,他不断的追求陈思雪,陈思雪抵挡不住他的追求,后来,也就跟那个老板在一起了。

当她醒来的时候,她就感觉她的肚子有些不大对劲,一开始她还没有放在心上,当她发现时,已经晚了。

那个时候,她就已经能看到那只‘鬼婴’了。

后来,陈思雪想要去质问她的老板,便发现,追求她的那个老板居然是有老婆的。

追求陈思雪,跟她在一起,是有目的的。

鬼婴多待在陈思雪体内一天,陈思雪她的心中更加的慌乱一天,所以她想要尽快想办法把那只鬼婴给弄掉。

之后,有一个人找上了陈思雪,还告诉了陈思雪我会做正邪牌的事情。

而且,那个人还说,只要把鬼婴传给我,我自己就会有办法解决。

我听完陈思雪的讲述,心中愤怒不已,这陈思雪也太过自私了吧?

就单凭相信那个陌生人的话,都不知道是真的假的,就这样来引诱我,把鬼婴种我体内?

同时,我心中也是疑惑,陈思雪的老板,还有找陈思雪的那个人,他到底是谁。

如果陈思雪只是被她老板为了达成目而被追求的,那么那个找陈思雪的那个人,他为什么会知道我会制作正邪牌?

还有,那个人是怎么知道我能自己解决的,万一我解决不了呢?那岂不是等于害死我了?

想到这里,我就越想越气,那个人到底是什么人,等我见到他,我一定要打屎他。

看到我脸上带着愤怒,陈思雪露出了歉意的神色,连忙对我说对不起,还说让我怎么对她都行,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我都看到陈思雪的脸蛋有些发红。

听到她这话,我心说,怎么对你都可以?

等等等等!我可不是那样的人。

而且,经过上次被陈思雪给阴了一次,我这辈子,无论如何都不会再相信陈思雪了。

陈思雪还问我,我现在身体怎么样。

我就如实回答说,那鬼婴我已经除掉了。

她听到我的话,脸上露出了欣喜,还说太好了谢天谢地什么的。

我心说,您别再来阴我我才谢天谢地了。

缓了一下后,我问陈思雪,还有别的事吗?

要不是估计脸面,我就差点要说没有什么事就请你离开。

但是我看到陈思雪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我就知道,陈思雪来找我,除了来找我道歉后,一定还有什么事要找我。

我问:“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你是想要我帮你什么?”

她听了我的话后,点了点头说:“殷阳,我想求你,帮我做一张正邪牌好吗?”

我一听她要找我做正邪牌,顿时眉头皱起,要不是因为你,我都不想要做恶鬼噬魂牌呢!你居然还来找我做牌?

我刚想说话,陈思雪就说:“我想要让你帮我做一张正牌,当然,钱我还是会给你的……”

我听到她说是正牌,心中的气顿时消散了许多。

正牌跟邪牌是相反的一种牌,如果说邪牌会反噬主人,会对自己身体造成一些负面效果的话,那正牌就是类似于保平安用的牌。

比如,一些正牌可以抵御鬼、妖的魅惑或者毒气,也有的可以抵御霉运,增加运气。

我问陈思雪,想要那一种正牌,要正牌做什么。

既然是正牌的话,我也不好拒绝什么,自己以前也做过不少,只是由于学业的关系,我也就很长一段时间没再做了。

不过,即便是一段时间没错正牌了,现在我也有把握做得出来。

陈思雪听到我的问话,她就说,她最近的运气很差,要让我给她做一种抵御霉运的牌子。

我点了点头,抵御霉运的牌子吗?

种类也是不少的,不过,适合女人的,却只有三种。

第一种的效果比较慢发挥,除了祛除霉运的同时,也会给她增加运气,好处就是持续时间很长。

第二种呢!是见效快的,但是效果只有一周,一周内你的霉运会全部消失,不过一周后,那就不得而知了。

霉运这种东西,我也不懂,这得让陈思雪自己去找看相看风水的大师。

而最后一种的,可以说是结合以上两种的优点和缺点,有效时间是一个月,一个月内霉运会减少很多,但也不会全部消失,而运气也会增加很多。

我把那三种正牌的效果告诉了陈思雪,让她选。

陈思雪略微思索了一下后,就选了第三种。

既然她要选第三种,那我也不会多说什么的。

只见陈思雪从她的包里拿出了一叠厚厚的钱出来,递给了我。

这叠钱最少也得二十万吧!这陈思雪啥时候变得怎么有钱了?一次性就十万二十万的给,难不成真的把我当成小白脸不成?

啊呸!小白脸个屁,老子才不当那个。

陈思雪说:“殷阳,这钱,就当做我跟你买牌的钱了,要是不够的话……”

求正牌-圣天道人

我一听,连忙罢手说够了。

这第三种的正牌叫做驱霉增运牌,制作的材料也不贵,去市场就能买得到,顶多几十块钱罢了,收二十万我已经可以说很黑了,要是再要多些,那我就真的变成第二个陈老黑了。

我跟她说,这驱霉增运牌制作需要点时间,我得去买材料,让她明天过来拿就行。

陈思雪也同意了,她说明天会过来拿。

陈思雪离开后,我就起床了,因为我肚子饿了,得去找东西吃。

毕竟睡了两天了,我能不饿吗?

我出门吃了个早餐后,打算去市场买驱霉增运牌的制作材料。

材料不难买,我一下子就买到了。

正当我想要回去店里的时候,我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路过。

我眉头微皱,心中有些疑惑,那个人影有点眼熟啊!

我立刻跟了上去,顿时就看到,那个人,正是陈雅欣。

想起陈雅欣,我心中就有些愤怒,我第一次做的那恶鬼噬魂牌,很有可能被她偷了去的。

但随即,我却感觉有很多疑惑,让我很是不解。

陈雅欣投我的那恶鬼噬魂牌做什么?莫非她早就知道我会做出那个牌?

而陈雅欣的面前,我看到那,还有一个蒙着脸的男子,两人好像是在谈论着什么。

我远远的看到,陈雅欣的脸色此时有些不好,我心中还是有些疑惑和好奇,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我见他们谈论了一会儿后,那个蒙着脸的男子就走了,留下忧心忡忡的陈雅欣。

看到那个蒙脸男子离开,我就打算上前去问陈雅欣,当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因为此时,我看到那个蒙着脸的男子又原路返回了。

他好像跟陈雅欣说了什么,使得陈雅欣的脸色更加的不好,之后那个蒙着脸的男子才远去。

看到那个蒙着脸的男子远去,我也就跑去陈雅欣那边。

“陈雅欣,你怎么在这里,上次是怎么回事?”我皱着眉头看着陈雅欣质问。

陈雅欣看到我后,神色一愣,然后问我到底是人是鬼?

我听到陈雅欣的问话,心中有些不悦,我说,怎么问我这种话,我要是鬼的话,还能在这里,大白天的跟你说话?

陈雅欣好似看到我不是鬼一般,她的神色有些缓,随即就对我说了声对不起。

我心里可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今天跟我道歉的女的可真多啊!

我就故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的问她,你跟我道歉什么啊?

而且还问她,当初她醒来后怎么不见了,还有那块恶鬼噬魂牌的事情,我都一一问出。

那块恶鬼噬魂牌到底是不是陈雅欣偷的,其实我也不太确定,只是感觉陈雅欣是最大的嫌疑人而已。

陈雅欣看了看四周,感觉四周没什么人后,拉着我到一个角落边,然后开始讲起了当初的事情。

据陈雅欣所说,当初她不知怎么就突然晕倒了,之后,等她醒来后,她就看到了我居然晕在地上。

而陈雅欣她看我迟迟未醒,就出门去了。

后来,她就遇到一个蒙脸男子,那个蒙脸男子跟她说她的朋友再那个蒙脸男子他的手上。

陈雅欣一听,就惊讶了,而且她还要求那个蒙脸男子放过她的朋友。

可是那个蒙脸男子却要陈雅欣去把我的那块恶鬼噬魂牌给偷来给他。

一开始陈雅欣是拒绝的,可是在那个蒙脸男子的威逼利诱之下,陈雅欣无奈之下,把我的那第一块恶鬼噬魂偷走了,给了那个蒙脸男子。

我问那个蒙脸男子到底是谁。

我心中也是疑惑,我有种感觉,就是那个蒙脸男子,跟陈思雪有些关联,至于为什么会有如此想法,硬说的话,应该说是凭感觉吧!

那个找陈思雪的男子,让她来给我下鬼婴的人,还有让陈雅欣来偷我的恶鬼噬魂牌的人,我总感觉,他们有点关联。

而陈雅欣听到我的问话后,却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而且也不知道那个蒙脸男子他为什么要抓陈雅欣她的朋友。

“那,你那个朋友救出来了吗?”我看着一脸委屈模样的陈雅欣问道。

看着她这幅脸色,我也都不太好呵斥她了,没办法,谁叫她是大美女呢?

陈雅欣听到了我的话,就点了点头说:“她被我救出来了,幸好那个蒙脸男子诚信……”

她又露出一脸歉意,对我连连抱歉:“对不起阳哥,你那块牌子应该很重要吧?要不我赔给你?”

赔给我?我下意识的目光看向陈雅欣的身上,打量了起来。

陈雅欣好似感觉到了我的目光一般,她脸蛋有些绯红,红得像是熟透的红苹果一般。

不过我随即就收回了目光了,要是再打量下去,人家还不把我给当做流氓了?

我连忙挥了挥手说不用赔了,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

虽然我这样说了,但是陈雅欣的那歉意的神色还是没有减退多少。

我就说,如果你要是觉得真的对我有歉意的话,那就帮我找到那个蒙脸男子,查清他到底是什么人。

陈雅欣听到我的话语,脸色微微一变,但随即又恢复了平常。

我看她的脸色的变化,我就知道,陈雅欣一定有什么东西不能告诉我。

不过,既然人家不肯说,我强逼去问也没用吧!

我又问她:“那你怎么不回店里?”

陈雅欣露出了一副委屈的模样说:“因为我偷了你的那块牌子,我知道那块牌子一定不是普通物品,一定很贵重,所以我······”

“所以你不敢回来?”我看着陈雅欣问道。

陈雅欣点了点头说:“是啊,毕竟我偷了你的那块牌子……”

我笑了笑说:“我不是说过了吗?那块牌子也不是什么贵重的物品,你看。”说着,我就拿出了我脖子上挂着的那块恶鬼噬魂牌出来。

陈雅欣看到了我脖子的那块恶鬼噬魂牌,顿时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咦!阳哥你还有啊?”陈雅欣好奇的看着我脖子上的那块恶鬼噬魂牌,就要伸出手来触摸。

我看到她如此,顿时吓了一大跳,我连忙把那块恶鬼噬魂牌给收了起来,并跟她说:“雅欣,莫非你忘了上次你触碰了我的牌子后晕倒了吗?你要是在大街上晕了,我可就很难帮你带回去了啊!”

陈雅欣听到我的话语后,好似想起了什么,连忙缩回了手。

我说:“雅欣,你还继续租房子吗?要是你不租的话,我可以把房租退还给你。”

陈雅欣一听我说要把房租退还给她,她顿时急了。

“阳哥,不,别赶我走啊!”陈雅欣露出了一副可怜的模样看着我。

我心中苦笑,敢情她这是误会我了啊?

而且,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可真让我心动啊!

要不是陈思雪的事情,我倒是想要跟陈雅欣……

咳咳~扯远了,我还得赶忙着回去把那块驱霉增运牌给做出来呢!

我笑了笑说:“雅欣,我没打算赶你走的,你要租就回来,我欢迎你的。”

陈雅欣连忙点点头说:“我要回去继续住的,毕竟现在一个月六百的房租,在这个地方几乎很少的。”

我又说,没有下一次了啊!要是下次再偷我牌子,那我可真要报警了。

小说《我在长安卖正邪牌》 第8章 恶鬼斗鬼婴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昆锐小哥哥点评:

爱而不得是凄美,失而复得是完美。得而不爱是壮美,切记珍惜眼前人。珍爱上天给予的一切。感恩!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