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深予南枝

深予南枝

作者:宣草妖花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02 14:03:01

宣草妖花给大家带来的《深予南枝》讲述了:作为演员助理,她得关注这些琐碎。评论区,键盘侠们吃相难看。【1楼】:“恶心,又一个不择手段上位的。”【2楼】:“这他妈包养不要太明显了?不懂就问,太子爷是谁?”【3楼】:“傅氏太子爷啊,因为网友不知道这位姓名及长相,所以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太子爷。现在网上八卦‘太子爷’代号的,基本都是他。”【4楼】:“觉得苏雪冉长得还不错,我是一个人吗?”【5楼】:“楼上,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你的确是一个人,网上P的妈不认照片你也信?呵呵呵。”
展开全部

06.我车很贵的

修电脑的店铺离小区两公里,南枝抱着电脑主机在小区门口等。

没一会,大长腿傅润深,骑着一辆破旧的电毛驴,颠颠簸簸从停车棚骑行而出。

保安室的大爷半躺在椅子上,拿蒲扇给自己扇风。他半眯着眼睛望着南枝,感慨姑娘已经坚持住了两周。

从前来这跟傅润深合租的姑娘,最长坚持不过一周。

傅润深骑着电动摩托,载着南枝和电脑主机上路。

主机被他搁在前面,用双腿夹着。

经过1号大桥,汽车堵成长龙,电动摩托一路畅通。

日暮余晖将桥下江水烘成暖色,风里暑热消退,呼啦啦灌入南枝衬衣,背后吹起鼓囊的包。

风迎面吹来,让她想起小时候,外婆骑三轮车载着她,在排碱渠上颠簸。

风也是这样“呼噜呼噜”地吹,夹着温吞吞地暑天余热。

小南枝拘谨地抓着电动车后箱,不敢去拽傅润深衣服。

抵达修理店,傅润深把车停在门口。

锁好车,提醒她:“你的包。”

南枝的包被放在电动车后箱里。

她抱着主机,并不想再重新搁回去:“没事,我包不贵。就一个小破包,不至于被小偷砸车偷走吧?”

傅润深打开后箱,把女孩双肩包取出来,给她拎在手里。

南枝正要感慨傅润深刀子嘴豆腐心,还挺关心她。

抠门傅突如其然来一句:“我车很贵的。”

南枝嘴角都抽了一下:“……”

进了修理店。

老板拆开主机检查,吐槽说:“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人用这种配置的电脑?小哥,你要看看我店里其它二手机吗?不贵的,一千块准儿能拿下。 ”

傅抠门懒洋洋抬眼,与老板对视:“不要。”

老板:“……”

修理店偏僻,没开空调,墙上的风扇不断转头,依然吹不走空气里的闷热。

南枝拿了张传单给自己扇风,傅润深买了根棒棒冰回来。

他在女孩旁边坐下,扭过脸问:“吃吗?”

南枝反问:“AA吗?”

“分你一半,待会转我五毛。”

南枝拒绝:“不要。我并不想把五毛钱浪费在这种毫无营养价值的冰棍上唔——”

男人“嘎嘣”一声把冰棍掰成两截,塞到南枝嘴里。

嘴里被塞半根冰棍,南枝牙齿冰得打颤,混身僵硬着,满面都写着不可思议。

傅润深慢条斯理咬着冰棍,淡淡道:“都吃到嘴里,必须给钱。”

南枝怒气冲冲看他:“你这是给贫困的孩子雪山加霜!”

傅润深眉梢一扬,好笑道:“知道修主机需要花多少钱吗?”

这一招打到南枝七寸,她立刻咬紧冰棍,垂下头玩手机,不再搭理傅润深。

她偷偷发微信给苏雪冉。

【木支】:“啊啊啊啊我房东好他妈抠啊!!分我半截冰棍还要钱!”

【苏雪冉】:“这是什么绝世傻逼房东?有没有点儿绅士风度了?呜呜呜枝枝我跟你讲,我们老板太神仙了,老板说请助理的钱公司初。老板还说,助理太幸苦,要开六千的底薪,干得好还有奖金!我帮你算过了枝枝,你跟着我干一年,年收入二十万没问题!”

【木支】:“??”

【苏雪冉】:“老板说助理最不容易了,要给你提前发一个月底薪!六千块!”

【木支】:“??假的吧?”

苏雪冉立刻往她支付宝转账六千块。

【苏雪冉】:“老板让我转给你的,明天准时上班哦。咖啡馆那边,你就别去了。么么哒。”

【木支】:小小的眼睛,大大的疑惑. JPG

【木支】:“你老板是万源集团太子爷?”

【苏雪冉】:“是啊。老板会不会真的爱上我了呀?可我们都没见过呢……”

【木支】:不想努力了,求包养。大叔也行,富婆也行,我不挑. JPG

【木支】:“突然体会到了被包养的快乐,我明天去咖啡馆跟老板辞职,后天来上班!不过,上班时间……”

【苏雪冉】:“我知道你的情况啦,不慌张。上一个月的班,拿一个月工资,咋们能混一个月薪水,就混一个薪水!逮着一个冤大头老板可不容易,我们要趴在这太子爷身上吸血。嘻嘻嘻。”

南枝:“……”似乎有点不太厚道。

她发完微信,扭过头看向傅润深,见他捧着手机玩数独,胳膊肘撞了他一下:“傅润深。”

男人点屏幕的手指一顿,觉得没好事。

果然,她掏出二十块钱,递给他:“我请你吃火炬,你去买。”

傅润深:“?”

大大的眼睛小小的疑惑。

偏店内背景音乐应景: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南枝一脸真诚把钱塞他手里:“我请你,真的请你,不骗你。喏。拿好钱,去买。”

傅润深攥紧20块钱,冷呵:“发财了?”

南枝喜滋滋道:“还真被你说中了。冉姐老板是个冤大头,不仅给我这个助理发高薪工资,还给我提前发了六千工资。嘻嘻,枝枝今天开心,请你吃火炬,四块一根的那种。”

冤大头.傅润深:“……”

看来下个月得给小锦鲤降薪资。

……

修好主机回到家里,南枝把乱七八糟的线都接上,准备重做PPT。

开机是没问题,可依旧卡得欲仙欲死。

好心累。

坐在一旁翻书的傅润深,见她攥紧了小粉拳,立刻拽住她头上那颗丸子,将她从电脑椅上拎起来。

被拽到一边儿的南枝:“?”

傅润深坐下,握紧鼠标滑动:“哥哥帮你。”

“你?”

南枝疑惑。

傅润深修长的手指熟练地在键盘上敲击,各个复杂动画路径信手拈来。

南枝盯着他操控屏幕:“哥哥,你还真会。”

傅润深眼角眉梢带过一丝不屑:“你笨。”

“喔喔。”南枝看他操作流畅,电脑全程没卡一下。她发出疑惑感慨:“这台厚墩墩怎么回事?重男轻女吗?为什么你操控完全不卡。”

傅润深嗤笑一声:“因为哥哥985。”

不过三分钟,PPT就已经出现简洁不失逼格的画面。

南枝开始重新审视傅润深,疑惑:“哥哥你真是985毕业啊?哪个学校啊?”

“北大。”

南枝无言一阵,又笑眯眯看他:“……哥哥你老实告诉我,我不笑你,高中生没资格。”

傅润深操控鼠标键盘,动作没停,下巴尖儿一抬,指向床头柜:“去,拉开抽屉。”

从抽屉里取出傅润深的本科班级毕业合照。

还真是北大。

傅润深唇角微微勾,眉梢掠过一丝得意。而后就见南枝拿同情的目光看他:“哥哥,你真北大啊?如今你混成这样,一定不好受吧?没关系的,你要加油啊。我高中毕业,不也找了份儿六千块的高薪工作吗?”

傅润深气笑了:“六千算高薪?”

“你别眼高手低啊,就因为你眼高手低,才找不到好工作吧?”

南枝把毕业合照放回抽屉,走到他身后,绵软的小手在他肩头拍了一阵:“你要卸下骄傲,要接受资本主义的毒打。你得承认,自己是个普通人。”

傅润深:“……”特么你工资还是我发的呢。

南枝见他有些生气,继续说:“我说两句你就不高兴,你这样怎么混职场啊?很容易被人穿小鞋的知道不?你老板平时没少折腾你吧?”

傅润深神色沉了沉。

他在认真思考,是不是把这条小锦鲤喂太饱,是不是要让她接受一下资本主义的毒打。

南枝神经大条,没注意到傅润深神色阴沉,资本主义大老虎獠牙即将露出。

小锦鲤又开口:“算了,看你这么可怜,明天我也请你吃火炬,晚餐给你加肉。”

资本主义大老虎立刻收起獠牙,尾巴摆得欢快,目光蜕回水涟涟的乖巧。

*

万源集团太子爷玩票娱乐圈的新闻,很快上热搜。

苏雪冉作为锦鲤影视唯一签约艺人,很快被挖出来,并趁机蹭了波热度,涨了十几万粉。

网友:“哇,这姐姐的颜值可,高级脸!我磕了!”

各路营销号开始揣测傅氏太子爷的年龄、外貌及学历。

#傅氏太子爷玩票娱乐圈#话题下,几条八卦微博热度尤高。

【八卦小鹦鹉V:众所周知,万源集团是家族企业,傅氏夫妇共同拥有。傅氏夫妇常年活跃各大慈善,每一笔公益捐款,都会附言“祝儿子平安”。然而这么多年过去,傅氏太子爷也没被曝光出来,没人知道傅氏太子爷长什么样。所以很多网友都猜测,太子爷八成是残疾或者有病。】

【八卦追击v:傅氏太子爷估计真有病,否则傅氏夫妇也不会帮佣人养儿子了。据说傅氏夫妇为了让儿子平安,经常把佣人的孩子带进带出,目的就是让同龄的孩子替太子爷吸走噩运。(图片)】

这条微博附带了傅润深一家三口逛商场的照片。

傅氏夫妇伉俪情深,挽着胳膊走在前面。而他们身后跟着一个穿拖鞋,短袖牛仔裤的寒碜小哥。

照片很糊,看不清那小哥样貌,看气质就知是佣人家的小孩。

底下网友评论——

【花花世界花花公子】:“我靠。傅氏夫妇太抠门了吧?不能给人家小孩买身新衣服啊?”

【兔牙】:“楼上,你懂什么呀?有钱人都这么抠的。再说了,如果让他穿太好,被人误会这小哥是太子爷怎么办?我觉得傅氏夫妇这么考虑没毛病呀,为了不让大家误会,所以不给穷酸小子买衣服呗。”

【萱草草】:“呃……难道没有人觉得傅氏夫妇利用佣人儿子给儿子吸厄运这操作很过分吗?佣人儿子就不是人了吗?”

【画画小度】:“楼上你傻啊,肯定要给钱的啊!!钱管够,这种好事穷人巴不得呢。各取所需罢了。”

07.小脑斧

烈日烘烤下的影视基地,空气里蒸腾着令人窒息的闷热。

树荫下,坐着两个女孩啃西瓜。

苏雪冉穿着古装,大袖捞至肩膀,双腿叉开坐。

神仙的颜值,彪悍的坐姿。

“枝枝,你房东也太抠门了吧?你现在月薪六千,完全可以找个好点的地方住,不如搬过来跟姐住?姐也不收你押金。”

南枝低头啃西瓜,白嫩的脸颊上沾了西瓜汁:“不要。300块房租它不香吗?我得存学费。”

“你还真打算继续念书啊?”苏雪冉擦擦嘴,又问她:“你拿到央美录取通知书,没去报名,你得重新高考?”

“嗯。”南枝把瓜皮啃出白瓤,才念念不舍丢掉:“对。没关系,我能考上一次,就能考上第二次。”

苏雪冉把宽袖放下来,一脸心疼看她:“啧啧,我小南枝真可怜,摊上那样一个爸爸和后妈。学艺术还真得花钱,我一初中同学,在锦城美院,四年下来花了大概二十来万。我觉得吧,你要想继续念,怎么都得攒够三十万。”

她伸手拍南枝的肩,将手上没擦净的黏稠往女孩肩上蹭,豪迈道:“没事儿,如果姐以后火了,赚了大钱,或者被傅氏太子爷给包养了,我资助你上学。”

南枝嫌弃地将她的手拨开,啧啧:“您不嫌弃太子爷是残疾麻子矮子丑八怪啦?”

苏雪冉往躺椅上一靠,舒舒服服伸懒腰:“为了我的小南枝,我可以委屈一下。”

“……你可以再冠冕堂皇一点地说自己不想努力了吗?”

苏雪冉取出手机,怼脸自拍,发了条微博。

【苏雪冉v:今天也要好好努力工作哦~(图片)】

她作为锦鲤影视唯一签约女艺人,备受关注。

豆瓣八组甚至编出了一套八卦:“太子爷为了捧小明星,创建锦鲤影视,不惜砸下重金购买《悍雪行》,并让当红小生作配,牛逼啊。”

等苏雪冉上戏,南枝下载豆瓣,围观这则八卦下的网友讨论。

作为演员助理,她得关注这些琐碎。

评论区,键盘侠们吃相难看。

【1楼】:“恶心,又一个不择手段上位的。”

【2楼】:“这他妈包养不要太明显了?不懂就问,太子爷是谁?”

【3楼】:“傅氏太子爷啊,因为网友不知道这位姓名及长相,所以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太子爷。现在网上八卦‘太子爷’代号的,基本都是他。”

【4楼】:“觉得苏雪冉长得还不错,我是一个人吗?”

【5楼】:“楼上,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你的确是一个人,网上P的妈不认照片你也信?呵呵呵。”

……

南枝看到这条评论,去翻了下苏雪冉微博自拍照,再望向远处,与拍戏的苏雪冉进行对比。

这些人瞎啊。冉姐本人比照片好看多了。

*

太子爷为苏雪冉请了一个经纪人,一个助理。

公司如今只有苏雪冉一个艺人,经纪人唐博倒也轻松,偶尔兼职助理的活儿。

南枝可以工作日和周末随意挑两天休假,也可以攒假一起休。

万源集团招聘推迟到8月5号。

群里发通知,说是小傅总去了国外。实际是傅润深电脑死机,答应帮南枝做的PPT还没做出来。

月初,南枝完成了第二轮面试的作品。

万源集团初试是网络报名筛选,有作品即可入选。第二轮线下面试,考官不仅需要面试设计师经验、手工,以及学历知识,面试者还得再次提交作品。

为了准备第二轮面试的作品,南枝花了一个月,做了浮世绘海浪皮雕。

皮革是她从新疆带来的,没花什么钱,颜料以及工具补充花光了她半个月工资。

穷。越搞艺术就越穷。

8月5日一早,南枝把面试需要的所有资料都塞进背包,准备出发。

走出卧室,对门的傅润深也刚好出来。

男人头发凌乱,黑T短裤,人字拖,却依旧盖不住那副皮囊带来的惊艳感。

他慵懒一抬眼,双手插兜往厨房走:“早。”

南枝急吼吼去玄关穿鞋,冲他说:“我八点五十有个面试,来不及做早餐,你自己对付一下,晚上回来做好吃的给你。”

傅润深咬着水杯从厨房走出来,淡淡道:“我送你。”

“哈?”

傅润深:“嫌弃我的小灰?”

六分钟后。

人字拖傅润深,骑着那辆灰色电毛驴,载着姑娘穿梭于拥堵的早高峰中。

万源集团办公楼位于市中心,而傅润深新建的产品线办公楼在三环艺术园区。

756艺术园区中心区,四层小楼前,停了几辆豪车。

十余面试者在门口扎堆,等候面试。

一辆灰色电瓶车朝这边“啃哧啃哧”驶过来。

南枝今天破天荒没扎丸子头,头发披散在肩,被风一吹,凌乱炸毛。

南琪釉老远看见南枝。

这边大多人都围着南琪釉,也都顺着这位焦点的视线看过去。

而后,大家看见了一男一女。

男人一副没睡醒的慵懒样,毫无精气神可言。长得挺帅,却浑身透着寒碜,欣赏可以,却勾不起搭讪欲望。

女孩长得也漂亮,眉眼间与南琪釉有几分相似,却又比南琪釉长得精致。

白衬衣牛仔裤,细胳膊细腿,发育不错。可脸上婴儿肥还没褪干净,一看就是小孩。

大家正疑惑。南琪釉声音高亢:“南枝,你来这里做什么?你想钱想疯了吧?搁这儿跟我要钱来了?”

语气一听就是老熟人。

傅润深停好车,走到南枝身后,弯下腰,拿肩膀撞了一下南枝的后肩:“小南枝,你姐姐?”

男人将身高压低,气息喷溅在她的耳背上,莫名带着股暧昧的燥热。

南枝没回答,也没搭理南琪釉,径直走向签到处。

南琪釉见不得她这幅乖巧欺人的模样,挡住她的去路,轻蔑地瞥了眼傅润深,呵声道:“你男朋友?长得倒是不错,天桥下捡来的吧?”

众人没忍住,笑出声。

天桥下流浪汉居多。

傅润深这打扮虽不至于像流浪汉,但他身上确有一种随心所欲的流浪气质。

傅润深半眯着眼,气场一瞬阴沉。

他不开心了。

吼。流浪汉有这么帅?

南枝小脑袋一歪,望着比她高半颗头的南琪釉:“姐姐,虽然你妈妈是素质不好的小三。虽然你妈妈趁爸爸不在国内,让我流落街头,可我并没有不喜欢你。在我心里,你和你妈妈不一样/她是她,你是你。”

小姑娘的语气同她长相一样,面儿上天真无邪,却没安好心。

她绵软的长相与小甜音结合,太具有欺骗性。

南琪釉没想到被反将一军,气得直接失智:“南枝,你骂谁小三女儿,你才是小三的女儿!你还真当自己是根葱了,跑到这里,就为了来对我阴阳怪气,管我要钱吗?”

南枝唇角一弯,酒窝齁甜:“姐姐你误会了,我是来——”

她语气慢吞吞,那副无害的小可爱模样,果然激怒对方。

南琪釉尖声打断:“南枝你这个颠倒黑白的疯子!你外婆和你妈都不是好东西!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南枝神色突然变了。

从甜甜小可爱,变为委屈巴巴小可爱。

她攥紧双拳,清澈的大眼睛包着一汪眼泪,混身止不住发抖:“姐姐,你骂我可以,骂我外婆妈妈,不可以!”

像只受了委屈的小奶猫发飙,看着居然让人生出几分心疼。

有男士劝架说:“南琪釉,这里什么场合?你就别在这里欺负小姑娘了吧?既然是家务事,回家争好啦!”

有人附和:“是啊。你一个人成年人,欺负一个未成年,太难看了。”

南琪釉扭过脸看向说话的男生,拿手指着南枝,气到发抖:“她未成年?我欺负她?你们看不出来她就是朵白莲花吗?”

南枝的女同学帮腔道:“你们男人鉴婊能力堪忧啊。那天她在咖啡馆欺负南琪釉的时候,可不是这幅娇滴滴的面孔。”

双方各执一词。

现场的除了南琪釉和两个女同学,没有锦城美院的学生,自然不知道那天咖啡馆的事。

人群里,两个男生看不过眼,为南枝鸣不平。

南琪釉怒气冲冲,扭过脸继续对南枝说:“你别以为凭这张嘴就能颠倒黑白。你妈妈就是一个渣婊,和你一样是贱人!”

这粗鄙之语,让在座各位听得都不太舒服。

傅润深神色一沉,没来得及帮忙,南枝却突然把手里抱着的背包,塞他怀里。

小姑娘干脆利落,给了对方一个嘴巴子:“姐姐,我以为你和你妈妈不一样。我错了,错得离谱!”

话音一落,又“啪”地给了对方一巴掌。

众人都呆住。

一切都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等南琪釉反应过来,南枝已经走向门口的签到处。

女孩收了脸上的小委屈,稳重温柔地对工作人员道:“你好,我是通过初试的。”

众人:“……”

卧槽这小姑娘也通过初试了?

南琪釉捂着面颊:“……”想撕碎南枝那张脸。

女同学拉住她。

“琪釉,别。下来之后再好好收拾吧,被狗咬了,你不能当众咬回去啊。”

“是啊,说不定面试官在楼上看着呢,忍一下。”

有人看向南枝方向,小声嘀咕:“那姑娘成年了吗?怎么也通过初试了?不是说小傅总临时筛掉了很多人,只留了十几人吗?”

众人也都疑惑。

难道,这姑娘走关系进来的?

众人心里装着怀疑,却闭嘴不言。

也有八卦的,小声接话:“不会是漏网之鱼吧?就她那素质,也配进万源集团?看她刚才打人那熟练程度,我不信她是个白心肝儿。”

南琪釉捂着滚烫的脸,直接揭底:“她就是一个高中生,大概仗着有点绘画功底,跑来面试设计师助理吧。就她,也敢?她参加初试的作品,八成是别人替她画的。”

她正说话,傅润深宛如幽灵一般,飘到她跟前。

他抱着女孩的双肩包,淡淡瞥她,眼底压着一抹阴郁。

南琪釉被他的眼神吓到,往同伴身后一缩,条件反射捂住了两边面颊。

傅润深走到南枝身边,小声说:“小南枝,你有点可爱。”

“?”南枝蹙着小细眉,“我平时不可爱吗?”

傅润深眉眼一弯,伸手揉她脑袋:“今天更可爱。”

南枝打开他的手,嫌弃:“别碰我的头,很金贵的。你别看南琪釉嘴贱,她怕我。”

傅润深:“嗯。血脉压制。”

“什么血脉压制?”

他声音冷淡:“狗都怕老虎喽。”

南枝反应了一下,气得掐住他胳膊肉:“傅润深,你骂我是老虎!”

可怜巴巴傅润深:“我夸你可爱。小脑斧都很可爱的。”

南枝:“…………”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江潜超级甜点评:

一直在追《深予南枝》这本书,虽有不足,但是还是比较喜欢,五星支持,希望下一部更精彩。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