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异能 极品农民

极品农民

作者:醉夜偶艳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异能

时间:2021-02-17 19:48:21

在《极品农民》里面是一波三折,醉夜偶艳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呵呵,人都老了,白发就多啦,还顾什么病不病的,老爸我强壮的很呢,再活个十几二十年都没问题。”大春的父亲拍着瘦弱的身体,豪迈的对他说。这就是他的性格,一个没什么追求,把生命献给了土地的朴素农民,为了省钱给他买些好吃好穿的,经常把他给自己的药材拿去店里偷偷卖掉,宁愿自己苦点,也不能苦了孩子的人。“大春,你终于回来啦。快进来,妈给你煮了排骨粥,这可是隔壁家阿隆杀猪,听说你回来后,专门让我拿回来煮了给你补补身子的。”
展开全部

5-我要种田

几经转折,大春终于坐上一辆小三轮车进了村,车子就像鬼子进村一样,轰轰烈烈,四处颠簸,他心里不由掂量着车子走了这趟路寿命会减多少,车费是三块钱,都不知道垫不垫上那油费。

看来贫苦的人还是四处都有,而最大的群体,就是农民。特别是在广东这个地方,贫富悬殊严重,珠三角地区富人密集,据说一个普通家庭资产便是过百万,都是名副其实的百万富翁,可是在他村里,谁家有个上千的积蓄就算不错了。

但年为了供他读书,他父母可是不知忍受着多大的艰苦,一个农民,别人谁敢借你钱,也只有卖这个卖那个,以至于现在他家里可是村里面最穷的一户。

村名叫湖前,五百多左右的人口,四处环山,没有路出去,离海也远,据说以前还有一片湖,所以才叫湖前,只是现在都变成田地。

在广东这里,由于人口密集,人均田地并没有像东北那边一刮就是十几亩,在这里一家人几口,分到最后也就一两亩左右,种个一整年也养不活自家人,更别提有钱积蓄。

所以大春很佩服他的父母,能弄到前供他读完大学,更多的是感动,无以回报的情。

“唉,大春你回来啦,小伙子又长高啦,不错不错,听说你今年都大学毕业了,找了好工作没?你爸妈真是有福气啊,生一个这么聪明的儿子,将来可就要享福咯,要般到大城市里面去住咯。”

一路走来,不断有人跟他打招呼,说话的内容不外乎几点,他早已经耳熟能详了,不过这是农民的热情,他只有一路笑脸相迎,一路笑到了家,笑道脸都差些抽筋。

“大春,你回来啦。快先放下东西吧!”;老远就看到他的老父亲快步走来,有些佝偻的背,白发似乎多了很多,笑起的脸上,荡出一道道黑黝黝的皱纹。

“爸,我自己来吧,你走好。”躲开父亲要帮他拿行李的手,大春有些哽咽的说道。

“爸,你白发又多了,现在哮喘好些了没?”

“呵呵,人都老了,白发就多啦,还顾什么病不病的,老爸我强壮的很呢,再活个十几二十年都没问题。”大春的父亲拍着瘦弱的身体,豪迈的对他说。

这就是他的性格,一个没什么追求,把生命献给了土地的朴素农民,为了省钱给他买些好吃好穿的,经常把他给自己的药材拿去店里偷偷卖掉,宁愿自己苦点,也不能苦了孩子的人。

“大春,你终于回来啦。快进来,妈给你煮了排骨粥,这可是隔壁家阿隆杀猪,听说你回来后,专门让我拿回来煮了给你补补身子的。”

大春的妈,也是姓黄,有个很好听的名字,琴美,出身算命家族,她的父亲,也就是大春的外公是算命高手,可惜文化大革命时被批斗几次,落得个残疾,最终家道败落,父亲也不久后死去。

经过别人介绍认识了大春的父亲黄河溪,两人也很快结婚,并在不久后生了一个小孩,可惜没多久便夭折,几年后才生了大春,所以大春也是家里唯一的孩子。

“爸,妈,你们也坐下来吃吧。”捧这热腾腾的排骨粥,大春确实胃口大开,他妈妈煮的粥,就是比外面卖的好喝。

“你吃吧,我们等下再吃。”大春的妈妈连忙说道,只是坐在一旁自作的木凳子个看着他吃。

他父亲此时站了起来,“我到田地里挖几个红薯回来,大春很久没回来了,在外面吃不到红薯,晚上就弄几个给他吃。”说完便是拿出锄头朝外走去。

大春没说什么,他知道说了也阻止不了他父亲的犟脾气。

“妈,爸最近还有吃药吗,还有你的风湿头痛还发作不?”轻轻放下碗,大春满脸尽是惆怅的看着二老,一个佝偻走去,一个更多白发,一脸慈爱看着他。

“妈倒没什么,这些都是老年病,痛痛就没事的,只是你爸他最近还是一样,老实把药材送去卖,也不肯看医生,前阵子还从山上摔下来,差点就骨折了,唉……,可是他那人就牛脾气,谁兜不动他。”说道这里,大春的妈妈忍不住的流出眼泪,声音也哽咽了。

“不过幸好现在大春你毕业了,他以后也可以安心点过日子,不要再每天爬上爬下,田里山里的窜了。”

“嗯,放心吧妈妈,以后你们两老就安心在这里,家里的事情都交给我。”听到大春的话,他妈妈欣慰的点头,却没有发现他的话的真正意思。

傍晚时分,日落黄昏,却已经有六七点了,位于热带的广东,在夏天白天特别长,不过这有一个好处,就是让他们可以帮到外面吃饭,省了一些电。

黝黑的桌子上,除了一小锅白米饭,还有两盘小菜和一盘猪肉片,还有一盘红薯。这已经算是他们家吃得最好的了,平时也只有大春回来才有这阵容,至于那肉片,似乎是从今天排骨粥上面的那些排骨上刮下来的。

“大春啊,你现在都大学毕业了,听说大学毕业了都到外面找工作,做城里人,以后也在城里结婚卖房,你有去找工作吗?”吃饭中,大春的父亲终于问到这个问题。

轻轻放下饭碗,看着两老,他不由动摇了自己的决心,如果自己找份好的工作,到时候不单可以孝敬他们两个,帮他们治病,买房,如果选择当农民,有可能连自己都养不活。

心里激战着,也许是遗传了他父亲的犟脾气,认定了就是改不了,最终还是做农民战胜了一切。

心里有了决心,大春也大胆的说道:“爸,妈。我没去找工作。”

“没去找?”两人有些惊讶看着他,不过却没想多,大春他妈立刻说道:“人家兜城里人比我们农村的人有心机,聪明,在城里吃香,我们农村人到外面会受欺负的,大春你别灰心,找不到就找不到,我们可以去小一点的城市找,再不行就到镇里面找找也行。”

“大春,你妈虽然这样说,但是要怎么做还是你自己决定,想要去哪里找工作你自己决定便可以了,我们都是文盲,不懂这些事情,你文化高,比我们懂得都多,不管你选择在哪里工作,只要工作开心安稳就好,我和你妈都无所谓。”

看着对自己没有压力,没有要求的老父母,大春心里有种难以说出的感动和幸福,今生今世能有这样的父母,哪怕是农民又怎么样。

“爸,妈。其实我已经做好打算了,哪儿都不去,就在家里,在这里种田。”大春坚定的说道。

“大春,你没事吧,是不是在外面受到别人欺负了,无端端说什么种田,种田有什么出息,面朝黄土背朝天,你是大学生,怎么可以种田呢。”大春的妈妈着急的说道,还一脸心疼看着他,以后他在外面受到欺负,不敢出去了。

“不是的妈,我没受欺负,我读的就农业大学,本来就是种田做农民,回家种有什么不好,农民也不是没出息的职业,种田就注定一辈子穷吗,你们没看到其它国家的农民,可都是用飞机种田的,出入开好车,终有一天,我们国家也可以的。”

“这……,这……,孩子他爸,你倒是说话啊。”劝慰无助的大春母亲,把最后力量寻求到他父亲什么,不知为何,从大春说那个决定时,他就一直保持沉默着。

“爸,你也说说吧,反正这农民我是做定了,不是我故意气你们,你们应该知道我做的决定都不会是无理取闹,也不是乱来的,都是有分寸的。”大春一脸毅然的看着他父亲。

又是沉默了一会儿,大春的父亲才慢慢放下筷子,用有些混浊了的眼睛看着他。

“种田可以,做农民可以,要做就给我做出个样子来,明白吗?”他一句一字坚定顿挫的说。

“我知道了,谢谢你爸。”

“大春他爸,你是不是吃饭吃昏了头啊,大春要回来种田,那他的书不是白读了吗?那他以后还有什么出息,怎么可以娶个漂亮的媳妇,怎么可以住城里呢?”

“孩子他妈,这份心你就别操劳了,孩子都长大成人了,有自己的决定,他想做什么,我们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管着。

以后要做什么事情是要他自己去选择的,孩子读的是农业,未必种田就没有出息,就算他种不出出息,那咱们也就认了,也许我们黄家就是一辈子种田的命。

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都老了,他日真的不行,就在村里找个姑娘也好,反正大春会让你包上孙子的。”

“这……”大春的妈想坚持自己的想法,却找不出什么话来说。

“好了,都吃饭吧,菜快凉了,大春你快吃吧。”

“嗯好的,爸。你也吃,妈,你也吃肉。”夹起一块肉放在他妈妈碗里,后者哀叹一声的看着他,最后还是妥协了。

6-青蛇爆蜘蛛

漫步走进山里,四面环山的小山村,多得不是别的,正是山里的特产,这里除了树木,还有一大片竹林,另外几片山都被种上果树,可惜因为山路崎岖,很少开发商或者水果商人会来这里收购,每次都是村民门抬着出去外面买。

来这里两个三轮车都颠簸不已,那还会有车子敢进来了,轻轻哀叹一声,这古老的村庄,依旧还是那么残破,他的老父母们,脸上的笑意为何洋溢,是因为自足,还是因为无奈。

用力砍落一些树枝,大春现在只要是来勘察下这里有没有可以开发出去的东西,现在在大城市里面,什么都是都可以变废为宝,任何东西都可以卖出好价钱,那么是粪便或者垃圾,只要你有创意,只有你具备眼光,所有东西都是千里马。

手里那着砍刀,不断砍落四周的荆条和树枝,终于弄出一条路可以进去,记得小时候他还经常来这里玩,不管是抓蝉还是捡树枝回家烧,不管是偷摘隔壁牛老头的荔枝还是摘山杨桃。

然而现在少人进出了,农民的水果没法卖,四处都是进口水果个个甜,一个便是几千块,自个家的农民却一个几毛钱都卖不出去,农民不种水果的,山里不来了,山路当然也被野草茂树封存。

轻轻摘落一个山楂,野生野长的,放在嘴里咬,除了有点甜外,还带着苦涩,而且个头也不大,没有那些种植的肥大。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找到出路呢?外面没有路出去,大量生出低价格的东西是行不通的,现在只有找到一些可以卖出高阶的东西,最好是独特又具备价值的。”一脸愁容的走着,眼睛也不断四处张望。

“咦,这不是白藤条吗?现在城里人都用它来做装饰,卖出去的价格还不错,可惜也是要用车载的才能大量卖不出,现在不考虑在内。”轻轻摇头,大春继续向前走。

“咦!”大春再次发出一声惊讶,此次他看到的却是一颗荔枝树,适逢夏至,所有荔枝都成熟了,红彤彤,而且这里的荔枝个个肥大甜美,可惜就是因为荔枝难以保持,无法运送到外面去,加上着湖前村穷山恶水,更是无人问津。

然而他此时看到的东西却让啊惊讶不已,眼前的荔枝并不是很高,只有两三米左右,也不是很茂盛,只有四个分支,然后在上面却长着数十串荔枝,令他惊讶的是,竟然不是个个红色,上面有黄色、蓝色和紫色,当然红色居多。

看看四周,高到腰部的杂草,不知多少年没有人来过这里,竟然没有发现这么一颗奇怪的荔枝树,在仔细看四周,也独独这么一颗。

“真是奇怪了,这些荔枝怎么会变色,难道是因为养分不同,稀有金属所导致,还是因为光照原因,可是同一颗荔枝,不可能颜色是多样的。”细细数了一下,竟然多达七种。

“如果真荔枝真的没事的话,那么只要把这荔枝广泛培植,一定可以打出一个多色荔枝的品牌,到时候就不怕这里不发达了。”大春兴奋不已的想到,没想到第一天来山里,便有如此收获。

不过兴奋之际,面临问题的严峻和艰巨也随之而出,第一是必须把这些荔枝送去检验,看看是否有毒,对健康有没有危害,第二是如何培植的问题,第三是寻找出它变色的根源,不然培植后还全部是红色,那岂不是赔了。

而目前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寻找他变色根源,因为培植的是长时间问题,送去检验得到县城里面才有,而且听说要花费一笔不菲的钱,就目前他来说,还是有些困难的。

弯下腰在地上挑起一点泥土放在口上,以学了四年农业的经验,他现在已经可以利用舌头来判断泥土的酸碱性,更可以用目测来判断土地主要含有什么矿物质,是否适合植物生长,这些都是对于农业的基本知识,以前他不知一天要做几次。

“酸碱性没什么问题,周围也没有什么特别矿物质。”奇怪的紧皱起眉头,再巡视下周围的草木,都是一些普通杂草,在一般山里都是非常常见的。

“到底会是什么原因呢?”接下来他不光检测了周围的树木,连草木的特性和树木的特性都倒背如流的说了一遍,就仿佛回放机一样,不知道是不是天生还是后来修炼那奇怪内功心法的原因,她的记忆非常强,几乎到过目不忘的地步,不过这也鲜为人知,连雨柔他都没有提起过。

不费脑力念完一遍,还是没有发现什么特别原因,这些虽然都是从课本上背下来的,可其实都是经过他亲自验证,并相信不疑的东西。只是此时却派不上用场。

没办法之下最后只能把原因归根于荔枝树本身,因为除了它之外,周围树木都没有什么变化,如果真的是土地或者什么植物相克的话,其他植物应该也有变化才对,如今却唯独只有这荔枝变色。

这倒给大春起了一个信心,既然环境对它影响不大,那就表示以后可以移栽,只要荔枝本身没问题,就可以在上面培养出树苗,保持基因不变的情况下移栽。

轻轻摘落下一颗蓝色荔枝,与一般荔枝一样重,拨开皮后,里面也是白嫩透水的荔枝,有人曾用美人来形容它,确实非常像出水美人,剥去外衣的美白。

犹豫了下他还是没敢放进嘴里,虽然鼻子上闻不到什么异味,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塑料袋把它装进去,并把蓝色的外皮装到另外一个袋子里面。

弄完才走进荔枝旁观看,粗糙的树干,不是很大,上面还有一些虫子挖出来的洞,却不见有蚂蚁或者虫子爬动。

“咦,那是什么?”抬头望去,竟然看到在阳光透射下来的地方,有一条小青色的模样的东西爬在树干上,有点像青竹蛇,很小,大概只有巴掌那么长,浑身青绿色。不过令他更惊讶的是在小青色下面,似乎还有东西。

“青色蜘蛛,这……。怎么可能?”仔细看去,竟然是一直很小浑身青色透亮的蜘蛛被压在小青蛇下面。只见那小青色一半身不断上下抽动着,有规律的鼓起,下面的蜘蛛一动不动。

“!!!!,它们是在干嘛呢?”大春一阵汗颜,刚经历过性事,对这种东西可是特别敏感,一下子就连续到,连两只小虫子都不放过。

不知过了多久,大春扭动了一下抬酸了的脖子,接着再次抬头观望,然后就在此时,突然从小青蛇上面传来一声细小声音,更是看到小青蛇一个大动作压进去,紧接着大春只感觉眼睛被什么东西射进去。

就仿佛小时候被树上的蝉的尿洒到一般,不过这次却火辣无比,让他一下子不由张嘴痛叫,手却没有去擦拭眼睛,在这种情况下越擦会使得它传播越快。

“啊!嗯!什么东西……!”大叫张开的嘴突然感觉好象什么东西掉落下面,竟然直接落入喉咙,随着他哽咽一下,更是落入腹中。

“完了,到底吃了什么东西,不会是那青蛇吧。”大春心里暗叫不好,可惜此时眼睛睁不开,无法确认,火辣的感觉让他痛苦难堪,心里更加着急。

没有视力,看不到东西,在这荒山野岭,几年不见踪迹的地方,可是非常危险的,也许只有凭借着记忆摸索下去。

然而正所谓大波美女打篮球,一波未平一波,就在他准备行动的时候,一阵剧痛从他肚中传来,就算肠胃被刺穿一般,痛得他立刻纠结倒落地上,大声惨叫。

此时他才知道刚才眼睛的痛不叫痛,现在才是。

“救命啊……救命……!”他的声音逐渐微弱,整个人更是弯曲倒落地上,缩成一团,而树上,阳光射了进来,七色的荔枝闪闪发光。

在原来小青蛇和蜘蛛的地方,此时却只有荔枝粗糙的皮,和一些透明的液体。

原来大春刚才吞下的,不但只是小青蛇,还有那青色蜘蛛,两者本是剧毒之物,却属性相克,同为绿色,却不同毒性。

几年前这两只青色东西不知从什么地方出来,寄居在荔枝树上,它们也是使得荔枝树变色的原因。不过因为两者毒性相反,所以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打斗一次,只是每次都不分上下。

直到在大春来的时候,它们正在进行又一场厮杀,不知是不是天意,以往不分上下的两只动物,在没多久后竟然以小青蛇压爆蜘蛛告捷,大春双眼被沾到的东西也是那蜘蛛射出来的体液。

可惜最后小青蛇也因为精疲力竭而掉落下去,正巧不巧的掉落在大春张大的嘴里,并直中喉咙,滑落胃中。

很快两者在胃液下被混合在一起,不同的毒性产生了相冲相克的再一次拼斗,只是这次拼斗的是死亡之斗,场合也换到大春肚子内,导致他因为剧痛倒下并昏过去。

小说《极品农民》 第5章 我要种田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茂彦小娘子点评:

第一次给评论,真心的觉得《极品农民》写的不错,轻松,搞笑,很好看,一晚上没睡追完了,作者醉夜偶艳大大快快更新吧~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