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总裁来袭:美味娇妻尝不够

总裁来袭:美味娇妻尝不够

作者:白也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03 14:32:07

作者白也给大家带来了《总裁来袭:美味娇妻尝不够》的主要情节:这可是五十万呐,季春春坚定的选择了要钱不要命。幸好上楼的门是开的,她慌不择路地向楼上冲去,一路狂奔到顶楼,她愣住了,,已经无路可去了。楼顶上只有一片平坦,除了一个蓄水池,连一个藏身之处都没有。楼梯间的脚步声渐行渐近,季春春欲哭无泪。怎么办怎么办,季春春急的揪住头发,看到偌大的蓄水池,她灵机一动,一下跳进蓄水池,屏住呼吸蹲了下去。池水不深,她蹲在里面刚没了头顶。
展开全部

1-偷拍事件

豪华的总统套间,柔软舒适的大床上躺着一个男人。他衣襟敞开,脸色潮红,双目微阖,胸膛上遍布着细密的汗珠。立体深邃的五官,颀长健硕的身躯,撩起的衬衫下面露出精美的八块腹肌。

本是禁欲系的强大气场,此刻变得如此柔弱易扑倒,再配上这性感的姿容,诱惑力瞬间爆棚。

季春春隔着天花板通气口排气扇的缝隙看下去,心口砰砰的跳着,忍不住流出了鼻血。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汗,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兴奋,拿出照相机对准了男人。

季春春是个小娱记,也就是俗称狗仔的娱乐记者。靠着扒花边八卦的新闻混饭吃,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虽然干着偷拍,跟踪,鸡鸣狗盗的生活,随时可能被抓住暴打,但是只要弄到了好新闻,那稳稳的是大赚一笔。

比如,今天她就接到了一笔大单,偷拍陆氏财阀的大总裁陆寒的私生活照,雇主出价50万。豁出命来,她也要干。

按照雇主的线索,她爬进总统房的通风口,已经蹲守了一天,快要憋死的时候,陆寒终于来了,现在好戏可算开场了。

没想到平时在电视上高冷英俊的禁欲系陆氏总裁,竟然是个令人血脉喷张的妖艳贱货。季春春擦了擦鼻血,调整好摄像机的焦距。

浴室里,妖娆的女人走了出来,她穿着三根丝带的情趣内衣,挪到陆寒的身边,伸出纤纤细指,滑进了他的衣领,不一会就把他的上衣拨开了,露出光滑细腻的结实胸膛。

女人急不可耐的将红唇印在他的胸前,蹂躏了一番,觉得不满足,显然兽性大发,伸手要去解开他的裤口。

季春春不忍直视的闭上了眼,一棵白菜就要被猪拱了。

“啊,疼。”女人痛呼一声。

虽然季春春为陆寒感到惋惜,但是为了更好的完成偷拍任务,她还是睁开了眼睛。

然鹅,她没有看到预期中香艳的一幕。

陆寒睁开充满血丝的眼睛,狠狠捏住女人的手,那女人疼的五官扭在一起,弓起身子,咧嘴吸气。

“就算是中了药,你这种气味恶臭难闻的女人,我也不想碰。”陆寒漫了满脸的桃红色,一双眼睛春水荡漾,偏偏声音跟数九寒冰似的。

季春春使劲嗅了嗅,除了闻到一股女人浓重的香水味,别的什么气味都没有闻到。

那女人一愣,拼命往他身上贴,一面娇喘着:“陆少说笑了,我是真的爱你很久了,你明明很想要,为什么要忍耐呢?”

陆寒一手推距着她,满脸的嫌弃:“至少要我看着舒服的干净女人,对不起,我有洁癖,尤其是对女人的气味。”

“太精彩了!”季春春无声的呐喊着,激动的把镜头又往前伸了伸。

女人一点也不放弃,媚眼如丝地放着电,娇滴滴麻酥酥的蠕动着红唇:“陆少,强忍着对身体不好哦,以后会得YW的 !”说着水蛇一样的身子又向陆寒缠进了几分。

季春春恨不得能爬到他们身上把这狗血火爆的场面精细的拍摄下来。

由于太用力,只听哐当一声,通风口支板架不住亢奋的季春春,垮塌下来。接着她如愿以偿的和着满天的灰尘和碎片掉到了他们身上,不,应该是女人身上。

季春春被灰尘呛得咳了半天,终于看到陆寒懵逼着双眼直勾勾地看着从天而降的自己。

季春春心脏狂跳,为了掩饰尴尬和恐惧,她镇定了一下,舔舔干裂的唇,看着房顶上的大洞愤愤不平地说:“还七星级酒店呢,豆腐渣工程,这房间质量太差。”

然后,她意识到屁股下面坐的是那妖娆女人时,急忙爬到一边,惴惴不安的连声道歉:“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

女人双眼紧闭,半天没有声响,应该被她砸晕了。

看到季春春胸前的照相机,陆寒终于缓过神来,目光犀利地能在她身上戳出两个窟窿:“你是来偷拍的?”

季春春被他的凶悍的气势吓得全身激灵,往后一退,从床上倒载下去,慌乱之中,她本能的朝床上抓去,却听到陆寒痛苦地惨叫一声。

她固定住自己的身体,定睛一看,发现抓住的竟然是陆寒两腿之间坚硬的一块。想想应该是那药劲太大了。

她看着陆寒疼的惨白的脸色顿时吓得面色惨白。

现在不跑还等什么时候?季春春突然反应了过来,连滚带爬的撑起身子,跌跌撞撞的夺门而逃。

她像一枚飞出的子弹冲向电梯,按了半天电梯纹丝不动,扭头一看,陆寒已经追了上来。她只好冲向楼梯间, 手忙脚乱的开了半天,不由的哀嚎一声,下楼的门竟然是锁起来的。

“把相机交出来。”陆寒气急败坏的地在后面追喊着,眼看就要追了上来。

这可是五十万呐,季春春坚定的选择了要钱不要命。

幸好上楼的门是开的,她慌不择路地向楼上冲去,一路狂奔到顶楼,她愣住了,,已经无路可去了。

楼顶上只有一片平坦,除了一个蓄水池,连一个藏身之处都没有。

楼梯间的脚步声渐行渐近,季春春欲哭无泪。

怎么办怎么办,季春春急的揪住头发,看到偌大的蓄水池,她灵机一动,一下跳进蓄水池,屏住呼吸蹲了下去。

池水不深,她蹲在里面刚没了头顶。

就在她快要憋气挂掉的时候,头上一双大手伸进水中,一把抓住了她 。季春春心头一惊,又急又怕,水突然灌进鼻腔,顿时呛得胸腔刺痛,大咳又咳起来。

陆寒把她湿漉漉的捞出来,松了手,她一下跌倒在地上,咳的涕泪横流。

他看着狼狈的季春春,挑了挑眉毛,勾起唇角,:“跑呀,怎么不跑了?”

季春春连惊带吓,魂飞九天,哪里还有力气回答。

陆寒居高临下,冷冷笑道:“我第一次见到你这么蠢的女人,这么笨还敢出来偷拍?”他微仰起下巴,冷哼出声,眉眼间尽是嘲讽:“你以为我真的中了催情迷药了吗?我早就吃过解药了。你们派那女人扶我进房前,我一直装醉,就是想看看,到底是谁在幕后操纵这一切。”

说完,他猛然蹲下来,靠近季春春厉声问:“谁派你来的?”一股沁人心脾的馨香扑面而来。

季春春抬头看他,双眼微启,目光迷乱。

2-属虎的猫

从刚才她夺门而逃,就脚下发软,头昏眼花,心里阵阵热流奔涌而出,身体燥热不安。要不是求生心切,用理智硬撑,她早就昏迷了。刚才被冷水一浸泡,清醒了一些,现在灼热感又上来了,她这是发烧了吗?

看着眼前的英俊的男人,她竟然不受控制的往他身上靠。她现在已经神志不清,危机感荡然无存。

陆寒手下一滑,季春春扑入他怀里,八爪鱼似的抱住他。

他一愣,怀里的女孩通红的脸蛋,白皙莹润的肌肤,小巧精致的五官,纯素颜,却眉目如画,自带妆容。要不是素短发,大黑框眼镜,一身男孩装,好好打扮一下,非常动人。

最致命的是那股醉人的香味更清晰了,不是香水,说不上来是什么香,从身体里散发出的天然体香。

陆寒心荡神怡,他天生嗅觉灵敏,对气味非常敏感。任何人一接近他,他就可以嗅出不同的味道。通过气味,他本能的喜欢或者厌恶,特别是女人。他从没嗅到过季春春身上这么动人的味道,清新却又魅惑。

她身上的气味,是第一个这么靠近他,他却不排斥的,甚至可以说令他心动。

季春春紧紧抱住他,完全迷失了自我。她像只猫一样在他怀里蹭来蹭去。身体里的那股火一直在烧,烧的她口干舌燥,只有抱住眼前这个物事才让她好受多了。

陆寒眸色一沉,小腹收紧,还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让他有过这样的冲动。她身上的香味让他男性荷尔蒙爆发。

他邪魅一笑:“看样子,房间里的春药都被你吸收了。你现在准备色诱我,拒不回答喽?”

季春春已经是欲海沉浮,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傻傻一笑,吧唧就在他脖子上亲了一大口。

“嗬,你这个小野猫!”陆寒浑身一颤,终于受不了她的折磨,起身抱着她进入了他的专属vip套房。

晨光挤过垂掩的落地窗帘,孩子般淘气的在季春春的眼皮上跳跃,她费力的睁开双眼,想翻个身,就觉得身体酸痛无比 像是被拆卸重组一般,身体的零件都像是坏掉了,特别是身体某个部位。

她盯着奢华而陌生的房顶,大脑一片空白。

“这是什么地方?”她一边嘟囔着,转了转头,看到了一张放大了的人神共愤的俊脸。陆寒垂了长长的眼睫,呼吸均匀的睡在她的身边,最最最要命的是他们竟然赤-身-裸-体的睡在同一张被里。

“这是什么情况?” 季春春头脑完全断片了,她不记得什么时候爬上了他的床。

她刚要本能的放声尖叫,忽然一下克制住叫声,捂住了嘴,因为她想起来,自己应该是偷拍被抓了现行。如果再把他吵醒,这是找死的节奏。

她忍着痛,扶着酸痛的老腰,一瘸一拐的悄悄下了床,捡起地上的衣服。看着这一身的痕迹,她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第一次莫名其妙的没了,还不敢把眼前的男人大卸八块,毕竟她偷拍在先,做贼心虚啊。

季春春只能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脚底抹油,赶快溜了。

突然想起她的宝贝相机,再看看陆寒睡的很香的样子,便大着胆子,蹑手蹑脚的在房中寻找起来。

终于眼前一亮,看到相机在床头,她心中一阵狂喜,急忙用力扯起就跑。

这一拿一拽,发现相机被绊住了,竟然拉不动,紧接着,床上的陆寒嗯了一声,睁开了眼睛。原来,相机的带子竟然挎在他的臂膀上。

“小偷?”陆寒双眼炯炯有神,雪亮雪亮,声音却淡漠慵懒。

季春春吓得魂飞魄散,顾不上相机,转身夺命而逃。

陆寒没有追出去,眯着眼看了看床单上桃花般盛开的血迹和肩头胸前的小牙印,回味的咂咂嘴:“不错,处-女-香。是只属虎的猫。”

接着,他摸出电话拨通:“把从我房间里出去的短发女孩盯紧了,查清楚。”

季春春一路狂奔,终于跑出了酒店,直到确定陆寒真的没有追出来,她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

真是欲哭无泪,相机丢了 ,清白也丢了。季春春垂头丧气的走了几步,担心弟弟,决定还是先去看看冬冬。

六年前,一场车祸夺去了爸爸妈妈的生命,季春春和弟弟季冬冬成了孤儿。现在她唯一的亲人就是冬冬了。

姨母和姨夫马上百般呵护,成为了她们的监护人。又借着监护人的名义,接管了父母留下的产业,悄悄地把所有实业全都转移到了自己名下。

之后,他们渐渐的对姐弟两越来越冷淡,连最基本的生活费用都十分克扣。

长姐如母,季春春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弟弟,然而就在冬冬六岁这年,一场噩耗袭来,冬冬突然高烧不止,经查,他竟然得了白血病。

现在冬冬得了这个病,需要大量的钱来治疗,姨母竟然说公司一直亏损,拿不出钱来给冬冬治病。

姐弟连心,季春春拼尽全力也要治好弟弟的病。因为他是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她B大新闻系毕业,本可以进入更好的部门就职当记者。可是为了赚取高额费用,救冬冬的命,她选择了娱乐记者狗仔这高危职业。而如果陆寒的花边新闻拿到了,雇主答应的50万,就可以给冬冬做骨髓移植了。

但是,她失败了,不但相片没有拿回来,连自己珍贵的第一次也搭了进去。

来到医院,看到冬冬小小的身体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

6岁的冬冬紧紧皱着眉头,圆圆的小脸苍白一片。他使劲咬着嘴唇,额头上满是冷汗。

季春春心疼的捏着冬冬的小手,替他拂去贴在额上的湿发:“冬冬,你是不是很疼?”

冬冬睁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到姐姐来了,咧嘴笑起来:“姐姐,冬冬不疼。今天医生伯伯给我抽骨髓化验,我都没有哭。”

季春春心里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抽骨髓这种剧痛别说是六岁的孩子,就连大人也忍受不了。

她握着冬冬的手,泪花在眼眶里打转:“对不起,早上姐姐没能在你身边陪你,让你一个人……”

小说《总裁来袭:美味娇妻尝不够》 第1章 偷拍事件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安妮点评:

《总裁来袭:美味娇妻尝不够》这本书虽然只更了三十多章,但挺好看,希望作者白也继续加油努力更新。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