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农门有喜:拐个夫君来种田

农门有喜:拐个夫君来种田

作者:细雨圣一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08 13:05:29

《农门有喜:拐个夫君来种田》小说情节波澜壮阔,细雨圣一主要说的是:叶今比谁都清楚,人到这样的绝境时,混乱会取代其自身的意志和理智。赵秀娥还没数到二十,就数错了。叶今放开手,站起身望着狼狈呛水还要本能呼吸的她。“我给过你机会,可惜你数错了!”说完不给任何人反驳的机会,抬起一脚就将赵秀娥踹到了河里。人总归是有些潜能的,尤其是命悬一线的时候,这种潜能就会爆发出来。所以刚刚还死狗一样的赵秀娥,此时真到了水里,反而恢复了力量一样卖力挣扎扑腾。
展开全部

误解太深

满地泥水间,剪月的菜篮子被掀在一边,绿油油的菜叶子早已零落成泥。

剪月浑身湿透地趴在溪边,她的头被身后胖成一座山的赵秀娥抓住按在水里。

那样的衬托下,她看起来那么娇小,此刻四肢软垂,有那么一瞬间,叶今不确定她还活着没。

有人发现了她,都纷纷退开了些,赵秀娥回过头来,满脸挑衅与不屑。

“哟,黑心肝的臭玩意来了啊,来的正好,省了我去找你!”

叶今两步上前,在赵秀娥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手指插进她的头发,用力一提。

随后不理会她的叫骂声,一把就将她扔到身后。

又迅速在她松手时,及时托住已失去意识的剪月的腰,将她抱了起来。

随后充耳不闻赵秀娥的骂骂咧咧,只迅速将剪月放平在地,她没有去探她的呼吸,直接双手交叉在胸口一下接一下用力按压。

她克制又冷静,神情专注到好像这世上就剩下这么一件事。

只晚她一步赶来的九朝和阿吉此时正站在一边看着她。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叶今会散发出一种强大的气场,尽管她其实除了救人什么都没做。

甚至看起来出奇地平静。

人群一时没了声音,赵秀娥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她抓起脚边的拳头大的石头朝叶今砸去。

因她站得偏,又是突然发难,那石头便毫无阻碍地砸到了叶今的头上。

而全神贯注救人的叶今却像无知无觉一样,既没有躲,也有出声,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只一下一下重复手上的动作。

这时了无生气的剪月脸上突然有了动静,于是在叶今又一次在她胸口用力按压下去时,她突然剧烈咳嗽,最后哇地吐出一口水来,随后就睁开了眼睛。

叶今望着她懵懂的神情,蓦地就笑了。

与此同时,她的头上流下一串蜿蜒的血迹。

赵秀娥见自己打中不说,叶今还连吭都不吭一声,于是弯下腰,打算故技重施。

九朝微微一动,阿吉就闪身过去,抓着她的手往后一折。

赵秀娥手顿时脱臼,发出一声嚎叫。

这边剪月好像才缓过神来,她又怕又怒地指着赵秀娥,将来龙去脉说给叶今听。

其实事情很简单,就是她在地里摘了菜拿到桥头来洗,不想遇到了赵秀娥,赵秀娥昨天在叶今那里碰了壁,但一时不太敢找上门,就直接把气撒到了剪月身上。

叶今听完点头,随后将她拉起来,让她站到一边。

接着叶今就那么淡淡地望着正抱手呼痛的赵秀娥。

她忽然道:“叔母啊叔母,这么久以来,你竟误解我至此。”

赵秀娥闻言脸上扭曲道:“贱人你说什么?”

叶今却是一笑,对她的骂声充耳不闻,反而赞道:“勇气可嘉!”

然后她就闲庭信步一样,一步一步朝着赵秀娥走去。

赵秀娥望着她堪称平静的脸,以及那双似乎凝结了冰霜的眼睛,莫名就升出了惧意。

她忍不住后退,身后却有一只手臂拦着她,是那个卸她手的男人。

眼看叶今已经走到她面前,她勉强维持凶狠道:“今天这事不怪我,是你昨天不敬我,又欺负示儿在先!”

“不怪你?”叶今摇头道,“剪月这个当事人没说不怪你,我这个主人没说不怪你,是谁给你的权限,叫你自己来赦免自己。”

又道:“叶示儿的事,不管谁有理,当时弄她的人是我,你动我的剪月干什么?”

叶今嘴角微挑,挑出一抹冷酷的笑意,她说:“我很冲动,也很护短,动了我的人,不管是天皇老子,我叶今都要穷尽力气收拾一下。”

她抬眼上下打量了赵秀娥一圈,又道:“何况是你。”

边上的剪月听到这一席话,鼻子一酸,忽然就落了泪。

只听叶今对赵秀娥又道:“其实也不需要你做什么,我方才听闻你叫我的月丫头数数来着,想必你自以为数数一流,那就当着我的面也来数一数吧!”

她顿了顿,才又道:“数好了,我就放过你。”

赵秀娥顿时斗鸡眼一眼伸长了脖子:“数什么数,我不数!”

谁知话音未落,在她还没看清之时,叶今已经突然出手捏住了她的脖子,瞬间用力,她便脸色通红,瞪着她再也说不出话来。

她本能挣扎,可叶今的手却稳如铁钳,她完好的一只手扒了片刻,就感觉被那股窒息感磨的没力气了。

周围有人劝,叶今对这些虚伪的人烦不胜烦,于是冷冷道:“谁再多嘴就帮她数好了。”

一时鸦雀无声。

在场所有人仿佛都在重新认识这个看起来其实不比剪月强壮多少的女人。

蚍蜉真的可以撼树吗?

尽管看起来实力如此悬殊啊!

不同于他们脑子里的弯弯道道,当事人赵秀娥此时大脑只有一片空白,这一瞬间她就像连心跳都跟着暂停,恍惚已经看见了死亡!

然而下一刻,那只主宰她命运的手却松了松,就是这一松,就让无边的恐惧感开始疯狂攀,她目眦欲裂,浑身一个哆嗦之后便一边拼命摇头一边狂流眼泪。

边上的剪月见状担心地唤了一声小姐。

叶今掐在距离死亡的最后一刻,彻底松手放开了赵秀娥,任她烂泥一样向地上滑去。

随后居高临下地望着她瘫在地上一边颤抖一边大口呼吸:“现在呢?愿意数了吗?”

见赵秀娥猛点头,叶今赞了一句识时务,便拖着她的头发将她拖到了溪边,蹲下来,用她刚刚抓剪月的姿势,抓着她的头让她趴在水边。

赵秀娥本能想求饶,可叶今却不给她机会,直接一把将她的头狠狠摁进水里。

她四肢挣扎间,扑腾起水花,叶今却丝毫不为所动。

片刻后叶今放了她抬头,对她说道:“我按一下,你数一下,我算数不好,有我的丫头监督着,如果数错了……”

后面的话她没说下去,可谁都听出了其中意味。

随后叶今手上又是一个用力,将赵秀娥压进了水里。

抬起来时,赵秀娥忙数了个一。

叶今一顿,偏头问剪月道:“小月儿,她数的对吗?”

剪月答:“错了,明明应该是二才对。”

叶今便对赵秀娥道:“怎么办,你数错了。”

赵秀娥疯了一样,一边惊惧地摇头,一边拼命解释自己刚刚是并不知道已经开始。

叶今点头:“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她说完又摁了下去,在赵秀娥觉得自己就快死了的时候,又放她抬头,赵秀娥数数,她接着又摁下去。

一边的人面对如此景象,都早已目瞪口呆。

就连阿吉都微微侧目,对九朝道:“她疯了吗?”

九朝没有回答,只是面纱下的目光微微有些波动。

叶今比谁都清楚,人到这样的绝境时,混乱会取代其自身的意志和理智。

赵秀娥还没数到二十,就数错了。

叶今放开手,站起身望着狼狈呛水还要本能呼吸的她。

“我给过你机会,可惜你数错了!”

下水救人

说完不给任何人反驳的机会,抬起一脚就将赵秀娥踹到了河里。

人总归是有些潜能的,尤其是命悬一线的时候,这种潜能就会爆发出来。

所以刚刚还死狗一样的赵秀娥,此时真到了水里,反而恢复了力量一样卖力挣扎扑腾。

古代的女人不比现代,条条框框的束缚下,即使打渔为生的渔民,不是迫于生计或万不得已,会水的也少之又少。

反正在叶今的记忆中,赵秀娥是不会的。

由此叶今才能省心省力地冷眼旁观。

没有人敢再上前劝叶今!

甚至一时没有人敢靠近她一步。

除了一个人,她的夫君,九朝。

只见他缓步上前,走到和叶今比肩的地方,和她一起作壁上观。

叶今似乎才注意到他一样,偏头跟他打招呼道:“你怎么来了?”

说完想起什么一样,伸手在虚空捞了一把:“西南风,二级,你受得吗?”

九朝微侧头,似乎是在看她,声音清浅道:“应当是受得。”

叶今听他这样说,凝眉道:“我怎么听这话这么熟悉,好像哪里听过?”

他们说的闲话家常,身后的人却都如见鬼了一样。

此情此景,这两人居然还能心平气和地聊天,当真奇葩也!

不过见叶今好像终于恢复了些人气,有胆大些的就趁机相劝,让她赶紧收手,以免闹出了人命,又说赵秀娥再怎么不是,毕竟也是她的叔母,天理伦常不容违背。

对此叶今的回应是一个眼神都懒得给他们。

直到水里的赵秀娥终于不再扑腾,渐渐沉了下去。

九朝忽然开口:“她欺辱娘子的确罪有应得,不过她若真的死了,倒是麻烦!”

叶今闻言就笑开了,她凑近些盯着那朦胧的黑纱,似乎看见了那么一个轮廓。

“夫君说的很对,的确麻烦。”

话音未落,人已经纵身一跃,化作一道优美又流畅的弧线没入了水中。

围观的人顿时惊呼连连,剪月平时咋咋呼呼的,此时望着那几乎连水花都没怎么惊起,就已经迅速恢复平静的水面,也吓得瞪眼张嘴,却是连尖叫都忘了。

全场最镇定的人,大概就剩下岸边临风而立的九朝了。

阿吉突然上前,正要请命救人,就被他抬手拦住了。

他虽然不解自己主子为什么赶来救人,关键时刻又改变主意,但到底服从命令为先。

倒是周围的人,反应过来后不免猜测云云,议论纷纷,但到底来桥头洗衣服洗菜的基本都是女人,也就不可能有人下水营救。

因此你一言我一语,都说叶今要么是早就想好了要同归于尽,要么就是背了两条人命所以畏罪自杀。

先前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早有人跑去叫了里正。

路上将情况了解了七七八八,只是这会儿带人赶来却没见人。

从围观的人嘴里了解情况后,就赶忙指使人下水捞人。

几个身强力壮的人脱了外衫就要下水,甚至冲在最前面的那个当真下到了水里。

却听不远处哗啦一声水响,紧接着就见都他们都误以为自杀的叶今冒了头,她还托着已经昏迷不醒的赵秀娥。

在众人神色各异,目瞪口呆中,迎着水的阻力,以一种极其艰难的姿势正往岸边游。

途径跳进水里的男人时,还颇为热情的打招呼道:“大哥来洗澡啊!”

某大哥:“……”

“我来救个人……”

在场众人:“……”

等她终于到了岸边,那大哥也正好游了回来,她就将赵秀娥直接让人怀里一丢。

“唉,可累死我了,都说儿女情长,英雄气短,果然做英雄就容易断气,唔,胳膊都要断了,人交给你……”

她说完也不管别人都一副被雷劈了的神情,直接仰头笑望着那个长身玉立的人,随后朝他伸出手去。

“夫君,拉我一把。”

岸上的九朝就那么微微一低头,就看到了半截身子都没在水里的女子。

此时正好黄昏,霞光万里和连绵山川都铺陈在她身后,而她独独处于银芒闪耀的溪水中央。

他却发现,那些光芒都不及这人脸上的笑容来的鲜妍光亮。

尽管她粗布麻衣,浑身湿透,本应狼狈。

话说九朝这番难得失神一次,水里的叶今却不是那么回事了。

她保持伸手的动作也就罢了,偏偏还要保持脸上的笑容,她脸都要抽筋了好吗?

好不容易想装一把柔弱,这人怎么回事?

大庭广众这点面子都不给吗?他们可是签订了友好盟约的啊!

不过打脸就打脸,她倒也不在意。

于是她决定自己爬上岸,可就在她刚要缩回手时,那人却微微弯腰,伸手拉住了她。

那手干净修长,骨节近乎透明,连带着手腕都白皙秀美,却比她想象要有力多了。

好似微微一拽,就将她带离了水面。

等叶今站好,就立刻分开。

“多谢夫君。”叶今笑吟吟的。

“娘子客气了。”

“叶今,你还有空说闲话。你都干了什么?”

一声怒喝让叶今回头,就看到里正的满脸怒容。

这时赵秀娥也已经被救了起来,有人探过鼻息说还有气儿,见她情况危急,就用叶今救剪月的方式按压她的心肺。

只是村里本不兴这种方式救人,现下做了几次又不见人醒来,里正也第一时间遣人请了大夫,也就停了下来。

这最后,可不就剩下跟叶今算账了。

叶今却不急,她先礼貌地跟里正打了个招呼,随后一边用力拧着自己灌水后笨重的衣摆,一边老神在在道:“伯伯方才没看见吗?我叔母寻短见了,我下去救人。”

她还补充道:“多亏小时候贪吃,河里摸鱼摸惯了,略通水性。”

然而她话刚一说完,就遭到了集体反对,都忙不迭告诉里正,说人是她踹下去的。

这时候剪月也反应过来,直接冲到了叶今跟前,抱着她的胳膊哭天抢地。

叶今无语,只得拍拍她的手背,以期望她能自行想开点,毕竟她还有这么一票讨债的人要应付。

谁知剪月这丫头天生暴脾气,还没哭够,就被点着了。

她红着眼睛骂道:“你们都他娘的瞎了吗?哪只眼睛看到是我家小姐踹她下去的,那只肥猪,我家小姐碰她都嫌脏了脚,何况我家小姐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家,哪有那么大脚劲儿,凭空污蔑人,一群不要脸的东西,都不是人!”

众人“……”

这是真的当他们瞎了吗?

就连叶今本人都忍不住抽了抽额筋。

但到底小丫头是一片好意维护她,于是她给了剪月一个还是你懂我的眼神,就把她推到了自己身后。

“行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我都清楚了,叶今,你屡教不改,今天又闹出这么大的事,伤了长辈,就算人没死,官府治不了你,我吴家村也自有一套规矩治你,你若是给不出一个说法,我只好按规矩处理?”

叶今闻言忙问:“还请里正伯伯言明,那是怎么个处理法?”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统宇三岁啦点评:

细雨圣一文笔很好,让读者带入感很强。 好多时候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这本书可能会打开小说界的另一个大门! 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