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婚内有约:傅少太霸道

婚内有约:傅少太霸道

作者:若雪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2-09 17:48:26

婚内有约:傅少太霸道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  五年前为了逃避跟那个人的婚约,林晚晚跑到了国外,谁知五年后,命运的齿轮转动,她却在战火中被这人所救,从此开始了一生的纠缠羁绊……  而且,这个男人……  你是不是太霸道了点啊,我们可以不约吗?  林晚晚想要逃跑,却被他连人带货地扛上肩头。  傅泽言:呵,小野猫。偷了我的心就想跑,你未免想得也太简单了点,你的人是我的,你的心,也要是我的!
展开全部

婚内有约:傅少太霸道::居心叵测

傅泽言微微一怔。

她说什么?取消婚约很开心?

他偏不让她如愿。

表情瞬间冰冻,傅泽言冷冷地开口。

“取消婚约有那么容易?我这个当事人不同意,谁敢说什么?”

林晚晚的心思早就不在婚约上了,她没有回答,转身就走。

这次探病结局不欢而散。

傅泽言躺在床上,若有所思。

对于林晚晚的身世,他再了解不过了。

林晚晚有个姐姐,是林天豪在外面的私生子,自从林晚晚七岁那年,母亲出车祸去世之后,林天豪就带了林早早跟另一个长相妖艳的女人登堂入室。

当时整个栎城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很多人都说林天豪不是个东西,不过这种事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慢慢被抹去了当年的风浪。

傅泽言对林家的人没印象,但他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林晚晚时,是在一场宴会上。

小小年纪的她穿着并不太合身的礼服裙,被大她一岁的姐姐林早早打了一个耳光,明明很痛,她却一声不吭,倔强地昂着头。

那时候傅泽言已经十五岁,正是叛逆的年纪,看到被打的林晚晚,心里头想的全是英雄救美的戏码,后来他还为了帮林晚晚报仇,将林早早踹进了游泳池里。

一转眼,当年的小女孩已经长大了,而她也理所当然地忘却了以前的事。

可傅泽言不会忘,每次见到林晚晚,他总是会忍不住地靠近她,逗逗她,看到她抓狂的模样就挺开心。

这次又有人欺负了丫头,他傅泽言怎么会坐以待毙呢?

第二天,林晚晚坐了最早的航班回国,傅泽言没有跟来,林晚晚也没问。

她只想尽快地弄清楚所有的事。

下午三点,飞机到达栎城,林晚晚走出机场时,看到的是车水马龙的景象,让在战场上待了两个多月的她有点恍惚。

终于回来了,时隔五年,她没想到自己回来时,竟然是因为自己“死了”。

嘲讽地笑笑,林晚晚顺手拦了辆车,她没有去林家,而是直接去了周书雅的家。

周书雅是她从小到大唯一的闺蜜,她家靠着林家才发展到现在的规模,说起来,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林晚晚。

如果不是林晚晚动用林天豪的关系一次次地帮助周家,可能周家早就垮了。

只是……现在她才意识到,这个闺蜜,可能已经不是当年那么单纯了。

神游的这会儿,林晚晚来到了周家别墅,管家张叔跟她很熟,当见到林晚晚的那一刻,张叔的表情要多诧异有多诧异。

“林……林小姐,你没事啊?”

林晚晚微微点头,“张叔,书雅在家吗?”

知道林晚晚没事,张叔表现得很开心,“书雅小姐出门有好几天了,好像是去了隔壁海市,您找她有急事吗?”

去了海市?那不是沈越的故乡吗?

看来她来得不是时候了。

从周家出来,林晚晚再次上了出租车,偶然抬头,瞥见林氏集团的广告,顿时心下一沉。

既然找不到周书雅,那就回家吧。

她倒要看看,她不在家的五年时间里,那只狐狸精跟她女儿,要搞出什么名堂来。

到达林家大宅时,已经是晚上八点,林晚晚略微整理了一下疲惫的思绪,推开了那扇她无比熟悉的大门。

这会儿家里刚好开饭,管家何婶儿正端着一小碗汤过来,见到站在门口的林晚晚,激动得连手里的汤碗都掉了。

“二小姐,你……你没死?”

从小家里除了妈妈,就是何婶儿跟林晚晚关系最亲,如今回来看到何婶儿如此激动的模样,林晚晚的神色也有些动容。

她张了张嘴,正要开口,突然听见一阵尖利的女声。

“何婶儿,你又把什么东西打碎了?吃个饭都不让人清净……”

郑美丽一脸火气地走到大厅,见到林晚晚时,一张保养得当的脸都扭曲了。

“你你你……你不是死了吗?”

林晚晚嘲讽一笑,“怎么?我没死,郑阿姨你很失望?”

对于这个狐狸精跟她的女儿,林晚晚一直就没有好感,尤其是想到小时候被她们母女欺负的场景,林晚晚就捏紧了拳头……

明白自己失态的郑美丽,将她苍白的脸色缓了缓,连忙换上一副假惺惺的笑脸。

“怎么会?你回来阿姨高兴还来不及呢,都五年不见了,晚晚你真是出落得越来越漂亮了……”

“我爸呢?他去哪儿了?”

林晚晚懒得跟她废话,直接往屋里走,郑美丽的眼角划过一丝厌恶,却很快就掩盖过去了。

“你爸啊?他还在公司加班呢,你等会儿,我马上就打电话让他回来。”

林晚晚不动声色地走到餐厅,盯着一桌子丰盛又精致的饭菜,自顾自坐了下来。

今天没有看到林早早,不出所料的话,她现在应该在跟她那帮狐朋狗友鬼混呢。

等了半个小时,林天豪终于回来了。

见到林晚晚之后,他已是满脸的愧色。

“晚晚,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好吗?她之前存在的意义就是跟傅家联姻,后来她死了,让林早早去联姻,这不正是他们一家人希望的吗?

忍住了想笑的冲动,林晚晚平静地盯着林天豪。

“爸,我今天回来没别的事,就想问一句,说我被炸死的人,是不是周书雅?”

“这个……”

林天豪一脸“你怎么知道”的表情,证实了林晚晚的猜测。

好啊,这笔账,以后再跟周书雅慢慢算。

半晌的沉默后,郑美丽跟林天豪使了个眼色,林天豪愣了一下,一脸犹豫地盯着林晚晚。

“那个……晚晚呀,我们也不知道你没事,当时听到你去世的消息后,大家都很悲痛……”

悲痛?悲痛到连尸体都不找了?

林晚晚懒得听他们废话,直接打断。

“说吧,要我答应你们什么要求,把傅泽言让给林早早?嗯?”

郑美丽急忙回答,“你之前不是挺抗拒这门亲事的嘛?正好,让给你姐姐,不是两全其美的事?”

郑美丽说完,又拐了林天豪一下,他也连忙点头。

“对啊,晚晚,以后爸爸给你找更优秀的男人,让你风光出嫁……”

伴随着林天豪谄媚的笑,是林晚晚已经凝结成冰霜的眼神。

“不用了,她喜欢就拿去好了。”

“我这个当事人都没有同意,谁给了你胆子让你退出的?”

一道森冷又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林晚晚下意识地转身,瞥见了一抹高大的身影。

婚内有约:傅少太霸道::别想摆脱我

包括林晚晚在内的所有人,都在同一时间看向了门口。

傅泽言今天没有再穿军装,而是换上了一身笔挺修身的西装,此时的他看起来再也不是在营里的那个军痞,他从头到尾都散发着一种浑然天成的贵气。

尽管他手臂上挂着白色的绷带,却丝毫不影响他的气质,奢华的吊灯散发出一种暖黄色的光芒,像是在他茶黑色的头发上涂上了一层薄薄的金粉。

傅泽言缓缓踱步过来,如同画中走出来的人物。

林晚晚表面上平静无波,实际上她的一颗心早就已经被他拨乱了脚步。

他怎么来了?昨天没听说他也要回来啊。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傅泽言的那一瞬间,她的心里竟然有了一丝期待。

林晚晚呆呆地站在原地,目睹着傅泽言走过来,轻轻巧巧地在她脸上微微啄了一下。

如同蜻蜓点水,却让林晚晚的心里掀起了滔天大浪。

她下意识地埋下头,想借此遮掩内心的慌乱。

“对不起,我来晚了,说好陪你一起来见伯父伯母的,结果我却迟到了这么久。”

说完,傅泽言极其温柔地揉了揉林晚晚的头发,声音里流露出的宠溺如同能掐出水来。

“……”

林晚晚的心跳得更快了,她想退后一点,跟傅泽言保持距离,却被他熟练地揽住了腰肢,用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轻轻在她耳边呢喃。

“别想摆脱我,我是过来帮你的……但如果,你想在自己家人面前颜面尽失,我倒不介意帮他们一把。”

一番带着满满威胁的话听得林晚晚头皮发麻。

她明白,傅泽言是个喜欢顺毛捋的脾气,如果把他得罪了,估计以后在圈子里都混不下去了。

她才不要成全林早早这两母女,她的东西,就是扔了也不会给她们!

脸上挤出一抹假笑来,林晚晚很好地将自己的不悦掩饰了过去。

顺手挽住傅泽言的胳膊,林晚晚冲着林天豪两口子笑得格外甜美。

“爸,忘了跟你说了,我跟傅泽言认识有一段时间了,我觉得他人挺好的,这次特意带他过来见见你们。”

林天豪始终没有搞清楚状况,他看了看林晚晚,又看了看带着一脸温和笑容的傅泽言,片刻的诧异过后,转而变成了一脸的欣喜。

反正两个女儿他嫁谁都是嫁,只要能跟傅家搞好关系就行了呗。

而郑美丽却没那么开心了。

本以为林晚晚死了,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把自己的女儿嫁进傅家,做人人羡慕的傅家大少奶奶,谁知道林晚晚这个死丫头竟然在暗地里跟傅泽言勾搭上了?

郑美丽用力地捅了林天豪一胳膊肘,林天豪没做理会,林晚晚却看到了,笑眯眯地揭她的伤疤。

“郑阿姨,你干嘛不开心呢?咱们林家的女儿谁嫁进傅家都一样,都是好事呢。”

“对对对,是好事,你阿姨她也为你高兴呢。”

林天豪瞪了郑美丽一眼,郑美丽碍于傅泽言在这里,只好挤出一脸虚伪的笑来。

傅泽言不动声色地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不觉微微一笑,那一抹笑意却根本不达眼底。

“伯父伯母,虽然说我家老爷子临死前下了遗嘱,要我之后娶林家的女儿,我也照做了,但我这人认死理,一旦做了选择,就不会再改变。”

他幽幽地瞥了林晚晚一眼,将她的手放进自己手心,十指紧扣。

“以后我会对晚晚好的,只要是我傅某人能给的,我都会满足她。”

傅泽言的言外之意很明显了,当初他选择了林晚晚,那么就认定了是她,林早早一丝机会都没有。

郑美丽脸都气白了,一顿饭没吃两口就说饱了,匆匆地上了楼。

林晚晚觉得今晚这顿饭吃得格外香。

吃过晚饭,傅泽言提议带林晚晚出去走走,林晚晚想拒绝,却被他的一记眼神给吓住,乖乖跟他出去了。

两人在种着高大玉兰树的小路上走着,夜风袭来,带来阵阵凉意。

傅泽言在前面走,林晚晚垂着头在后面跟着,走到一半,前面的人突然停了下来,林晚晚一头撞到了他的背上。

“一周后傅家有一个慈善晚会,你记得早点过来,不许迟到。”

林晚晚揉了揉被撞疼的鼻子,瓮声瓮气地问,“能不能不来?”

“这次受邀的人里面还有你的闺蜜周书雅,你确定不过来?”

“必须来,今晚你给足了我的面子,咱也得礼尚往来不是?”

林晚晚虚伪地笑了笑,她还有很多东西没有搞明白,怎么会轻易放弃呢?

不就是一个慈善晚会嘛,她又不是没参加过,不过那天林早早跟郑美丽肯定也会去,到时候再搞出什么幺蛾子,这也是林晚晚所担心的。

将傅泽言送到了马路边上,他的司机早就等在了那里,林晚晚微微一笑,嫣红的嘴唇在夜色下散发着撩人的光彩。

傅泽言心里有点痒痒,他有点怀念她嘴唇上带着芳香的柔软了。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她的唇边留下浅浅一吻,再迅速地钻进车里,整个过程不到十秒,让林晚晚有点措手不及。

“以后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要化妆了,亲到了一嘴的粉底,坏性质。”

“什么粉底?我就早上涂了点保湿水好不好?”

这个臭男人,屡次三番地占她便宜,最可恶的是,占了便宜竟然还敢嫌弃她?她林晚晚这个无辜的受害者都没说什么的好吗?

傅泽言轻笑一声,让司机开车,那辆黑色的迈巴赫很快就消失在了黑夜中……

留下林晚晚一个人站在原地凌乱抓狂。

在小路的另一个路口上,刚刚开车回来的林早早正好看见了这一幕,嫉妒跟仇恨让她气得攥紧了拳头。

原本以为林晚晚死了,她就能做傅家的少奶奶,为这事她还去跟朋友们庆祝了好几天。

可没想到,今晚郑美丽竟然打电话告诉她,林晚晚根本没有死,而且她跟傅泽言的婚约也根本不会取消!

她心心念念许久的位子,却轻易地被她夺了回去,这样的落差让林早早彻底崩溃。

别得意,迟早有一天,她林早早会让这个女人一无所有!

小说《婚内有约:傅少太霸道》 第10章 :居心叵测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诗雯点评:

看过很多书,这《婚内有约:傅少太霸道》是唯一一个一边看一边哭的书,心莫名的很疼,情节真的很打动人。笔芯点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