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春风知我意

春风知我意

作者:林笔浓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2-05 18:11:23

独家都市情感小说《春风知我意》由林笔浓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只可惜那场绑架案后霍西亭便失忆了,醒来后便爱上了“救”了他的向珊,将她的忍辱负重忘得干干净净。他不知道,救他的人是她才对,只不过她当时也命垂一线,昏迷了整整三天,如果她能从病床上下来,她一定会去医院守着他的。这三年,向蜜一直不知羞耻地缠着他,试图唤醒他的记忆,但并无成效,反倒令他愈发厌恶她。“西亭,我爱你。我求你,别和向珊结婚。”她声音嘶哑,攀着他的肩要去抱他,眼睫上还沾着晶莹的水色。
展开全部

你对着他时,也是这表情?

霍西亭拿着新郎礼服进了试衣间,刚关上门,一双温热的手便从他背后环了上来。

“西亭,”向蜜贴着他的背脊,低声恳求,“别和向珊结婚,好不好?”

男人嗤笑着转身,拉开她的手,又故意拍了拍被她碰过的衣服,好像上面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我不和她结婚,难不成和你这背叛了我的女人结婚?”

向蜜登时脸色铁青。

她口气僵硬:“霍西亭,除了你,我没被人碰过……啊——”

惊呼声落,天旋地转间,她被粗暴地抵在门上。

男人咬牙,“向蜜,你当我是傻子么,明明跟了叶枫,却还来招惹我。怎么,他满足不了你,你后悔了?”

他偶一次撞见她和叶枫在一起,所有事便一牵而发。

想到这个口口声声说爱他的女人,其实背地里早就和叶枫搅到了一起,霍西亭就恶心得不行。

向蜜迅速否认,“我没有!”

“没有?”他倏然匪气地笑,微凉的指,滑入她的裙内。

手指每到一次,都是一寸羞辱,向蜜咬牙忍住。

“这叫没有?”

霍西亭咬她的耳朵,钳住她下颌的手用力一捏,声色嘲弄,“向蜜,你对着他时,也是这表情?”

向蜜沉默,眼角发潮。

她爱他多年,甚至为了保护他,心甘情愿被叶枫威胁。如今他却要和她妹妹结婚,还拿她对他的爱羞辱她,这叫她如何不难过?

三年前,他们被疤爷绑架,他为了救她,错手杀了疤爷,被当时房内的监控录下。

后来,这段视频被疤爷的义子叶枫找到。他一直钟情于向蜜,不久前终于找到她,用这段视频威胁她留在身边。

向蜜无策,忍痛答应。

只可惜那场绑架案后霍西亭便失忆了,醒来后便爱上了“救”了他的向珊,将她的忍辱负重忘得干干净净。

他不知道,救他的人是她才对,只不过她当时也命垂一线,昏迷了整整三天,如果她能从病床上下来,她一定会去医院守着他的。

这三年,向蜜一直不知羞耻地缠着他,试图唤醒他的记忆,但并无成效,反倒令他愈发厌恶她。

“西亭,我爱你。我求你,别和向珊结婚。”她声音嘶哑,攀着他的肩要去抱他,眼睫上还沾着晶莹的水色。

霍西亭嫌恶地将她推开,口气云淡风轻:“你的爱给了太多男人,别拿这东西恶心我。”

向蜜顿时脸色惨白。

她含着泪,勾住男人的脖子,缠着他吻。

霍西亭不耐烦地扯开她,“别发疯!”

她被他推倒,撞到硬实的地上,腹部有一瞬的刺痛。

向蜜不管,爬起来继续去缠着霍西亭,两条手臂上像长满了吸盘,一个劲儿地去抱他、吻他。

“你要真娶了向珊,我就把我们的事传出去,让你名誉扫地!”

话音一落,向珊突然推门进来,立时眼底蓄起恨意。

这个贱女人,都被赶出向家了,不要脸地回来也就算了,现在还要来勾她的男人。

她忍着怒火,故作委屈,“姐姐、西亭,你们……”

向蜜最看不得她装可怜,故意刺她:“我们就是这样啊,很久了,你要是介意,那就别嫁给他啊。”

“闭嘴!”霍西亭吼她,转而歉意地望向向珊,“珊珊,我们先回去……”

向珊红着眼,“对不起,是我打搅你们了。”

话毕,她哭着跑出试衣间。

霍西亭担心她,也跟着追了出去。

她流产了

向珊跑到车来车往的马路上,听到霍西亭在后面追她喊她,她狠狠心,故意一头扎进车流。

有车驶来,直直冲向她,霍西亭大惊,“珊珊!”

他跨步,作势要冲过去。

“危险!别过去!”向蜜不知何时也跟了出来。

紧接着,霍西亭的身子被她猛力一扯,往后倒去,险险避开了一辆擦身而过的车。

向蜜整个人都被巨大的冲击力撞到地上,发出一道沉闷的声音。男人高大的身躯倒在她瘦弱的身上,愈发加剧了她身体上的痛感,尤其是腹部,经受撞击后更是剧痛难忍。

“向蜜,你……你怎么样了?”霍西亭起身,紧张问。

她面色煞白,“西亭,我……”

“啊——”

不远处传来一道女人的惊呼声,还有一道震天的撞击声。

霍西亭扭头,竟见向珊被车撞倒,倒在血泊里。

“珊珊!”

他再也顾不上向蜜,奋力地朝向珊跑去,疯狂高喊:“救护车!叫救护车!”

向蜜眯眼,亲眼看着她深爱的男人,不顾穿梭的车流,丢下她,失控地朝另一个女人飞奔而去。她的心,登时像被人劈成了两半,鲜血直淌。

她虚弱地转了转视线,看到自己腿间一片殷红血色,嘴角却挽起笑弧。

她为他以命相搏、忍辱负重,他却为另一个女人遮风避雨、情深不寿。

呵,这就是她愚蠢又执拗的爱情。

向蜜缓缓阖眼,掩去眸底的泪花,彻底陷入了昏迷。

……

霍西亭等在手术室门口。

心情颇有烦躁,他掏出烟盒,夹着烟的手,细细发颤。

手术室的红灯终于熄了,有人被推出来。

是向蜜。

她还没醒,面容惨白地躺在那儿,就像一张毫无生气的白纸,脆弱不堪。

霍西亭攥紧双拳,呼吸也有些不稳。

想到之前她面无血色地躺在血泊中,就像赤目的红梅,染在漫天席地的大雪里,他的脑子有一瞬间是空白的。

向蜜被推去病房,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光影交驳,就像凭空生出了一道鸿沟,生生隔开他们。

医生走过来,“万幸撞得不算严重,经过抢救,向小姐已无大碍,一会儿就能苏醒了。”

这个“向小姐”指的是向珊。

向蜜是向元山前妻的女儿,离婚后向元山把她丢给了母亲,可母亲却因为积郁成疾,早早病逝。

她对父亲心有怨恨,宁愿孤苦长大也不愿回到向家。

直到三年前霍西亭出事失忆,她想拥有配得上他的家世,能一直陪在他身边,才在向家门前跪了一天一夜,苦苦哀求父亲让她重返向家。

可惜向家的女主人是向珊母亲,她在向家根本没半点地位,哪怕是知道她身份的人,也不会尊称她一声“向大小姐”。

霍西亭心不在焉地点头,等着医生说向蜜的情况。

医生斟酌开口:“至于另一位小姐,她……她流产了。”

……

向珊很快醒了,霍西亭陪了她一下午,直到夜幕降临,他才从病房出来,站在寂静的走廊里抽烟。

第三支烟结束时,他狠狠捻了烟头,大步流星,朝向蜜的病房而去。

没想到,除了他,叶枫也来了。

霍西亭站在虚掩的门外,神情淡漠,静静听着里面男女的对话。

“向蜜,你这是何苦?霍西亭根本就不爱你,不值得你为他赔上一个孩子。”叶枫不动声色地劝她,俨然一副好大哥的模样,却直击向蜜心底最脆弱的区域。

医生说,她是因为大力撞击而流产的,就是她为了拉住冲进车流的霍西亭,而摔倒的那一下。

向蜜听到霍西亭的名字,身体微不可见地颤了颤。

她提起被子,拘束地侧了侧身,掩去眸底的失落。

“叶枫,我是不是特别犯贱?”她弱弱地问。

顾不上这个男人一直卑鄙地胁迫自己,向蜜现在只想找个人倾诉,把所有委屈吐出来。

门外的霍西亭听她这样形容自己,心口堵得厉害。

“要不是我犯贱一直缠着他,宝宝……宝宝不会出事的。”

向蜜说着,不知不觉落下泪来。

“我……我都不知道他在我的肚子里。他那么乖,不吵不闹,从不用让我疼痛的方式和我打招呼。

他一定是知道妈妈不被爸爸喜欢,所以才不敢吵闹的,只晓得傻乎乎地陪着我……”

这个跟她血脉相连的小东西,在她每个痛苦煎熬的日子里,陪伴她披肝沥胆、饮泣吞声,最后却在这个残忍无情的世界中来了又走,被残忍地剥离她的生命。

都怪她没保护好他。

向蜜揩去泪珠,努力扬起嘴角。

“这个孩子没了也好……他爸爸不爱他,他这么乖,生下来一定会吃苦的。太懂事的小孩,都比别人多吃苦。他感到害怕了,所以什么都不说就走了……”

话没说完,向蜜已哽咽到无法出声,只能紧紧咬住手背,不让自己难堪地哭出声来。

门外的霍西亭,紧抿着唇,神色紧绷,后槽牙几乎要被自己咬碎。

向蜜的眼泪仿佛一块巨石,硁硁砸在他的心头。

她在他面前,从未掉过这么多泪。

霍西亭几乎站不稳,失神地回身,跌跌撞撞离开。

小说《春风知我意》 第1章 你对着他时,也是这表情?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凡霜mio点评:

我也是看了蛮多书的老书虫了,《春风知我意》这本书还比较喜欢吧,情节设计的不错。一波三折,让人猜不到结局,却有所铺垫,文笔也不错,总体来说是一本好书,值得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