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婚入心扉:再见,秦先生

婚入心扉:再见,秦先生

作者:水墨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2 16:09:19

《婚入心扉:再见,秦先生》这本书的主要内容:之前的那个秦天朗,至少会在她面前表现愤怒、悲伤,还有霸道,但现在……都懒得理会自己了吧。自嘲地笑了笑,古梓菱慢慢地拒绝着邱妈精心准备的早餐,这些精美的早餐,在她嘴中却是索然无味。“叮——”门铃声忽然响起。邱妈忙站了起来前去开门,不一会,就传来邱妈略带一丝诧异的声音。“古夫人,您……您怎么来了?”“我来看自己的女儿,不能吗?”一个不满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而后那声音的主人显然没有再理会邱妈,哒哒哒的脚步声,迅速朝里面走来。
展开全部

取悦你(二)-水墨

虽然浴室的灯光很暗,但还是能将秦天朗那完美,修长,毫无赘肉的好身材一览无遗地掩映出来,一头墨黑的头发,湿漉漉的,但身体的主人却全然不在意,隐藏在墨发中的黑眸没了往日的神采,似非常疲惫,径直朝着柔软的大床走去。

一路竟全然没有看到如同木头人一般杵在门口的古梓菱。

古梓菱的脸烫的厉害,幸好是在黑暗中,不然都自己都觉得非常丢人。

一个教养非常好的大家族女子……居然不顾羞耻……半夜偷偷地来到另一个男人的房间里,看到了对方在洗浴,看到了……

天,她胡思乱想什么,那个男人是她法律上的丈夫,即使双方都没有感情,但现在她所做的一切,不都还是合乎常理的吗?

想到这,古梓菱凌乱的心方才平静一些,方才消失的勇气再度浮上了心头,她迈着颤抖的身体,同时感到整个身体都颤颤巍巍的。

一步,一步,距离不远,但像是用尽了古梓菱所有全部的力气,好在在力气和勇气即将再次消失前,她终于走到了床榻边。

浴室昏黄的灯光没有关,透过昏黄的灯光,古梓菱能仔细看到床榻上的那张俊脸,五官还是无可挑剔的俊美,双眸紧闭,这让古梓菱轻轻吐了一口气。

至少不需要面对对方那凌厉、渗人的目光了。

“呼,呼——”

只是床榻上的人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长长如羽翼般的睫毛随着均匀的呼吸,一颤一颤,好看极了。

古梓菱忽然发现,秦天朗只有在昏睡的时候,才不会让她那么害怕,那么有距离感。

古梓菱咬了咬唇,漂亮的眸中闪过一丝迟疑,不过迅速又变得坚毅起来。

相比漫无止境的黑暗和绝望,她宁愿这黑暗和绝望只有一次!

医生说,最近这段时间,是她最佳的怀孕时间,而秦天朗,上次在检查的时候,医生就说过,是非常的健康。

只要……只要……

想到这,古梓菱羞红了脸,但意志却是坚强的,她俯下身,颤颤巍巍地伸出纤细白嫩的手,向下触摸到了对方滚烫、白皙的肌肤。

冰凉的指尖,犹如碰到了火热的温泉一般,对方肌肤上的火热,竟似会传递一般,一下子从古梓菱的指尖窜入身体里,而后腾地一下,化为两朵红霞,盛开在两边的脸颊,怎么也消失不掉。

“呜……”睡梦中的秦天朗发出含糊不清地神情,那冰凉的感觉好极了,时光仿佛回到了一年前。

“不要离开我——”没有睁开眼,但他的双臂忽然张开,一下子将俯下身来的古梓菱抱住,同时嘴里发出了梦呓般的声音。

对方的双臂有力极了,紧紧将她抱住了,虽然现在发生的情况正在朝着计划中进行,但她无端地慌乱起来,本能地想挣脱秦天朗铁箍般的束缚。

然而,她的挣扎却得到了更强硬的“回报”,对方的力气又大了几分。

还真是作茧自缚啊……古梓菱慌乱的心头忽然浮现出这样一个词,至于刚才那种玉石俱焚的勇气和决绝,在秦天朗强势的回应下,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更过分的还在后面。

就在古梓菱慌乱地挣扎中,秦天朗双臂猛然用力,蛮横地将她的头按下,同时,一股火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强势、霸道,一如秦天朗的平时在商业上的气势,他的吻亦是如此。

古梓菱只觉得自己渐渐化开了,眼看就要达到目的了,但心头却有一股淡淡的悲凉,脑海中那个一直存在的身影,似离地他越来越远了。

对不起……对不起……

两行清泪,不由自主地从古梓菱两颊落下,古梓菱闭上了眼睛,准备承受着接下来的暴风骤雨。

秦家,古家,或许今夜过后,她欠他们的,可以一笔勾销,再不相欠了吧。

然而——

就在这一刻,他身下意乱情迷的男人,忽然睁开了迷离的双眼,他的脸颊上挂着从古梓菱脸上滚落的两滴泪珠。

正是这两滴清泪,将滚烫,几乎陷入火山爆发的秦天朗唤醒!

“是你?!”声音充满了一丝惊讶,更多的是冷厉,还有怒火,无时无刻不散发着危险的讯息。

还未等古梓菱收拾慌乱的心情,她纤弱的身体就被对方大力地推开,同时她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一股森冷、冰寒、令人恐惧的眸光中。

她能感受到秦天朗看似平静下的怒火,她就像一头落入猛兽爪中,随时准备待宰的小兽,忍不住瑟瑟发抖。

秦天朗一把抓住扔在床榻上的浴袍,快速地围好,墨黑的双眸在黑暗中闪烁出令人心悸的光芒。

“给我滚出去!”他伸出手,指着门外,声音冰冷似铁。

古梓菱身体猛然一颤,她抓紧了稍显凌乱的衣服,身体的反应害怕极了,但害怕到极点,内心最深处反而涌起了一种她也说不出来的坦然和决绝。

“我不走!”她哆嗦着,上下排的牙齿不停地打颤,眸光有些畏畏缩缩,但还是艰难地迎上了秦天朗似择人而噬的凶狠眸光。

“我是你法律上的妻子,我有义务和责任这样做。”她缓慢而坚定地这样说。

秦天朗的俊脸浮现出一抹诧异,不过很快那抹诧异变成了嘲讽。

“妻子?”他用鼻子重重地吐出这两个字,不屑和愤怒全部写在了脸上。

“你只是名义上的。”他快速地说道,然后又像法官一样,下定了最终判书,“你永远不可能成为我真正的妻子。至于古家的事,你放心,现在我才是凌天集团的总裁。”霸道,凌厉,同时又这般洞彻人心,这便是他——秦天朗,在商场上的一贯作风。

今天,他受到了母亲严厉的警告,想必古梓菱也同样如此,秦天朗甚至能猜出母亲一定是将古家作为要挟的条件,所以她才会这般大胆。

真是个愚蠢的女人!

“不是谁放过谁的问题,”那个在秦天朗眼中看上去异常孱弱的女子,这时候忽然悲凉地笑了起来,“秦天朗,你觉得我还有挣扎、反抗的余地吗?”

“你厌恶我,憎恨我,而我又何尝不是呢?只是——”古梓菱的眸中已泛起了点点泪花,“只是我无力反抗,每日都过着生不日死的生活。秦天朗,我就算求求你了,我要求不高,只要——只要——”

说到这,古梓菱的声音忽然渐渐高亢了起来,全身的力气都被她聚集到一处,这么长时间以来的愤懑和压抑,全部宣泄而出。

“只要让我怀上你的孩子,对古家,对秦家有个交代就好!”垂下的苍白的手紧紧攥了起来。

这种充满羞辱的话,换做平时,受过良好教育,自尊心极强的古梓菱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说出口的。

只是这样的日子实在太压抑了,压抑得几乎让古梓菱要喘息不过去,若不是心中还存在一丝渺茫、几乎不可实现的愿望,她早已经垮掉了。

秦天朗沉默了下来,墨黑冷厉的眼眸望着那个身躯轻轻颤抖,面色苍白的女子,心头的坚硬忽然有了些许的软化。

何苦呢,又何必呢。

他的心头忽然升起这么一个颓废、无力的念头。

“这就是你所谓的交易?”他嘲讽地说道,嘴上却依旧毫不留情地反击道,“古梓菱,你不要脸,我还要脸。你可以放弃你所谓的爱情,但我做不到!”

“现在,穿好你的衣服,给我出去!”秦天朗下了最后通牒。

古梓菱紧紧抓着凌乱的衣服,昏黄的灯光下,俏脸越发没有血色了,不过她没有再哭泣。

当所有的自尊都被人家狠狠抛掷在地的时候,就没有什么再丢人的了。

“秦天朗,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小丑,可是你又能伟大到哪里去呢?你所谓的爱情,就一定比我高尚?要真是如此,你为什么不能和那个曼云在一起呢?”平静下来的古梓菱,对视着秦天朗逐渐渗人的目光。

“住口!”秦天朗猛然大喝,俊朗的脸庞陡然浮现出一股阴云,雷霆暴雨随时将会降临。

古梓菱没有理会秦天朗雷霆暴怒的征兆,继续道:“我至少抗争过,用我尽可能的能力去抗争这段婚姻,甚至还想到了私奔……”

当着丈夫面说着曾经想和情郎私奔的话,古梓菱没有丝毫压力,她不再忌讳这一点,秦天朗能看不起她任何地方,唯独不能亵渎她曾经的那段感情。

就如同曼云是秦天朗的逆鳞一样。

究其本质,两人其实是一样的人呵。

“而你,身为凌天集团的少总裁,秦家的权柄都在你手上,若想抗争,比起我这个没有实权的古家大小姐要容易的多。秦天朗,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曼云,其实真正抛不下的,是凌天集团少总裁的位置吧!”古梓菱嘲讽地说道。

“你——”秦天朗猛然站了起来,高大的身躯足足比古梓菱要高出半个头,他的右手已经高高抬起,俊脸布满了肃杀之气。

连碰都不愿意碰你一下-水墨

原本墨黑的双眸,此时充满了一丝丝血红之色,犹如一头受伤的野兽,一副随时都会反击的模样。

不过高悬在空中的手,还是停了下来,说到底,他秦天朗并不是一个打女人的人!

面对着秦天朗滔天的怒火,古梓菱却不再惧怕。

反正已经豁出去了,索性将心里的话都痛痛快快地说出来!

“其实该恨的应该是我。既然抗争不过命运了,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这样……秦天朗……这样的日子……我真的不想再继续了……”古梓菱缓缓走到门口,声音充满了无尽的疲惫之意。

两个本是命运相同的可悲人,却要彼此互相伤害着。

古梓菱走了,这些日子心里的不痛快终于宣泄出来了,昏暗的房间里,秦天朗就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宽厚的胸膛微微起伏,一双墨黑充满些许红芒的眼眸,充满了浓浓的戾气之意。

待古梓菱走远后,一个低沉、冰冷的声音低低响起。

“我之所以还要留在秦家,留在凌天集团,就是要查明当年的真相,揪出幕后黑手……”

……

天还未亮,秦天朗就早早离开了青龙山别墅。

阳光从窗外,淡淡地透了下来,古梓菱慵懒地从被窝里爬了出来。

她走到梳妆台前,镜子里的那个人显得那么憔悴,原本一双清澈有神的眼睛,此时变得空空荡荡,宛若没有灵魂一般。

轻轻叹了一口气,古梓菱只是简单地梳理了一下,便走出房间,走到楼下客厅。

“夫人,早上好——”邱妈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早餐,笑容满面地对古梓菱说道。

古梓菱笑了笑,坐了下来。

“夫人,这几天你的脸色不太好,可一定要好好注意休息。”邱妈看到古梓菱脸色苍白,便不放心地嘱咐道。

“没事,可能这几日有些累。”古梓菱漫不经心地答道,同时轻轻搅动了碗里的早餐,看着打旋的营养粥,她的心也跟着混乱起来。

“天朗呢?”她忽然有些心烦意燥起来。

“一早就去集团了,连早饭都没有吃过。”邱妈有些无奈地说道。

“他临走前没说些什么吗?”想到昨晚的那一场“闹剧”,古梓菱自嘲地笑了笑。

什么时候海河城第一美女,古家大小姐,沦落到tuo光了躺在床上,都被人家鄙夷、嘲笑的地步,人家连碰都不愿意碰她一下呢。

那个曼云的魅力,就真这么大吗?

“少爷没说什么啊?”邱妈有些疑惑地望了望古梓菱。

“哦。”古梓菱随意地答了一句,心情忽然莫名地失落起来。

还以为他会告诉邱妈,警告自己不能再踏进那个房间半步呢……

本已渐行渐远的两人,似乎变得更加遥远了。

之前的那个秦天朗,至少会在她面前表现愤怒、悲伤,还有霸道,但现在……都懒得理会自己了吧。

自嘲地笑了笑,古梓菱慢慢地拒绝着邱妈精心准备的早餐,这些精美的早餐,在她嘴中却是索然无味。

“叮——”门铃声忽然响起。

邱妈忙站了起来前去开门,不一会,就传来邱妈略带一丝诧异的声音。

“古夫人,您……您怎么来了?”

“我来看自己的女儿,不能吗?”一个不满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而后那声音的主人显然没有再理会邱妈,哒哒哒的脚步声,迅速朝里面走来。

一个穿着皮草高挽着黑色头发的中年妇女,快速走了进来,纤细的手上戴着一枚硕大的翡翠戒指,一条水晶手链系在手腕上,红色的钻石耳钉在水晶灯下闪闪发光,显得贵气逼人。

“妈?”古梓菱站了起来,看着前面走来的贵太太,苍白的脸色浮现出一抹淡淡的无奈。

“邱妈,你就给我家梓菱吃这些东西?”何素琴看到桌上的早餐,非常不满地说道。

淡薄的稀粥,干巴巴的紫薯,虽然也有培根、鸡蛋,以及牛肉片等,但这等早餐,对于海河城第一家族的秦家来说,似乎太简单了吧。

还是说她们没有用心招待好自己的女儿?

何素琴虽然在秦天朗父母前温顺得像一头小猫,但在邱妈面前,她就毫不客气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古夫人,这些食材都是取自秦家自个的农场,食材的配比选择,也是根据少夫人的体质特异制定的,老夫人说少夫人体内的湿气有些重,所以早餐偏素了点。”邱妈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一听说这早餐是亲家母定下的,何素琴就不再言语,只是不耐烦地挥挥手,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邱妈笑了笑,并没有在意何素琴的态度,在秦家这等豪门大族做的时间长了,自然见惯了形形色色的人。

说实话,何素琴这样类型的贵族女子,她还真遇到过不少。而何素琴之所以让她下去,显然有什么私密的话,要和古梓菱讲。

“您一大早来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事?”邱妈走后,古梓菱有些无奈地问道。

知母莫如女,何素琴什么样的人,古梓菱最清楚不过了,用一句过分的话来形容,那就是无利不起早。

“有事,当然有事,你说都这么多天了,你……你还没和天朗那个吗?”何素琴压低声音,目光灼灼地望着古梓菱。

古梓菱微微一滞,被何素琴这么一问,早餐是再也吃不下去了。

她就知道何素琴来准没什么好事,这不,一大早就来“逼问”她这事了。

“天朗她看不上我,也不肯碰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古梓菱竟没有多大的怨恨,只是显得有些落寞。

他都已经认命了,但秦天朗还是不肯屈服于这场政治联姻。

“她还是放不下那个贱女人?”何素琴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其他人不太清楚秦天朗的情史,但何素琴非常清楚,其中秦天朗和曼云的分开,她在其中也出了不少的力气。

“不过你放心,天朗早晚会发现你的好。”何素琴很清楚这次来的目的,不是来“讨伐”那个已经消失的贱人,当务之急,要让女儿和女婿的婚姻生活步入正轨。

至少,两人应该行洞房吧。

“妈,我们的事您还是少掺和吧……”古梓菱有些头疼地抚了抚额头,她和秦天朗之间的矛盾本来已经是不和调和了,何素琴再掺和进来,只能将事情搞得越来越乱了。

“少掺和?”何素琴眉毛一扬,有些恨其不争地瞪了瞪古梓菱,“天朗那脾气,软硬不吃,以你柔柔弱弱的性子,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让我抱上外孙呢?”

当然,何素琴除了关心古梓菱的肚子有没有动静外,更重要的是,古梓菱肚子的动静,关系到古家的生死存亡。

“您也说了,天朗的脾气软硬不吃,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古梓菱有些烦躁地说道。

昨天,她可是完完全全将尊严丢弃到地上了,但就是这样,秦天朗也还是不愿意用正眼瞧她一眼。

你还能让她做什么呢?

“当然有办法,你看……”何素琴神秘一笑,像变戏法一样,弹开手掌,手掌心里多出了一个小小的瓶子,而后压低声音,凑到古梓菱耳旁,道,“这是用鹿血,海马,晚蚕蛾凝练出来的高纯度药液,你只要在天朗的是食物里放上一滴,妈保证,这事绝对能成。”

居然真的要给她这种东西?!

古梓菱又好气又好笑地望着一脸得意的何素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下催情药,这可是下三滥的手段,而那个自诩为豪门贵族,并死死要维持住古家庞大地位的何素琴,平日里最看不起的,不就是这种粗鄙的手段吗?

现在,居然让她女儿做这种事?

要是让秦天朗事后知道了,还不要恨死她?

看到女儿一脸震惊,且带着些许嘲讽的神色,何素琴精致妆容的脸微微一红,压低声音,难得的解释道:“女儿啊,要知道当初我怎以一个家世不出众的女人从众多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最终,嫁给你老爹的,这其中……其中就有这东西的功劳啊。”

“你也不要小瞧这种手段,有时候就要靠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扭转乾坤。”何素琴劝说着古梓菱,看到古梓菱露出一副犹豫的神色,又叹了一口气,声音变得哀怨起来。

“现在,古家真的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了,要是没有秦家那笔资金,古家坚持不了多久了。梓菱啊,你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爸妈,还有弟弟流落街头吧。”说着,何素琴还抹了一把眼泪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古梓菱只能接过何素琴手中的小瓶子,道:“我知道了。”

见古梓菱接过了小瓶子,何素琴立刻变得眉开眼笑,溺宠夸着古梓菱,道:“我就知道梓菱最乖了,是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何素琴又交代了几句,然后眉开眼笑地离开了,何素琴的突然造访,让古梓菱再也没有心情用早餐了。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骊燕小哥哥点评:

《婚入心扉:再见,秦先生》这本书的人物特点塑造的很形象非常好而且内容也很新颖我很喜欢。这年头儿能找到这么好看的一本书也是不容易了,我非常推荐大家看这本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