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妻子的秘密

妻子的秘密

作者:一叶知秋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0-11-17 11:40:17

《妻子的秘密》小说情节波澜壮阔,一叶知秋主要说的是:男人痞气十足的挪开了手电筒,我这才看清楚他长的什么样子——黝黑的皮肤,高大粗壮的身体,泛黄的牙齿、凶恶的眼神、斜叼在嘴里的香烟、浓烈的烟味……若是刚才在灯光里的模糊一撇让我心惊,而这会儿真正看清挑选我的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才知道,真正的恐惧还在后面。我开始哆嗦,心口像是被什么掏空灌进了冰冷的海风一样,可我的头发还被人抓在手里,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凶恶的男人再次将凶狠恶目挪到我脸上。
展开全部

妻子的秘密:被卖

车子一路飞驰,我并不知道孙莉话里的西方黑苦力具体在哪里落脚,只知道车子开了很久,中途我被迷糊着拽出来过一次。

那些人的动作一如既往的粗鲁,忍着疼痛,我虽然看不清楚外面,但是清楚的听到了麻袋外面的海浪声。

我猜测自己应该是上了一条船。

以前就从网上看到过,海面上有不少这种非法拘禁人力做苦力的事情,那时也没过多的注意,只是觉得那些被迫卖去做苦力的人很可怜。

只是没想到,那时的可怜之人的痛楚如今却成了自己的。

是造化弄人,还是苍天无眼!

几天之后,我被他们再次从麻袋里拖了出来,狠狠摔在了地上,身下的石子膈的我忍不住弯起了身体。

迷糊着睁开眼睛,等到眼睛适应了光线,我才看清楚自己此时此刻所在的地方是个什么样子。

漆黑的夜,猛烈的海风,不远处的黑色礁石每隔数秒就会遭受到巨浪的袭击,漂浮在海浪上的泡沫,一次又一次推动着海边的细沙,带着誓不罢休的凶狠。

我心口一凉,哆嗦着弯了弯几近僵直的手指,这时,脑后猛然一疼,我被迫仰起了头。

一道强光照上了我的脸,我闭着眼睛要躲,却被猛的拽了回去,只好眯着眼睛,仰头看着眼前。

眼睛习惯强光之后,我才在光晕里模糊着看到一个人的脸,虽然模糊不清,但依旧可以看出面前的人的粗犷、凶狠,尤其是那一双如同恶狼一样的眼睛,在灯光的背后,充斥着凶狠、嗜血。

我有一种被人当做宠物、不,应该是任意被人挑选的市场所卖的肉类被人正挑选的感觉一样才对,那人捏着我的下巴,左右看了看我的脸,看表情似乎有些不满意。

“哼!老子这里只需要能干活的,你给老子送来个软趴趴的娘们有什么用,”男人猛的摔开我下巴,歪头喷了一口吐沫,然后侧歪着头,边吐着烟圈边说道:“就这样的,给老子睡老子都觉得膈应。”

男人痞气十足的挪开了手电筒,我这才看清楚他长的什么样子——黝黑的皮肤,高大粗壮的身体,泛黄的牙齿、凶恶的眼神、斜叼在嘴里的香烟、浓烈的烟味……

若是刚才在灯光里的模糊一撇让我心惊,而这会儿真正看清挑选我的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才知道,真正的恐惧还在后面。

我开始哆嗦,心口像是被什么掏空灌进了冰冷的海风一样,可我的头发还被人抓在手里,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凶恶的男人再次将凶狠恶目挪到我脸上。

我身后一个人说道:“陈哥,这女人是有人花钱送进来的,怎么用您随意,只要……呵呵,别让人跑出去就成,您看……”

头发突然被松开,我猛的栽到了地上,鼻子被地上的石子磕的生疼,干涩的眼睛立马觉得有些温热。

我急于想知道自己会被怎么处置,忍着痛又赶紧抬起头去听他们说话。

抓我头发的男人塞了个用报纸包着的东西过去,那个恶狠狠的男人接过去颠了两下,然后回头看了我一眼,微微皱眉。

过了片刻功夫,他扯着厚紫唇笑了一下,说道:“都带回去。”

“谢谢陈哥。”

送我过来的人喜笑颜开,而我、以及和我一起被送过来的人,都知道这样一句“都带回去”意味着什么,可是,我们没有一个人反抗、哭泣。

我心里充满了恐惧,但这并不代表我已经甘心认命,只不过既然他们是坐船到的这里,这会儿又人多势众,我既不能打,又不太会跑,就算侥幸一时挣脱,也跑不掉,到时候免不了还会受皮肉之苦。

没有寻思太多,我已经决定好等待时机,唯有保住一条命等待时机,才能找到机会逃出去。

唯有逃出去、唯有活着,我才能……

我低着头,咬紧牙关,脑海里都是钱良和孙莉这对狗男女的笑脸,我恨、无比的恨。

如果他们只是婚内出轨、勾引人夫,甚至于夺了我父母留给我的一套房子,这些我都可以试图原谅,可是,他们不该欺人太甚,连我唯一的一套房子也要设计,呵,房子要了也就罢了,居然还给我卖到这种地方,这种恨誓死不休。

内心的滔天恨意让我镇定了一些,那些人完成交接之后,兴许是知道我们到了这里就跑不掉了,挨个给我们松开手脚之后,推搡着、怒斥着将我们塞进了一辆破旧面包车里。

我没心思去看和我一起被卖的都是些什么人,扭头看着破了洞的窗户,窗外是一片海景,沙滩、椰树、礁石、黄沙、海浪,唯独没有霓虹灯的光亮。

这么偏远的地方,该不会是个什么岛吧?

我心里的不安很强烈,孙莉是孙氏集团的小姐,早在我嫁给钱良的时候,她就恨不得我被车撞死,现在有了机会,她没有直接让人弄死我,那肯定是想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据我工作那几年对外界的了解,上海附近并没有这样胆敢贩卖劳动力的事情发生,孙莉想让我离开浦西,按照一路的距离来算,差不多也只是在公海附近。

如果在岛上,只怕更不好逃跑了。

想到这,我暗暗叹了一口气。

面包车开了很久,中途一直走的林子,因为是夜里,看的不太清楚。等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我们被挨个拽下了车。

下了车,四周就亮了起来,我抬头看了一眼,前面不远处挂着三个大号的探照灯。

后面有人跟着,我没办法停下来仔细看,只好跟着一并被卖的人边走边打量四周。

我们进了一个类似于工地的地方,地面上都是坑坑洼洼的泥坑,不过已经干了。中间有一条两人宽的土路,路两边堆满了钢筋、钢板一类的东西。

我皱了皱眉,正寻思这里是不是一个建筑工地,后背就被人狠狠推了一下。

“啊……”我惊呼一声,身体猛的朝前扑了出去。

妻子的秘密:分配工作

还好我前面还有其他人,这才没摔倒。

站稳后,我皱着眉回头看了一眼。

“看什么看,再特么东瞅西瞅,老子抽死你。”推我的是一个小个子男人,他手里握着一只鞭子,短小的那种,他看到我看他,扬着鞭子就要打我。

我下意识缩了一下脖子,但是预料到的巨痛并没有到达。

“哎!陈哥、陈哥,别生气,这些都是今天刚到的货吧?”

“哼!可不就是今天刚到的,瞧瞧他们这一个个的笨样,呸!”

居然有人帮我说话?

我扭头看了一眼后面,要打我的小个子被一个男人搂住了肩膀,手里的短鞭子也被那人摁了下去,那人陪着笑脸又小声嘀咕了什么,小个子看了那男人两眼,也就没再为难我,只恶狠狠的让我走快点。

在这样的地方、而我又是刚刚过来,有人替我说话,我自然觉得好奇,于是留心多看了那人一眼。

一行人从工地中间穿过,又走了一段路,等看到一排钢板房这才停下来,握短鞭的小个子指了指左边一排,让男人都过去,然后让我们这些为数不多的几个女的去了右边。

一切都再正常不过,只是……那个小个子站在我面前的时候,眼神有点怪。

我也没多想,跟着其他人进了钢板房。

你若是没有去过更差的地方,你就永远想不到、你曾经所不喜欢的某个地方,在以后得日子里,兴许就是你日日所期待的天堂。

钢板房里环境可想而知,除了脏乱差,剩下的就是拥挤,无比的拥挤,两人睡一张单人床,床是铁的,三层的那种。

一只灯泡的光亮,三十平米的面积,十二张铁床,一床三层。所处可见的垃圾、衣服,就连用过的卫生巾也可以低头可见。

屋子里腥臭、霉味混合,让我几乎吐出来,可是可悲的是,你连吐的时间都没有。

“新来的,你住门口去。”一个披散着头发的女人突然推了我一下,也没管我同意不同意,就走到其他人面前安排床位了。

我看了一眼门口的床位,皱了皱眉。正对着尿桶的位置,这是看我是最瘦的那个,好欺负啊!

心里虽然不愿意,但是面对满屋子的脏乱,一群不认识的女人,我突然觉的面对尿桶似乎更好,最起码不用和不认识的人挤在一张单人床上。

一夜无眠,睁眼待天明。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屋外就响起了连骂带砸门的声音,骂声由远而近,房间里的其他女人似乎已经习惯了,不等门被砸的砰砰响,她们已经动作麻利的起床了。

我跟着一群女人出了房门,入眼所见的钢筋房体确定了这是一处工地,远远看过去,还有许多的起吊机,想来这样的工地不是一处,而是成片。

“你,跟着她去厨房做饭。”

正走着,昨晚挑选我的陈哥突然拽住了我的胳膊,一把将我朝着旁边的一个胖女人身上推了过去。

我惊慌着站稳,再抬起头,那人已经跟着其他人走到了前面。

“走吧。”胖女人喊了我一下。

我点了点头,模样还算乖顺的跟着去了厨房。

说好听点做饭的地方是厨房,可实际上也就是三口大锅,一堆白菜,两面透风,两面白墙。

这些我看的有些目瞪口呆,尤其是胖女人让我掌勺,我找了半天,却只找到盐的时候。

“江、江姨,这……”我拿着一瓶子盐,有点手足无措。

江姨蹲在一堆白菜面前,手上撕白菜的动作不停,抬头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有点咸味就成,抓紧做吧。”

说完,她低下头没再理我。

我看着手里的一瓶子白盐,再看看那一堆白菜,再一想以前的日子,突然觉得“生在福中不知福”是什么体会了。

工地里每天早上吃的是白菜汤拌饭,中午盐炒白菜,晚饭依旧是白菜,似乎除了可以吃饱,口味什么的都不是管事的所考虑的问题,至于油水,更是想也别想。

对了,这里最大的管事就是那天挑选我的陈哥陈天霸。江姨和我相处了几天,渐渐话多了起来,关于陈天霸的事情我都是听江姨说的,至于我们具体在位置在哪里,江姨说她也不知道。

我们所在的工地不止一个,我和江姨分为一队,只需要负责其中一个工地的黑工伙食。

“江姨,他们天天吃水煮白菜,难道就没有人敢……”我看了一眼厨房外面,怕接下来说的话被人听见。

江姨看了我一眼,见我眼巴巴的盯着她,也没说什么,倒是起身朝外面走了一圈,回来的时候,一双手对着看不出颜色的围裙搓了两下。

“你才刚过来,有些事情不知道,”她盯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我眨了一下眼睛,以为没有后续的话了,不曾想江姨神经兮兮的看了一眼外面,猛然朝着我走近了两步。

“小倩,江姨也是看你这孩子心善才跟你多说几句,你刚才问我的,以后别再问了,尤其是……别让其他人听到,记住了!”

江姨说完,目色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接着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从我身边走过去干活去了。

我站在原地,看着厨房门口正对着的土丘,心里有些难受,可这种难受却不是因为江姨未说出口的那些话里的提醒,而是一种近似乎茫然的空虚与绝望。

我看着江姨苍老的脸、夹着白的头发,一时语塞,心里更是如同坠了千金大石,压的心口一阵一阵的疼。

听了江姨的叮嘱之后,我再也没有私下向别人问过什么,我以为日子就这么一直过下去了。

到达工地的半个月时间,我对这里也算熟悉了,除了江姨,宿舍里其他女人虽然不太愿意说话,但好在不会像刚开始那几天那样不时的欺负我。

度日如年,我每每透着门缝漆黑的夜,总在想,我这一生是不是就要如此度过了。

我原本是这样认为的,且深信不疑,可有一天,工地里突然来了一群外国人。

小说《妻子的秘密》 第16章 被卖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采亦小姐姐点评:

《妻子的秘密》是由一叶知秋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人物性格在作者的刻画下每个人都有鲜活特点体现,剧情引人入胜,总会出乎我的预料,下午茶时间还有什么比喝着茶读本好书更惬意的事情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