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邪少的极品辣妻

邪少的极品辣妻

作者:慈二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1-17 13:00:06

作者慈二给大家带来了《邪少的极品辣妻》的主要情节:大掌却把遮住他视线的柔荑给抓住,放在他的胸口,他趴在她的身上停下动作,心疼的看着她说:“你这个女人,整天在乱想什么?” 他突然抱着她的脑袋,真想撬开来看看,此时她怎么显的那么无助,那么悲伤。 她不说,甚至不敢再看他。 晚饭的时候‘意外’的碰到裴彬跟裴云,那小女人见到容丰就好似看不到还有别人,跑到他身后就抱着他:“阿丰,看来老天都不舍的让我们分开哦,竟然在这里也能遇到你。”
展开全部

16 他的命令

   晚上她下班稍晚了些,匆匆的收拾好包就拿着车钥匙要去接他的时候他却已经到了。

   门口她一开门,他刚好站在她面前:“你让我等的太久了!”

   她很抱歉的耸耸肩:“刚刚临时开了个小会,我刚要去……”

   她伸伸手,外套,包包,车钥匙,她是真的要去接他。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然后走进去,把门一关就靠近她。

   她想后退已经来不及,他的臂弯在她的后腰一收,小腹就撞到他结实的肌肤,紧张的她小脸一阵粉色。

   他就那么搂着她往前走,她穿着高跟鞋,倒退的时候感觉自己脚后跟都疼了,他却不放开她,邪魅的眼神看着她,直到把她推倒在那宽大的软皮沙发里,他欺上去在她身上:“宝贝,我刚刚查到,你在美国那三年交了一个男朋友,并且关系非常好!”

   她的心一荡,他查的倒是够快,却从容应对:“那你也一定查到我在回国的那天就已经跟他分手了!”

   他得意一笑:“还好是这样!”

   她也松了口气,还好他没有半途而废查到她跟沈睿弦交往就停手。

   “原来他才是你的第一个男朋友,再见面的时候有没有吓一跳?”

   大掌把她脑后盘着的长发解开,瞬间一个温柔的小女人就立在眼前。

   该说是躺在。

   他得意洋洋的看着身下的妻子,坐拥江山的帝王也未必有他这样的骄傲。

   她却来不及想这些,只觉得他在没事找事,却不敢懈怠一点点,只能说:“你都看到的不是吗?”

   他眼见她不为所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有种想要征服她的冲动:“叶慈,你是我的!”

   当有个男人对你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对你的心有多自私,多小,你就该知道了。

   忘了谁告诉她的,只是一颗心狠狠地一荡,像是被什么给紧紧地绑住。

   眼前突然一黑,他霸道的吻上她柔软的唇瓣,大掌在她的柔软肆意的揉捏着。

   她被吻的脸上泛起粉色,他却没有放开她的意思,越吻越是欲罢不能,越吻越是狂野的无法收场。

   当小腹被温热的触感所覆盖,她的身体紧绷着:“喂,别玩了!”

   现在她是下班了,但是今晚她的秘书跟助理正在加班呢,要是被发现她在办公室跟老公偷情……好吧,跟老公应该不算偷情,但是传出去毕竟不好听嘛,影响她的一朝英明。

   “谁说我在玩,我很认真!”

   他低沉沙哑的嗓音在她耳边浅浅的轻吐出,她的身子又是一紧。

   那话,仿佛只是针对此刻的问题,又仿佛在传达着某种心意。

   她不敢多要他什么,他是她的老公,却不是她的爱人,她的心里瞬间紧张起来,她怕,怕来不及想明白就已经陷进去。

   他却突然抱住她,然后吻的越来越深,越来越密不透风,像是在传达她什么,又像只是霸道的习惯的占有一个女人。

   “抱着我!”他低沉的嗓音,大掌已经把她的外套撩起,她的手紧紧地抱住的腰,内YI都没有褪去,他就急急地进去她的身体。

   那一下被填满的感觉,她的眼睛竟然湿润了。

   她好像贪恋着他这一刻的疯狂,好像想要他更多的在意。

   眼角不知道何时就已经溢满泪花,他似是感觉到什么,狂野的动作突然缓慢下来,起身,眼见她柔弱难过的样子,心疼的低声问:“怎么了?”

   她摇摇头,伸手捂住他的眼睛,低哑的嗓音对他说执拗道:“不许看!”

   大掌却把遮住他视线的柔荑给抓住,放在他的胸口,他趴在她的身上停下动作,心疼的看着她说:“你这个女人,整天在乱想什么?”

   他突然抱着她的脑袋,真想撬开来看看,此时她怎么显的那么无助,那么悲伤。

   她不说,甚至不敢再看他。

   晚饭的时候‘意外’的碰到裴彬跟裴云,那小女人见到容丰就好似看不到还有别人,跑到他身后就抱着他:“阿丰,看来老天都不舍的让我们分开哦,竟然在这里也能遇到你。”

   容丰微微皱眉,把横在自己脖子上的藕臂拿开,一句话也不说。

   裴云失落的撅着嘴吧坐到他另一边:“你还在生气啊?”

   裴彬坐到叶慈的对面,看着叶慈有些红肿的眼睛竟然情不自禁的想要坐到她身边去,却只是靠在座位里给她发了条信息。

   叶慈看着裴云一直在哄容丰的样子竟然有点烦躁,收到信息后也只是冷冷的看了裴彬一眼,然后别开脸看着别处。

   这晚的雨下的有些沉默,细细的,像是一首小情歌。

   裴彬蹙着眉看一眼一直在跟容丰套近乎的小妹,然后桌子底下狠狠地一脚提在裴云的小腿上。

   裴云吃痛的唏嘘一声,然后不悦的朝着裴彬瞪了一眼,这个大小姐自小就被名门里那些大少爷们捧在手心里,早就习惯了无视别人。

   裴彬却更是用眼神提醒她容丰老婆还在这里,别太过分,裴云却不以为然,甚至冷冷的看了叶慈一眼:“叶小姐心情好像不太好啊?”

   不是瞎子的,只要看一眼就能看到她哭过的样子。

   叶慈稍显尴尬的一瞬间,却在对上裴云的眼的时候冷冷一笑:“谢谢关心!”

   裴云又不高兴的撅了撅嘴巴,没想到叶慈竟然只是这样敷衍她一句:“不用谢啦,不管怎么说你也是阿丰的名义妻子,我不在的时候,还要谢谢你替我照顾他!”

   裴云说着已经举起酒杯。

   裴彬在旁边又是

   狠狠的一脚,裴云这次却特别坚强,只是一本正经的举着酒杯等叶慈陪她喝了这一杯。

   叶慈看她那么坚定,也没心情跟她斗,就举起杯子自顾的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回敬裴云一眼。

   容丰在旁边看着,不悦的提醒:“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叶慈转头看他一眼:“是吗?忘记了什么?你提醒我一下?”

   容丰皱着眉没再说话,倒是裴云,看这夫妻俩好像在吵架,心情莫名的好:“你们俩在吵架哦?叶小姐你不要跟阿丰吵嘛,他白天要上班,晚上还要陪你吃饭来扮演好丈夫身边的人都误以为你们关系很好,他已经很累了!”

   叶慈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冷漠起来,从椅子里站了起来,冷冷的看裴云一眼:“还轮不到你来教我怎么跟他相处,要是想管,管好你自己该管的人吧!”

   她哪里还有心情吃饭,说完就拿着包走人了。

   裴彬看了妹妹一眼,然后起身攥着拳头在裴云的头顶作势要揍她的样子,然后却只是恨恨的说:“你找揍呢吧!”

   说完人就追了出去。

   容丰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看着前面那个女人的身影走远,看着老同学追着他老婆走了。

   一下子就空了,她的座位。

   还有他的心里。

   长睫微微的垂下,他似是在努力的想要想起些什么。

   “阿丰,他们都走了你不要生气哦,我陪你吃更好啊!”她说着已经搬着椅子凑上前。

   他却突然站了起来,看都不看她一眼就迈着坚定的步子转身离开了。

   “阿丰,阿丰……”她赶紧的拿着包追上去。

   那个曾经把她当成小公主捧在掌心的男子,突然就不再理她,好似比陌生人还要陌生。

   她追出去的时候他已经上了车,雨势越来越大,她站在路边看着他的车子越来越远,然后看不见了。

   不知道为什么,眼睛就那么突然的模糊了,她竟然忍不住咬着唇低喃:阿丰,我不要就这样失去你!

17 醋坛子彻底掀翻了

   裴彬带着她到了彬之慈居,她很喜欢这里,静静地躺在他为她专门设计的摇椅里听着外面的细雨滴滴答答的敲打着玻幕上。

   裴彬站在房间门口愁苦的抽着烟,外面就是她最爱的美景,刚建造起来这里的时候他还很得意,以为她住进来的时候他一定会很开心,但是今天他才发现,其实现实跟理想之间的差距总是那么的大。

   很大的一个落地窗,她独坐在那里,椅子轻轻地晃悠着,她轻合着眸,心里无比的宁静,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去猜。

   他呢?

   是不是已经在跟裴云过他的二人世界?

   心里一阵阵的闷闷地透不过气,一直安静着的房间外突然有熟悉的男子争吵的声音,她才缓缓地睁开疲倦的眸子。

   门被一脚狠狠的踹开,她惊的从椅子里坐起来,就看到那个本应该跟女友在饭店吃饭的男子朝着她大步走来,越来越近。

   玻幕外的一片漆黑,映着她的脸那么的憔悴。

   裴彬的心一荡,跟在后面:“容丰你不要太过分!”

   裴彬当然看到当裴云故意说那些话激叶慈的时候,容丰什么都不做,像个旁观者那样冷漠。

   “我们之间的事你少管!”他站在台阶上突然转身指着裴彬的鼻子要挟。

   俨如一个暴怒的古代帝王那样霸气不容置疑。

   他第一次走进这个地方,才发现身后的男人竟然是他很大的威胁。

   他只以为那只是一幅画,他以为别人都跟他一样没心没肺,但是这个餐厅让他推翻了过去自己的想法。

   说完后又转身,把她从椅子里拉起来,那把椅子更让他愤怒的想要杀人:“跟我回去!”

   他抓起她的手腕紧紧地捏着就把她往下带。

   “你凭什么让她跟你回去?”裴彬上前拦住,如果他们相爱,他会让容丰带她走。

   “凭我是她的合法丈夫,凭我是她将来孩子的父亲,凭我是她这辈子唯一的男人!”容丰居高临下的,言语间更是咄咄逼人。

   裴彬气的咬牙切齿,紧握着拳头就要朝着他挥过去。

   “让我跟他回去!”一直没说话的女人终于开了口,平静无波的口气。

   那样柔弱的声音,裴彬几乎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这不是她的性子。

   她是一个那么骄傲的女人,她怎么会妥协?

   容丰冷冷的看了裴彬一眼,然后拉着她就往外走。

   回到家后他先从车子里出来,然后脱掉身上的外套走到她那边,用外套把她的脑袋包裹住,然后拉着她往屋子里走去。

   她的心里一热,不可否认,即使那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她都会被感动的无以复加。

   可是发现的越是多了,她反而越是难过,一颗心闷闷地,像是要窒息了。

   下人看到他们俩回来赶紧的拿着毛巾上前:“总裁,少奶奶,我去给你们放水洗个热水澡,别淋病了!”

   他把外套丢在门口,然后拉着她就往楼上走去。

   也不说话,只是那么冷冰冰的。

   正在放水的阿姨见到他们进来吓了一跳,他却冷冷的说:“你去休息吧!”

   阿姨赶紧退了出去,他直接把她丢进浴缸里,温热的水顺着她的肩头洒满了她身上的所有布料,白色的衬衣里的春光也被他一览无余。

   “我警告你不要因为跟我置气就跟别的男人走,更不要再让我看到甚至是听到你去彬之慈居那个破地方!”他一手拎着她胸口的布料,一手指着她的鼻子警告她。

   那样子,十足的恶霸。

   她眼睛早已经模糊,却还是忍不住跟他置气:“你现在的样子,我会以为你是在跟裴彬争风吃醋!”

   他粗鲁的扯开自己的衬衫,听着那句话之后停下手里的动作,性感的手指突然扶着浴缸的沿倾身她面前:“我就是在吃醋又怎样?”

   他还理所当然!

   她的心却一荡。

   他像极了一个吃醋的大男孩,置气的到浴缸里把她抱到怀里把她身上的衣服都扒干净,不顾她的眼泪硬是强行的跟她发生关系。

   尽管她也把他的唇给咬破了,是因为心太疼,他那么目中无人,那么高高在上,那么……得瑟!

   既然他这么随性而为,既然她无法做到他那样随意,但是,她那么委屈,委屈到开始任性,任性的在他强行吻她的时候趁机把他的唇角给咬破了。

   他疼的唏嘘一声,接下来却更是发了狠的要她:“不错,我就喜欢你的野蛮劲,来啊,让我看看你有多厉害!”

   他挑衅着,在她耳边肆意的撩拨着她的身体。

   她羞燥的捶打着他结实的胸膛,直到浴室里满满的水泽,他们俩才好不容易停下这场别样的斗争。

   大床上他粗喘着气躺在她身边,很过瘾刚刚像是干了一仗,又为了今晚去彬之慈居而心慌意乱。

   他真是没想到,裴彬竟然能做的那么细致,包括每一个小细节。

   亏她那次还跟他说其实一般般。

   如果这都是一般般,那么什么才不一般?

   她也很累,累的几乎眼睛都睁不开了,白色的毯子盖住她柔软的肌肤,裸着的香肩上肌肤细致,乳白,引人遐想。

   就在她要渐渐地稳定了情绪的时候他却又一个翻身压上来:“你发誓,以后再也不去那里!”

   他盛气凌人的模样,不可一世的模样,就那么硬生生的逼着她发誓,大掌在她柔软的肌肤上揉捏的她疼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你威胁我?”他如果温柔点她还有可能考虑考虑,他这样要挟她,她怎么可能答应。

   “威胁?我是命令!”他比她还要严肃,要置气谁不会。

   “不可能!”她冷冷的拒绝,不给他一点面子。

   “不可能?”

   他皱眉,她这倔强的性子,他决心要给她改一改。

   “是,不可能!”

   她坚定的又说一遍,他突然用力捏着她的肌肤,下一刻就又低头在她脖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像个吸血鬼。

   “到底答不答应我?”

   他竟然用这种方式来折磨她,逼她答应。

   这一夜无论他怎么折磨,她硬是没有低头过,就算最后她疼的快要动不了,最多也就掉了几滴眼泪。

   “混蛋!”他可以有自由的私生活,她为什么不可以有?

   当初讲好互不干涉,她不干涉他,他何必来干涉她?

   最后她终于气不过,又没了别的主意,被他逼的趴在他的身上后她脑子里闪过一个念想,下一刻就趴在他胸膛上哭起来,哭的那叫一个肝肠寸断,我见犹怜。

   他果真一下子没了办法,怎么弄她都不起来,不让他看她哭的伤心欲绝的样子,他就看不下去女人那么哭,尤其是她一直在他面前扮演着女强人的样子,突然像是个无助的小少妇,他情何以堪。

   凌晨三点,外面的雨还在静悄悄的下着,玻幕里却已经平静下来。

   只听到男子柔软的声音:“好了好了,我不逼你就是,不哭了好不好?”

   女子的哭声渐渐地低了些,却依然委屈的抽泣着。

   男子的声音更加温柔,更加妥协:“宝贝,我错了,我只是看到那个画面就气不过,他比我为你做的多,我只是……宝贝,不要哭了好不好?……”

   后来什么声音都没了,没了哭泣声,没了哄诱声。

   只是没过多久就听到女子得逞后的放肆笑声,她终于忍受不住,肚子都要笑抽了。

   然后男子被算计的愤怒:“叶慈,你个老奸巨猾,竟然跟我玩心眼……”

   “啊……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不要玩了……”她却突然好痛快,过瘾。

   “叫老公!”

   “叫不叫?”

   “快点!”

   ……

   “老公……老公公……老公……”

   夜彻底静下来,室内满是旖旎,大床上不一样的身体紧紧地纠缠在一起沉沉的睡着。

   一夜好眠!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寄春小仙女点评:

看完《邪少的极品辣妻》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慈二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