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爹地,你女朋友又跑了

爹地,你女朋友又跑了

作者:淡水笑颜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2-28 14:20:16

作者淡水笑颜给大家带来了《爹地,你女朋友又跑了》的主要情节:可是。江震南只是回应了一句:“去公司吧!我有重要的事情宣布!”江呤雨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虽然疑惑,还是准时将孩子送到了学校。瑜姐早就在学校门口等青团子了。就像六年前每天在门口等江呤雨一样。她脸上的笑容不温不火,见到青团子便伸出手将他牵进校区。把孩子交到瑜姐手里,江呤雨本来还想和她说说话,但瑜姐好像没看见她似的,已经调转轮椅,给了她一个清冷的背影。
展开全部

:故意的

第二天一大早,江呤雨便带着青团子去了舞蹈学校,接待他们的是瑜姐。

今天的瑜姐穿着一身长裙,脸色苍白,尽管坐在轮椅上,但仍有一种病娇的美。

瑜姐微笑着将青团子带到练功房。

三四十个不同年龄段的小舞者在认真的练着基本功。

有人在下腰,有人在劈叉,还有人则像跳芭蕾舞一样踮起脚尖……

见瑜姐进来,孩子们都停下了动作,笑嘻嘻的看着瑜姐手里拉着的漂亮小男孩。

一身帅气的咖色卫衣,配上酷酷的深色牛仔裤,咖色小球鞋。一张圆嘟嘟的小脸,五官深刻立体,肤色白嫩细腻,浓密柔软的黑发覆盖着他洁白饱满的小额头。只是好像很随意地站在那里,竟宛如t台上光芒四射的小模特那般惹眼。

“哇!这个小朋友长得好可爱呀!”

“唉呀呀,他好有明星相哦……”

“气场好强大,第一次面对这么多生人,他完全不像其他同龄人一样露怯吖!”

一群可爱的小舞者已经低声议论开了……

“这是你们年龄最小的学弟青团子,他今年才五岁。”瑜姐将青团子拉到练功房中央,目光里带着隐藏不了骄傲:“用一个舞者的方式和学长学姐们打个招呼吧!”

青团子乖巧地上前,双腿并得笔直,一手背于身后,很礼貌地躬身行礼。

就这样打招呼?

这孩子是不是有点让人失望?

江呤雨正在脑补学长学姐们快要嘘声一片,场内音乐突然响起。青团子表情轻松自然,开始随着音乐舞动……

这个小男生居然跳起了麦当娜的爵士舞!

动作表情都很到位,小小的身体舞动着将爵士舞的自由奔放和性感洒脱体现的淋漓尽致!

这真是用灵魂在跳舞!天啦!这孩子才五岁啊!

连江呤雨都一脸惊愕了。

青团子到底是什么时候学会这个的?

江呤雨只知道他喜欢在家里搜一些视频,跟着学跳舞……

没想到他跳的跟专业舞者一样好。

音乐结束,四周掌声雷动。

有两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甚至跑了过来围着青团子,眼睛里闪烁着崇拜的目光。小迷妹那神情仿佛已经被青团子给迷惑得不要不要的了:“天啦!青团子……你长得太好看了,你的舞也跳得太棒了……”

青团子有一丢丢的不好意思了:“其实这支舞我也是刚刚学会,这才是第一次把它完整地跳出来……”

“天啦……还是第一次跳这支舞?”一起跑到练功房中央的男孩比女孩大一些,估计也就十六七岁左右,他激动得无以复加:“妹妹,你听到没有!这是他第一次跳爵士舞!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神童吗?”

小迷妹也兴奋地大叫:“天啦……第一次!第一次就能跳得这么好!”

“好了,大家继续吧!”拉着青团子的手,瑜姐嘴角的微笑荡漾着温柔:“青团子,欢迎你的到来!”

陪青团子熟悉了一天场地,江呤雨一直静静地在旁边看着儿子欢快地接受训练。

青团子这个孩子年纪虽小,但一直比较自立,胆子大,其实完全不用江呤雨陪着的。

但江呤雨舍不得离开。

看着那些孩子训练,她仿佛看到了当初的自己。

她曾经像热爱生命一样热爱舞蹈。

可是因为孕育生命,她义无反顾地结束了舞动的生涯。

那一次为了参加一个拉丁舞国际比赛,江呤雨已经被瑜姐特训了整整两个月。

但就在这时候她发现自己怀孕了,而且医生告诉她胎象不稳,不能再做剧烈运动。

为了保住肚子里的小生命,江呤雨才离开了瑜姐。

也是因为她的离开,瑜姐在舞台上走神,在做一个高难度动作时硬生生地摔下舞台,将两个膝盖摔成了骨碎……

江呤雨不敢看瑜姐的眼睛,瑜姐因为江呤雨坐上了轮椅。是她让这个热爱跳舞的舞者像蝴蝶失去了翅膀……

青团子训练结束,已经是华灯初上。

孟邵阳的车停在舞蹈班门口。

见他们出来,孟邵阳一脸不耐烦:“我说江大小姐你们能不能快一点?我都等烦了!”

江呤雨眉梢一扬:“我让你等了?”

“要不是老头子多事非要叫我来接你,你以为我想来?”

估计李艳蓉已经将青团子昨天耍她的事添油加醋地跟孟邵阳说了。现在的孟邵阳显得很不耐烦。

江呤雨:“我们知道打车回去!还有,明天我就去买车,不用你接送!”

买车?那不又得花老头子的钱?老头子那么心疼他女儿,买车肯定大手笔!这样一来,岂不是遗产不是又少了一大笔?

孟邵阳赶紧改口:“妹妹啊,爸病得严重,让哥最近心情很不好,说话有点难听,你别介意。你还是坐我的车回去吧,免得爸觉得我们兄妹不和,不开心。”

想起老爸病着,委实不能再让他生气。江呤雨忍了这口气,上车了。

不过一上车她就后悔了。

有意深呼吸一下,她狐疑着:“你喝酒了?”

“喝了一杯鸡尾酒而已!”

喝酒还开车?

开什么玩笑?

江呤雨赶紧的:“我要下车!”

“别这样,妹妹!哥只喝了一点点,完全没问题的,你看我天天如此不也好好的?况且舞蹈学校这边也不好打车。”

这边地处偏僻,确实不好打车。

江呤雨只好作罢。

汽车启动,孟邵阳开始抱怨,说老爷子是个老糊涂管他管得太严。

他说话那语气让江呤雨心里很不舒服,正想说她要下车,却见有交警把车拦下了。

警察说今天这条街单号限行,问孟邵阳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孟邵阳一个劲儿地说好话。

江呤雨因为孟邵阳直接称呼自己的爸爸老东西,心里很不爽。突然灵机一动故作惊讬:“天啦!我以为警察鼻子那么灵,查你酒驾呢!”

气得孟邵阳吐血,却只能微笑面对警察。

有母必有其子,青团子心电感应般知道了妈咪的意图,他大叫:“舅舅!警察叔叔该不会是知道你买了辆二手车还没考驾照吧?”

“别他妈胡说八道!”孟邵阳爆粗了。

狗急跳墙了!

看来又没带驾照。

交警皱着眉头叫孟邵阳下车配合检查,怀疑他酒驾和无证驾驶!

“你们纯纯粹就是故意整整人是吧?”孟邵阳一急,说话都结巴了。

江呤雨一笑:“对啊!我就是故意的。”

然后淡定地带着儿子打了的士回去。

:出事了

孟邵阳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因为李艳蓉今天晚上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没有去给他送驾照。

孟邵阳一进门看见青团子正在客厅里玩小火车便气不打一处来:“小王八蛋,你今天为什么整我?我好心好意来接你们,你们倒好,倒打一耙!”

青团子一本正经:“舅舅,什么是王八蛋?”

这孩子一直生活在意大利,不太懂得汉语里骂人的话。

孟邵阳估计觉得被青团子耍了一次,自己吃了大亏,所以自己也要耍一耍青团子心里才能平衡:“王八蛋就是聪明可爱的意思!所以呀,我们家青团子就是一个小王八蛋!”

“哦……”青团子似懂非懂,但还是点了点头。

孟邵阳估计觉得还不解恨,想告告这两母子的状,但看了看江震南紧闭的房门,估计老爷子已经睡了,他也只好作罢。

第二天早上吃早餐,连青团子都已经乖乖的就座,李艳蓉才打着呵欠走出来。

脸上还贴了一块面膜,所以她打呵欠的动作,就显得特别狰狞可怕。

“啊!”青团子着实吃了一惊,童言无忌:“小外婆,你好像一个妖怪哦!”

“小王八蛋!说什么呢你?”李艳蓉一把扯下自己脸上的面膜,一脸罪大仇深的瞪着青团子。

“小外婆,你干嘛这样瞪着我?难道你觉得自己像一个老王八蛋吗?”青团子一扭头。

估计心里觉得这个老王八蛋不够格!

“有妈生没妈教的东西!你说谁是老王八蛋?”

青团子估计心情有点好,不想打击眼前这个不服气的“狼外婆”。所以很乖巧的摸着自己的脑门儿:“你就是老王八蛋呀!不是说王八蛋就是聪明可爱的意思吗?”

“哪个缺德货这么跟你说的?他才是王八蛋,他妈是母王八才生出这种王八蛋!”

李艳蓉气得一点口德也没有了。

“舅舅说的呀!”小青团子一本正经。

“……”李艳蓉无话可说。

江呤雨忍着笑,看着还一脸懵逼的青团子。

青团子挠着自己的后脑勺:“妈咪,我说错什么了吗?”

江呤雨一脸的云淡风轻:“吃东西吧!多吃点。”

当着江震南的面,就算李艳蓉心里窝火,也不好意思表现出来。只好狠狠的喝了一口放在面前的豆浆。

“哎呀,好烫!”李艳蓉赶紧吐了口里的东西,气炸了。刚好找到一个理由便开始喋喋不休的骂阿姨了。

说阿姨睡得像头猪,她按了三次门铃也没出来开门,让她大晚上的在外面站了半天。

江震南有点不悦:“你回来那么晚,去干嘛了?”

“给儿子送驾照啊!”李艳蓉一脸的理所应当:“总不能让这个粗心鬼因为没驾照,被警察给扣起来吧?”

事实上,昨天晚上在江呤雨和青团子的合作下,孟邵阳确实因为没带驾照被警察留着喝了一会儿茶。

江震南气得脸色发白,紧紧的捏着自己手里的牛奶杯子:“从今天开始,你晚上不许再出去!”

“干什么呀?”李艳蓉还显得很理直气壮:“是不是因为儿子不是你亲生的,你就不知道关心?再怎么说邵阳也叫了你十年爸爸!”

江震南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满口谎言的女人!你去问问一下你的宝贝儿子昨天他为什么回来的那么晚!”

李艳蓉真的去问了,一边走还一边在抱怨:“真是个老顽固,孩子晚一点回来怎么了?三十大几的人了,难道你还想让他天天呆在家里……”

那两母子一脸诚惶诚恐的跑回来,江震南已经吃完了早餐。

李艳蓉赶紧上来解释:“震南,我昨晚其实是去我弟弟家打牌了,不信你可以问问他!”

“是的,我妈去打牌了,这个我可以作证!”孟邵阳赶紧接话:“爸,你不要这么神经过敏好不好?”

江震南不是什么也没说吗?

这两母子为什么这么紧张?

江呤雨隐隐觉得事有蹊跷,父亲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江震南面无表情:“小雨,把青团子送到舞蹈学校,你就回公司一趟吧。”

“嗯……”江呤雨将青团子送出了门。

身后还有李艳蓉明显有点欲盖弥彰的解释,零零碎碎东拉西扯。反正就是想证明自己在打牌。

孟邵阳也一直在替李艳蓉辩解。

可是。

江震南只是回应了一句:“去公司吧!我有重要的事情宣布!”

江呤雨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虽然疑惑,还是准时将孩子送到了学校。

瑜姐早就在学校门口等青团子了。

就像六年前每天在门口等江呤雨一样。

她脸上的笑容不温不火,见到青团子便伸出手将他牵进校区。

把孩子交到瑜姐手里,江呤雨本来还想和她说说话,但瑜姐好像没看见她似的,已经调转轮椅,给了她一个清冷的背影。

瑜姐今天穿着白色和粉色渐变的裙裤。这是一身表演服,她以前跳民族舞喜欢穿的。

江呤雨呆立在那里。

“回去吧,把青团子给我你放心。”瑜姐的语气里没有半点温度。

但江呤雨还是心里一喜:她知道瑜姐的性格。

看似淡漠,但外冷内热。

能淡淡的说这么一句话,已经证明瑜姐似乎不那么恨她了。

江呤雨难掩喜悦的应了一声:“嗯!”

电话响了,是江震南打过来的。

只是简单的一句:“快一点,等你回公司开会!”

开会?

父亲的梦之翼广告公司做得风生水起,但江呤雨一直是一个无知的看客。

这些年她爱跳舞,爱时装设计,爱旅游……但就是不爱管理公司。

听父亲这口气,江呤雨似乎感觉到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上班高峰时间,道路有些拥挤。江呤雨好容易打到一个的士还在路上走走停停。这样过了半个小时,已经快到公司了,她却突然接到孟邵阳的电话:“江呤雨,快到医院!爸不行了!”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乙未少爷点评:

《爹地,你女朋友又跑了》开头很好的中间部分好虐心啊,看的我都代入了,作者淡水笑颜文笔很棒呢,结局很完美,强烈推荐给大家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