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最是情深不寿

最是情深不寿

作者:金莺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2-17 15:08:14

《最是情深不寿》主要说的事情,看看金莺是怎么讲的:至今我还记得他那天的打扮,运动衣,牛仔裤,外加一双平板运动鞋,一头黑色的短发洋溢着青春气息。饭桌上只有我们三个人,韩明尧确定我不是顾嘉辉女朋友之后,开始侃侃而谈,处处逗我。我们互留了联系方式。他在我们学校那几天,正好赶上五一假期,无论他去哪里,都一定要拉上我。他回去之后,对我展开了追求。那段日子,是我这辈子最甜蜜的日子,我第一次体会到被人捧在手心的滋味。
展开全部

最是情深不寿第4章试读

原来住院是因为做完之后,我疼得晕了过去!

我别过头,看向窗子,韩明尧在一旁,认真听着医生的嘱托。

医生走后,韩明尧坐到了床上,他硬生生地扳过我的脸,第一句就是嘲笑:“甄子倩,我以为离开我你有多幸福呢,原来嫁了个性无能!哈哈!”

我的脸红透了,恼羞成怒地瞪着韩明尧。

他笑得特别得意:“甄子倩,兜兜转转,你还是成了我的女人,认命吧!”

我把被子扯过头顶,闷闷地不说一句话。

他的声音还想以前那么好听,不过多了几分深沉:“甄子倩,做我的女人吧,情人也成!”

我……幸好这里是专属病房,只有我和他两个人。如果这样的话被别人听去了,那我成什么了?

我生气地掀开被子,气呼呼地说:“韩明尧,你别欺人太甚!”

韩明尧凑近我的脸,故意压低了声音:“我就是要欺负你怎么样,甄子倩,你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闻言,我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我现在没有任何能力反抗韩明尧,除了任他摆布,什么也做不了。

韩明尧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他细长的睫毛就在我眼前:“甄子倩,你老公都没碰过你,那小女孩儿也不是你的吧?”

我咬着嘴唇,闷着头不理他。

“甄子倩,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啊!”

我陷入了回忆的漩涡,没有回应韩明尧的话。

当初,被迫跟韩明尧分手后,放不下思念的我,来到他所在的城市找了一份工作。

一开始我与人合租,有一天夜里,合租女生的男友趁着我熟睡想侵犯我,我奋力反抗,狼狈地逃出了出租屋。

第二天上班,我吓得心不在焉,正阳是我同一组的同事,那时候胡丽华正跟他闹离婚,心情不好的正阳也注意到了我的异常情绪。

他一开口问我,我就哭了。

正阳替我教训了一顿恶心男,还帮我新找了房子。

不久之后,正阳离婚了,那晚他喝得酩酊大醉,哭着喊胡丽华的名字。他说这辈子他再也不可能爱上别的女人了。

正阳那种失落孤寂心情我懂,因为我也很清楚自己除了韩明尧不会再爱上别的男人!

说媒的人踏破了正阳家的门槛,正阳无意再娶,而我成了帮他抵挡相亲的最佳人选,后来正阳知道我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他提议不如我俩结婚,他妈特别希望有个女儿,还有才三个月的彤彤,也需要一个妈妈。

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我太想有个家,结束漂泊无依的落魄,哪怕是假的。

我“嫁”给正阳时,才22岁。

正阳哥心里念着前妻,不会对我有非分之想。

我是大学毕业不久的孤儿,急需一个本地户口在此落户,因为这里有我朝思暮想的人。

我嫁给正阳哥后,一家四口日子过得和和美美,正阳哥待我如亲妹妹,从来没有非分的举动。婆婆也待我如亲生女儿。彤彤也被我们养成了白白胖胖,干干净净,人见人爱的小姑娘。

我们晚上睡在一间屋里,我抱着彤彤睡在床上,正阳哥冬天睡在沙发上,夏天睡在地上。

有时候睡不着,我们会在黑暗中聊天,我向正阳哥讲我跟韩明尧的故事,正阳哥跟我说他跟胡丽华的曾经。

听正阳哥说,没离婚之前,他曾冒着风雪,跑遍了市区所有的酒吧,把胡丽华叫回家。正阳哥也曾拎着斧头,追着来找胡丽华的地痞流氓好几条街。

因为爱着胡丽华,所以正阳哥无怨无悔地付出着。胡丽华自从嫁给正阳哥后,就没出门工作,被正阳哥宠上了天。

纵然这样,她仍然不知足,勾搭上了外面的混混,长期跟婚外恋情人混在一起。一路上磕磕绊绊,但他们最终离婚了,正阳哥受不了亲眼看见胡丽华和两个男人从酒店出来。

而我跟韩明尧的故事,似乎有那么多值得纪念的回忆,也似乎没什么好说的。

我跟韩明尧的故事很普通。

我们大学不再一个城市,我和他表哥顾嘉辉在同一个大学同一个系,还在同一个社团。

韩明尧大二上学期,来找顾嘉辉。

顾嘉辉正在忙社团的事,我在一旁帮忙,结束后食堂没饭了。

顾嘉辉拉着我去赴宴,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韩明尧,他一米八五的个头让一米六五的我感到窒息。

至今我还记得他那天的打扮,运动衣,牛仔裤,外加一双平板运动鞋,一头黑色的短发洋溢着青春气息。

饭桌上只有我们三个人,韩明尧确定我不是顾嘉辉女朋友之后,开始侃侃而谈,处处逗我。我们互留了联系方式。

他在我们学校那几天,正好赶上五一假期,无论他去哪里,都一定要拉上我。他回去之后,对我展开了追求。

那段日子,是我这辈子最甜蜜的日子,我第一次体会到被人捧在手心的滋味。

韩明尧给了我巨大的安全感,相处过程中他更是处处照顾我,不知道他家世的我,这辈子认定了他。

半年后我过生日,他从学校赶来,给我买了一个精美的少女生日蛋糕,还送个我一份很贵重的礼物:一条蒂芙尼的钻石项链。

我拒绝,但韩明尧说这是他打了好几个月的工挣来的。

那晚我没有回宿舍,跟着韩明尧回了酒店,忐忑不安地做好了交出自己的准备。

吃晚饭时,饭店送给我们一瓶红酒,为了壮胆,我趁着韩明尧去洗澡,慢悠悠地喝着红酒,没想到水果味的红酒味道还不错,不知不觉我喝了半瓶。

然后醉了,直接睡到第二天下午。

韩明尧并没有在我不省人事的时候碰我,这更让我认定了他。之后的两年,我们就像普通情侣一样,甜蜜地走过了两年。

直到毕业前夕,韩明尧的母亲来找我。

分开这两年我关于韩明尧最深刻的记忆不是“我爱你”、“一生一世”的海誓山盟。

而是生日第二天醒来的那个下午,我红着脸问他:“昨天为什么没那个?”

韩明尧满脸怜爱地说:“我舍不得。”

那一刻,他的眼里有星河,我的眼里只有他。

三年过去了,物是人非,他不再是那个说“我舍不得”的韩明尧,而我也不再是当初的我。

输完点滴之后,韩明尧坚持开车送我回家。

最是情深不寿第5章试读

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

我和韩明尧之间根本不可能走在一起,如果说他是海上的烟火,那我就是浪花的泡沫,他的光芒照亮过我生命的某一刻,但绝不可能是一辈子。

十九岁那年,我以为遇到韩明尧,是遇到了这辈子的幸福,就像小时候在孤儿院的梧桐树下面,我抓住一只蝉,却以为自己抓住了整个夏天。

我们之间隔着千万种不可能,哪怕我从来没有停止过爱他。

快到家了,韩明尧放慢了速度,他问我:“子倩,你过得幸福吗,他又是个怎样的人?”他声音低沉,带着淡淡的忧伤。

我低头,眼泪落在手背上:“正阳他对我很好,待我就像家人,婆婆对我也很好,彤彤不是我亲生的,但她是我亲手养大的,跟亲生的没什么两样。”

韩明尧冷笑着抓起我的手腕:“你别骗自己了行么,他对你好却几年不碰你?一开始我在拆迁赔偿名单中看到你的名字,我不敢相信,查了好久才发现,那人就是你。我苦苦寻找的女人居然就在我眼皮子底下活着,甄子倩,你真的好狠!”

当初不声不响绝情地离开,是我不对。

但那是为了韩明尧好,就像他母亲所说的那样,我一个孤儿能给韩明尧什么呢?除了一张还算清秀的脸和一份不错的大学学历,我还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呢?再说了,我能拿得出手的,并不稀奇,任何一个女人都会给他。

他注定是璀璨的星河,而我只是荒郊野外的杂草。

“我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不是为了照耀你这野种的!”韩明尧的母亲把茶水泼在我脸上时,说的话是至今记得。

韩明尧说我狠心,他却不知道过往的日子里我有多么痛苦!

下车前,韩明尧从钱包里抽出一张金卡。

“拿着,每天晚上到这个房间等我,否则……”他没有把话说绝,否则怎样,除了让我们孤儿寡母活不下去,他还能怎样!

我握着金卡的双手浑身颤抖,“你这样做,和胡丽华他们有什么区别?”

韩明尧盯着我,玩味地笑了:“我跟他们不一样,他们要钱,而我只要你的人!如果不准时出现,你知道将面对什么后果!”

我愤怒地拉开车门,头也不回地向家走去。

拐进巷子里,我看到婆婆搂着彤彤坐在门口等我,这么冷的天……彤彤见到了我,摇摇晃晃地跑过来,嘴里喊着“妈妈,妈妈……”

那一刻我眼泪盈眶,我想胡丽华最终会后悔,放弃爱她的正阳哥和可爱的彤彤,是她人生最大的损失之一。

我弯腰想把彤彤抱在怀里,下身却传来一阵剧痛,只能改成牵着彤彤的手。

婆婆准备了晚饭,她小心翼翼地问我,今天谈的怎样。

我笑着说:“妈,您放心,开发商那边说一切按合同走,正阳虽然不在了,但房子该给还会给。”

婆婆紧锁的眉头舒展了一点点,正阳去世后,婆婆一下子老了很多,幸好还有彤彤,不然我真担心她撑不下去。

我们正吃着饭,胡丽华的妈笑盈盈地推门闯了进来,婆婆一见她,气得浑身发抖。

胡丽华母女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她一进门就冷嘲热讽,“甄子倩,听说你今天去跟开发商谈赔偿了?你跟正阳是二婚,这要搁旧社会,你就是小妾,也没生儿子,生了也是庶出,哪有资格分家产,按理说,房子该归我家丽丽。”

婆婆嘴唇哆嗦着,说不出一句话来,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胡丽华刁钻刻薄的妈。

胡丽华的妈更加嚣张:“你他妈指什么指,正阳那个不争气的死了,我家丽华就是一家之主,这个家我说了算,我还把话撂在这里,拆迁的房子我要定了!还有你甄子倩,你算老几,死了也只能下去给我家丽华当丫头使唤!”

婆婆抱住彤彤,两个人一起哭。

我站起来,摔了手上的筷子把胡丽华母亲往外赶:“你好像忘了,胡丽华早就和正阳离婚了!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胡丽华今天掘了正阳的墓地,把他的骨灰格撒的到处都是,我还没找你们算账呢!这个仇我要是不报,我就不姓甄!”

为了保护家人,我不得不活得像个泼妇。

胡丽华妈妈见我生气,她也不恼火。

反而眼泪汪汪地想过来拉我的手,嘴上假装心疼地说:“甄子倩,你还小,又没孩子,何苦拉扯他们一老一小俩拖油瓶,阿姨真为你发愁,以后的日子你该怎么过啊!”

我冷笑道,“该咋过咋过,饿不死人,难不死人,婆婆还年轻彤彤还小,我还有奔头,她们是我家人,我绝不会抛弃。我倒是替您担心,您是您老了,你的宝贝女儿是会在床前伺候你呢,还是会继续跟着她的情人去麻将馆呢?”

中年妇女的眼睛一下子成了猪肝色,她狡黠的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甄子倩你赖着不走,是想贪图房产对吧,你想的美!有老娘在,你一分钱也捞不着!”

我抄起手边的扫帚就要打人,她最终灰溜溜地离开了。

婆婆紧紧地握着我的手:“委屈你了子倩。”

我摇摇头说:“妈,您跟我还客气呢!嫁给正阳这两年,我有家了,我过得很幸福很知足,正阳不在了,您也别怕,有我呢,我会照顾好您和彤彤。”

婆婆红着眼睛说:“子倩啊,我家对不住你,以后肯定是我先走,但我放心不下彤彤,以后你要改嫁,只要那边人好,妈绝不拦着。等我百年之后,你一定替我好好照顾彤彤。”

我哽咽着:“妈,有你和彤彤在我才有家,遇到你们之后我才知道什么是生活的滋味,我才觉得活着有意思!”

我们娘仨抱在一起哭。

现在我和婆婆最担心的是胡丽华来抢彤彤的抚养权,毕竟她是彤彤的亲妈,她要是真想要回抚养权,我这个后妈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

小说《最是情深不寿》 第4章 :他说舍不得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光霁小姐姐点评:

不错的,文笔舒畅细腻,引人入胜,情节也是波三折,让人忍不住又买几篇,推荐《最是情深不寿》。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