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超凡王者

超凡王者

作者:三杯不醉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07 16:21:43

《超凡王者》这本书的主要内容:看着手机上这个熟悉的名字,陈不凡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冰冷,如果不是在某些时候他填写个人信息必须写真实情况,他甚至不愿意告诉别人自己有一个父亲,宁愿他是一个孤儿。犹豫片刻,陈不凡直接挂断了电话,继续向外走去。没走几步,手机再次响起。这一次陈不凡没有继续拒绝,而是接通了电话,声音淡漠的问道:“有事?”“那边说你回华夏了,准备什么时候回家?”手机里传来威严的声音,有一种久居上位者的气势。
展开全部

超凡王者:我的五百万

“你怎么了?”

见到林雪瑶的脸色不对劲,陈不凡当即问道。

“没什么。”

林雪瑶轻轻摇头,目光一直停留在那张照片上,沉默片刻,道:“她和我,真的很像。”

陈不凡点点头,如果不是因为两人太过相像的话,他也不至于第一眼就认错了人。

“她叫什么名字?”

“宁婉。”

“宁婉……”

林雪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怪不得你一开口就问我是不是姓宁,原来是因为她。”

陈不凡苦涩一笑,没有否认,点了点头。

“好吧,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回去之后会派人去查她的身世的。”

林雪瑶点点头,将照片还给陈不凡,那张清冷的面颊上浮现出一抹浅浅笑容,道:“既然你都同意当我保镖了,我就帮你一把。”

“等等。”

陈不凡却是摇了摇头,道:“我还没说要当你保镖。”

“你什么意思?”林雪瑶俏脸上的笑容瞬间荡然无存,这家伙在耍她?

“这个我还得考虑一下,毕竟关乎我的性命安全。”

陈不凡一脸深思熟虑的道,要是当一个普通人的保镖也就罢了,可这林雪瑶一看就不简单,当她的保镖以后指不定会遇到多少麻烦。

虽然身为华夏龙王,陈不凡对这些小麻烦并不放在心上,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还是需要好好考虑一下的。

“你要考虑多久?”林雪瑶抑制住心里想把陈不凡揍一顿的冲动,问道。

陈不凡想了想,道:“今天太晚了,该休息了,明天我再给你答复。”

“好,明天就明天。”

林雪瑶当即点头,道:“那你出去吧。”

“出去?”

陈不凡一愣,看了看周围,问道:“那个雪瑶啊,这儿一共就一个房间,你让我去哪儿?”

“随便啊,厨房卫生间都可以,实在不行冰箱也可以将就一下啊。”林雪瑶无所谓的道。

“……”

陈不凡脑袋上黑线直冒,有一种把林雪瑶扑倒在身下狠狠教训一顿的冲动,这小妞还真是一点儿也不客气啊。

“雪瑶,我好歹是主人,你让我一个主人睡那些地方,是不是不太合适?”

“那你让我一个客人睡外面合适吗?”

“好像是有点不合适。”

陈不凡想了想,一本正经的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谁也别委屈谁,反正就一张床,一起睡就行了。”

说完,陈不凡麻溜儿的脱掉外套,就打算躺下去。

“你要是敢躺,我就马上喊人了。”林雪瑶忽然幽幽的说了一句。

“我勒个擦!”

陈不凡顿时吓了一跳,心想这小妞搞什么,分明是她自己死皮赖脸的要跟来,现在居然还要喊人,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林雪瑶一脸得意的看着陈不凡,那眼神好像是在说,小样儿,跟我斗,你还差得远呢。

“算你狠……”

咬咬牙,陈不凡还是只好妥协了,拿起外套走到一旁的沙发上躺了下来,为了自己的名誉,他只好在沙发上将就一晚上了。

“哼,这还差不多。”

林雪瑶娇哼一声,像是抢到糖果的小女孩儿,轻轻的躺到床榻上,俏脸上不由自主的爬上一抹绯红。

这还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睡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房间,虽然不是同床共枕,但感受到床单上的陌生味道,她还是不由得有些害羞。

“这个家伙,应该不是那种人吧?”

林雪瑶偏过头看了躺在沙发上的陈不凡一眼,见到后者已经睡着了,又想到他的军人身份,心里稍微放松了警惕。

不知为何,她对那些保家卫国的军人,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好感。

正当林雪瑶打算休息的时候,她身边的手机忽然振动起来,拿过手机一看,不由得柳眉轻蹙。

是她父亲打来的电话。

这已经是她父亲今天打来的第十几个电话,林雪瑶之前一直都没有接,但这一次她却是有些犹豫了。

这么逃避下去,终究不是办法。

片刻后,林雪瑶终于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雪瑶,你该回来了。”电话刚刚接通,手机里便是传来一阵沧桑而威严十足的声音,仿佛命令一般。

林雪瑶冷冷一笑,问道:“回去接受你的安排,和一个我不喜欢的男人联姻?”

“你是林家的人,早就应该做好这样的准备。”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继续道:“王家和林家同为四大家族,你嫁给王昊,倒也算是门当户对,没有委屈你。”

“呵呵,那是你的想法。”

林雪瑶不屑一笑,道:“我现在没有和任何人在一起的心思,只想一心一意管理好公司。”

“没有人阻止你继续当明珠集团的总裁,只是这门婚约,已成定局!”手机里的声音忽然强硬起来,态度坚决。

林雪瑶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她很想立即挂断电话收拾行李离开这里,逃避这门婚约,可她也知道,以林家和王家的势力,想要找到她,轻而易举。

真的逃不掉了吗?

林雪瑶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扫向一旁已经睡着的陈不凡,心里忽然做出了某个决定,轻声道:“明天我会回公司。”

“好,我等你回来。”

挂断电话,林雪瑶扭头看向窗外,一滴晶莹的泪光划过眼角。

“家族联姻,我的命运注定只是一个牺牲品吗?”

回答她的是陈不凡那轻微的呼噜声。

……

一晚上过去。

第二天,日上三竿。

或许是昨天太疲惫的缘故,陈不凡这一觉睡得那叫一个香甜,足足睡到大上午才醒了过来。

“唔,真爽啊。”

陈不凡从沙发上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目光瞥向那张木床,上面空无一人,辈子和枕头叠得整整齐齐。

“她走了?”

陈不凡喃喃一声,暗暗摇头,心想自己回到华夏之后真是越来越放松警惕了,连林雪瑶什么时候走的他都不知道,这在以前可是从来不会发生的事情。

“看来以后有必要加强警惕了啊。”

说着,陈不凡来到床头,只见得在床头柜上多出了一张名片和一张纸,纸上只写了一行字:考虑好了来明珠集团找我。

“明珠集团,那不是滨海最顶尖的大企业吗?没想到那小妞还挺能干啊。”

陈不凡微微惊讶的嘀咕一声,旋即拿起旁边的那张名片,当他看清楚上面的介绍之后,顿时愣住了。

“卧槽!我的五百万!”

陈不凡顿时发出杀猪般的哀嚎声,难怪他当时在车上就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就是之前在酒吧一条街上,广播里面放过的,明珠集团总裁林雪瑶失踪,知情人士可获得五百万现金奖励……

当时陈不凡并没有将这回事放在心上,谁知道转眼就遇到了林雪瑶,而且还把这茬给忘了,五百万就这么不翼而飞了?

“靠,这次亏大发了啊!”

陈不凡欲哭无泪,她和明珠集团的总裁在同一个屋檐下待了一晚上,他居然还不知道,这世上还有比他更蠢的人吗?

很显然,没有了。

“还好有名片,我得赶紧打电话过去要钱!”

陈不凡急忙找出手机,就打算按照上面的电话打过去,手机却是忽然振动起来,来电显示是一个女生的名字:楚子萱。

“子萱?”

陈不凡微微疑惑,她现在打电话来做什么?

楚子萱是滨海大学大三的学生,据说在大学里还是无数男学生仰慕的校花女神,前段时间陈不凡偶然救了她一次,楚子萱便要了他的联系方式,不过之前一直没有联系。

陈不凡也没有把这件事,因为路见不平一声吼这种事对他来说再平常不过,尤其对象还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生,他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管。

“子萱,有什么事吗?”接通电话,陈不凡顿时摆出一副喜笑颜开的模样,面对美女,他还是要保持绅士风度的,即使他刚刚亏了五百万。

“不凡哥,你可以来一趟学校吗?我想请你吃顿饭,感谢你上次救了我。”

手机里传来一阵柔软的声音,像是三月的风铃随风轻轻摆动一般,清脆悦耳。

“子萱啊,不是说了吗,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我的习惯,一点小事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陈不凡笑着摇摇头。

“不行,那对你是小事,对我可是大事,要不是你及时出现,我现在可能已经……不凡哥,你就让我报答一次吧,除了吃饭之外,我还有事情跟你说。”

“这,那好吧,我马上过去。”陈不凡犹豫片刻,也知道他要是不过去的话,这小妞估计会很难过。

作为一个风度翩翩的绅士,陈不凡自然舍不得让这么好的小姑娘伤心。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就在学校门口等你!”楚子萱惊喜万分,连忙道。

“好。”

挂断电话,陈不凡无奈的笑笑,顺手将那张名片收进兜里,转身向外走去。

刚走出门口,他兜里的手机再度响起,还以为又是楚子萱打来的电话,拿出一看,顿时愣住了,双眼微眯,眼中有着一抹复杂的神色闪过。

打来电话的人姓陈,名万里。

来自燕京陈家。

他是陈不凡的父亲。

超凡王者:我叫陈不凡

看着手机上这个熟悉的名字,陈不凡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冰冷,如果不是在某些时候他填写个人信息必须写真实情况,他甚至不愿意告诉别人自己有一个父亲,宁愿他是一个孤儿。

犹豫片刻,陈不凡直接挂断了电话,继续向外走去。

没走几步,手机再次响起。

这一次陈不凡没有继续拒绝,而是接通了电话,声音淡漠的问道:“有事?”

“那边说你回华夏了,准备什么时候回家?”手机里传来威严的声音,有一种久居上位者的气势。

“回家?”

陈不凡嗤笑一声,道:“我的家在我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你让我回哪儿去?”

“陈凡……”

“很抱歉,你认错人了,我不叫陈凡。”

陈不凡忽然神色极为的郑重起来,一字一顿的道:“我现在,叫陈不凡。”

“之前就听人说你进军营之后自己把名字给改了,没想到还真是这样,陈凡这个名字是你母亲给你取的,现在她不在了,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把名字给改了?”对方声音种多出了一丝怒意。

“呵呵,你也好意思提我母亲?”

陈不凡笑了,笑容中带着冷意,双眼微闭,脑海中浮现出曾经的一幕幕,他声音冰冷的道:“陈万里,你为了你那个什么狗屁家主选举,把我母亲一脚踢出门外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的感受?”

“在她一个人含辛茹苦将我抚养长大的时候,你可曾帮过她一次?”

“现在她死了,你才终于知道珍惜了吗?呵呵,人都是这么犯贱吗?!”

“陈凡,我是你父亲!”

“我没你这个父亲!”

陈不凡毫不示弱,冷声道:“另外,我说过了,我叫陈不凡。”

“我母亲为我取名为陈凡,是想让我平凡的过一辈子,可我不愿意像她那样,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掌握,只能任人摆布,所以我改名字了。”

陈不凡冷冷一笑,道:“如果不是首长强烈要求,这个陈字,我也不想要了。”

“你个不孝子!”

陈万里愤怒万分,他作为燕京顶级豪门陈家的现任家主,不知道见过多少大风大浪,还是第一次被气成这个样子。

“不好意思,从始至终,我都没有说过我是陈家的人。”陈不凡轻轻摇头,“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挂了。”

“等等!”

电话那头犹豫片刻,道:“你爷爷想你了,我知道你恨我,但你爷爷一直很关心你,你总应该回来看望一下他。”

陈不凡心头微微触动,在他和母亲相依为命的时候,那个所谓的豪门陈家,没有任何人出手相助,包括他的父亲陈万里,只有那位已近古稀的老人,每年都会来探望他和母亲,他对他爷爷也有着浓厚的情感。

“告诉爷爷,我会回去看望他的。”

说完这话,陈不凡挂断了电话,脑海中浮现出一道温柔的身影。

正是她的母亲,含辛茹苦将他养大,却在他十二岁那年因病去世,他爷爷得知消息后立即赶来探望,举行了一个简单的葬礼。

可当他提出要将母亲的灵位摆进陈家祠堂时,却遭到了拒绝。

理由很简单,只因为她母亲只是陈万里在外面的女人,并非正室,没有资格进入陈家祠堂。

自那以后,陈不凡就下定决心,有朝一日,他一定要让母亲的灵位摆放在陈家祠堂之上。

他要让陈家所有人知道,他陈不凡的母亲,有这个资格!

“母亲,我一定会做到的。”

陈不凡语气坚定的喃喃一声,整理了一下情绪,向外走去。

……

燕京,一座无数人挤破脑袋都想跨进去的高墙大院内。

一身正装的陈万里收起手机,轻叹一口气,转身看向一旁正穿着宽松练功服打着太极的白发老人,低头恭敬的道:“父亲,他还是不肯回来。”

白发老人看上去已经七十多岁了,面容苍老,身体机能也日渐下降,已是日薄西山,但身上却依旧有着一种让人心悸的气势。

陈家上一任家主,这个顶级豪门的创始者,陈建国。

陈建国十多岁便是进入军营,经历过大大小小战役不下数百次,功勋无数,也是华夏最顶尖的大佬之一。

有他在,陈家便能够一直辉煌!

“我知道。”

陈建国停下了手头的动作,似乎早就有所预料一般,点点头,眼神平静的扫了陈万里一眼,道:“陈家亏欠他们母子太多,他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接受陈家?”

“可您已经按照他的意思,将他送去了军营,并且据说他现在在军营功勋显赫,他也应该消气了。”

“万里,你记住,那是我们陈家欠他们的,至于小凡在军营里的成就,那是他用自己的努力换回来的,与我们陈家没有半点关系!”

陈建国摇摇头,那张素来平静的面庞上,在此刻浮现出一抹欣慰之色,“嘿嘿,我以前还在担心,等我归西之后,陈家会逐渐衰败,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

“父亲,您何出此言?”陈万里当即问道。

“有了陈凡……哦不对,他现在已经改名字了,叫陈不凡,呵呵,是个不错的名字。”

陈建国微微一笑,道:“有了他,陈家就永远不会落败。”

陈万里顿时一惊,他跟在自己父亲身边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到后者对一个人有这么高的评价。

而且这个人,正是他的儿子,陈不凡。

“父亲,您也知道,那小子性子倔得很,他一直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是陈家人,即便日后陈家遇到麻烦,他恐怕也不会掺和进来。”陈万里说道。

“呵呵,一家人哪儿来什么深仇大恨,这些恩怨,迟早都会化解的。”

陈建国摆手笑了笑,旋即转身缓步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苦笑着道:“希望他能够及时回来,我这把老骨头,可撑不了多久了。”

……

滨海,破旧的小区中。

陈凡一边哼着小曲一边下了楼,正打算开着他那辆从二手市场花了几万块钱淘出来的帕萨特去滨海大学,还不等他过去,就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传出。

“妈的!那小子害得我们被王少臭骂了一顿,没找到人,老子今天非要把他的车砸了不可!都给我使劲砸!”

“对,那小子不是开车很溜么?把他的车砸个稀巴烂,我看他还怎么开?”

“敢抢我们王少的人,他纯粹是活腻了!”

“……”

砸车的清脆声伴着叫喊声传出,小区里已经有些大爷大妈聚集在一起,指指点点的看着这一幕,却没有任何人敢过去,毕竟那群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

当陈凡看到这一幕时,他的脸色顿时阴沉起来,双眼微眯,瞳孔中寒芒涌动。

这群王八蛋,居然敢砸他的车!

“我很想问问,是谁给你们的这个胆子,连我的车都敢砸?”

那几个正在砸车的保镖听到这颇为熟悉的声音,面色一怔,停下了手头的动作,目光投去,就见到昨天晚上坏了他们好事的那个小子已经出现在了人群中。

“呵呵,这小子胆子倒是挺大的,居然还敢出来。”

“哥几个,过去会会他!”

几个保镖冷冷一笑,各自拿起手中的扳手、钢管朝着陈不凡走了过去。

“不凡,这群人好像是冲你来的,你赶紧跑吧,我们马上报警!”

一旁的大爷大妈见状,都是连忙好心的劝道,陈不凡虽然来他们小区只住了两个月,但却是个热心肠,谁家出了什么事,陈不凡都会很乐意的帮忙,他们自然也不想看到陈不凡被这群人打伤。

当然,更没有任何人认为陈不凡能够是这几个人的对手,毕竟陈不凡表面看起来着实有些消瘦,而对方这几人个个虎背熊腰,手上还有家伙,陈不凡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陈不凡闻言,心头也是微暖,却是笑着摇了摇头,道:“大爷大妈,你们先走吧,这群人砸了我的车,我得让他们赔钱才行。”

“赔钱?哈哈,小子,我看你是吓傻了吧?”

那几个保镖顿时不屑大笑起来,这小子居然还想让他们赔钱,赔你几扳手还差不多!

陈不凡冷冷一笑,缓步走出,看了一眼他那被砸得面目全非的帕萨特,不由得一阵心疼。

这帕萨特虽然是他从二手市场花了几万块钱淘来的,但开了两个月也算是有些感情了,今天却被人砸成这个样子,他自然不可能让这群人轻易离开。

陈不凡缓缓开口,语气中带着一抹戏谑:“我这辆保时捷911是刚出两个月的最新款,华夏官方售价大概是一百六十万左右,你们这一砸,起码去掉一半的价钱,说说吧,你们打算怎么赔?”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陶宁呀点评:

《超凡王者》这本书的故事太过千篇一律,女主的言行性格也都基本没变一直跳脱,只是换了个背景,看久了乏味。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